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果斯:五千元来一百万走 风口上的猪真能起飞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10月19日 12点34分 PT
  返回列表
63381 阅读
4 评论
重庆晚报

在霍尔果斯流传着一个传说:五千元进来,一百万出去。

2017年初,一个长沙的小伙子揣着5000块钱到霍尔果斯旅游,发现当地遍街都是听上去高大上的财税公司,一了解才知道是代理公司,专门负责企业注册、报税等事项,根本没有技术含量。他当即从老家找来几个卖二手房的同学,以5000块一个月的价格租了一个临街小门面。年底时,几个人喝酒庆祝赚到一百万,恰好被小饭馆老板高林芳听到。

很难否认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因为在2017年,在霍尔果斯白手赚一百万真不是难事。

从重庆到霍尔果斯,先坐四个小时的飞机到乌鲁木齐,再坐一个半小时的飞机到伊犁,最后坐两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就到了。这里曾经蛮荒僻远,是朝廷流放犯人的地方,当年林则徐就被发配到此。这个极边小城本来很难出现在世人的视野里,但如今因其连接中亚五国的锁钥之地区位优势,以及税收优惠政策,让这个年轻的城市狂飙突进。

一度,霍尔果斯就跟它的名字在哈萨克语里的意思一样——财富积累的地方。

遍地代理公司的情况在霍尔果斯已经不见了

边 镇

霍尔果斯的早上从10点钟开始,此时天才刚亮不久,一半的店铺还没开门。城市的街道上行人寥落,走路不慌不忙,市区限速40公里,任何时刻都不会堵车,看上去生活恬静。

高林芳懒懒地拉起“川味饭馆”的卷帘门,拿起扫把开始清扫头晚店里的垃圾。高林芳是重庆涪陵人,20多年前,13岁的她随打工的父母来到新疆,从此在霍尔果斯定居下来。她和四川南充人胡开华结婚后在霍尔果斯开了家小饭店。“才来这里的时候,霍尔果斯荒凉得很,到处都是戈壁滩。”高林芳回忆,霍尔果斯当时只是一个口岸,房子很少,居民也少,父母就在边民互市贸易市场打工。

在“川味饭馆”的楼上,有五家财税公司,去年和今年上半年,高林芳都在为这五家公司拉业务,拉去一个客户,可以提成200元,能抵上饭馆半天的利润了。

高林芳亲眼见到霍尔果斯人潮涌来,又人潮退去。

注册大潮是突然间在这座小城兴起的。霍尔果斯2011年推出“五减五免”税收优惠政策时,一开始没人注意到这个边陲小城。转折是从2014年有批量影视公司开始来这里开办分公司后开始的。当每一部热门大片的制作方都是“霍尔果斯XX影视公司”充斥屏幕时,无疑是个活广告,资本开始涌入。从2016年开始爆发,到2017年达到巅峰。光2017年,在霍尔果斯新注册的公司就超过1.3万家,国内稍具实力的影视公司都在这里开设有分公司。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霍尔果斯的注册经济像泡沫一样膨胀起来。

欧陆经典小区的一个小小门面里,至今仍注册着874家公司。

工商注册代理并不是一门高门槛生意,但受益于政策的天时地利,这门生意在被称作“中国开曼”的霍尔果斯实现了价值最大化:近两年全国各地大量企业涌向霍尔果斯登记注册,但这些公司在霍尔果斯并不实际开展业务,只是空壳公司,其注册、税收、账目等业务都交由代理公司处理,因此全国许多代理公司都尾随而来,到霍尔果斯做起了代理服务生意。

“世界那么大,为什么我们必须马上去霍尔果斯?”这是一家位于深圳的代理公司打出的招商广告语。张琳的公司老总正是在看到这则广告语后,注意到霍尔果斯这个地方的。

去年8月最热的时候,张琳顶着烈日被派到了霍尔果斯。公司没人愿意来这个偏远的地方开拓业务,几乎是威逼加利诱,张琳才从杭州的公司来到这里。她所在的杭州公司是一家注册代理公司,手里有一大批江浙客户,张琳来这里的目的,主要就是帮这些他们在这边开设分公司以避税。

