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成果在德遭上司盗取,德方三位院长引咎辞职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7日 11点1分 PT
  返回列表
32776 阅读
30 评论
中国科学报

近日,由《中国科学报》在国内首次披露报道的“华人科学家在德遭遇学术侵权事件”又有新进展。

8月7日,德国《曼海姆晨报》刊发题为《海德堡大学医院制裁首席医疗官》的简讯,称海德堡大学校长伯恩哈德·艾特尔(Bernd Eitel)剥夺了海德堡大学医学院附属妇科医院院长克里斯托夫·泽恩(Christof Sohn)部分权利。

据可靠消息,泽恩在未来三个月内可能不会继续履行其研究和教学职责。

此次调整是因为泽恩是乳腺癌早期血液诊断丑闻的直接责任人。

在刚刚过去的7月,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三位正院长全部因牵涉乳腺癌早期血液诊断丑闻被迫提前离职。

7月25日,《莱茵内卡报》刊登了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一位董事会成员兼院长安德烈亚斯·德拉古恩(Andreas Draguhn)辞职的消息。

报道援引该医学院新闻稿中的一段话:“院长(德拉古恩)在乳腺癌早期血液诊断丑闻事件中的行为已经成为官方的主要调查对象,也因为公众的持续批评,他决定要对此承担责任,所以决定辞职。”

在7月30日,《莱茵内卡报》刊出一则报道称,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董事会成员安妮特·格吕特斯-克斯立西(Annette Grüters-Kieslich)和伊尔姆特劳特·居尔坎(Irmtraut Gürkan)被迫辞职。

她们两人皆是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正院长,因与4月间曝出的海德堡医学院乳腺癌早期血液诊断丑闻有关而引咎辞职。

持续发酵

乳腺癌早期血液筛查项目主要完成人、中国学者杨蓉西目前供职于南京医科大学。她在就调查结果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我没想到三位最高层级领导都会受到此事波及,毕竟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在德国地位超然。”

5月26日,《莱茵内卡报》就曾进行过跟踪报道——海德堡大学校长伯恩哈德·艾特尔亲自解除了跟海德堡大学技术转让公司(TTH)的劳务供给合同。

在此前的乳腺癌早期血液诊断丑闻中,TTH扮演了“黑脸”角色。

他们手攥杨蓉西职务发明,却故意造成投资谈判破裂,并在逼迫杨蓉西离职后,占有了其项目的大多数权益。

早在5月20日,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就解除了其法务副院长马库斯·琼斯(Markus Jones)的职位。此前,琼斯一直被认为是院长居尔坎的接班人,也是海德堡大学医学院法务部门和财务采购部门的负责人,同时也是TTH的负责人之一。

在他的支持下,TTH故意造成投资谈判破裂。之后,他直接下达了解除杨蓉西领导职务的命令。

杨蓉西认为,德国之所以如此果决地处理此事,是因为这件丑闻已经给德国的高新技术产业转化造成了极为负面的影响,“德国希望通过严肃地处理这件事,充分释放高校的创新和知识产权转化能力”。

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乳腺癌早期血液筛查是杨蓉西在海德堡大学工作期间从事的一项研究。她于2006年开始在德国国家癌症研究中心和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学习,随后留校工作。

在此期间,她带领团队研制出乳腺癌血液筛查技术,将一期乳腺癌的筛查准确率提高到95%。

2016年,杨蓉西成为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唯一的华人独立课题组长,并在德国经济部eXist创业重大专项的资助下,成立了MammaScreen项目组来推进该技术的产业化。

如果这项技术的产业化如杨蓉西所想的那样顺利,今年或许就是这项研究正式应用到临床的第一年。

然而,她的转化项目却在起步不久,因TTH和海德堡大学医学院附属妇科医院院长克里斯托夫·泽恩教授及其学生萨拉·舍特(Sarah Schott)教授的掠夺戛然而止。

这一事件也随着杨蓉西在2017年回国而暂时画上了句号。

但今年2月,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与其掠夺该项目后成立的Heiscreen公司为乳腺癌血液早期检测做市场营销宣传时,被德国媒体发现了其没有公布临床数据以及与三年前杨蓉西的项目高度雷同等疑点。

德国多家主流媒体快速跟进,并都通过不同渠道找到了身在中国的杨蓉西,由此挖出了这个德国近70年来最大的学术丑闻。

杨蓉西坦言,之所以在被媒体找到后选择发声,是因为她“欠很多人一个解释”。“我回到国内时,很多朋友都在问我归国的原因。一开始我曾和几位朋友说过,但他们认为是我夸大其词。后在求职时,也时常被问及回国原因,我也只能闪烁其词,因此错过了许多机会。而在德国那边,海德堡大学技术转让公司及相关人员为了掩盖真相,对我的离职原因散布了很多谣言,对我在德国的声誉造成了极大影响。现在是时候让大家知道真相了。”

