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的回国路:为了回家 我先去了趟非洲(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9日 17点10分 PT
  返回列表
25431 阅读
10 评论
界面新闻

意大利作为欧洲率先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仅三周多的时间,确诊病例就从不到20例直线上升突破了3万例。疫情加剧、实行“封城”措施、医疗资源吃紧,这些状况让不少在意大利的华人、留学生担忧,选择回国。各国减少意大利航班和加强入境限制措施,导致留学生回国行程充满了不确定性。

为了回家,我先去了趟非洲

一名在都灵读书姓张的学生,原本计划2月底就回重庆,但考虑到3月13日要续居留按手印,就耽搁了下来。“家人很担心,一直刷新疫情的消息,催促我回国。”3月9日,她先买了16日泰国航空中转曼谷回国的机票,后来原航班意大利段被取消,无奈只得重新预订。





意大利机场,多数航班被取消。图片来源:受访者
 

越来越多航班被取消,埃塞俄比亚航空成了为数不多的中转选择。在了解了当地情况和入境政策后,她准备订机票时发现,都灵中转埃塞俄比亚回广州的机票在半个小时内从五千多元涨到一万多元。“我搜埃航飞北京的航班票价是七千多块,赶快买了,再晚几个小时票价就变成1万多块了。”

14日,张同学乘坐埃航降落到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这是她第一次来非洲。“航班有很多中国人,也有很多其他国家的旅客乘坐埃航转机,机场爆满。虽然有检疫措施,但没办法做到人均一米的隔离。”
 



埃塞俄比亚博莱国际机场人满为患。图片来源:受访者
 

她的航班转机时间有17个小时,埃塞俄比亚航空安排旅客们到酒店休息。“我在酒店休息了10个小时,因为害怕一直没出门。”

从3月14日都灵时间11:05登机,到北京时间3月16日15:30落地,张同学回家用了45个小时。

像她一样的意大利留学生还有很多。

小赵来到佛罗伦萨不到4个月,本计划读完语言学校申请大学。遇到疫情,她本来觉得生活有保障并没慌,但有一次出门发现“很少有超市开门,所有药店没有开门”。担心生活有问题,促使她开始订回国机票。最初预订3月底法航的航班被取消,她担心航班会越来越少,立刻改订了尽早的机票。

按原计划她要乘坐火车先到罗马,飞三段回国:从罗马飞到德国法兰克福,后转机到阿布扎比,最后转机回上海。

可回国路刚开始就遇到各种不顺。她向界面新闻记者讲述,一早早准备坐火车到罗马,提前写好了旅行用的个人申明,但到了佛罗伦萨火车站工作人员要求重写一份,然后又被检查证件、火车票,结果耽误太长时间而没赶上火车。

小赵有些无奈,为了不错过回国的航班,她和朋友花了500欧元从佛罗伦萨打车到了罗马,结果工作人员以转机时间过长为由,拒绝为他们办理值机。

法兰克福机场要求旅客转机时间至多为6小时,她的航班候机时间为12个小时,“不知道是不是眼泪攻势起了作用,在交涉了近2个小时候,机场方给我们放行了。”

多变的航班和政策

飞涨的票价、随时可能被取消的航班、不断变化着的入境和转机政策让留学生们绷紧了神经。

据去哪儿网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周,美国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均价上涨136.8%,欧洲各地返回国内的机票价格上涨173.5%。不仅如此,在未来的一周内,欧美主要城市飞往北京、上海的直飞航班已经售罄。

中转方面,未来一周,由伦敦飞往北京的中转航班含税最低近14000元。相对来说,伦敦至上海价格会便宜些,3月24日,伦敦至上海最低3371元,但是需要斯德哥尔摩、曼谷、深圳中转3次,总共历时39.5个小时。




 

“我很担心能不能飞,每天都打电话给机场确认。”小赵说。像她一样的留学生很多,有人甚至表示“每天刷新一百遍航班状态”。航班管家的数据显示,随着疫情发展,意大利每日出港航班量正迅速缩减。为了应对航班取消的情况,不少留学生选择买两份不同路线的回程机票保底。

随着多个国家和地区逐步封关和停航,可以选择转地点也越来越少。如新加坡要求从3月18日起,过去14天有中国大陆、伊朗、韩国、意大利等国旅行或转机史的乘客,暂不允许入境或在新加坡抓转机;阿联酋将于3月19日起暂停对各国公民的免签、落地签政策;德国方面正实施管制边境,丹麦、法国、奥地利、瑞士和卢森堡边境关闭。英国机场运营协会表示,由于新冠肺炎流行,如果没有政府支持,英国机场将在几周之内关闭。

由于航空公司和机场发布政策渠道并不顺畅,不少留学生到机场才发现无法登机的情况。

此前,有意大利华人准备乘坐俄航回国时,临时被航空公司以“俄航在罗马机场的最新政策是只允许欧亚经济联盟五个国家的公民入境”为理由拒绝登机,造成五十余名旅客滞留机场。