与张琳想象中的艰苦创业不同,她来到霍尔果斯才知道,代理公司在这里已经多如牛毛,新开一家代理公司也很简单,她租了一间办公司,招了三个员工,霍尔果斯为全国各地涌来的新公司创造了最大的便利,在同一个行政服务大厅内,工商、税务等诸多环节,她一天之内就全部搞定。

新公司以最快的速度上路了。而不到一个月之后,张琳就红着眼睛注册了自己的代理公司——这里面的利润让她眼红不已。

所有公司注册流程都在霍尔果斯行政服务中心完成

风 口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这句一度烂了大街的话,在霍尔果斯得到真实体现。

“开货车的、卖菜的、当保安的,都开了财税公司,一窝蜂。”一家财税公司老板艾松说,他是霍尔果斯建设兵团62团的子女,是当地最早做财税代理的人。据他所知,十年前,霍尔果斯只有两家财税公司,去年巅峰时期,全市大概有300多家财税公司。

财税公司只是一个笼统的叫法,大部分这类型的公司都叫“XX创业公司”。在工商信息查询软件天眼查上,输入“霍尔果斯 创业”关键词,可以搜到2431家处于“在业”状态的公司,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以工商注册代理业务作为主业。而在这2431家公司中,注册年限在1年内的有881家,注册年限在1-2年的有1484家,也就是说,绝大多数都是这两年创立的。当然,在霍尔果斯实际运营的财税公司并没有这么多,艾松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慢新闻爆料热线023—966988,爆料邮箱[email protected])记者,因为这之前霍尔果斯允许一个地址注册多家公司,很多财税公司都同时注册几家公司,但实际只有一家在营业。

去年最火爆的时候到什么程度呢?张琳说,天天跑行政服务大厅,大清早七八点就去排队,队伍从大厅内一直排到马路边。工商营业执照注册登记用纸几度告急,不得不打电话向其他市工商局借纸。全市的宾馆、饭店基本爆满,写字楼供不应求,一间小办公室能注册几十家甚至几百家公司。从天眼查的数据看,目前霍尔果斯的注册公司超过2.2万家(含已注销),而城区人口不足2万人。

霍尔果斯行政服务大厅

“去年的客户就像在路上捡一样,各种来了解政策的,赚钱太容易了。”张琳毫不掩饰当时的喜悦。一家财税代理公司只需要三五个人就可以支起一个摊子,只要愿意去排队,就可以开展业务。一般注册一家公司,收取注册费用是4000-6000元,都是几家公司的注册同时办理,两三天就能完成,主要时间花在排队上。而赚取的注册费实际上是小头,因为还要帮被代理的公司在霍尔果斯报税、开票等,代理费视公司规模大小每年还要4万元以上。此外,脑子“灵活”的工作人员,还能帮被代理公司做税收优惠策划,这又要收取一笔每年几万元的费用。对于自己公司的业绩,张琳笑而不答,但对于一年赚一百万的传言,她笑笑说:“不难。”

整个2017年,霍尔果斯新增注册公司超过1.3万家,按平均每家企业付出4万元的注册代理费用计算,光去年这笔费用就达到5亿多元,巅峰时霍尔果斯有300多家代理企业,平均每家可以分到近200万元。而去年,霍尔果斯市的国民生产总值也不过46.9亿元。

高额利润吸引各路神仙涌入霍尔果斯,除了本地人创办的代理公司,全国各地方的代理公司,还有光谷云财务、神州顺利办这样的全国性公司,连马云的阿里财税也来分一杯羹。

相伴而来的,自然是鱼目混杂、乱象频出,管理、配套跟不上发展速度,造成“一址多照”、逃税避税、会计信息造假、洗钱等乱象。

“有的小公司帮客户逃税,去年很赚了一笔,但今年优惠政策变动之后,有些客户想把公司注销掉,结果税务过不了,又得重新补税、罚款,关键是注销时间将大大拉长。”艾松对于霍尔果斯注册市场的乱象深恶痛绝,“那些小公司屁股一拍走了,我们本地的公司大受影响。”