坚持癌症检测研究

在归国期间,杨蓉西一直渴望继续此前的研究和转化工作。她一方面坚持做基础和临床研究积累数据,一方面寻找合作契机,希望实现产业转化。

但在实际推进工作中,却因为这项研究的原创性、所刊发的国际SCI论文尚少,以及国外没有类似对标产品而受质疑。

杨蓉西坦言:“或许是因为国内原创性研究较少,或由于成本控制、求稳,以及评价体系不全面,大部分国内资本、企业、专家甚至评审机构都首选跟进和支持国际上已经成熟的项目或已获批的产品,对国内原创更多地持怀疑态度。如此虽然有一定的后发优势,可以节约研发试错成本且稳妥,但却在生物医学领域比国际前沿研究晚5~10年。”

但她同时表示,目前她已经获得国家高层次人才认可,正在积极推进原创研究和转化,“随着中国近年的发展和国家层面对原创的鼓励和扶持,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国的研究不再是跟随国外的脚步,而是能够并行,并最终实现超越”。

媚眼凤姐
1 楼
内斗的结果。
兵团农工
2 楼
有关于此事的原文地址链接吗?
猫爪
3 楼
哈哈哈哈
傻大目
4 楼
谁也不会在钱上含糊的,无论哪个国家的人
唱唱唱
5 楼
八字没有一撇的东东,听中国学者一忽悠,外行院长以为大发明大成果(他的专业是胎儿先天缺陷的影像学诊断,与乳腺癌完全不搭噶),让合作的中国公司牵着鼻子做非正常媒体炒作,制造了这么大的丑闻。真是太遗憾了。国内忽悠病人就是这么做的,可是德国不行。可怜国内病人会继续被忽悠。
k
keinspiel
6 楼
@兵团农工: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umstrittene-pr-aktion-um-krebstest-medizin-dekan-der-uni-heidelberg-tritt-nach-bluttestskandal-zurueck/24704576.html https://www.rnz.de/nachrichten/heidelberg_artikel,-bluttest-skandal-heidelberg-jetzt-tritt-der-medizin-dekan-prof-draguhn-zurueck-update-_arid,455750.html
b
bearus
7 楼
如果不是媒体报道,这件事情也就没人知道了
猪年行运
8 楼
这才是真正的厉害国。厉害国的大学校长和教育部长安排女学生做三陪,没有觉得有一点脸红的。
J
Jcq
9 楼
还是要对做出科研成果的科学家表示尊重。做科研不是容易的事。很辛苦。而且不见得能成功。请不懂的人不要随便侮辱人。
火山口的小草
10 楼
Heidelberg. Als Rongxi Yangs Mutter 2008 an Brustkrebs erkrankte, schwor sie sich: Ich nehme den Kampf gegen diese Krankheit auf - und ich werde ihn gewinnen. Rund acht Jahre später war die Molekularbiologin kurz vor dem Ziel. Der von ihr und ihrem Team am Universitätsklinikum Heidelberg entwickelte Bluttest für Brustkrebs konnte im September 2016 schon in über 95 Prozent der Fälle korrekt die Diagnose Brustkrebs stellen. Der Test, den Prof. Christof Sohn und das Universitätsklinikum am 21. Februar 2019 - also mehr als zwei Jahre später - vorstellten, hat lediglich eine Trefferquote zwischen 70 und 80 Prozent. Dies kann allerdings auch daran liegen, dass vor drei Jahren noch deutlich weniger Blutproben von Frauen getestet worden waren.
吃素的狼
11 楼
这事儿要是发生在天朝,三位院长集体升官。
7
7000miles
12 楼
厉害国的大学校长和教育部长安排女学生做三陪
7
7000miles
13 楼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2019-08-07 06:17:43 这事儿要是发生在天朝,三位院长集体升官。
长剑倚天
14 楼
这个事件几个月前有过报道,当时很多人就恶意猜测是中国学者的问题,德国人不可能干出这样的偷窃科研成果的事。我记得是中国江苏省的扬子晚报披露此事的。 现在看来事实真相如中国学者所言,确实是德国最负盛名大学的丑闻!
长剑倚天
15 楼
有些人心态自卑得无可复加,是时候用事实唤醒它们跪拜沉沦的中国心啦! 醒醒吧,中国人,是站起来说话的时候啦!
姜小牛
16 楼
