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岁男子割肝救妻!他的这句话,让人潸然泪下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7日 1点41分 PT
  返回列表
73468 阅读
10 评论
齐鲁晚报

今年59岁的陶秀英,因为肝衰竭全身发高烧、食不下咽,医生说只有肝移植才能救她一命。得知消息后,陶秀英的丈夫王乐东和两个女儿争相为其捐肝。最后,62岁的王乐东为妻子捐出大半肝脏,他说,这是作为一名丈夫应该做的。

病情不断反复

今年59岁的陶秀英,从她年轻的时候,就一直觉得腹部疼得厉害,但是一直忍着疼痛没有治疗。2014年5月,陶秀英突发高烧,在家里不停地打着寒颤,女儿王蔺燕赶紧带着她去东营区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医生说病情太严重了,没办法进行手术。”于是一家人又连忙转到了东营市胜利油田中心医院。在这里,陶秀英再次做了检查,结果显示是胆总管结石伴胆管炎、肝硬化、脾大,尽管联系了北京的专家,但最终因陶秀英身体条件不达标而没有做手术,医生建议他们回家保守治疗并定期进行复查。

就这样,陶秀英靠着吃药度过了3年。到了2017年10月,陶秀英高烧住院,治疗了半个月之后,因为没钱继续医治而出院,但出院两三天后,她的病情再次加重。从那以后,陶秀英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到了2019年5月,陶秀英又一次持续高烧,体温在40℃之上迟迟降不下来,而且腹水严重,吃不进去饭,喝不进去水,走路也走不动。“我们村里人看见我都光哭,当时就觉得只有等死了。”在女儿坚持下,陶秀英再次住院。

肝移植后夫妻俩同住一间病房

持续40多度的高烧,让陶秀英浑身就像一个火炉。她的肝功能也越来越差,医生说只有尽快肝移植,才能救她一命。

一家人争相捐肝

7月份,陶秀英住进了山东省立医院器官移植肝胆外科。“医生说肝移植的话,手术费至少需要准备25万,这还不包括后期恢复所需要的费用。”听到这话,陶秀英想干脆放弃不治了,但两个女儿和王乐东说什么也不肯,“想尽一切办法,也得把你治好!” 

陶秀英并非山东本地人,为了丈夫,她从四川来到了济南。陶秀英的丈夫自幼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没有孩子之前只有夫妻两人相依为命。陶秀英和丈夫都是农村人,平时靠着种地为生,住着村子里最差的土坯房。

家里一共有三四亩地,一年最多也就能有3000块钱的收入,就连孩子上学的费用都是靠着亲戚凑了点钱。而这次治病,早就花光了陶秀英这么多年来所有的积蓄,现在的花费全是两个女儿在承担。

得知母亲需要肝移植,一家人争相捐肝。“2008年大学入学体检,我查出甲状腺肿瘤,当时觉得非常可怕,多亏了母亲的照顾,我才挺了过来。” 王蔺莎说,母亲不但给了她第一次生命,还给她了第二次生命,从查出患病到不得不做移植,他们一家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

“妈妈的病并非不治之症,她还有希望,就算借钱也得治。” 王蔺燕说,在一家人的劝说之下,最后母亲终于同意进行手术。

考虑到父亲年纪大了,陶秀英的两个女儿最先进行配型,但由于大女儿体质较弱,163的身高却只有90斤,而二女儿刚生完孩子不久,尚处于浦乳期,体重偏高有脂肪肝,医生说都不太合适作为肝脏的供体。

6旬丈夫割肝救妻 

“当得知不能捐献的时候非常失望,最后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父亲身上了。” 王蔺燕说,尽管父亲已经62岁,但是医生评估他的身体状况之后,认为他肝脏功能较好,是比较合适的供体。

当配型成功的消息传来后,一家人说不出的高兴。“捐肝我觉得这没啥,就是应该做的事。”朴实的王乐东没有更多的话语,他只是自觉做了一件丈夫应该做的事而已。 

8月10日,王乐东和陶秀英一起被推入手术室,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母亲,等待在外的王蔺燕,说不出有多么紧张。

据山东省立医院器官移植肝胆外二科主任刘军介绍,成人对成人的活体肝脏移植,一般都要切掉供者一大半的肝脏。“手术进行了6个多小时,最终丈夫捐献出427g肝脏。丈夫割肝救妻的,相对来说还是少一些。”

“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就好。”王乐东与陶秀英就住进了同一间病房,一转头就能看到彼此,他们俩手拉着手,庆幸一同度过了这一难关。

术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陶秀英恢复的越来越好,再过几天她也能出院了。“不过将来还要吃抗排异的药,费用也不低。”为了这次手术,家里已经借了不少外债,想到将来的药费,王蔺燕不禁有些头疼,但是她决定,无论怎样都要坚持下去。

我爱豹纹女王1
1 楼
患难见真情。
田径
2 楼
相依为命,肃然起敬!
枫中的男子
3 楼
有这样的好老公好女儿,不旺人间走一遭
春风吹
4 楼
好人一生平安
如如不动
5 楼
y
youmyyou2016
6 楼
、 感动!! 祝福这一家人!
汉武雄风
7 楼
山东汉子,性情中人。
小鼻涕猪儿
8 楼
希望胡编辑们多关心这些人
J
Jjl2001
9 楼
一家人在一起,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a
amberpp
10 楼
何必这么自私,留下一屁股债给两个女儿去还??然后女儿再留给她的后代? 一家人都欠债。人总有一死,何必执着。要是我,绝对选择不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