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杀人夺胎”的疯女人悲歌 死刑的现况与争议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23日 23点52分 PT
  返回列表
17945 阅读
20 评论
转角24小时



左为丽莎4岁,多次目睹姊姊遭到性侵;中为丽莎约11岁,开始遭到继父与母亲介绍的其他男性性侵,右为成人之后的蒙哥马利。 图/撷取自丽莎之歌、法新社

2021年1月13日星期三凌晨1点31分,当美国第46任总统大选争议总算告一段落,总统川普任期只剩一週,在全美仍深陷于国会山庄暴动的馀悸,以及观察川普将否面临第二次的弹劾风暴时,美国联邦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以药物注射的方式,在印地安纳州一个关押男性重大罪犯的联邦矫正机构,处决了美国联邦政府死牢(Federal Death Row)裡唯一一位女性死囚——52岁的丽莎.玛莉.蒙哥马利(Lisa Marie Montgomery)——成为自1953年后,67年以来首位由美国联邦政府处决的女死囚。

丽莎被判处死刑,是由于2004年的一起「谋杀案」。当时36岁的丽莎,勒死了一名23岁的孕妇史汀奈特(Bobbie Jo Stinnett),并将她的胎儿剖腹后取出。隔日丽莎就被循线找到的警方逮捕,以绑架致死罪名起诉,并于2007年判处死刑。仅管骇人听闻的事件震惊美国社会,但随著案情调查明朗,也发现犯下异常凶行的丽莎,本身有著长年弱势与精神疾病的问题,在本案的审判与量刑也有不少争议。

丽莎的死仍在全美法律界掀起波澜,因为无论是她的生平、罪行、量刑与死刑执行,甚至是性别,在美国死牢裡都是罕见异数。笔者作为康乃尔大学法学院世界死刑中心(Cornell Center on the Death Penalty Worldwide)的学术合作伙伴,谨以本文与读者一起透过丽莎.蒙哥马利案,一窥美国死刑司法制度的现况与争议,以及美国司法界发起的救援运动。



瑞伯和芭比‧乔‧史汀奈特(Zeb and Bobbi Jo Stinnett)的自家住宅,孕妇史汀奈特在这裡遭到丽莎勒毙并剖腹取出婴儿。 图/法新社



当时36岁的丽莎,勒死了一名23岁的孕妇史汀奈特(Bobbie Jo Stinnett),并将她的胎儿剖腹后取出。图为芭比‧乔‧史汀奈特。 图/美联社

▌丽莎:儿少受害者、精神病患、重罪犯

用悲剧形容丽莎的生平与犯行恐怕均过于轻描淡写,出生于贫穷、物质滥用、精神疾病、暴力交错的非典型家庭,疏忽、肢体虐待、精神虐待、性虐待、性剥削与性贩卖是丽莎的家常便饭,以下仅列举数则由康乃尔大学法学院世界死刑中心提供的丽莎.蒙哥马利案概览供读者揣摩她曾经历的炼狱人生。

丽莎出生于1968年2月27日,其母亲茱蒂.肖尼西(Judy Shaughnessy)在酗酒期间怀孕并生下丽莎,导致丽莎一出生时即有天生的脑损伤。丽莎母亲的亲密关係紊乱(一共结婚6次),包含丽莎在内共育有三子女。而自从在患有重大精神疾病的父亲约翰‧帕特森(John Patterson)抛弃丽莎全家人后,丽莎的家中经常会有母亲不同的男性友人出入。其中,有位男性经常在丽莎(当时约3、4岁左右)面前性侵年长丽莎8岁、与丽莎最亲密的同父异母姐姐戴安.马丁利(Diane Mattingly;于收养后与婚后更改姓氏)。黛安在8岁时被儿童保护机构救援离开,由其他家庭收养,但丽莎并未受到相同的待遇,且从此失去黛安的陪伴与保护。

丽莎的母亲性情暴力,经常无来由惩罚包含丽莎在内的小孩,例如以皮带、电线或衣架殴打、逼使小孩洗冷水澡、在小孩嘴上贴胶布叫他们「闭嘴」(而「丽莎还必须学习如何在嘴巴上有胶带时边哭边呼吸),甚至在小孩面前残杀家中的宠物狗,把狗的头敲烂,以「杀狗儆孩」。

