BBC:台湾留学生回忆撤离港中大 “蛮像逃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27日 11点46分 PT
  返回列表
78520 阅读
24 评论
BBC中文网

香港示威从从街头抗争延伸进校园后,根据台湾政府统计,至少已有368名留学香港的台湾学生返回台湾。

返台的两名学生在台北向BBC中文描述离开香港时“宛如逃难”,并认为警方进入校园是教科书中的历史出现在眼前,颠覆了他的想象。他所指的教科书内容,是台湾戒严时期,1949年发生大批军警进入校园,以言论思想审查管理学生,并大规模逮捕学生。

目前两人无法确定何时返校,毕业后留港的计划也可能调整。

离开香港“蛮像逃难”

“凌晨三、四点和一群台湾人拖着行李箱,走了快一个小时才有车搭,”留学香港的台湾学生黄行,如此描述他如何离开香港中文大学。

另一名赴香港中大交换的台湾学生陈屏兆也有类似经验,他说:“一个小时内整理好行李,只带衣服、电脑,其他生活用品都还在宿舍,蛮像逃难的。”

两人回到台湾后,在台北接受BBC中文专访,叙说香港示威及校园冲突如何在求学生涯中深刻地烙印在他们心中。

今年大三、就读台湾中央大学的陈屏兆,今年9月才抵达香港开始了交换生的日子,却压根儿也没想到,第一学期读了短短两个月就提早画下句点。回程时,更是在匆促中整理行李,徒步走了半小时到校外公车站搭接驳车到机场,途中才订回台湾的机票。他说:“真没想过会是这个样子。”

台湾中央大学的陈屏兆,今年9月才抵达香港开始了交换生的日子,却压根儿也没想到,第一学期读了短短两个月就提早画下句点。

陈屏兆回忆,香港警方11月12日进入中文大学的校园,当时他从宿舍窗户观察两方冲突,而当警方发射催泪弹时,他闻到浓烈的刺鼻味。他说:“我有吓到,很痛,一直流眼泪,鼻子也被呛得呼吸不顺,大约持续5分钟,”这是陈屏兆第一次感受到催泪弹的威力。

当BBC中文与陈屏兆见面时,他已返台将近两周,但描述当天景象,仍历历在目,他说:“宿舍地点距离冲突现场约200公尺,无法想象第一线的同学会是什么感觉。”

那一夜,陈屏兆持续关注警方与学生在的冲突,直至清晨4点才阖上眼。隔天面对的则是校内餐厅大排长龙,离学校最近的便利店,步行则需要40分钟,因此暂时吃泡面果腹。

当时他并未决定要离开香港,直到学校宣布学期提早结束。隔天(11月14日)他接到来自台湾学校的越洋电话,电话那头,主任严肃地要求他立即返回台湾,他说:“主任语气很严肃,要我立刻回去,因为学校没办法担保我的安全,无法确保香港警方下一步的行动。”

事实上,陈屏兆获得赴香港当交换生后,香港才爆发“反送中”示威运动。他曾一度犹豫是否要到香港念书,但香港中文大学8月时寄了一封邮件,信中强调“会确保校园不会受到影响”,因此他才决定仍照计划赴港念书。

“很难想象。”陈屏兆说,他真的很难想象,会在校园内会发生冲突,他强调,从9月到11月,“我的想法一直是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学校都不会受到波及。”

香港示威从从街头抗争延伸进校园,至少已有368名留学香港的台湾学生返回台湾。

“宛如历史重现”

同样也以为香港警察不会进入校园的黄行,今年22岁,他在台湾念完高中后就赴香港中文大学念书,今年大四,剩一个学期就要毕业。

看着香港警察与学生的大规模冲突,他形容是“威权时代的历史,在眼前发生。”他对BBC中文说:“我一直觉得大学是神圣的,即使是极权政府也不会用这样子大规模武力、封路的情况进校园。”

黄行在香港中文大学念书,今年大四。看着香港警察与学生的大规模冲突,他形容是“威权时代的历史,在眼前发生”。

黄行说:“实在不可置信,若要抓捕学生,不需要用到这样的武力去大规模‘进攻’校园,看起来更像是蓄意行为。”11月12日前一天,他因为讨论报告在校园渡过一夜,接着就被困在学校。

回忆冲突升级的那天,黄行看到警方施放催泪弹,就像雨一样从空中落下,才意识校园成了战场了。他说,从救援角度而去帮忙,像是搬物资或是协助被催泪弹波及的同学处理善后,“这是我们能做最多的。”

台湾人在香港示威中不是主角,大部分台湾学生也不会实质参与其中。黄行解释,因为安全问题,台湾学生不会太高调,他说:“我们支持的方式,是让台湾朋友知道香港的现况,或私底下讨论和分析,但绝对不会莫不关心。”

