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女性、身材羞辱:东京奥运丑闻背后暴露了什么?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30日 7点51分 PT
  返回列表
11299 阅读
2 评论
全现在

三十年前的玩笑话和谐音梗,放在今天只会栽跟头。

一个半月以来,东京奥组委已经发生了两起老年男性因不当评价女性引咎辞职的事件。

第一起发生在2月2日,83岁的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一场会议中不同意提高女性理事比例,并且表示要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因为“女性的竞争意识很强,一个人举手发言,其他人都想发言,那么需要的时间会翻倍。”

第二起发生在3月17日,日本《文春在线》曝出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66岁的佐佐木宏曾提出过一个侮辱性提案:让日本女星渡边直美在开幕式上扮成猪,只因Olympic可以谐音为“Olympig”。

在日本这种直男当道的社会,传统老年男性口无遮拦不是新闻,但因为犯直男癌而被迫认错辞职,却是令人意外的事情。或许,时代真的变了?

渡边直美watanabe naomiインターネットは常に非常に面白いアーティストでした、私は彼を賞賛します。 pic.twitter.com/o1uj9wN2rv

— えびす (@jailen88678873) September 6, 2019

日本女性渡边直美

01 接连两次“翻车”

20年前的日本首相、自民党大佬森喜朗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不恰当言论了。早在2003年,森喜朗就曾在一次会议中提出:“一个孩子都不生的女性,政府还要给养老金也太奇怪了”。在当时,他的这番话并没有引起公众舆论的反击。

然而到了今年2月,他的言论很快引发了热议,“侮辱女性”、“要求森喜朗辞职”等关键词迅速登上了日推热搜。尽管国际奥委会(IOC)在2月9日表态指出森喜朗的发言不合时宜,东京奥组委每天依旧能接到上百个电话要求森喜朗辞职。

为了挽回形象,东京奥组委在森喜朗辞职一周后,任命了56岁的奥运大臣兼女性活跃担当大臣桥本圣子成为了东京奥组委主席。3月3日,又实施了“性别平等”改革,新增了12名国际活动经验丰富的女性理事,将女性理事比例从20%提升到了42%。

然而,森喜朗的影响还未彻底平息,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佐佐木宏的发言再次让东京奥组委陷入了舆论漩涡。

佐佐木宏来自日本大型广告公司电通,是日本广告界公认的领军人物。2016年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闭幕式上,安倍晋三作为马里奥现身就是他的创意。这次,他又被奥组委委托担任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创意总监。然而,就在3月17日晚,《文春在线》突然曝出在去年3月,佐佐木宏在团队的Line群组里交流开幕式想法时,提出了“让渡边直美扮成猪”的提案。虽然提案并没有被采纳,但对话的截图的流出再度引发了轩然大波。

3月18日,佐佐木宏发表了道歉声明并提出辞职,他表示,由于大家对奥运会有着极高的期待和关注,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创意的突破口:“(在群里提出想法后),工作人员对我很生气,我也被他们的话点醒了,并撤回了发言。我以为自己平时对多元化、性别问题很谨慎,不会因为长相问题而大喊大叫伤害别人,现在我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不懂事,多么麻木不仁。”

另一方面,受到佐佐木宏“攻击”的渡边直美,是拥有939万instagram粉丝的日本人气喜剧演员。佐佐木宏道歉后,渡边直美也进行了回应,她在18日的公开信上说:我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所以想以 "渡边直美 "的身份来表达自己。但是作为一个人,我衷心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成为一个有趣而丰富的地方,让人们能够尊重和接受彼此的个性和思维方式。

18日,处于漩涡中的东京奥组委也接连发声。东京奥委会主席桥本圣子表示,奥组委决定接受他的辞职,因为促进男女平等是东京奥运会的一项重要措施。随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表示,佐佐木的发言极为尴尬。

02 缓慢的平权进程

男主外,女主内,这是电视剧《半泽直树》里的男女主角人物设定,也被认为是日本社会的主流安排。2019年,日本15岁以上女性就业比例才自1970年来首次突破50%;截止2020年,日本女性国会议员比例仅有25%,在全世界193个国家中排名第165位,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

此外,日本的Metoo运动也因为男权社会的传统而进展缓慢,日本接到报案的强奸指控数量,每百万人中只有10起。而在一些公开案件中,只有日本Metoo的发起人——伊藤诗织的案件得到了回应。2015年,女记者伊藤诗织遭遇了安倍晋三的御用记者山口敬之的性侵,但警方迫于压力撤销了逮捕令,此后两年多,山口敬之也未曾受到任何影响。伊藤诗织在2017年进行了公开起诉,但直到2019年底才正式胜诉。