丽莎的母亲后来再婚数次,其中一位继父杰克.克莱纳(Jack Kleiner)却同样也是相当暴力的人,不仅会对包含丽莎在内的小孩拳打脚踢或掐喉咙,甚至要求丽莎在受惩罚时必须先把衣服脱光。



左为黛安,右为丽莎。根据姐姐黛安的证词,在童年时期有男性到他们两个人的房间,性侵姊姊戴安。有时在黛安正在被强暴时,年幼的丽莎就躺在手搆得著黛安的同张床上。「那时候我心裡想的是,我不能够出声,要是吵醒丽莎,让他们发现丽莎也醒著,她肯定也会被强暴。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黛安在BBC的纪录片中表示。但是后来黛安被儿童保护机构救援离开,剩下丽莎不断遭到性侵。 图/撷取自BBC

从丽莎11岁开始,继父杰克开始性侵丽莎,并威胁她不可以跟任何人说,否则他也会性侵丽莎的妹妹。这些年裡,继父带著全家人不断搬家(丽莎14岁时已经搬了17次家),最后搬至一个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拖车裡,并在拖车旁建造了一个小工棚,以便于性侵丽莎(因为没有其他人会听到)。丽莎的母亲对于继父的性侵行为全盘知情,在后来她与继父的离婚诉讼裡,也曾作证表示亲眼目睹继父性侵丽莎:「他在她裡面!他正在上她!」),但是不仅没有出面保护丽莎,甚至毫无同理心,埋怨「都是丽莎造成的问题」。法官当时虽然当庭训斥丽莎的母亲为何并未通报警方,但全案也未有后续的调查与介入。

从丽莎15岁开始,丽莎的母亲会邀请男性友人到工棚轮流性侵丽莎,以作为支付这些男性友人协助水电与管线工程的报酬。根据丽莎母亲在法庭上的证词,这些人「一个接著一个」。丽莎的表兄弟(时任警察)表示,

「丽莎说(轮暴行为)不断重複上演,一个男人之后又轮到下一个男人,每次都好几个小时。这些男人除了性侵她之外还相当暴力,当丽莎『做错』时就揍她,完事后,还把她当垃圾一样,尿在她身上。」

即使丽莎曾经鼓起勇气将受虐事实告知时任警察的表兄弟,表兄弟却未展开任何调查。表兄弟后来作证道:「我现在相当后悔,关于发生在丽莎身上的悲剧,我当时什麽都没有做。如果我当时有做些什麽的话,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黛安在8岁时被儿童保护机构救援离开,由其他家庭收养,但丽莎并未受到相同的待遇,且从此失去黛安的陪伴与保护。图为成年之后的黛安。 图/撷取自BBC

根据丽莎的同学观察,「在我们这群穷人中,明显看得出来丽莎是最穷的那一个。」丽莎从少女时期开始「精神恍惚」,成绩退步,最后被学校安排转入特殊教育班级。学校虽然曾经怀疑丽莎的家庭可能有问题,但并未深入调查,也未通报警方。

在母亲的促成之下,丽莎在17岁时与卡尔.波曼(Carl Boman)奉子订婚,隔年(1986年)18岁时结婚;母亲也因此与卡尔波曼的父亲──理查.波曼(Richard Boman)再婚。但是丽莎的受虐情形并未结束,继兄卡尔不只会殴打与性侵丽莎,甚至会录下丽莎被虐待时疯狂惨叫的影片。另一位继兄作证时表示:「(当我发现这些卡尔录製强暴或殴打丽莎的家庭影片时)这些情景相当暴力,简直就是恐怖电影。当我观看这些影片时,感到相当作噁。然而,当时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和丽莎讨论这些事情。」

