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被数学支配的恐惧 这个美国老师有妙招(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27日 6点54分 PT
  返回列表
3230 阅读
3 评论
红星新闻

现年34岁的迈克尔•加林(Michael Gallin)是纽约KAPPA国际高中(KAPPA International High School)的一名数学老师,他在自己代数课堂教室里凌乱的过道中听着学生们沮丧地叹息。

一个女孩郁闷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盯着一道她需要解答的函数题:f(x)= 3.2 x² - 1.44(x + x³),求f(2.7)。“我知道你不喜欢思考这些问题”,加林对她说,“但这些问题确实能帮到你。”

“慢慢来”,他告诉一个坐在前排的正在解题的年轻人,然后沿着教室过道继续往前走。“我不希望你们匆匆忙忙地来解答这些问题,这会让你们觉得紧张。你们要告诉我,不,我不会这么做。”加林对教室里的学生们说。


▲纽约Kappa国际高中数学老师迈克尔·加林(Michael Gallin)。图据《华盛顿邮报》
“天呐,我真可怜。”一个穿着褪色牛仔裤和运动衫的学生在做错了一道图表题后喊道。“谁可怜?”加林问道。他不喜欢学生对自己做这样负面的自我评价。

过了一会儿,当这名学生突然有了解题灵感,他敦促她仔细想想自己是如何得到解题灵感的。“不要紧张”,他对学生说。

其实就是那么一刻,“没那么可怕,对不对?”他大声对教室里所有学生说。

美国高中毕业生仅25%精通数学问题

美国的学生正在经历着被数学支配的恐惧。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的数据,在2015年,仅有25%高中毕业班学生精通或者能解决更高级别的数学问题。美国为了改善这一情况已经做了很多努力,数十个州共同制定了更加严格的标准,许多学校已经调整了数学课程,包括更多可视化和与现实生活相关的课程。

但是加林认为,为了帮数学恐惧症的学生取得成功,教师还必须解决他们对于数学的情感障碍。他说,反复的失败可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对数学消极的情绪会对学生形成破坏性的自我认知,最终导致学生一直被数学恐惧支配。

(((2)))

加林的脸上常常带着微笑,品味倾向于运动和时尚,但是和他的沟通可以很直接。他的学生叫他时通常都省掉“先生”直接称呼他为“加林”。

2016年秋季,尽管加林的教学风格充满活力而且很受同学们欢迎,但是他对于无法解决学生们对数学的情感障碍而感到沮丧。

当时,纽约市教育局正在组建一个专门针对学生学习动机的研究部门。通过与纽约Eskolta 教育咨询公司以及加州教育研究中心卡内基基金会(Carnegie Found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Teaching)的合作,纽约市教育局在数十所学校里进行了试点,加林所在的学校就是其中之一。

加林找到了艾丽西亚•沃尔科特,沃尔科特是Eskolta公司在他的学校工作的顾问。在征集了一些其他老师的意见后,他们制定了一个计划。沃尔科特鼓励加林仔细研究自己学生们的表现并寻找线索。

建立学生面对数学难题的勇气

就在这时,加林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趋势。在家庭作业、课堂作业和实践测试中,他的学生实际上并没有把有难度的数学题做错,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尝试去做。沃尔科特认为加林获得的信息很有用。“接下来的问题变成了,面对数学难题学生们的脑子里在想什么?我们又应该怎么做?”她说。

到2017年秋天,经过多次会议讨论,参与讨论的包括弗吉尼亚大学著名的思维专家克里斯•胡勒曼(Chris Hulleman) ,加林开始进行一系列的调整,他首先鼓励学生不要不做课堂作业,尤其是困难的题,但这并不管用。


▲学生和加林谈论他们对数学的恐惧。图据《华盛顿邮报》
接下来,他采取了更主动的方法。相比于以前把最难的题留到一节课的最后,他选择一上课就把最难的题写到黑板上,并告诉学生相信他们很快就能找到解题的方法。然后,在带着学生们做一些简单的题后,加林自己也开始解答写在黑板上的难题。学生们看着他解答,他一边解题一边向学生们提问,寻求他们的帮助,和学生们一起把题解出来。

加林告诉自己的学生,尽管遇到难题会很紧张,但是在挑战面前“保持开放和脆弱是很重要的”,而他的学生似乎也理解到了加林想要传达的这些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加林还做出了其他的调整。相比于表扬学生成功解决一道难题,加林更加注重称赞他们尝试解决难题的勇气。他经常问学生们,有多少人尝试过?当一个学生在黑板前做错一道题时,他不是擦掉错误解题过程让学生继续,而是仔细分析学生的错误。

“我告诉他们,我希望你们现在失败!现在算错,然后我们来纠正。”加林说,一旦自己的学生不再回避那些让他们感到不舒服的难题,他们就会更加开放地吸收他们所要学的数学技能,能够让他们把题做正确的技能。

当学生遇到问题时,他鼓励他们多读几遍。一遍是通读上下文,一遍是理解真正的问题,一遍是确定题目给出了哪些信息。他鼓励学生设想问题,尝试不同的解题方法。他还和学生们讨论解题策略,一起听其他同学使用的解题策略。

激励教育效果显著

随着KAPPA国际高中越来越多的教师采用纽约Eskolta教育咨询公司以及加州教育研究中心卡内基基金会推出的这种激励教学方式,该校的上课出勤人数和学生毕业率都得到了提高。2014年,该校83%的学生四年内成功毕业;而2017年这一数字提高到了91%。这所学校综合代数的考试成绩也从2015年的60分提高到了2017年67分,大多数学生要成功毕业这门课程分数必须达到65分。

与卡内基基金会合作的其他学校也反馈了类似的收获。

对一些学生来说,加林的教学方法改变了他们面对不喜欢科目时的心态。“我不喜欢数学”,二年级学生Genesis Hernandez举起她的手强调,“当我以前看到这些方程式和图表,我的想法是,我不要做这些。但现在我会说,我能做到,我只是需要看得更仔细。”
K
KM2016
1 楼
美国高中毕业生仅25%精通数学问题 ??? fake news。 有 5% 精通就撑天了。
c
calex
2 楼
尼玛 我看到第二段以为要求f(x)=0的根,觉得作为高中生不会这个有点差。 结果往下看一句,要算f(2.7),尼玛把数放进去用计算器按不就行了?这也不会?
s
stomend
3 楼
是不会算f(2+7i)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