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遭通缉 陈赫郑恺投资的咸蛋家早该死了(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26日 20点59分 PT
  返回列表
27575 阅读
3 评论
创事记

 

  虽然变身投资人的明星拥有名人效应、头部聚集效应等多重优势,但看走眼的偶然事件也是在所难免。

  11月21日,中国扫黄打非网在其大案要案栏目中公布了一则成功破获北京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的通告。而这则通告的主角正式拥有陈赫、郑恺、苏芒、李晨等明星股东,且与胡兵、大张伟、薛之谦、陈柏霖、马天宇都有过互动的Peepla,咸蛋家。

  通告称,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协调市文化执法总队、朝阳公安分局等单位,经过2个月的调查取证,成功破获北京Peepla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7人,上网通缉1人,查扣作案手机17部。

  案件事实则是,在名为Peepla的网络直播平台中,存在淫秽色情表演内容,多名主播进行裸露男性性器官、同性性行为的淫秽色情表演。鉴于Peepla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情节恶劣,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当即成立了专案组,由市文化执法总队牵头对案件开展侦查取证工作。

  经进一步调查,专案组将Peepla定性为以提供男性淫秽表演为噱头,直播内容尺度大,主播和观众数量众多,国内国际影响恶劣。

  2017年9月27日晚,专案组将正在丰台区家中进行淫秽直播表演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某抓获。而根据王某某供述,专案组于10月19日至20日,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郑某某等8人。经审讯,上述9名犯罪嫌疑人均承认曾通过Peepla直播平台直播过淫秽色情内容。

  接下来的10月22日至24日,专案组先后将Peepla背后的涉案公司CTO首席技术官汪某、CMO联合创始人刘某某、审核部负责人李某某、财务负责人谷某某等8名公司骨干抓获。据上述公司骨干供述:对于Peepla 网络直播平台存在大量主播进行淫秽色情表演的情况,公司明知其内容不合法,但却故意采取放纵的态度并以此牟利。

  目前,上述17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已被公安机关网上通缉,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值得注意的是,据调查通告显示,Peepla 直播产品与原北京某公司旗下直播产品类似。2016年3月,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因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被市文化执法总队给予警告和罚款的行政处罚。随后,公司迁至辽宁省大连市,并注册新公司,法定代表人仍为郭某,继续经营网络直播业务。

  经过多方信息比对,专案组口中的原北京某公司旗下直播产品正是由郭涵在2015年12月创立的直播平台,咸蛋家。

  国内的咸蛋家、海外的Peepla:名噪一时的直播后起之秀



  出生在2015年底的咸蛋家,是当年千播大战中的后来者。既没有先发优势,也没有巨头背景,咸蛋家手中最大的王牌是它的明星股东们。

  2015年11月,咸蛋家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融过亿,当时估值5亿人民币。咸蛋家宣称自己是家族化的兴趣直播平台,为不同兴趣爱好群体提供家族化、小组化的视频直播服务。

  咸蛋家拥有着一众明星投资人。工商资料显示,在咸蛋家的股东名单中,包括了当红明星李晨、郑恺、陈赫,以及时尚集团总裁苏芒。除此之外,明星投资人胡海泉,也通过北京合众创投股权投资中心,成为咸蛋家的投资人。

数据来源:天眼查

  明星是当时咸蛋家贴给自己最重要的标签,明星投资人也为咸蛋家带来了显而易见的效益。胡海泉、李晨等投资人经常在咸蛋家直播,苏芒执掌的时尚集团也多次和咸蛋家合作。

  明星们自己直播之余也不忘呼朋唤友,一段时间里,胡兵、大张伟、薛之谦、陈柏霖、马天宇都曾在咸蛋家露面过。2016年8月,咸蛋家宣布与黄晓明投资的明明娱乐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宣称将协力打造直播综艺时代。

  而Peepla则是咸蛋家的海外版本。

  起初,并没有任何公开信息表明Peepla与咸蛋家的关联,但两者App的UI非常相似,很多咸蛋家的主播也出现在Peepla上,而在很多下载平台上,Peepla的名字就直接是Peepla咸蛋家。

  最为关键的是,二者的内容基本一致,同志尤其是男同直播是两个平台的共同主线。此前曾有媒体爆料称,两平台经常有主播封面衣着暴露,只穿内裤,甚至裸体。而每到午夜,异装癖、暴露狂则会集中出现。

  据中国商标网显示,Peepla的商标申请日期为2017年1月22日,申请人为郭涵。而郭涵是咸蛋家运营主体大连东海金控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大连咸蛋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而Peepla注册公司HHH Global Corporation注册人也是郭涵。

  今年8月,Peepla下架了中国内地的APP Store下载,理由是尊重应用市场所在地的政策和法规。尽管在中国内地下架了Peepla,但Peepla在微博中为自己留了后路,在苹果应用市场中国区下架,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受影响。