长途旅行的感染风险

即使订到机票,坐上航班,也可能意味着才迈出艰难行程的第一步。

首先,全副武装防护坐飞机,是所有人前所未有的经历。有意大利华人撰文记录了疫情下的意大利机场:3月12日,机场电子屏满屏的大红色“cancellato”,明显空荡了许多的check-in大厅里,只有我这趟航班排着长队,队伍里九成以上都是中国面孔,九成以上戴着一次性手套,全部戴了至少一层口罩,偶尔能看到一两个防护服。等到登机的时候,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更多人穿上了防护服,恍惚间我们像是要坐飞船去外太空的宇航员。

实际上,机场、航班上都属于人员密集场所、具有感染危险,选择长途跋涉回国也面临一定的风险。

在18日北京疫情防控工作会上,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就表示,真诚提示境外留学生,坚持非必要,不旅行的原则。如非十分必要,应暂停回国或赴有疫情国家、地区的出行安排,减少长途旅行导致的感染风险。

作为主要入境口岸的北京机场,每天都有输入型病例增加。据北京市疾控中心,仅3月16日一天,北京就报告了9例输入性病例,涉及6个航班,其中俄航SU204有3例,国航CA908有2例,阿航EY888有1例,国航CA962、864、988各1例。

“EY888,我就是那个航班的乘客。”看到疫情通报后,留学生小李非常担心,“在飞机上见到有人主动申请到后三排的隔离区就座,在飞机上也有感染风险。”据小李回忆,EY888是波音777大飞机执飞,飞机上座率很高,搭载了近500名乘客。中转加上时差,小李的行程总计40个小时,因为太渴了,她在飞机上还喝了点水。

到北京后,经过咽拭子测试后,她被允许搭乘飞机从北京飞往重庆,航班上,她和其他十几名国际航班乘客被安排到飞机后三排隔离区就座。在重庆接受集中隔离的三天里,她又接受了三次咽拭子检测,目前均为阴性。

3月16日下午三点,张同学落地北京,由于体温测试37度,在经历了6个小时的测试和等待后,她和其他名有疑似症状的国际航班旅客被送往北京地坛医院进行检测。经历了一宿的隔离,白天进行完核酸、CT、血常规及抗体的检测没有问题后,她被送到在北京的临时隔离点,这时她已经三十多个小时没睡觉了。

“虽然我们在从下飞机一直到医院约30小时没睡觉没休息,但是看到在岗位上工作的那几个医生、护士、工作人员,他们真的也很辛苦,做事都能特别耐心,一直不休息,有点心疼。”

“这几天一直没休息好,一天一顿饭都吃不上或者只吃上一顿,到下午人就很疲倦,有时体温会到37度。”张同学说,回来之前她很放心,自己在意大利并没有密切接触者,但担心在机场和医院有交叉感染的风险。“我们支持加大回国人员的筛查隔离,但希望不要所有人长时间集中在一起。”

按照要求,从重点地区回国,目的地是北京的入境人员将被转送至北京市的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目的地在上海的,如通过检疫和体温筛查,可以居家隔离14天。但即使符合居家隔离条件的留学生也担心传染家里人。有留学生表示,计划让家人在机场把车和房钥匙交接,自己单独居住,避免和家人接触。

m
mmnn66777
1 楼
这次起源于中国的武汉肺炎病毒,将中国自己搞成那么个烂样子,把中国声誉在世界上彻底破坏了,今后很多年里,中国人在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受欢迎。
行云流水一心间
2 楼
回家路也是艰辛、墙国人过得艰难……【你待墙国如初恋,墙国虐你千万遍】!这就是跪民的命、也是奴才的命。世上奴才万万千,不逃分类两三种:一种是始终婴儿第一眼效应的低智商先天奴才,有奶就是娘、有饭就爱党;第二种是强权应激型的奴才,这种奴才最多,也有些智商以及高度识别主子的能力,给这些现代人扎上小辫就是满清人、让它们遇上慈禧溥仪都会惯性跪伏山呼万岁;第三种就是顶戴花翎型的奴才,这种奴才智商较高,高官厚禄就会见异思迁,没有固定主子,只有更高要求,如吴三桂、林三桂。
刚满十八
3 楼
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歪门邪道。
泰傻
4 楼
能辗转回来,就应该知足,政府不派专机去撤侨,就是怕被美国外交部发言人反唇相讥回骂说不厚道,落井下石,制造恐慌气氛,带了一个不好的头。咱政府不能给美国人回嘴的机会。
大玩家
5 楼
转机过程很危险。
体制内
6 楼
Stay in Africa. It's the safest.
无极1
7 楼
为啥不撤侨?
*
*summer*
8 楼
太坏了,把病毒带到医疗条件最差的非洲
j
jj191
9 楼
在家里呆着最安全。
假老头
10 楼
不但不撤侨,反而不让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