阿里公司也来分一杯羹

潮 落

注册经济的大潮来得快去得也快。

2018年初,霍尔果斯暂停了增值税返还和个人所得税优惠两项地方性政策;4月,禁止“一址多照”,要求企业注册“一址一照”,并且要实体落地,这意味着要有实际经营地址,且根据公司业务量大小,要匹配相应的工作人员数量和办公面积,同时要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用于当地投资、缴纳保证金等。这意味着在霍尔果斯注册公司的成本将大大增加。随着落地政策的落实,霍尔果斯当地的房租也水涨船高,从2017年年底每平米每年800元左右,涨至现在的每平米每年1200元左右,有的甚至达到1500元。这些都直接推高了企业的成本。

这一政策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新注册企业大大减少,已经注册的企业也开始逃离。

与巅峰期比起来,注册大厅内人少了很多。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日前来到霍尔果斯行政服务大厅,之前排队人山人海的盛况早已不在,大厅里虽然人也不少,但基本不需要排队了。大厅里一名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很多公司现在都在注销,“除非是节税额超级高,假设我的银行流水有上亿,节税额有上千万,这样租一个办公地址安排几个员工也无所谓,如果利润一年没有4000万,是划不来的。霍尔果斯现在是偏向优质大企业,小企业玩不动。”

当天,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探访了霍尔果斯欧陆经典小区,这里也是霍尔果斯四大集中注册地之一。在1号楼1-110号这个小小的门面里,至今注册着874家公司。该门面是一家叫天兴创业的代理公司办公室,当记者表示要新注册一家公司,该公司负责人第一句话就说:“不建议注册新公司哦,现在税收优惠政策控制得很严。”在门面里,一堆堆档案堆在地上,负责人表示,她们这里大概有200多家公司正在办理注销,很忙。对于代理公司收取的注销费用,该负责人表示,如果没有开展过业务,那就是六千元左右,如果开过发票,那就要根据金额大小来决定。

记者随即提出新注册公司,可以遵从霍尔果斯市的政策要求落实办公地点和工作人员,她马上表示,这些事项代理公司都可以完全包办,办公场地租金为每平米每天4.5元,一个40平米的写字间,每月租金为5000多块。另外人员也可以提供,每人每年12万元费用。她介绍说,现在代理公司不仅仅挣服务费,办公室租赁、人员租赁都在可代理范围内。

记者在天眼查上查到,目前霍尔果斯市内有3365家公司状态显示为“注销”,而根据记者掌握的情况看,更大数量的公司正在注销中。

按理说,注册和注销,代理公司都能赚钱,但注销相比注册,难度大了若干倍。一名代理公司人员告诉记者,尤其是税务这一环节,在霍尔果斯的很多公司都不合规,注销难度极大。此外,注销的周期也根据具体的情况不同,少则两个月,多的超过半年,跑十几趟相关部门算顺利的。一家名为登尼特的代理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手里有一家公司,已经半年了,还没注销掉。

新注册公司大大减少,注销公司又难度太大,代理公司也开始撤退。艾松告诉记者,霍尔果斯的代理公司数量现在大大减少,剩下不足200家。“今年四月份之后代理公司大量撤走,哪里来的都回哪里去了。”

张琳个人的财税代理公司已经关门注销,但很不幸的是,她公司在霍尔果斯的代理公司却“欲走不能”,“因为之前享受了企业所得税免税,注销要查账,可能一年两年都注销不了。”

小饭店老板高林芳已经很久没有拉到业务了,楼上的五家代理公司也全部关了门。她现在专心卖川菜,她南充老公炒出的回锅肉颇为正宗。除了每一两年回川渝探下亲,霍尔果斯已经是她的第一故乡。尽管现在注册大潮退去,她坚信霍尔果斯会越来越好,这其实也是她这20多年所亲眼看到的,霍尔果斯如何在戈壁滩上建起了一座城。

如今在霍尔果斯街头偶尔能见到这样的财税公司

p
pickle
1 楼
拉斯维加斯就是类似方式兴旺发达, 不给优惠谁会去这种偏远地方?
n
neteasy
2 楼
卖国家财政的畸形政策
l
lixiaohui
3 楼
洗钱中转站
有空来喝茶
4 楼
“光2017年,在霍尔果斯新注册的公司就超过1.3万家” 注册代理费也就800块 全给一家做也就不到1000万 这一个小伙是怎么赚100万的 全霍尔果斯就10家代理公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