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世界最美检察长” 一群人想得到她 一群人想杀死她...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5日 22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46400 阅读
7 评论
环球人物

|作者:隋唐

她曾是克里米亚“最美”女检察长,被普京提拔为少将,偶然的机会,因颜值刷遍全球互联网,成为无数男人的心头肉。有媒体评价她是“身陷国恨家仇的美人”,而她也乐得用美貌掠取政治资本。

她就是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又被称为“世界最美检察长”。

不过,最近她的婚姻亮起了红灯。

去年8月,这位让无数男人魂牵梦绕的女人才刚刚结婚,对方是俄罗斯功勋律师伊万·索洛维约夫。

他们的婚礼仅邀请了少数同事与亲朋,低调而不失品味。后来,两人一起开展了一系列人道主义项目,还写了一本自传。怎么看,这都像要踏踏实实过日子。



谁知好景不长,这才仅仅过了一年,两人就分道扬镳了。

9月3日,伊万在媒体面前说了这样一番话,宣告了两人婚姻的结束。

“一个家庭中有两个领导者就像一种爆炸性混合物,几乎无法安定下来。一个很美,另一个非常美;一个聪明,另一个非常聪明;一个目的性强,另一个目的性非常强。”

在发言的末尾,他还悻悻地补充了这样一句话:“当然,是女方更胜一筹。”

这确实是娜塔莉亚的性格。

不光性格强硬,拥有一副天使面孔的她,也有着无比强硬的政治立场——亲俄。在风云莫测的国际政坛,爱她的政客为她摇旗呐喊,而恨她的政客则恨不得让她原地爆炸。

当然,政治上的你死我活,并不影响背后那群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男粉丝,继续对她拍桌狂喊:

“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网红光环”下的娜塔莉亚

没有炒作,没有晒美照,甚至从没想过要做一个网红,娜塔莉亚能走红完全是个意外。

2014年3月11日,还是克里米亚代理总检察长的娜塔莉亚,参加了一次例行记者会。那次发布会后,一位记者将其视频上传于youtube,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颜值太能打,这段没有翻译旁白、没有字幕的视频在宅男文化兴盛的日本掀起旋风。随后,娜塔莉亚在全球范围内收割了千万粉丝。

当时她作为克里米亚政府官员,正身陷克里米亚危机之中。夹在剑拔弩张的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克里米亚那时就是一个火药桶,娜塔莉亚每日焦头烂额。

在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之后,西方媒体“日常”批评俄罗斯的举动。但娜塔莉亚的走红,在很大程度上让俄罗斯摆脱了舆论上的被动。



众多日本宅男拿出了平时应援的劲来,在网上为娜塔莉亚和克里米亚疯狂打Call。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支持克里米亚!”

“我准备好为她去克里米亚了!”

“克里米亚的玫瑰”“乱世佳人”“炮火中的美人”......网友们虽然对克里米亚危机不明所以,却怪异地坚信“颜值既正义”,疯狂为娜塔莉亚捧臭脚,并且对她的支持不只是说说而已。

首先,日本网友在网上发起了一个坚称娜塔莉亚是“克里米亚樱花”的运动,有无数宅男为她定制了漫画形象。



随后,美国一家游戏公司还以她为原型,做出了一款名叫《我的女友是检察官》的游戏。一时间,娜塔莉亚风光无两,影响力堪比好莱坞明星。

更为神奇的是,她的走红还为克里米亚的经济带来了影响——有一系列日本财团前往克里米亚考察投资。

经济援助对于当时政局不稳的克里米亚来说非常宝贵,娜塔莉亚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每天政务缠身的她,是在走红一段时间后才得知自己竟成了全世界男人的宠儿。对此,她轻描淡写地表示:“我没时间上网,但美丽能够挽救世界。”



乱世中的娜塔莉亚

克里米亚素来是夹在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敏感地带,双方谁都对这里宣布拥有主权。这里被乌克兰划为自制区,但控制权在俄罗斯手中。

娜塔莉亚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充满争议的地区。

她生于1981年,毕业于叶夫帕托里亚国内事务大学,大学毕业后先是在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担任环境检察官,之后调入位于乌克兰首都的基辅总检察院。



2011年,在一场引起轰动的乌克兰“打黑除恶”行动中,她发挥了关键作用,并在政坛展露头角。当时就有媒体判断,这位年轻女性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2013年,乌克兰“亲欧反俄”游行示威爆发。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这场活动将会深刻地影响她的政坛之路。

身在基辅,她看到了游行示威中不可思议的一幕:

“疯狂的人们愤怒地敲鼓、用盾牌砸地……罪恶之火在燃烧,魔鬼从废墟中走了出来,跳起了罪恶的舞蹈……我只能这么想了。”

在她看来,这似乎超出了“游行示威”的范畴。

“天哪!难道人们都病了吗?这种病传染了所有的人,而他们现在无法康复吗?”