  心急的Peepla甚至自己动手在官博中写下了教程。下架后不久,Peepla曾两天连发三条微博,披露Peepla最新下载地址,实际上达到了诱导用户下载的目的。在Peepla贴吧,甚至还有专门的管理员教用户如何下载海外版Peepla。

  后来这也发展成了一门电商生意,网上有卖家专门做起了Peepla海外区下载,中英文版本、售价基本在10元以内。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门生意,有几千人已经通过电商的手段下载了Peepla。

  劣迹斑斑:非法集资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

  而这次被一窝端并不是咸蛋家Peepla第一次触及法律红线。

  咸蛋家从2016年3月份开始开展了用户充值补贴活动,其承诺,用户在平台的现金可以获得9.9%的年化收益率,这在当时远高于余额宝等一众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

  这一集资逻辑很有可能已经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用户既可以往咸蛋家中充钱,打赏主播或者坐等收益。也可以在投资时间到期时取出本金和收益。也就是说,咸蛋家作为一个直播平台,在做着理财产品的事。

  更疯狂的事情发生在2016年7月。咸蛋家于7月16日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则消息,宣布从今日起咸蛋家在8月10日前提供双倍补贴,由9.9%提高为19.8%。

  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曾有用户充值几十万进入咸蛋家,但打赏金额只有几百元。

  不过,套牢成为了这些投资者最后的命运,而且不仅今是投资者,主播、正常充值打赏的观众都被咸蛋家的集资体系牢牢地锁住了。

  与此同时,为了拉新,咸蛋家宣布将主播的收入分成比例提高至90%。只拿一成收入的咸蛋家显然违反了行业规律,据业内人士称,至少要三成才活得下去。

  直播属于很典型的强现金流行业。每一天,在直播平台上有大量的资金通过充值、打赏等各种方式流动。从这个意义上,直播与零售业很相似,而对每天有大量钱在滚动的地方,与金融对接,已经是一种本能式的反应。甚至对成熟的零售和电商行业来说,金融操作能力已经不止是帮企业赚钱,更关乎生死。

  最起步的做法,是压账期。左手从C端消费者收到即时付款甚至预充值,右手对B端供货商实行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货款结算周期,即便商品本身不赚钱,零售企业也可以拿着这中间庞大的现金流用作它途获利。比如沃尔玛,就拿每天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做各种短期金融产品组合。而且很明显,谁的账期错配得好,谁在面向C端用户就有更强的成本和竞争优势。

  更进一步的做法来自支付宝,当年其规模以千亿计的流水,一方面给支付宝带来了庞大的备付金压力,另一方面又让舆论总是怀疑它在挪用客户账户资金,让它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最终支付宝搞出了余额宝,终于化害为利,一举造就了全球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进而带动整个支付宝理财业务的增长。

  咸蛋家或许在理想中要走支付宝的这条路,不过很显然,它一没有监管,二没有风控,它的演变方向果不其然朝着敛财工具一路狂奔而去。

  很快,就有主播发现自己的提现周期变长了。咸蛋家原本规定主播提现会在3-5个工作日内到账,但从2016年5月开始,主播们的提现周期开始被咸蛋家认为延长,少则10日,多则几个月。

  提现困难同样出现在普通用户和投资者身上,有些投资者的几十万存款被压在咸蛋家中无法取出。《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曾进入过一个咸蛋家直播理财维权群,当时有数十位用户联合组团,采取法律行动,向所在地的公安局经侦部门报了案。

  而咸蛋家方面此前通过官微对提现困难的回应是,短时间内提现用户过多,超过了微信单日百万元的提现限额,目前咸蛋家已经开通了支付宝通道提现,问题很快可以得到解决。

  从后来咸蛋家转型成为同性直播平台的情况判断,咸蛋家提现困难的问题或许最终得到了解决。但其有非法集资之嫌也成为了既定事实,有律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咸蛋家所提供的充值服务本质上是一种理财行为,如果客户充值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得高额补贴,而且平台补贴资金又来源于资金池的话,则属于典型的非法集资。

  后来,咸蛋家承诺,拖欠的用户储值正在逐步处理,并且咸蛋家已经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当时咸蛋家宣称将整顿团队与业务方向,并考虑重走红人电商这条路。

  没人能想到,咸蛋家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竟然是涉黄被一锅端。

  直播平台的生与死,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节律。但在咸蛋家和Peepla的故事中,直播只是贪婪者们攫取利益的一种工具。

  Peepla的死亡,高管们被拘捕,是咸蛋家团队动邪念那一刻就注定了的结局。

 

i
ikeller
1 楼
这只是一个平台吧。用户传淫秽资料,系统识别能力差吧。
淡定哥
2 楼
屁破啦
e
elfen2299
3 楼
大家都在挖空心思讲故事圈钱,最后不是骗押金就是成了高利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