这个事可以搜"Chinese Scientist Says German University ‘Stole’ Her Project"。似乎不是偷窃问题,而是股份问题导致不当处理。杨的导师也被排除在project之外。导师说"Burwinkel further explained that Yang had developed her blood test as part of a team, based on a patent family developed by the team"。这个专利应该是学校的。美国科研机构也这样。杨只是发明的team的只要贡献者,开始校方的代理公司只收10%的利益(或股份),合作方是NKY, a Chinese biotech company。后来校方变卦,要求30%,因此闹翻。无技术盗窃问题,谁发明的很清楚,获诺奖的话,估计是杨。
G
G_F
17 楼
正义在德国必须得到伸张,因为他们不只是有法律,还有很多正义的人。估计海德堡大学还会请杨老师回来并道歉
B
Bali2018
18 楼
中文媒体的无耻是没底线的,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无中生有...You name it. 搜一下Vorstand des Universitäts­klinikums Heidelberg tritt nach Bluttest-Affäre zurück,看看原始新闻
姜小牛
19 楼
不太懂德国大学的体制。德国的网友可科普一下。文中说的两个辞职的,是该医学院的正院长。德国医学院有两个正院长?文中的头衔,说两个都是董事会成员,靠谱。校方都有个推广技术的投资公司,董事会很可能参与运作,学校法律部提供咨询。文中管法律的那个人被撤职,就十分正常了。感觉不是技术偷窃,没人剥夺杨的发明人头衔,只是办公司股份上出现问题后,校方把杨和导师的team调走,是处理不当。
姜小牛
20 楼
感觉凡事必须告诉读者全貌,然后由读者判断。读者不是傻猫,自会辨别。不给全貌,文中还添加自己的私念,徒然制造误会与仇恨。仇恨教育不可取,冤家宜解不宜结。爱国先驱陈天华曰,他平生最恨义和团,他还说须知那洋人也有一条心的。呜呼,百年之后,陈之言犹凿凿。
G
G_F
21 楼
下面网站有大约里有大约60篇报道 https://www.rnz.de/nachrichten/heidelberg/heiscreen_seite,1.html
1
1234567_2007
22 楼
去看了报道的原文。这里的文章完全是乱讲,三位院长的辞职原因根本不是因为专利剽取,而是进行的流程出了问题,而且这个测试的精准度远远没有达到可以上市的程度。
H
HBW
23 楼
德国人是现实的民族。高科技投入较保守但看见发财的机会就绝不放过。媒体能翻盘说明邪不压正,比希特勒那会儿有进步。
p
polarzone
24 楼
没有什么关联啊? Personnel consequences after Heidelberg clinic scandal: https://www.archynewsy.com/personnel-consequences-after-heidelberg-clinic-scandal/
姜小牛
25 楼
在大学工作的都知道,你学校里做的发明,你和团队是发明人,但专利权是学校的。到美国专利局网站,随便查一下便知。谁发明,谁有使用权,写得一清二楚。所以你抛开学校,回国开公司使用某个发明,除非取得授权,否则会侵犯学校产权。学校对于股份,也会有明确公告。德国是法治楷模,每年司法排名稳居世界前十,司法比美国厉害,应该也有明确的相关规定。剽窃,在德国应该远比在美国难。
姜小牛
26 楼
G_F网友, 不懂德文,否则已看。看英文的,感觉不是剽窃,而是把杨和导师调离该Project违反相关规范。懂德文的读完给大家说一下吧。谢谢
姜小牛
27 楼
polarzone网友, 看了你贴的链接,那些人辞职,文章只字没提与杨有啥关系。 G F网友,谢谢。 原先看的英文文章说,校方要把股份从10%提到30%,即使成立,70%仍会归于杨和团队。德国我不知,但美国这儿,个人和团队拿多少,都有明确公告(一般在学校网站)。如果美国大学拿30%,剩下70%可能只有10%属于发明人,另外60%归department。当然,具体得看学校公告和具体合约,不尽相同。你说专利没问题,我赞同。杨这案例,假若获奖,她不会被剥夺荣誉。
姜小牛
28 楼
polarzone网友, 我最初读的那篇英文,是个叫Wang Yiwei的中国人写的。虽然Wang的文章现今看来也不太靠谱,但我仍能看出与剽窃无关。经你贴的链接提醒,我仔细搜了"海登堡血检丑闻",还真吃一惊。这事跟杨似乎没啥关系啊。这些人撤职辞职,好像跟误导公众有关。他们宣传这个血检乃重大突破,实际上是吹牛:"The University of Heidelberg had a cancer blood test far too early as a breakthrough"。WXC这篇报道不知出处在哪,太奇怪了。
兵团农工
29 楼
看到事实真相了。
j
jasonshane
30 楼
Because the test lacked marketability and 30 percent of patients had made false diagnoses, the clinic had to undo their announcement a short time later and apologize for the campaign. 感觉有点像Theranos那个血检的丑闻,技术完全没有成熟就大肆宣传,结果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