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疯狂如印钞机:月入千万 我亲历的一夜暴富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6日 19点22分 PT
  返回列表
68624 阅读
13 评论
澎湃新闻/ 东方财富网.

电子烟、区块链玩家,纷纷转型杀入口罩行业。

突发的疫情,打乱了社会生活的节奏,也催生了新的商业机遇,各行各业从业者都在寻找新的商机。腾讯新闻与Tech星球在疫情期间共同推出栏目【新经济战疫】,呈现疫情下的商业故事与机遇。本期为你详细解析疫情下的口罩行业。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文 | 李晓蕾

头图 | IC Photo

突如其来的疫情,“一罩难求”,让口罩身价翻了数倍。

从抢购生产机器设备口罩机,到争相囤积诸如熔喷布、鼻梁条等原材料,跟生产口罩有关的整个链条,瞬间卷入这场疯狂的“商业游戏”。

春节前就开始筹备建口罩厂的周文,经历了这场暴富游戏的完整周期。他每天拎着箱子,“几乎快要住到工厂里”,紧盯生产线。

再之前,周文在深圳做电子烟生意,受疫情影响,电子烟生意惨淡。和他一样跨行业生产口罩,转型的参与者不在少数。

“这个行业太疯狂,太夸张了”,“从没见过这样的生意,三天回本”。周文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说道,“哐呲、哐呲”从打片机中掉落的蓝色口罩片,更多时候就像堆积起来的小额人民币,说口罩机是“印钞机”毫不为过。

以下为周文自述,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整理编辑:

要不是从国外购入的那批口罩,被卡在海关迟迟过不来,我们可能根本不会自己建厂,生产口罩。

为什么这么多人前赴后继进来做口罩生意?先来算笔账,按照正常生产,一台口罩机每天生产口罩10万个到16万个不等,按每个至少纯赚一块来算,保守估计一天能赚10万块。早期口罩机价格也就在十几万、二十几万的样子,算上原材料,两三天就回本,后面都是净赚。

想要生产、售卖口罩,首先要备齐三个证:第2类医疗器械设备生产许可证、第2类医疗器械生产设备以及销售许可证。现在政府开设了绿色通道,可以先办备案,快速把资质办出来。真正要命的,是口罩机和原料。

从2月份筹备建生产线,到3月份购置生产机器、原材料、办理资质、建口罩厂,整整花了一个月,我们才走到能生产出口罩这一步。

我们前前后后购置了25台口罩机,现在,广州、深圳都有我们的工厂。但口罩机仍有一堆问题,目前为止,只有4台能24小时满负荷生产口罩,其余的仍然还在调试。

这个过程中,踩了无数的坑,一直在不断解决一茬又一茬的问题,也看到了这个行业最疯狂的状态。

口罩「印钞机」:隔天转手,立赚100万

前几天,我们新进了两台口罩机现货,全新,全款95万。在疫情发生之前,一般的口罩机,全新的最多也就10来万,不到20万。但现在,涨十倍都有人要。

原本还预定了几台期货——2月份下单,3月份能给你,有一个月的交付周期。起初商定是28万一台,老板一看口罩机火得不得了,硬是加价10万,到38万。

我在这个老板的设备厂,三天的时间里,眼睁睁看着他把设备拼出来。等到了交付期,口罩机迟迟没发过来。我觉得很奇怪,派了一个同事,开车去他们厂里看是怎么回事。

这老板说,要整个厂全部卖掉,包括生产的无尘车间,工人,机器,一共3600万元。我让同事直接报价2000万,看他卖不卖,试探一下。

当时,他跟我们说,他朋友的口罩厂,个人产能是每月50万片口罩,倒推就是5台机器,但他虚报说有12台。

实际上,他哪里是卖厂啊。他确实只有5台口罩机,把答应给我们客户的机器,拿去当做现货卖,每一台加价100万,最便宜130万,最高卖到150万。

我们到厂里当天,他就敲定把其中两台卖给别人,瞬间赚了200万,还不算他之前投入生产赚的钱。

工厂在加紧调试口罩生产线。

用印钞机来形容,真的毫不夸张。到目前为止,哪怕熔喷布价格涨成这样,普通的口罩的成本不超过6毛钱,正常时候就3、4毛,最高峰的时候5、6毛。基本上,现货批发价是两块钱以上,期货是一块五到两块之间,大概这么一个价格体系。

口罩机有不同的规格,有一拖一,有一拖二。一拖二就相当于一台主机(口罩成型机)跟两台耳带焊接机(外耳带)相连接。

一些之前做区块链些玩家也进来了,他们对机器进行改装,改成了一拖十八,这是什么概念呢?打片机一分钟可以做300个到400个。而一拖一,一拖二的全自动机器,它的产量就非常有限,一般情况下,一拖一每分钟只能生产60到90个。

