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农村包围城市 读毛选的塔利班与中共差距何在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10月5日 14点29分 PT
  返回列表
12630 阅读
9 评论
多维

到8月16日,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在历经了对重点城市的10天进攻之后,已经开进喀布尔,并在前政府留下的总统府等机构商议建国等事宜。与此同时,喀布尔城外的国际机场已是人头攒动,一些曾为北约占领军服务的阿富汗人在登机口彼此大打出手,维持秩序的美军现场鸣枪,数人因故丧生。

这种局面,无疑宣示了与美军对峙20年的阿富汗塔利班终于熬到了后者卷铺盖回家的日子。从阿富汗农村起家,并两次从农村包围城市的塔利班,也让一些看到“农村包围城市”,听说塔利班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阅读《毛泽东选集》的中文世界的观察家有了不切实际的既视感:似乎塔利班正在阿富汗重演中国解放战争的最后决战,即便实情差距过远。

塔利班作为一个仍与封建基础挣扎、勉强形成国家与民族意识的会党式组织,本不应该与共产党这类新民主主义革命党派相提并论,这个问题的出现更像是一个残酷的玩笑。

笼络人心的基础

阿富汗塔利班自1994年兴起以来,这个最初以当地学生组成,由前反苏游击队员奥马尔(Mohammed Omar)建立的松散组织可能并没有想过夺取天下,成为一国之主。奥马尔只是组织乡勇,击退了掠夺童男童女以供“童戏”(Bacha bazi)的军阀,结果竟在当地名声显赫起来。

毕竟,阿富汗自1992年“民主共和国”瓦解,由前反苏游击队各头领组建的“阿富汗伊斯兰国”很快陷入军阀混战的局面,主张维持秩序的塔利班才有了发挥的空间。在当地民众对秩序的渴望下,“学生军”塔利班不到一个月夺取了坎大哈,用一年时间夺取了阿富汗西、南部的多数领土,并在1996年用9个月时间一举取得喀布尔,由此第一次“建国”。

在这个时候,迅速成为阿富汗新军阀势力的塔利班虽仅能凭传统习惯法与宗族、宗教势力维系对地方的传统统治,它较之1927年开始确立,先发动农会改造宗法制度、打倒土豪劣绅,先后制定《井冈山土地法》、《中国土地法大纲》等纲领文件,在20年的革命历程中最终确立“耕者有其田”的中共农村政策大相径庭。但这对于颇具影响力的阿富汗传统政治格局来说,已经足够。

阿富汗的传统政治格局是当地毛拉(即教长)、部落长老、支尔格大会(即本地部落长老大会)和军阀分庭抗礼。塔利班只需要团结当地教长、长老,依靠自己身为新军阀,在农村地区物流和经济上的主导能力,就可以笼络一方人心,建立相对有效的基层统治,并恢复自1979年以来因苏联入侵、军阀混战所破坏的局部秩序。

在这一前提下,不具备相应思想基础的塔利班无法尝试阿富汗前政府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失败告终的农村改造、打击封建主(如长老等)与土地改革。这种基层的封建环境也是大国所乐于见到的。环顾历史阿富汗的“红色亲王”达乌德汗(Dawood Khan)、遇害的前总理塔拉基(Nur Muhammad Taraki)以及杀害前者的前首脑阿明(Hafizullah Amin)等人,都曾推行过激烈的土改政策,并先后被国内政治势力和苏联杀害。塔利班此举亦可算无心之中歪打正着。如若此后其政权并未收容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塔利班政权甚至有被西方捏着鼻子接纳的余地。

事实上,深入阿富汗一线的一些观察人士已发现20世纪90年代的塔利班农村控制区已经成为该国为数不多的宜居之地。譬如从1991年开始在阿富汗行医,后在2019年遭暗杀的日本医师中村哲即指出,直到2001年美军入侵阿富汗之前,很多阿富汗人厌恶北方联盟控制区的军阀内斗,并对塔利班颇有好感。中村哲还指出,塔利班当局当时虽然坚持“女性不准上学”的过激理念,但在政策的具体实施上则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妥协态度。这种变通的做法,加之塔利班积聚的群众基础,将使之在此后得到更大的收益。

割据之下的管制

遗憾的是,随着“9·11事件”的发生,美国入侵阿富汗改变了当地的政治环境。美国等国针对塔利班的军事打击是有效的。美军截断了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之间的边境省份,这导致塔利班的外援被阻断了,缺少造血能力的塔利班迅速陷入困境。这种局面较之在1927年后就确立武装割据的中共相去甚远。

塔利班的基层建设是近年来才逐渐成型的

相对于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谈及的群众基础、党、军队、地理环境与经济环境,塔利班的割据环境仅仅具备群众基础、军队,其地理与经济环境极为不利,其政治党派也是不具备的。当红军、八路军和解放军可以依靠“没收一切土地重新分配”的土地政策从根据地取得兵力和给养时,塔利班在21世纪初仍维持粗放的部落管制模式,亦缺少基本的造血能力。

但即便如此,美国终究不能压制塔利班。美国从2001年来说扶植的历任政府大都是海外归来、立足喀布尔且没有地方控制力的空降官员。各大军阀势力也热衷于围绕喀布尔争权夺利,对于阿富汗34个省省会城市之外的农村与城镇兴趣有限。更糟的是,阿富汗全境除去自1992年确立的“金新月”形成的制毒、贩毒产业外,甚至没有建立成型的产业,其国民经济与粮食供给全靠援助。

