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首个名校大学生竟成上海流浪汉:03年下海后.....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7月12日 15点20分 PT
  返回列表
70190 阅读
41 评论
津云锋声

30年前,姚湖村村民姚龙生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学物理系,自此离开家乡。近日,媒体报道,姚龙生在上海露宿街头,失忆、患有精神疾病,被上海救助站救助后,帮他找到了亲人。

湖北黄梅县小池镇姚湖村。

“太可惜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十多年没有回家。”

“他是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也很懂事,不太爱说话。”

“以前每年都回来,最后一次回来好像是2008年,当时看起来就有点奇怪了,不和别人说话。”

……

提起当年村里的“状元”姚龙生,记者采访到的姚湖村村民都觉得可惜。

30年前,姚湖村村民姚龙生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学物理系,自此离开家乡,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安徽省蚌埠市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2003年,姚龙生辞职到上海打拼,2008年前后,他和家人失去了联系。

近日,媒体报道,姚龙生在上海露宿街头,失忆、患有精神疾病,被上海救助站救助后,帮他找到了亲人。



姚龙生在上海流落街头

6月22日,49岁的姚龙生和家人回到了家乡,目前,他和大哥姚林生生活在一起。

是什么经历让一个曾经的“天之骄子”受到精神打击,失踪的十多年中发生了什么?津云新闻记者来到姚龙生的家乡。



上海救助站人员见到的流浪汉姚龙生

曾经村里的“骄傲”

连日的降雨终于停了,田间一片绿油油的景象,村民们坐在村头聊天。

失踪了十多年的姚龙生回家的事情一度成为了村民热议的话题,在村民的记忆中,姚龙生一直是村里的“骄傲”。

“这孩子学习太好了,我以前经常跟我儿子说龙生,让他和龙生学习。”70多岁的张大妈住在姚龙生家不远的地方,她说,姚龙生上学的时候,很少看见他在外面玩,他下了学就回家学习。

张大妈的儿子初中毕业后就到外面打工,现在在江西做着小生意,已经结婚生子,“我儿子学习不好,现在混得还行,可龙生学习那么好,现在成这样,可惜了。”张大妈说。

80岁的孙爷爷还记得姚龙生一家人曾经的“风光”史,“姚龙生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这孩子文文静静的,那个时候考大学多难呀,他还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他妈妈高兴极了,看见谁就说孩子考上大学的事,笑得合不拢嘴。”孙爷爷说,那个时候的姚妈妈性格开朗,儿子的优秀让她在全村里“腰板很直”。

据新华网报道,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5%左右。1990年,姚龙生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学物理系,成为了村里的“状元”。



姚龙生以前照片

孙爷爷说,姚龙生上大学的时候,每年过年都回家,“他一回家,家里就会聚好多人,龙生不太爱说话,看见人就笑,还挺有礼貌的。”

在村民的记忆中,姚龙生从考上大学至到上海后的前几年,几乎每年都会回家,“最后一次看见他好像是2008年左右,他回来过一次,不记得什么季节了,当时就觉得他有点不对劲,看见人也不说话了,就一个人在村里走。”30多岁的小宋说,姚龙生一直是村里的“神话”,他虽然和姚龙生不熟,但把他当成榜样。

从那之后,村民们再也没见过姚龙生,“他妈妈一下子就变了,老得特别快,看见村民也不说不笑了,我们也不敢多问,怕他妈妈伤心。”张大妈说。

村民们说,6月22日,姚龙生回家了,回家后的姚龙生和哥哥住在一起,几乎没出过门,村民偶尔看见他在屋子门口站着,但是姚龙生不与任何人交流,“我们也不敢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妈妈也不说。”

“我问他认识我吗,他说认识,再问别的就不回答了。”邻居宋大姐说。

父母几乎大字不识哥哥小学初中毕业

一栋破旧的房子就是姚龙生母亲的家,灰白色的外延被岁月冲刷成泛白的颜色,房子坐落在一排新房的最后一间,和周围的新房有明显的差异。



姚龙生父母的家



姚龙生父母的家



姚龙生父母的家

房前的一片空地上有一个柿子架,旁边种着空心菜、辣椒等农作物,每种农作物间没有明显的界限,整个院子显得有些凌乱。房子中间的房厅内,只有一张木桌和几把凳子,房顶上悬挂着三叶风扇,房顶泛着发霉的斑块。