婚后五年内(1987年至1990年),丽莎接连生了四个小孩(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并在第四个小孩出生后,在母亲的强迫下接受了节育手术。同时,继兄卡尔带著全家人不断搬家(丽莎至犯案时已经搬了61次家)。根据社福机构的报告,丽莎的婚后居住环境极为悽惨──没有牆壁、没有地板、没有自来水、没有管路系统、没有家具也没有床、小孩全部睡在地上,且经常裸体在院子裡跑来跑去。在没有接受任何谘商或治疗的情形下,丽莎的身心状况不断恶化,举止怪异,无法正常生活与工作,例如已经接受节育手术的丽莎,曾不只一次向他人表示自己又怀孕了;此后也与继兄离婚、再婚、又再离婚,后与凯文.蒙哥马利(Kevin Montgomery)再婚,后与继兄卡尔陆续有就未成年子女监护权的争讼。



丽莎在18岁时就被母亲强迫嫁给自己的继兄卡尔‧波曼(Carl Boman),婚后还是不断遭到丈夫殴打与性侵。图为两人在1986年8月15日的婚礼。 图/撷取自丽莎之歌



2004年12月17日星期五,警方在堪萨斯州梅尔文(Melvern)附近的一所房屋逮捕了丽莎。 图/美联社

▌「疯子」和「女人」:美国司法下的双重弱势

2004年12月16日,36岁并已经接受节育手术的丽莎「自认怀孕」,怀疑孩子被人夺走,最后勒死一名23岁的孕妇史汀奈特,剖腹取出她怀胎8月的胎儿。胎儿最终安全健康回到家人身边,而丽莎遭到逮捕并以绑架致死罪名起诉。

历经长近3年的审判历程,2007年10月,陪审团经过五小时的评议,认为丽莎犯行重大残忍,理由包括预谋绑架致死、造成不只一名被害人受到重大危害,而且不符精神抗辩条件和其他应酌情裁量的减刑事由,认定丽莎有罪、应受死刑;地方法院法官亦採纳陪审团员的意见。判决于2011年受上级审(巡迴法院)维持而定谳。后续数年,相关再审的申请或动议,均遭地方、巡迴或最高法院驳回。

然而直至受执行前,丽莎的受审与受刑过程俨然如她案发前的人生,命运多舛,笔者谨列举以下数例突显美国刑事法制度当中与精神疾病、性别相关的争议与漏洞。

在丽莎受审时,检辩双方的精神科与神经科等专家,就丽莎案发时确实罹患忧鬱症、边缘型人格障碍症、创伤后压力症等重大精神疾病均无争议,双方均同意丽莎确实有解离与失现实感等精神徵状。



胎儿最终安全健康回到家人身边,而丽莎遭到逮捕并以绑架致死罪名起诉。图左为蒙哥马利,右为婴儿的父亲瑞伯‧史汀奈特(Zeb Stinnett)。这名8个月大就被剖腹取出的婴儿,最终被还给父亲抚养长大,该女婴现在已16岁,在家人的保护下未曾于媒体中露面。 图/美联社

然而不谙科学的辩护团队,虽尝试替丽莎争取精神抗辩减刑条件,却未正确掌握丽莎的精神状,反而错将重点导向犯行是因为「虚孕」(pseudocyesis)而生的犯罪,试图让丽莎符合虚孕的定义而受到减刑。

但是检辩双方就丽莎案发时是否符合虚孕的定义有所歧异,临床上的虚孕相当难成立,病患不仅主观上须自认怀孕、客观上亦须出现腹部隆起、贺尔蒙改变等足致自认怀孕的生理现象,但丽莎除了主观认为自己怀孕外并无其他客观生理上类似于怀孕的情形,陪审团认定不符合精神抗辩的减刑条件。但围绕在虚孕争议打转无济于事,反而让审判过程的重点忽略掉丽莎因为长期受暴受到忧鬱症、边缘型人格障碍症、创伤后压力症等所苦,以及在案发时的解离症状和「失现实感」直接影响了她的犯行。