这样一来,美国扶植的喀布尔当局实为漂浮在阿富汗国土上空夸夸其谈,而如何给农村乃至城镇的阿富汗人分配利益,就落到了政治基础为普什图部落的塔利班的手里。在军阀们依靠非法矿石贸易与毒品贸易从北约及其掮客处换取装备时,阿富汗塔利班则利用同样的渠道控制了农村的经济,并依靠利益分配,掌握了一定的基层政权控制能力和经济实力,与美国扶持的阿富汗中央政府分庭抗礼。

但总的来说,塔利班即便装备了先进的武器,他们的思想仍然停留在封建时代。生聚十余年的塔利班直到2015年前后仍然没有形成民族、国家等意识,更不用说具备军阀武装之外的政治认同。现实的打击证明了他们仍然力量有限:塔利班在2015年9月围攻昆都士失败后,其第二任头领次年5月又被美军轰炸身亡,加之其派系同期又发生分裂,这让外界以为塔利班的组织在阿富汗内部已经“分崩离析”。

意识形态的代际差异

正如塔利班在1994年的确立和崛起一样,随着“伊斯兰国”(IS)的阿富汗分支“呼罗珊”在2015年后活动加剧,面对当局剿匪不力的困境,塔利班反而肩负了相当的责任。

塔利班通过建立正规化的武装力量,强调自己代表“普什图族部落利益”和“国家主人”,在三年的斗争之后才最终于2018年前后改变了自己“学生军”、“恐怖分子”的属性,并最终摸索出了一套融合了阿富汗本国传统和一定民族主义思想,尚未构成理论的意识形态。这较之从1921年确立之初就宣布要“把工农劳动者和士兵组织起来”,实行社会革命、消灭私有制的中共已显出了代际差异。

塔利班与“伊斯兰国”对抗多年,阿富汗政府军较之后者可谓不堪一击

到了这时,塔利班在基层秩序上的工作才最终转化为其夺取全国政权的助力。阿富汗居民也在客观环境下被动接受了塔利班的政治理念,并依靠口碑和社交媒体在阿富汗国内获得了政治认同。

但问题就在这里,直到2018年后,塔利班展示的仍只是与20年前相似的“以打促和”,在美国不愿意再在中东,尤其是阿富汗投入包括人力、财力等在内的战略资源,又对喀布尔当局抱有信心之际,塔利班方面通过妥协和让步,换来了撤军协议,等到美国人撤走才出兵。这种胜利与中共在1948年到1949年依靠自身力量发动战略决战,也呈现了力量的不同。而塔利班在联合国五常与周边大国施压下暂停向喀布尔进军,等喀布尔当局自行瓦解才入城的结果更证明了它自身的相对无力。

不可否认,塔利班的大进军,以及喀布尔的直升机撤退很容易让华文世界的观察家们从细节中找到亲切感,并急于把阿富汗局势与历史上的国共内战、越南内战相提并论。但阿富汗的政治局势终究不能生搬硬套。塔利班在其控制区内仍然维持着阿富汗教权封建主与世俗封建主的利益,其和平终究是依靠占领国撤出而形成,其基层建设在其建政二十余年间近乎空白,其斗争目标也只是建立一个“酋长国”,最终政体仍待变化。这较之中共、越共各方要求耕者有其田,寻求民族独立自由,构建现代国家的斗争目标已显出了时代的差距。

因此,虽然塔利班确立了并达成了参与阿富汗政治生活,最终通过政治、经济、军事手段,击败目前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的初步目标,但他作为政治势力的落后一面也相当突出,塔利班能否具备改造、治理整个阿富汗的能力,能否改变阿富汗长期依靠援助为生的局面,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是个未知数。且塔利班是否能与其历史上的极端原教旨主义角色切割,也同样等待时间考验。

d
dream_pillow
1 楼
原来塔利班是学毛著的积极分子啊
新手一位
2 楼
人家信天主。
海淀网友
3 楼
这个案例证明少将博士是正确的:美军不怕对手现代化,就怕对手毛泽东思想化。
西
西岸-影
4 楼
根本就没弄得事情的本质,这件事再次说明一个客观规律,以来外国军事力量建立的政权是不能自己生存的,不堪一击。 因为建立政权的目的和方式非常不同,这种仆从政权实质上并不是自己掌握命运,而是需要听从他人的指示,也就不存在ownership的感觉,结果就是能够捞一笔是一笔,为自己先找好出路。 哪怕是军阀,也是具有对某一块地方的ownership的概念,国共能打几年,而不是一下子内战就结束了,都是因为双方认为自己是中国的主人,双方的军队也都是自己折腾起来的,不是在外国的干预下建立的。 类似日本台湾和韩国的军队,如果失去美军的直接支持,在与自己在国内或者亚洲的对手对决时,也会像阿富汗政府军那样不堪一击,一两周内甚至几天内消失。 同样的概念也会体现在任何国家的国内政治上,在习近平上台之前,甚至当时中国还不会知道习近平会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们就已经推断出这一界中共领导不会像江胡那样继续顺从西方的理念行事。 因为这一届中共领导人从年龄来看必定是太子党,这批人与江胡二人不同在于自认为对中国有一种ownership,因为天下是父辈打下了的。 这种心态下就一定会对中国社会带来某种变革,好坏不说,这个变革是肯定会发生的,是江泽民和胡锦祷做不到的。
读者A
5 楼
虽然天朝人歧视木,但是两者的意识形态高度接近
弟兄
6 楼
邓小平夺权以前的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还不如阿富汗
X
XYZ94538
7 楼
1949年前,中国人的识字率是10%,1978年中国人的识字率是90%,这是最大的不同。
s
standardpoodle
8 楼
多维讲了半天,就是阿富汗塔利班的胜利不是他们打出来的,是美国人主动放弃,他们才得到的。 说的是,美国脱离一个又一个战争,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w
wx3000
9 楼
毛选代替了可兰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