但市面上的口罩机是这样的,不是你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大家都在疯抢,能买到就不错了。

我有一个朋友,他跟人攒一个口罩机,找了个地方,每天能生产8万片口罩,也在往外卖。哪怕他是花20万买的,也早就回本,现在纯属于利润期了。

行业疯狂,原材料暴涨数十倍

你根本想象不到这个行业有多疯狂。

这两天一吨熔喷布的价格,基本稳定在35万到40万之间,但最早期,熔喷布老板们剩下的仓库存货基本不到2万块一吨,涨了20倍。最高的时候飙升到50万一吨。

在广东,像无纺布、鼻梁条、耳带这些口罩原材料,都可以找得到,而且很便宜,但熔喷布不一样。

大家都把熔喷布叫做口罩的“心脏”,它就是用来做口罩中间的过滤层,隔绝病毒、飞沫的材料。

之前我看到一个数据,2018年,国内熔喷布的产量为5.35万吨/年。产量非常有限,制作也很麻烦,是借助高速热气流喷吹,形成的细纤维,而不是纺织品。

绝大多数熔喷布厂商每天的产能都不足1吨。因为更稀有,所以熔喷布基本上一天一个价格。所以也有很疯狂的人,直接购置熔喷布机和原材料,直接生产熔喷布,这又是另一个领域了。

我之前替朋友问熔喷布货源,头一天价格还是十几万,第二天直接涨成35万。有人用很高的价格囤了很多,但是后来发现不好卖了,很多工厂老板都5吨、10吨、20吨,最多可能就40、50吨的量购入。大家都担心万一疫情瞬间结束,囤积的货卖不出去。

那天我看到一个同行的群里有人发消息说,有100吨熔喷布现货,35万一吨,全部处理。之前太多人倒买倒卖,有人直接被抓进去了,可能是怕被查,他也着急了。

还有一些囤了熔喷布没卖出去的,怎么办呢?直接买口罩机,建口罩厂,开始生产口罩。现在的情况就是,各种各样的口罩厂在市场中,该中招的中招,越是后入局,踩进的越是大坑。

中国原有口罩机产能很大,但跟不上需求。新建口罩厂的,做口罩机生意的,很多都是像我们一样跨行业的。譬如,化妆品的老板、电子烟的老板、卫生巾厂的老板、药厂老板,还有服装场老板,无尘车间是生产口罩的必备条件之一,这些领域基本上都有现成的工厂场地。

之前去过一个服装厂老板的工厂,他买了100吨的熔喷布,原材料超级多,工厂整个一层的库房全是。他自己在生产口罩,原本我们打算从他这里购置一批口罩,但感觉他的生产线似乎没什么动静。

后来我让一个搭档去工厂看看什么情况,一看,结果傻眼了。他购置了22台机器,到厂三台,调了一周,一个口罩都生产不出来。按照目前的状况看,估计他要亏大发了。

「这个过程中也很多坑」

生产口罩的关键在于口罩机的稳定性,现在我们有的机器,生产两小时,检修又要两小时。

设备出问题的时候,口罩耳带会一边长一边短;或者鼻梁条,那块五金小金属它往一边走,不居中。有时候换一条新的鼻梁金属条卷线,就会出现新的问题。工人三班倒,有时候一倒班,问题就来了。

我合作的一个厂进了20台机器,到现在也一台都不能生产,所有的设备都有问题。搞得大家都非常疲惫。行业里也有人接了数亿的订单,投了上百条生产线,但口罩机调试不出来,一切都等于零。

市场上除了二手的口罩机,还有新加工生产的。这里面也都是坑,其中一家只是画出图纸,还没开始生产的阶段,就已经开始售卖。加上另一家东莞工厂生产的问题机器,两家加起来至少向市场流入了2000台机器。花资金买这家工厂口罩机的人,预计95%的口罩机都有问题。

这下完蛋了。这些问题口罩机流入到全国各地的口罩生产线,大家都中招了。前面说到的那位囤了100吨熔喷布的老板,买到的就是这些机器。

我们合作的工厂中,有一家原来是化妆品工厂,老板干了快10年,有生产产地、无尘车间,还有自己的硬件工程师,投入设备基本上就能正常生产。

市场上的工程师完全不够用,这还引发了一个新的现象,工程师直接高薪挖走。口罩机调配师以前每个月工资是5000到10000,现在直接2万挖走,急需他们去调试设备。最高时涨价到8万每天,注意,是每天。更关键的是,根本抢不过来。