除了丽莎罹患精神疾病的事实并未受到正视之外,丽莎的脑部因长期受虐殴打而生病灶,致有结构上与功能上的永久重大缺损,然而法院却不当禁止关于丽莎罹患精神疾病的关键证据。例如神经心理学家出具的正电子放射断层造影(PET)与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使得陪审团员无法得知丽莎的脑部结构与功能有重大缺损,严重影响丽莎案发时的判断与行为,而未认可丽莎的减刑事由,使得丽莎成为近代唯一一位受到联邦死刑的女性。(笔者注:丽莎并非美国历史上第一件因为罹患精神疾病而犯下类似罪刑的女性,但过往判决多将被告罹患重大精神疾病列为减刑事由,使被告受判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的宣告,而非死刑。)



除了丽莎罹患精神疾病的事实并未受到正视之外,丽莎的脑部因长期受虐殴打而生病灶,致有结构上与功能上的永久重大缺损,然而法院却不当禁止关于丽莎罹患精神疾病的关键证据。 图/撷取自BBC

同时,由全男性团队主导的不当起诉与不当辩护,也使司法过程对丽莎更加不利。审判初期,在专家引荐下,一位擅长为受虐女性辩护的女性刑事辩护律师茱蒂.克拉克(Judy Clarke)加入丽莎的辩护团队,使得长期遭受男性虐待的丽莎首度感受到「(律师)真心关心、理解」她。然而当时的首席男性辩护律师戴夫.欧文(Dave Owen)不满克拉克律师的加入,竟然用「歧视性的手法」排挤女律师。

欧文向法官捏造「克拉克律师是一位毫无产出、搞破坏且滥用职权的女律师」,且私下表示「不屑与女律师平起平坐,更遑论这位女律师还想要挑战其首席辩护律师的地位」,种种恶意针对性别的无端指控,迫使承审法官在未听闻双方说法的情形下,片面断绝克拉克律师与丽莎的委任关係,使得克拉克律师再也无法探视丽莎,导致丽莎的精神状况极度恶化。

接续的审判过程中,由于审、检、辩均为男性,检辩双方并未妥适将丽莎长期遭受性暴力的证据呈现于法庭上,例如,辩护律师仅是在结辩时引用相关诗句轻描淡写性侵害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且未确切说明丽莎长期遭受性暴力的事实、衍生的精神疾病与犯行的关係,疏失程度已达美国刑事司法上的不当起诉与不当辩护标准,导致丽莎作为被告的权利严重受损;多年后参与本案司法人员亦因处置本案不当受到相关司法调查。



史汀奈特的葬礼。在当时的社会舆论普遍同情无辜死亡的史汀奈特之下,普遍将蒙哥马利的精神疾病当成脱罪的藉口。 图/路透社

而女性被告作为以男性被告为主流的刑事司法体制内的弱势,也必须面对更多问题:由于美国涉及死刑的重刑案件被告多数为男性,多数减刑事由均以男性被告量身订做,例如男性为主的陪审团或法官较易理解「义愤型犯罪」(帮派斗殴、毒品贩售地盘纷争)的成因而认为得以减刑。

但是由男性主导的辩护、公诉或审判团队,经常无法理解女性被告犯罪的重要成因——像是长年受到家暴或性暴力而杀害加害者——而未将减刑事由纳入考量,或仅轻描淡写带过这些多发生于女性身上的犯罪动机,也无法将女性被告同时作为受害人的相关长年负面经验如实以告,甚至「发明」一些对女性极为不利的加重事由,诸如经常将女性被告是否是「好妻子」、「好母亲」纳入量刑考量;但男性被告通常无须受到是否为「好丈夫」、「好父亲」的检验。

以丽莎为例,只因为她「无法提供小孩妥适的生活环境与经济条件」——而这实际上多与她继兄/前夫的经济状况有关——她被塑造为「不煮饭」、「不打扫」的「坏母亲」,即使她的子女与亲友皆出庭作证证明她是位称职的好母亲,不符合贤妻良母的形象依然影响陪审团对于丽莎的观感,大幅降低她被减刑的机会,而成为她遭判死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当丽莎因种种不利因素成为美国联邦政府逾半世纪以来唯一一位女性死刑犯时,她也成为美国最恶名昭彰的联邦政府死牢裡唯一一位关押的女性受刑人。即使在监狱裡丽莎开始接受先前曾未接受的药物治疗,作为重刑监狱裡的唯一一位女性「住户」,丽莎多年来经常感到焦虑与恐惧,而有长期难以缓解或治癒的重大身心症状。