姚龙生的母亲姓戴,今年75岁,姚妈妈头发完全白了,她正佝偻着身子在洗衣服,老人颤抖着双手把几件棉衣浸泡在水桶里,水桶太小,三件衣服泡进去,水桶就满了。



姚龙生的母亲在洗衣服



姚龙生的母亲戴奶奶



戴奶奶满头白发狗搂着身子在院子中摘柿子

“岁数大了,洗不动,一点点来。”老人站起身,后背驼出了一个大大的鼓包。

姚龙生的父亲在一个房间里躺着,姚爸爸今年78岁,骨瘦如柴,他患有肺病,大部分的时间只能躺着,老人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板床,一个泛黄的衣柜,一张小桌上放着一台老旧的电视机。老人没有开电视,呆呆地躺在床上。

过了一会,姚爸爸拄着拐杖走出房间,老人面色蜡黄,喘着粗气,“身体不行了,走不了几步路,躺着也累。”姚爸爸说,家里只有5亩多地,只能老伴一个人去种地,家里的所有事情都靠老伴来操持,种地只能维持老两口的基本生活。

谈起姚龙生,姚妈妈面露难色,不太愿意提及。

姚妈妈告诉记者,她和孩子的爸爸不认识几个字,基本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和简单的汉字,姚龙生的两个哥哥分别读到小学和初中,毕业后就到外面打工,现在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做木工和油漆工,两个哥哥分别比姚龙生大6岁和3岁。

“龙生就是爱学习,他不爱说话,放了学就学习。”姚妈妈说,姚龙生从小就生活在这个老房子里,如今,姚妈妈住在姚龙生的房间里,房间里的床和简单的家具都用了30多年。

姚妈妈说,姚龙生的小学在小池镇当地的学校,中学就读于黄梅县一中,“他小的时候,有村里人来玩,我给他们做饭,饭不够吃的,龙生就让大家吃,他去学习。”姚妈妈说,姚龙生的学习全靠自觉,家人帮不了他。

1990年,姚龙生考取了大学,姚妈妈说,为了供龙生去北京上大学,她找亲戚和村民借了几万块钱。

“上大学那几年,他每年都回家。”姚妈妈说,她非常宠爱姚龙生,家里虽然很困难,但只要龙生找家里要钱,她就想办法去借,“我也不知道他要钱干什么,他要我就去借。”老人说,如今家里还有欠债没有还清,关于欠款的金额,老人没有透露。

1994年,姚龙生毕业后就职于安徽省蚌埠市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2003年下海,到上海打拼,2008年之后,他和家人失去了联系。

“想他,但是去哪找呢,我耳朵不好,又不认路,我出去找怕迷路,家里人还得找我。”姚妈妈说,十多年中,她每天担心龙生的下落,他的两个哥哥通过各种途径寻找,一直没有线索和方向。

从姚龙生失踪后,姚妈妈性格大变,变得沉默寡言,“她挺难的,这么优秀的孩子找不到了 ,她可能也觉得在村里抬不起头。”邻居宋大姐说。

流浪汉回家了

近日,失踪了十多年的姚龙生在上海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的帮助下找到了家人。

据媒体报道,两年前,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站长居加定发现了姚龙生,“当时他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裹着蛇皮袋躺在黄兴路延吉中路一家银行门口。”居加定说。

居加定介绍,当时的姚龙生无法正常沟通,无法表述自己的身份信息,且情绪激动、抗拒心极强,对于任何人的靠近,都十分排斥,救助人员送上的食品、衣物等,都被他扔弃一旁,自己则继续到垃圾桶里翻捡烟头、食物。

根据接触的情况,综合多年的救助经验,区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判断其疑似患精神类疾病,属于无随身物品、无身份信息、无语言沟通的“三无”流浪人员。

自第一次接触后,区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轮番上阵,换下工作服悄悄跟随,时刻关注着他的行踪,尽力保障他的生命安全,遇上寒潮、台风、下雪等特殊天气,则日夜多次巡访,及时送上衣被、食物等,帮助他渡过难关。

一位上海市民对姚龙生记忆颇深,“我家住杨浦区东外滩,见到过此人两三次,第一次见到他时,大概是前年临近过年,是一个非常冷的时节,在去江浦公园地铁站途中,遇到了这个曾经的流浪者,我找遍了身上的零钱,20元,追着给他,最后他也没要。”这位没有透露姓名的上海市民称。

居加定介绍说,多个职能部门共同研讨,出台了多个方案安置这个流浪汉,包括点位等候、自尊心保护、疾病医治等细节,今年1月21日,杨浦区救助管理站联合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城管,开展“寒冬送温暖”街面联合巡查救助行动,将他护送至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治疗。

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医生检查后诊断,流浪汉身体没有疾病,但患精神分裂症(思觉失调症),无法自行恢复记忆和正常交流,随即对症下药进行专业治疗。

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流浪汉状况大为好转。在精神卫生中心医生、救助工作人员多次启发下,流浪汉回忆起,他名叫姚龙生,湖北人,1971年出生,曾在北京理工大学上学、在安徽蚌埠中国兵器工业第二一四研究所上班,此外再也无法提供其他任何信息。