黄行说,看到香港这几个月的示威,心中难免会感到难过,觉得若“香港政府或北京政府更有智慧,是不是就不会让民怨到达这个程度,香港社会也不会撕裂地如此严重”。他说,很多人因为立场关系,与朋友或家人感情撕裂。

在香港生活超过三年,黄行观察到了香港的转变。他说,过去香港给他的感觉是政治冷感,金钱至上,现在却看到很多人为了自由走上街头。他并举例说,“香港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很高,因此认识到表达以及政治参与的重要性。”

香港大学网站上的公告(资料截图)。

台湾近期大规模的学生运动是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当时黄行才高中一年级,并未有太多接触,香港示威反而促使他思考民主及社会运动,给他带来了不少思想上的冲击。

黄行的宿舍在沙田,是香港常发生示威的地点之一,像是新城市广场常会有示威者聚在一起唱歌、喊口号,有时会看到防暴警察进来,会感觉有点害怕。

他说:“最近在香港大部分都是防暴警察,带着盾牌,有距离感,凶神恶煞,有种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的感觉。”

香港示威大大扭转了黄行对港警的想象,他以前在电影中看到的香港警察是专业、高效率且敬业的一群人,“但这几个月看到的情形,及社会所批评的行为,都很不能相信这是港警”。

回到台湾后,黄行对警察的警觉性竟然也无意中升高了,他说,“在校园看到巡逻警察时,还会有点敏感,但下一秒才反应过来,知道现在他在台湾,没事。”就连在路上看到人戴口罩,他都会多想一点。

香港街头的示威及警民冲突,早已成为黄行的“日常”,再熟悉不过,回台湾后他反而有些不适应,他笑着对BBC中文说:“台湾很安全且宁静,有时反而会觉得奇怪。”

黄行计划大学毕业后留在香港工作,面对香港未来情势的不确定性,他的家人希望他回到台湾就业,但他仍说还会观望。

赴港交换的台生陈屏兆则还有一个学期的交换生涯,但他还不确定学校是否会如期开学,对香港他还是充满期待,仍希望回到香港把剩下的课程上完。

子清
1 楼
现在看到这种新闻感觉很恶心
A
Alf
2 楼
呵呵 去上学啥也没学下,学会造谣了
a
aowu
3 楼
民主的打砸抢是和平的抗争。 学生就可以不是暴徒。
f
fanzhou1989
4 楼
没搞明白,你不就tm是逃难么?怎么叫“蛮像”?
你信不
5 楼
逃什么又不打死你
y
yzm1110
6 楼
为什么不说,怎么也没有想到学校会成为暴徒份子大本营?现在看学校被砸成那个逼样?这是警察砸的吗?文章的这种片面说法太严重。
l
las
7 楼
这两个是畜生来的颠倒黑白校园里那些那些是什么人,他有没有讲清楚?
y
yzm1110
8 楼
要不把台湾的大学都砸一遍,然后不要报警
x
xbj
9 楼
媒体都编出花样玩 做媒体的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失望
填写基本资料
10 楼
讨厌香港和台湾某些畜牲就是讲话太夸张
火星滚滚
11 楼
电诈岛的学生怎么没和黑衣蟑螂坚守到底?
u
uscliff
12 楼
弯弯这么撑暴徒,留下来加入暴力抗争啊,干嘛要逃难啊?
m
monkeyfan
13 楼
就不该让这孙子出来
边关明月
14 楼
逃个屁啊。留下坚持斗争才是你民主的表现啊
青山绿水
15 楼
在校园看到巡逻警察时,还会有点敏感,但下一秒才反应过来,知道现在他在台湾,没事。ーーー原来台湾警察要去大学
v
venomous
16 楼
途中订机票。。。。。。。这届政府不行啊,好歹整个包机啊
俗家棍僧
17 楼
看到标题bbc,这种文章绝对没兴趣看了,我就是来说一声,我去个bbc
边关明月
18 楼
逃个屁啊。留下坚持斗争才是你民主的表现啊
匹夫
19 楼
民主这东西,一定要带回台湾发扬光大才行呀
色即使空
20 楼
学校什么都没有,警察会冲进去吗?顶着学生的帽子干着恐怖分子的勾当!真的很无耻!
D
Davidocean
21 楼
港府/法院/警察应该尽快将所有示威者/施暴者所做的恶,包括打砸/暴力等造成的损失,将账单及时寄到其家里/公司/部门,他们必须要承担自己的恶。政府和纳税人不应该承担这笔费用。对于违反法律的,需要尽快启动程序处理。
q
qiaoniu
22 楼
那也是幸福的!因为有西方支持!
怪叔叔的大发现
23 楼
台湾要向港渣港废看齐,响应号召,台湾打砸抢一条龙走起!
枫言飞语
24 楼
煞笔比比西,一会儿美丽风景线一会儿地狱逃难。汉堡变大便自己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