2004年12月18日,案发当时在史汀奈特家外的的救护车。 图/美联社

▌川普卸任前的死刑执行潮争议

反观美国历届总统卸任前不执行死刑的惯例,川普一如往常颠覆传统,在总统大选选情告急、民情对立、新冠疫情肆虐全美监所期间,成为美国联邦政府死刑制度重启30馀年(1988年重启)、暂缓近廿年后再度执行联邦死刑的美国总统(2003年,川普上任前最后一次死刑执行;小布希任期后期与欧巴马任内均无执行死刑)。川普在卸任前半年内(2020年7月14日至2021年1月16日),执行联邦死囚13人,成为美国历史上执行最多、争议最大的总统(美国联邦死刑自1927年迄今,执行死囚人数为50人;其中,1988年联邦死刑重启后,执行死囚人数为16人,川普即佔了13人之多)。

由于美国联邦政府与多州州政府已废除或实质暂缓死刑,即使在保留死刑制度的州或联邦案件,多限缩适用于极端重大犯罪型态。由于川普在卸任前执行死刑原就引起轩然大波,加上预计执行的死囚不乏争议名单,例如确诊新冠病毒的达斯汀.希格斯(Dustin Higgs),其争议点是新冠病毒致使希格斯肺部严重受损,使得原先符合「人道精神」的药物注射成为「残忍而不符合人道」的死刑执行方式(因为肺部严重受损者受药物注射时,会产生如溺水时的极端痛苦反应与拉长死期),严重违反死刑执行相关原则;且希格斯的量刑也有攸关冤抑的长期争议。另一案是发时仅18岁却如成人受审、受名人与媒体瞩目救援的布兰登.伯纳德(Brandon Bernard),还有本案丽莎.蒙哥马利──更是让死刑议题的争议浮上檯面。



川普在卸任前执行多起死刑,引起轩然大波。除了蒙哥马利案之外,另一案是发时仅18岁,却如成人受审、受名人与媒体瞩目救援的布兰登.伯纳德(Brandon Bernard),都让死刑议题的争议浮上檯面。图为伯纳德。 图/取自COURTESY BERNARD DEFENSE TEAM

当川普政府雷厉风行预定于2020年12月8日执行丽莎时,由于丽莎的多名辩护人为了探视接见她,在搭机往返过程中均罹患新冠肺炎,严重影响被告合法受辩护的权益,因此申请延缓执行日期,并为地方法院同意延缓至2021年1月1日后。然而,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迴上诉法院驳回此一决定,将丽莎的执行日期重新订定为2021年1月12日。

儘管丽莎的犯案骇人听闻,但司法审判过程的不公与丽莎欠缺社会防护网支持的悲剧,正突显了丽莎案背后的制度问题,因此康乃尔大学法学院世界死刑中心发起了「拯救丽莎」(#savelisa)行动,分享与传唱法学院团队为丽莎撰写的救援歌曲〈丽莎之歌〉,成为2020年下半年全美法律界社群媒体上常见的主体标籤与呼吁标语。

本来另一位法官詹姆士.安隆(James Hanlon)以丽莎罹患重大精神疾病,不具「就死能力」(competency to be executed),执行命令违反美国宪法第八修正案为由,准许暂停丽莎的执行日期,但最终被美国最高法院6比3驳回,2021年1月12日执行死刑。

由于丽莎的执行日期与正当性,在川普总统卸任一週内反覆发生巨大转折,数日内往往一则新闻又生、一则新闻又死,牵动美国法律界与民众关于死刑、精神疾病、受虐妇女、贫穷等重大刑事司法制度与议题的轩然大波。「救援丽莎」运动虽然已随著丽莎之死而成云烟,但丽莎在美国近代刑事司法史已成为多重弱势沦落至美国死刑囹圄的代名词,如何预防下一个丽莎与下一个丽莎案,不单单是美国刑事司法制度烦恼的问题,也可引为台湾的借镜。



