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遭裁撤 中国再无深度报道(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28日 13点11分 PT
  返回列表
22692 阅读
24 评论
多维


《法制晚报》深度部面临裁撤

大陆网络近日有消息称,由北京青年报社创办的《法制晚报》深度新闻部遭到裁撤引发反弹,大批记者纷纷离职。但这一消息尚未得到官方证实。《法制晚报》是北京青年报集团旗下的一家跟踪新闻热点的都市类报纸。今年1月,北京市团市委派《北京青年报》副社长彭亮接管《法制晚报》。

《法制晚报》掀离职潮

据悉,目前《法制晚报》已经先后有40余名编辑记者请辞,抗议《法制晚报》内部的整肃行动。报道说,由于报社内部人员大幅缩减及编辑记者请辞,原创新闻内容也日益锐减。

此前的5月4日下午17:54,《法制晚报》深度部主编朱顺忠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透露其领导的法晚深度部被撤销。但仅仅1分钟后删除。

据了解,朱顺忠是资深媒体人,也是圈内知名学者,目前还担任中国政法大学冤假错案研究中心副主任,并在多家高校任教。他是跟踪9年公开报道报道内蒙古呼格吉勒图冤案的记者,也是呼格冤案平反的主要推动人物之一。他被学术研究机构称之为呼格案“平反三剑客”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朱顺忠先后供职于南方都市报、大河报,此前曾担任《长城月报》总编辑。《法制晚报》一名其同事透露,他入职《法制晚报》近14年,在报社属于“业务能力巨强,但性格巨孤高清傲”的领导。2013年时任《法制晚报》社长王林、总编辑汤海帆力排众议让朱顺忠组建《法制晚报》深度部,并担任主编。正是在这期间,《法制晚报》成为行业内深度报道的翘楚之一,著名的“呼格吉勒图案”就是期间诞生。

2017年年底,《法制晚报》社长王林突然被调离,引发媒体界关注。《法制晚报》一名老记者透露称,王林、汤海帆、朱顺忠被称为“深度铁三角”。王林的离去打破了深度部的平衡,朱顺忠率领的深度部再次遭遇滑铁卢。事实上2016年9月份,《法制晚报》深度部已经被撤销过一次,原因是“朱顺忠被同事举报朋友圈发了不当言论”。被冰冻一年多后,朱顺忠才被再次启用,重新组建深度部。

王林离去之后,新来的管理层开始对《法制晚报》原有编采人员架构进行调整,直至此次深度部被撤销。

《法制晚报》社长“易人”

公开资料显示,《法制晚报》现任社长彭亮,原是《北京青年报》副社长,1999年获得会计学硕士学位,长期从事财务工作,从无新闻从业经历。

2003年底,北京市委决定将《北京法制报》划归北京青年报社,并更名为《法制晚报》。由于《法制晚报》新闻报道锐利,贴近民众,2006年法晚的订阅量就达到30万,读者规模达到了106.9万人。《法制晚报》深度新闻部是业界翘楚,内蒙古胡格吉乐图冤案黑幕系其知名作品。

也有消息称,《法制晚报》系现任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察委副主任肖培一手创办。肖培曾经担任过北京青年报社社长,2002年至2004年时任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政府外宣办主任。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肖培曾高度评价《法制晚报》的整个创办工作,并对《法制晚报》面临的问题进行分析。

近期中国官方《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其个人微博上发表评论,对中国现行新闻体系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胡锡进指出,“现在面临一件大事,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往往有对新闻报道很大的建议权甚至主导权。这样一来,该部门的首要考虑是工作方便,减少干扰,包括对部门利益的算计。最好当然是媒体什么都不说了。这使得媒体的报道空间一再被压缩。低调报道或者不报道、不评论成为那些部门一再压向媒体的紧箍咒。‘并呼吁’非宣传部门不要再干涉、指挥媒体。它们应当习惯在媒体的监督下工作。”

正如胡锡进在微博中所说的“媒体跟党走,但它们应当是围绕党周围的能征善战的精兵强将。”与西方语境中,将媒体称为与立法、行政、司法并立的“第四权力”不同,媒体在中国通常被认为是中共体制的一部分,隶属于中共的宣传系统之下,以执行党的宣传工作。这使得中国的媒体在对公权力的监督功能上受到了较大的阻碍。



大陆《南方周末》

深度报道的大量“消失”

以中国央视每天播出的新闻栏目《焦点访谈》为例,不仅深受大众欢迎,还被中国前总理朱镕基评价为“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由此可见,新闻监督不仅仅是揭露丑态的重要手段,还是社会民主法治的重要推手。

舆论监督是新闻媒体的一项重要功能,而这项功能主要来自于深度报道的承担,而随着近年来新媒体的发展,大部门传统媒体的深度报道“消失”。

2015年中国媒体界迎来深度部密集撤销潮,包括《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京华时报》、《华商报》等多家深度报道部遭撤。

深度报道部尽管是媒体行使舆论监督职责的利器,但由于随着新媒体时代的来临,单篇报道的耗时长、产量低、政治风险大、版权得不到保障等原因,成为整个报社最经济投入较大的部门。如何维持经济效益成为了媒体决策者考虑的首要问题。