公安部门采取DNA、指纹、人脸识别等技术进行比对,但姚龙生流浪多年,通过全国人口信息库联网系统查询,无法识别相符信息,工作人员联系到北京理工大学,但校方回复,姚龙生毕业后档案已全部抽调到别处,没法提供其他信息。

随后,工作人员联系了位于安徽省蚌埠市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进行信息和照片比对后,确认姚龙生工作经历情况属实。

经调查确认,1994年,姚龙生从北京理工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二一四”研究所工作,并落户研究所集体户口,2003年前后,姚龙生辞职到上海打拼。

根据查询到的相关信息,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联系到了姚龙生的哥哥,通过微信发送其近照后,确认了姚龙生的身份。

6月22日,姚龙生的大哥姚林生和二哥姚华生来到上海,将姚龙生接回了家乡。

“既难过又欣慰,难过的是没有想到弟弟这么多年流落街头,欣慰的是上海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找到了他,我们全家都很感激。”大哥姚林生在谈及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难抑激动的心情:“中国那么大,不知道该往哪里找,父母年纪都将近八十了,多年来一直挂念着龙生,能够在有生之年找回龙生,妈妈很高兴。”

回家了就好

“他回到家里也不说什么,我们也不敢问,让他安静一下吧。”姚妈妈说。

姚龙生目前和大哥姚林生一家生活在一起,姚林生的家也在姚湖村,和父母一家相距大约200多米,他家是一栋两层的建筑,白色的外延,房子一楼的窗台上放着几双鞋,门口还有一些杂物。记者敲门无人回应,片刻后,二楼的窗户被打开,两个小男孩探出头来。



姚龙生目前和哥哥姚林生生活在一起

两个小男孩告诉记者,他们的爸爸去打工了,妈妈不在家。

“龙生叔叔在家吗?”

“在家。”小男孩回答。

“他在做什么?”

小男孩回答,姚龙生在房间内看书。

小男孩告诉记者,妈妈出门的时候把门反锁了,怕他们出去玩,他们无法给记者开门,记者试图和姚龙生对话,但他没有出现,随后,两个小男孩关上了窗户,不再回应。

姚龙生的母亲告诉记者,姚龙生回家后几乎不出家门,很少和人交流,家人也不希望他被打扰,目前,大儿媳妇照顾他的生活。

老人表示,家人试图和姚龙生沟通,询问他为什么要从原单位辞职,在上海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流落街头,但姚龙生没有给家人回应。

记者试图采访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第二一四研究所,该所工作人员表示拒接采访。

姚湖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蔡先生说,姚家的生活比较困难,姚龙生的两个哥哥常年在外打工,把姚龙生接回家后就外出了,村委会工作人员曾到姚龙生家慰问,但和姚龙生无法交流,“他的精神还比较平稳,但问什么都不回应。”蔡先生说,姚龙生没有劳动能力,因目前他的户口还在安徽,等户口调回村里后,村委会会想办法为他办理低保,尽力提供帮助。

“只要他能回来就行,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姚妈妈说,至于这些年他遭遇了什么困难挫折,家人依然无从知晓。