如何预防下一个丽莎与下一个丽莎案,不单单是美国刑事司法制度烦恼的问题,也可引为台湾的借镜。图为最后丽莎在位于特雷霍特的美国联邦监狱(U.S. Penitentiary in Terre Haute)被处刑。 图/美联社

T
TexasPeter
1 楼
正因为这个女人杀人是有根深蒂固的原因,所以判处死刑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国色
2 楼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杀人夺胎”的疯女人就是美国体制的产物,普世教育的结果。
懒得编笔名
3 楼
我对橘子深恶痛绝,但是在这件事上我认为他做的对。为什么白人犯了罪,所有人都送他们的儿童时代开始分析,最后总结都是他们做的事是从小受到创伤的后遗症,而不是他们本身的错,他们也是受害者。但是黑人犯了罪就都是人性本恶?既然她被判了死刑就是罪有因得,应该尽快执行,而不是从她儿童时候的经历给她试图给她脱罪。
瓜妹
4 楼
我对橘子深恶痛绝,但是在这件事上我认为他做的对。为什么白人犯了罪,所有人都送他们的儿童时代开始分析,最后总结都是他们做的事是从小受到创伤的后遗症,而不是他们本身的错,他们也是受害者。但是黑人犯了罪就都是人性本恶?既然她被判了死刑就是罪有因得,应该尽快执行,而不是从她儿童时候的经历给她试图给她脱罪。 ---------------------------------------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居家凡人
5 楼
我不认为人类应该自以为是圣人,人类能做也应该做的事是把这些残破的个体送到上帝那去修复。
r
rickwang08
6 楼
难道不考虑对孕妇什么是正义
m
man008
7 楼
难道小时候受到虐待,长老后就该杀人放火,刨孕妇的肚子?
东湾Helen
8 楼
执行死刑没什么问题啊,她的童年再悲惨她也长大成人还有了好几个孩子,被她杀害的无辜孕妇呢?可怜的小baby一出生就没了亲生母亲。成年要为自己的行为复查代价的,她多活了十几年已经是赚到了。
深不可测
9 楼
美国变态多,
深不可测
10 楼
教育失败, 随机杀人的都是年轻人
e
exception1
11 楼
政商学媒都是精英道德婊,因为满嘴仁义道德才能混下去。 至于司法系统,判了死刑要冒误判风险,自己搞不好丢工作吃官司,何必冒那个险。 结果就是,人权大于正义,法律庇护罪犯。没人站在受害者一边。
股未入段
12 楼
杀一才能警百!早就该了,浪费多少纳税人的钱!
嘉人2020
13 楼
被害者23岁就被如此残忍地杀死了,凶手可怜,无辜惨死的孕妇更可怜,左派总是保护罪犯的人权和利益,那受害者的呢?川普这件事做得挺好的。
M
MMMMM06
14 楼
难道这样残忍杀害一个无辜孕妇的罪犯不应该死吗?她的悲惨故事不是这个孕妇造成的。
勤恳兢业
15 楼
文学城里和川普一样冷血的很多啊。这是一个判断杀人犯是不是精神有问题的案例
M
Mia2022
16 楼
我不是川粉 但在这件事上 安全支持他的决定!此人该毙!
j
jelous
17 楼
川普做错了,比较缺乏同情心。加拿大一个华人在灰狗车上杀人吃肉被诊断精神病,什么都没判,还给他治病,把他放了。到现场的一个警察,后来自杀,因为受不了自己到现场的一个警察,后来自杀,因为受不了刺激,这又如何说这又如何说?楼下中国人还是心胸太狭隘。中国人还是心胸太狭隘。。。
l
luting
18 楼
国色 发表评论于 2021-03-23 15:53:55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杀人夺胎”的疯女人就是美国体制的产物,普世教育的结果。 那一些不要脸的五毛是无产阶级教育下的产物吗?
读书行路
19 楼
这个凶手从一出生就成为了被这个世界遗弃的人,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从某种程度上死亡也许不但是对社会也是对她个人最好的归宿。但是想通过对她的判决震慑类似的犯罪,实在不大可能。有什么惩罚能震慑得住精神疾病啊?
读书行路
20 楼
最该枪毙的是她妈,还有那些曾经强奸虐待过她的人,特别是在童年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