后来面对媒体,娜塔莉亚对当时的“游行示威”仍心有余悸。恰好在那时,出差顺路回克里米亚探亲的她得知,家乡的多数人民与乌克兰的示威者政见完全相反——因为历史原因,克里米亚人民对俄罗斯有着无比强烈的归属感。

当时在克里米亚举行了非常多的“亲俄活动”,以表示反对正在基辅进行的“亲欧游行”。在这些“亲俄活动”中,圣乔治丝带成为了亲俄者的标志。

本来就是坚定亲俄派的她被家乡人民打动,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圣乔治丝带带到基辅,带到那些亲欧者的眼前!

勇敢的她佩戴着圣乔治丝带,穿过基辅独立广场上数以万计的亲欧人群,又穿梭在极端亲欧的政府同事之间。

很快,她就成了同事们的眼中钉。但她丝毫没有退缩,仍每天向人诉说西方对乌克兰的虚伪,不过换来的是同事们的冷眼相向。



她的上司走过来对她说:“你不要再鼓吹自己的言论了,闭嘴吧,不要对任何人说。”

她立刻反击道:“我担心的正相反,是另一回事。看,这就是我的立场!”随后,她又举起了圣乔治丝带。“我的东西已经拿走了,我离开基辅就不会再回来上班了。”

为了表达强烈的亲俄立场,她从基辅检察院辞职,回到了克里米亚检察院。



“步步惊心”的娜塔莉亚

当时的克里米亚已经与乌克兰当局彻底撕破脸,一心想并入俄罗斯的克里米亚人民甚至进行了独立公投。

从此以后,娜塔莉亚就成了乌克兰当局的公敌。她在基辅的朋友甚至专门打电话警告她:“你疯了!你这可是个刑事案件!你知道吗?”

朋友的说法没错,因为在不久之后,她就被乌克兰政府定了“叛国罪”,成了通缉犯。



不过被乌克兰通缉的她,受到了俄罗斯人民的强烈拥护,连普京都对她颇为赏识。2015年6月11日,娜塔莉亚被俄罗斯总统普京授予了少将级别头衔,完成了3年连升4级的政坛神话。

不过这并没有改变她“步步惊心”的处境。被乌克兰政府视为肉中刺的她,自从在克里米亚检察院上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需要被安保人员严密保护,每次出行也要坐防弹汽车。

这不是摆架子,这事关生死,毕竟乌克兰的当权者还在每日“惦记”着这个“克里米亚的樱花”。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回忆了当时乌克兰当局对她发出的恐吓:“你以为就是把你送上法庭、审判你这么简单吗? 不是的。他们不会把你送上法庭,而是会直接把你撕成碎片的!”



娜塔莉亚的人身安全曾不止一次受到威胁:有人在她办公楼周围安设炸弹,她也收到过有爆炸物的包裹......

如今这个拥有“乱世美颜”的女人,已经习惯每天生活在威胁当中了。毫无疑问,这是个令人心酸的处境。



身为人母的娜塔莉亚

虽然政治立场无比强硬,个人经历也够硬核,但这个漂亮的女人在生活中也有柔弱的一面。



和伊万在一起之前,娜塔莉亚还经历过另一次失败的婚姻。那是她的第一任丈夫,比她大19岁,两人育有一个女儿。

关于这任丈夫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三缄其口,同时又能听出其语气中的无奈:

“关于他(第一任丈夫)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早就不联系了。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哪,他怎么样了?我觉得他也不知道我现在怎么样了。人生就是需要先苦后甜,对吗?”

这段婚姻对她来说,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女儿,而平时她最关心的也是女儿。

在基辅工作时,游行示威者疯狂的行为已经威胁到了她的人身安全,但她心中所想全是女儿的安危:

“我当时睡不着觉,很担心,跟女儿打电话。盘算着万一我以后回不去,见不到她了该怎么办?这是最可怕的,听着孩子的声音然后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听到了’,这真可怕!”



在她的办公室里,女儿的照片总是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但有媒体进入她的办公室时,她会一再要求不要拍她女儿的特写。

“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无法时刻保护她,但我可以用身体保护她。”

对于一个身处漩涡中的女人来说,女儿是她的全世界。不管在政坛如何雷厉风行,但女儿永远是她的弱点,也是她最坚硬的铠甲。就像她对俄罗斯HtB电视台所说:

“孩子就是孩子,是我们最圣洁、最柔软的地方。”

H
Helloooo
1 楼
还不错了,世界最美就言过其实
无名小小辈
2 楼
挺好,但不是特别漂亮。最美 ,有点过了。
m
mandike
3 楼
够美啦,眼神迷杀人
K
Kurve
4 楼
楼下那个 无名小小辈 和 Helloooo 嫉妒坏了,把“最美检察长”当成“最美女人”了吧,呵呵
k
kankanwo
5 楼
下三白眼, 不善!
不得不唠叨
6 楼
\u8FD9\u4E48\u7F8E\uFF0C\u4E24\u4E2A\u7537\u4EBA\u5374\u79BB\u5979\u800C\u53BB\uFF0C\u4E00\u5B9A\u662F\u4E2A\u96BE\u5904\u4E4B\u5973\u3002\u5973
老浙大79
7 楼
克夫相,腮骨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