中国新闻工作者朱学东曾表示:“在媒体机构经济宽裕的时候,养一个这样的部门,多少还能给机构带来些职业的荣耀,但是,遭遇经济压力之后……把余粮供给给政治正确的时政社会报道,供给给多快好省不会惹麻烦的经济报道,在一些人眼中自然算是一种优选。”

早在2013年开始就出现了深度报道记者离职潮。《京华时报》深度报道部主任康少见转投腾讯;《新京报》深度报道部副主编张寒转投今日头条;《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王星转投搜狐;《财经》杂志记者欧阳洪亮转投新媒体机构……

消息人士指出:“传统媒体深度新闻的操作遇到了很大的政策性限制……无论是记者还是上层的副总、主编辑,压力都特别大。很多我们感兴趣的选题都没办法操作。”

而部分深度报道记者的遭遇也令人堪忧。2014年,自称有新闻理想的《新快报》财经记者陈永洲因涉嫌损害企业商誉被判一年零八个月的刑期;2015年10月,《南方都市报》深度报道记者刘伟因多次报道“气功大师”王林案被以“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刑拘。

上述媒体人中时有发生的新闻敲诈事件,有的揭黑性报道异化成媒体谋利工具,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媒体的声誉。

也有资深媒体人士称,媒体行业公司内部出于安全等因素的考虑,也会放弃一些风险较大的深度报道。当然这方面的原因就在于,上级政府对于媒体的监管压力。
U
US_Lion
1 楼
没点冤假错案,过若干年后平反时,还怎么显示我党的一贯正确呢。
骑兵旅
2 楼
深度报道就是川普天天骂不离口的fake news。
空想家王莽
3 楼
法制晚报已经不适合如今的中国国情, 当前的中国只需要“歌功颂德报”和“呕心沥血劝进报”就行了,
低智商猪头
4 楼
不必过分解读。主要是报业传媒属于过时的行业,利润下滑,人才纷纷另谋高就而已。在别的渠道做深度分析报道,大家一样爱看。
e
elfen2299
5 楼
楼下,现在没有“别的渠道”了,都被整肃了
e
elfen2299
6 楼
大陆所有门户网站必然三篇歌颂习近平的马屁文置顶,看着都想吐
泰傻
7 楼
嗯,知道了,下面的整改很迅速,党指挥枪,枪指挥法,法管控百姓,该晚报以后要多宣传正能量,多报道公检法系统同志们的优秀事迹,对于案件的深度报道,或是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回避的好,稳腚压倒一切,其他同志若无意见,交代下去,就这么办吧。
H
Huilianghu5
8 楼
法制怎么能议论?党领导下的法制服从就行了。还深度报道呢,真多事。
弟兄
9 楼
为了恢复帝制,遮羞布也不要了
吃货2001
10 楼
认识两个原来做记者的朋友,都因为不满新闻报道被限制,而辞职做起了自由职业。现在的党国,做记者除了歌功颂德的党媒,也就是娱乐记者还能勉强生存。
雅砻江
11 楼
中国的记者,要么做狗仔,要么做奴才。
雅砻江
12 楼
同意吃货2001高见。
s
sanpablo
13 楼
我知道你在撒謊,你知道我知道你在撒謊,可是你還能面不改色的撒謊,這是什麼精神?」
k
kokuhorose
14 楼
万岁爷不需要“法制”,也不需要“法治”,更不需要“深度”和“监督”。
中号打狗棍
15 楼
习近平的新政其实旧瓶装新酒。全面退回毛泽东和前苏联时代。 毛泽东和习近平不一样。毛是有理想的,毛在主观上应该是想为中国人民做好事。而习近平则不同。习近平清清楚楚地看到毛泽东搞的那一套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他还明知故犯地重复毛的错误。用心不良!他是怀念人民对毛的无限崇拜和服从。为了他自己的独裁梦,不惜再次把中国人民拖入新的苦难。
m
mikeOZ
16 楼
袁二不仅仅没有宪法国法的约束 更没有道德的约束!
M
Meddy321
17 楼
是不没听党的话?
1
136
18 楼
纸媒已经完蛋了,还怪政治。
s
smart321
19 楼
这种报纸发表的内容给党和政府添乱,不利于社会安定和政权稳定,确实应该停办
喜得利
20 楼
法制不要,人民“日”报!
无忌哥哥
21 楼
今天看了一眼岳母大人翻看的国内电视台节目,发现调了好多电视台好像除了抗日神剧就是国共谍战剧,偶然有个歌颂美好生活的时装剧
天涯浪子
22 楼
色戒北京仁评论一下?
K
KM2016
23 楼
sanpablo 发表评论于 2018-05-28 15:54:13 我知道你在撒謊,你知道我知道你在撒謊,可是你還能面不改色的撒謊,這是什麼精神?」 这要惹怒华脖子。
24 楼
纸媒已经完蛋了,还怪政治。 ---------------- 电子媒体代替不了纸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