有研究指出,传统的日本女性将外出工作看成负担而非个人权利。大部分女性对于在家做家庭主妇感到满意。然而,年轻女性的想法在发生改变。

受Metoo运动影响,生于1987年的日本女演员石川优实在2019年发起了拒绝高跟鞋的kutoo运动。此次森喜朗案中,也能看到新一代女性的身影。彼时在推特上,一名22岁的女大学生桃子纯一发起了一项反对女性歧视的don't be silent运动,很快就获得了15万人的署名。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人们已经意识到,这不是森喜朗的个人失言。现在正是推动日本平权运动的好机会。



抵制职场高跟鞋的Kutoo运动 图片:网络

但是,日本的女权运动对日本主流社会的影响依然很有限。支持女权运动的作家山内Mariko表示,如今,日本的女权主义还只是通过个别女性在社交网站上分享她们的愤怒和爆料来实现的。

这也让此次森喜朗与佐佐木宏的迅速认栽请辞显得更像是意外之喜。这多少和奥运会这一舶来物相关。

03 “玩笑话”“冷笑话”,躲不过奥运的眼睛

森喜朗发言被曝光后,立即引发了奥运会各路相关人士的不满。当天,日本艺人、爱知县的火炬手田村淳就在Youtube上表示要辞去火炬手一职。随后,又有数十位火炬手和上千名志愿者因抗议森喜朗发言而退出奥运会。在东京奥组委和赞助商的线上说明会上,大量企业指出“否定奥组委的氛围正在国民当中蔓延”,并要求对道歉的森喜朗采取进一步行动。

而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的国际奥委会(IOC)对此事也颇为恼火。为了坚持性别平等,东京奥运会首次鼓励参赛各国至少要有男女运动员各一名,也建议各国在开幕式上分别由一名女动员和一名男运动员举旗,参加的女运动员比例预计为48.8%,为历史新高。为此,IOC在声明中称森喜朗的言论和奥林匹克议程相违背,非常不合适。

30岁的公司社员佐藤琉一告诉全现在,在上一辈人看来,森喜朗和佐佐木宏说的都是玩笑话,根本不存在问题。他们都是活在男权社会的人,觉得女性就应该在家里,不用参与社会工作。日本人天生讨厌改变,这些习惯就被保留了下来。但是日本的平权意识是在不断发展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他们的错误。

佐佐木香(佐々木かをり)是东京一家咨询公司社长,也是东京奥组委新增加的12名女性理事之一。由于常年从事推动社会多样性活动,她也批评了佐佐木宏的态度:“最让我不爽的是,他觉得这件事只要不被发现就没事了。这种想法就很不正确,要是他不改变对女性的这个态度,就什么都不会改变。”佐佐木香还表示,在30年前的日本,这种发言不过是个玩笑话,可能根本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现在不行了。当世界范围内的人权、平等、意识都在不断成熟的时候,日本社会却没意识到这些的发展。

04  持续不断的外貌焦虑与身材羞辱

佐佐木宏的言论,还引发了对女性身材羞辱的批判。

研究歧视问题的社会学家、白化病患者矢吹康夫认为,佐佐木的提案不是“漫不经心的玩笑”,而是公然的侮辱:“拿自己的长相开玩笑和同意别人消费自己的长相、玩梗是两码事。佐佐木的提案不是简单的玩笑,他已经在挑拨某些人的外表特征了。”矢吹还表示,在西方国家,对一个人外貌的批评已经直接与种族歧视挂钩了。但是整个日本都对“以貌取人”的问题缺乏明显认知,光是有关肥胖和头发稀疏的广告就很多。



在日本,脱毛广告随处可见 图片:网络

25岁的公司职员中冈幸子告诉全现在,就算年轻人普遍认同男女平等,现在日本社会对女性的轻视和外貌羞辱一直是常态:“满大街的脱毛广告、网上说双眼皮才最好看、跟胖子开玩笑说‘你长得像渡边直美’,这都是我在成长过程中的真实经历。我想,这就是日本大众的普遍看法,而这些问题的改变需要时间。”

“和森喜朗、佐佐木宏一样,日本的很多老年人,特别是男性,没有男女平等的观点,就算被人指责思维方式不尊重女性,他们也意识不到自己说法有误。但幸运的是,在年轻一代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注意自己的言论,逐渐意识到身材和外表没有统一标准,都是自我选择。只有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日本才有可能实现男女平等,摆脱外貌焦虑。”中冈幸子说。

采菊客
1 楼
猪觉得被歧视了,为什么把身材肥胖的女性比作猪就是歧视? 孺子牛就不是歧视?可爱的小白兔也不是歧视? 猪为人类贡献这么大,还被歧视?可怜的猪猪,我觉得猪猪很可耐呀 胖胖的女生,和可爱的粉红猪Peppa Pig,不觉得是歧视
何所思
2 楼
长得丑还不能说了?这是言论自由,有人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