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高官厉有为吁保护私产 孙大午叹“没有改革”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0月10日 19点38分 PT
  返回列表
13900 阅读
13 评论
RFA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将于10月26-29日在北京召开,届时将讨论通过“十四五规划”。就在这关键时期,深圳前市委书记厉有为日前在《文汇报》发表《路在何方》一文,呼吁中国宪法正式承认民有经济的基础地位以及公民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中国知名的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向本台感叹:中国有开放,没改革。

今年82岁高龄、90年代深圳改革大潮中的拓荒者厉有为,在这份香港中联办资助的报纸上连问十三次“路在何方?”,重复九次“我们仍然站在十字路口”,引发外界关于中国民营经济政策转向的猜测。《南华早报》引述南京大学哲学与法学教授顾肃分析称,厉有为的言论可能也代表党内其他自由派的想法。

厉有为写道,“实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华为等民营企业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强烈打压,就完全证明了它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但是,并未得到我国法律的承认,法律还只承认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

流亡美国的民营企业家王瑞琴告诉本台,厉有为在文末建议的“战略性重大问题的突破”,实质上是指,在民营经济领域不能搞习近平这一套。

“就是改革,就是不能搞社会主义,不能搞习近平这一套,要从理论、法律、工作实际上突破。(这篇文章)就说明体制内有不同的声音。就我们所知,体制内多数人都是很清醒的,是支持民主的,只是不能说、不敢说。厉有为先生很有勇气。”

公有经济和私营经济,如何一视同仁?

厉有为提出一系列关键问题:1.承认不承认民营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2.可不可以民有的私人财产和公共财产一样,都神圣不可侵犯并加载大法呢?3.我们怎么看待资产阶级?怎么看待剥削?怎么看待阶级斗争?等等。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董事长孙大午告诉本台,公有制是共产党发明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理应是私有经济,但是实践上很难实现。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应该以私有经济为主体。经济基础不应该有差别。区别上可能是社会主义更强调公治共享,可能资本主义强调股东、资本家利益。我们国家不管下面的人从意识形态上怎么把它扭曲,法律地位上应该是平等的,但执行当中肯定是有问题的。”

1956年初,中国出现社会主义改造高潮,资本主义工商业实现了全行业公私合营。八十年代以来,邓小平一代改革派领导人恢复了基本上被毛泽东所扼杀的民营经济。



尽管中国民营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却只占用了40%左右的信贷资源,在政府采购和市场准入等领域都面临制度性歧视。

近三年来,“国进民退”愈演愈烈。“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习近平从毛泽东那借来的口头禅开始广泛应用在工商业领域。

习近平多次强调,“企业营销无国界,企业家有祖国”、“把民营经济人士团结在党的周围”。一些左派学者周新城、吴小平等人为之摇旗呐喊,宣扬消除私有制、私营经济应完成历史退场。

2019年以来,不断传来马云、马化腾等重磅级企业家卸任的消息。此前也有肖建华、吴小辉等多位富豪因“腐败”而被没收财产或被判刑。地方政府甚至派“政府事务代表”,进驻阿里巴巴等重点企业。

今年9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推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份有关民营经济的统战文件,强调民营经济人士是“我们自己人”。

王瑞琴对此嗤之以鼻,“你不能需要我们的时候说我们是自己人,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是偷税漏税、涉黑打黑。实际上,民营企业在中国就是私生子,国企是长子,外企就是养子。”

王瑞琴:钱不是你的,命也不是你的,什么都不是你的

新冠疫情造成的2020年和2021年全球GDP的累计损失或达九万亿美元。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向松祚在接受内地媒体采访时估计,今年中国GDP可能只有2%左右,明年即使有所恢复也难达6%。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也发文呼吁当局进行战略突破,警惕热战思维伤及经济命脉,“国际资本怎么敢呆在一个火药桶般的地方?企业和资本会留在一个与母国处于准战争状态的地方?国内资本的信心又从何而来?”