格利
1 楼
就一个病人嘛,先帮人家治病,治好了再说。
i
ironfly1
2 楼
都是1989那年六月的事害的
B
Breakingbad
3 楼
楼下也是有病的
锦西
4 楼
这就是典型的高学历,低能力,高不成,低不就,要脸面人。宁可“疯了"也不回家帮父母。就这
老白456
5 楼
在这个村成了反面教材了
空城之主
6 楼
精神病。从这个角度值得同情。
可可可
7 楼
一个凤凰男的经历。
O
OldPortland
8 楼
沒有普世教育的觀念,農村走出來的基本上都貪
京V-02009
9 楼
知識越多越反動呀。
l
lurenjia2014
10 楼
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搞物理的不如卖老干妈的。
l
lurenjia2014
11 楼
这种父母也有责任。父母没文化,老封建,什么东西基本上就给最大的儿子,其他儿子自身自灭。这个最小的儿子,其实一直待在研究所,了此一生,也没啥大的问题。但是,他偏偏没有自知之明,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去了上海,结果,一个学物理的,在上海能有啥出息?
三木匠
12 楼
中毒了……想发财的毒…你爸爸姓习就好了……
s
soft-heart
13 楼
向上海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致敬!能把这样的人找到家需要化大量时间和心血,国内好人还是很多的。
r
reference
14 楼
这是一个悲剧,有很多因素促成,从农村出来,读个书不容易,父母供他读书不容易,他应该也有报答父母的心愿,显然在研究所收入让他觉得看不到前途,他选择出去闯一闯。这些都是无可非议的,只是后来闯荡的结果不仅人意,也回不到原单位去,使他精神上受了刺激。这是个悲剧,有条件的话,应该给他提供心理辅导。至少他去努力过来,应该给与尊重,而不是当笑话看。
U
UCC
15 楼
都是不肖子孙,但凡想着家里的父母联系一下也不至于成这个样子,他哥哥家离着200米也好像没怎么照顾父母,自己的家宽敞漂亮,父母的家破败不堪,连个洗衣机都没有,让外人都看着可怜,不知到这个儿子怎么当的。可怜可悲
相信事实
16 楼
学物理的,恐怕就是一个书呆子。这种人下海被呛水很正常,不知道中间遇到了什么事,可能感情上的问题,否则不会一个人流浪。
俺是农民
17 楼
在上海没混好,精神受了刺激。不过,个人觉得将一个精神病人和两个小男孩一起锁在家里是不是有些危险啊?应该送到精神病院比较好,中国人尤其是农村的觉得把孩子送到精神病院就是冷酷无情的,但是万一他发病时有暴力倾向怎么办?
X
XYZ94538
18 楼
被忽悠了,以为人人都可发财,实际上1%都不到,其他99%是1%发财的贡献者。
x
xiaoyuzi
19 楼
真可怜,及时治疗也许不至于这样
n
nyfan
20 楼
知识改变命运
前后左右
21 楼
上海的社区工作者的服务真是好。世界一流。希望这个流浪汉尽快好起来。
简简单
22 楼
同情!这是教育的偏差。
老爷们
23 楼
新中国成立70年。他妈75,没文化。
河西海龟
24 楼
精神病患者。
唐爽粉丝团
25 楼
理工大成名校了
山地
26 楼
神经病和聪明一墙之隔;会读书和会赚钱是两码事,读书只需要智商,赚钱主要靠情商。
落基山99
27 楼
厉害国,总理说的。6亿多贫困人口的真实写照。
r
reference
28 楼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2020-07-11 16:26:06 在上海没混好,精神受了刺激。不过,个人觉得将一个精神病人和两个小男孩一起锁在家里是不是有些危险啊?应该送到精神病院比较好,中国人尤其是农村的觉得把孩子送到精神病院就是冷酷无情的,但是万一他发病时有暴力倾向怎么办? ------------------------------ 还自称是农民,你不知道农村的条件?送精神病院谁出钱啊?他哥不去打工又哪来钱供养小孩啊?看你的评论,你不像是从农村出来的,要不就是忘本了。
雕耳郎
29 楼
是当时分配制度害的,研究单位大学僧一月发60多块工资,抬不起头。深受剥削,国家管得真狠。不入那个D,一辈子没前途。
g
gameon
30 楼
说了一大篇,不就是想说,有钱就是爷,读书无用吗?
在河边
31 楼
这篇文章介绍的不全。有另外文章描述他的,他是学理,90年代大陆有砸三铁与下海潮,要人人创收才能在单位生存。他与单位其它一些同事辞职去了上海,多是从事半导体物品修理的工作;他换了几次工作后,在08年危机后,放弃了再找工作,估计是找不到了,就疯了。这是个够典型的中国那个时期的经历,不幸的是他疯了而已。
三州之麋
32 楼
凤凰男大学毕了业,却没有人脉,上海人又势利的很,四处碰壁,又不愿意寄人篱下,只有流浪街头,可惜!这样的人按说在中国应该有一席之地!为啥不出国,到国外,还有点希望
R
Richard505
33 楼
03年下海正是好时机,随便搞个什么网就可以圈钱了
普通劳动者
34 楼
按比例估计,中国的精神病人应该有几千万人,政府确实应该承担救助的责任。
G
GuoLuke2
35 楼
对呀,为啥不出国呢?
a
a7a8
36 楼
知识改变命运
m
milkywayguy
37 楼
前后左右 发表评论于 2020-07-11 17:02:59 上海的社区工作者的服务真是好。世界一流。希望这个流浪汉尽快好起来。 ================= +1
T
Trumpeter
38 楼
读书改变命运啊,看看张颖颖,还不如他呢
三圣
39 楼
那个时代的大学生都是天之骄子。有他国同学为他建个账号吗?捐一点帮帮他。
40 楼
神经病和聪明一墙之隔;会读书和会赚钱是两码事,读书只需要智商,赚钱主要靠情商。 ———————- 处理社会关系。
优闲丽人
41 楼
中国的天才人物,什么时候得到过重视?陈景润呢?“陈景润在乘坐公交车时,又被乘客从车上挤下车而摔伤。因为陈景润两次被撞倒时,都是后脑勺着地,所以这间接引发了陈景润的帕金森氏综合症”。国家对人才就这个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