中国工商联今年九月发布的民企五百强调研报告显示,2019年民企营业收入增幅、税后净利润增幅、资产总额增幅放缓,比上年分别下降10.59、5.81、15.99个百分点。

在外受到中美贸易战夹击、对内不时被政府登堂入室的中国企业家已经身心俱疲、朝不保夕。厉有为特别强调,中国要防止左倾错误,稳住企业家的民心,使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得到法律保护,死心塌地地留在国内拼搏。

王瑞琴认为,中国现在百业凋敝,稳不住民企,一切都稳不住。可她的大部分企业家朋友目前都岌岌可危,政府还一直以吃拿卡要、扫黄打黑等各种方式掠夺民企。

“在中国,钱不是你的,命也不是你的,什么都不是你的。中国政府需要钱了,就各种名义出来了,把经济纠纷变成刑事纠纷、变成涉黑,然后没收财产。” 她说,“习近平出来两次、三次呼吁这个问题,就说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多数民营企业唯一的想法就是我把钱赶快弄出来移民。“

王瑞琴自五月发布公开信、呼吁罢免习近平后,中国成立616专案组对其国内资产进行查封、抄家。她在青海经营的东湖宾馆资产超过十亿元,一百多名工人如今只剩二十人留守,面临被中国当局没收的风险。

孙大午:中国有开放,没改革

十余年前,农民企业家孙大午也体会过王瑞琴的伤痛。1984年,他在一片荒滩上从养一千只鸡、五十头猪起步,经过三十多年发展为占地近五千亩、员工九千余人的农业产业化集团。

孙大午虽身价上亿,却一直发文阐述三农问题、为农民说话,直到2003年被判“非法集资”,入狱158天。《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普遍质疑其因言获罪。

曾经当众愤慨民企如待宰羔羊的孙大午,现在尽力和国家保持着距离,“我算是死里逃生、九死一生,也算是遍体鳞伤。说话我不敢像任志强那么敢说。我们的体制仍然是计划经济的体制,可是走的方向是市场经济的道路。也就是有开放,没改革。 ”

被问及对“十四五规划”的期待,孙大午说,“我不研究,包括我的企业高层干部,都不让他们研究国家政策。我们研究长远的社会需求。我们不想在那个(政策)上面琢磨或者受益。”

泰傻
1 楼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民脂民膏 均属党国
p
pennsylvanian
2 楼
共产主义是以消灭私有制,私人财产为目标的。习一直在嚷嚷不忘初心。你以为他只是说的玩? 在中国,一切都是赵家的!现在只是让你们屁民好好把他家的猪养大养肥而已。
B
BigMountain6
3 楼
改革的根本问题就是共产党的地位问题。
许仙
4 楼
咋不强调非法所得必须没收严惩?
X
XYZ94538
5 楼
中国的私有财产不就是一部份人通过改革,把几十万亿的公有财产抢占为私有财产?
百家争鸣2012
6 楼
公营经济,持有人是国家和人民。私人经济是个体。两者当然不一样,区别对待是自然。
S
Simiguy
7 楼
这是不可能的。私产受法律保护,但是不会立神圣不可侵犯的。由国家性质决定的。谁控制这个国家,谁就会定有利干他的宪法。从而也可以反推断出中国在由谁控制,美国在由谁控制
X
XYZ94538
8 楼
美国有财产税包括房地产税,是不是在抢劫私有财产?
技术员
9 楼
民营企业家就是一批贪得无厌的奸商。老百姓的皮都要被他们扒光了,还嫌没有改革。
M
MovingTarget
10 楼
RFA瞎评中国
z
zzbb-bzbz
11 楼
邓小平残留下的几只黑猫
l
liu12345
12 楼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哪个不是洋人?整天骂别人崇洋媚外的,自己的思想,党的名称都是洋人的,难道不尴尬?
想不开1
13 楼
说的好。但是私产是怎么来的,得说清楚吧?抢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