这里面的事情,真的是隔行如隔山。

还有人更狠,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口罩片打出来之后,索性直接在两端分别打2个洞,把耳带皮筋附在里面,让你拿回家自己打个结就能用。这就相当于省了中间电焊机的步骤,其实跟金属焊锡是一个原理,需要把口罩的耳带绳融化到口罩片上。

为了能让口罩快速到老百姓手里,加快生产效率,大家想了很多的招。

市面上一次性口罩,我们所接触到的就是三种级别。但现在,基本上医用级的外科口罩、一次性的医用口罩,现在95%的人也不做,因为占用时间。

这类口罩需要通过环氧乙烷来灭菌,灭菌时间段差不多7天,解析还要7天,前后一共要14天。这个周期很严格,因为消毒后,如果不解析,会释放一种很刺激呼吸道的味道,也存在致癌物质。

但对于现在的口罩厂来说,他们根本等不及这个周期。所以基本上,大家生产的都是医用级的一次性防护口罩,不通过环氧乙烷来灭菌,直接做紫外线消毒,当天灭菌,立刻处理掉。

灭菌消毒这个动作,大部分口罩厂一般都会比较严谨,毕竟很多工厂老板害怕被查。

「从没见过生意这么好做过」

前几天我一个搭档感叹说,从来没觉得生意这么好做过。基本不到一周,接了3000万个口罩订单,就算一个口罩只赚一块都不得了了。

本来3月份这些订单就能出,但机器没能调好。现在3月份再加上4月份的部分时间,就可以满足近3000万的生产量。但他整个投产成本其实不到1000万。相当于只要订单出来,他就挣到了2000万。

现在的状况是,只要你每天有出货量,得到的就是现金流。我真的从来没见过客户打款这么痛快过,以前很多人是能拖一个月是一个月,现在都是秒打款。

基本上,我们要求预付50%货款,对方就会打50%;有时候要求付全款,对方也直接就打过来了。甚至100万以内的订单,几十万的订单,有些时候都不签合同。

我有个同事,他老师的朋友找到我,想订一批口罩。他跟我说,“你这样,我先给你打20万,你先把那批货给压着,明天、后天能发货就行。”

我真的从来没见过,一个跟我没见过,不认识,没打过交道的陌生人,上来瞬间就要给你打20万。

想吃这口饭,一家企业的统筹能力,反应速度,资金储备都非常重要。很多老板是怎么做的呢,比如对方下了一个亿的口罩订单,他会要求先预付全款或者至少一半,5000万。这些人胆子很大,他们拿到预付款,再去买机器,现做。其实很多跟口罩行业原本没关系的人,反应速度都很快。

在以前,口罩厂老板苦逼得要死,求着把口罩供给药店,供给医疗机构,有时候对方还爱答不理的,结款周期也都是三个月后结、半年结,甚至一年一结,现在都得秒结,他们还得反过来求着你。

国内、国外的订单都在涌进来,到现在,我们接的都是期货,排期到6月份,9月份。按照现在熔喷布的价格,批发价都在一块五到两块之间,前两天释放了一批一块六的,成本价也就是几毛钱。

国内的订单几乎是不会等你的,现货需求仍然很高。如果说上周你有现货,价格可以在两块五到三块之间,现在价格低了一些,你手头要是有一亿片口罩现货,也可以瞬间卖掉。

前段时间有一个人找到我,说他是英国皇室的,拿了英国皇室的红头文件给我看,说每个月要2000万片口罩,一直持续半年。我跟他说,现在拿谁的红头文件给我都没用啊,我交不出货就是交不出货。

这种类似的事情非常多。还有一些做跨境电商的也找过来。

图源:B2C电商平台 1688

那天还有一个自称是阿里巴巴海外站一个部门的人打电话找到我,问我要不要上阿里巴巴1688(电商App,为B2C平台)这个渠道出货,可是我现在哪有功夫做那些。

我缺的不是订单,是货。

疫情过后,「印钞机」将变废铜烂铁

我从没见过哪个行业的回本周期能像口罩这么快。

我以前做电子烟,一个不到10平米的店成本结构是这样的:一般店会开在商业综合体的中岛位置,租金很便宜,像深圳这样的地方,基本是一两万一个月的租金。两个人工满打满算1万,再加上至少5万的备货,1万多的货架,加上装修等其他所有七七八八的环节下来,撑死了10-15万可以开一家店。

电子烟有一个特别大的优势,毛利特别高,可以达到60%~70%,最差也可以达到50%。像做便利店、做零售的,最多30%、35%就了不得了。电子烟是一个高频、复购、高毛利的行业,完全符合零售的逻辑,回本速度极快。只要位置好,一个点一个月赚两万到四万一般没问题。

但相比口罩,电子烟的回本周期已经算慢了。只要机器产能不拖后腿,几天内回本非常普遍。

现在,其实大家都在抢时间。

市面上五花八门的口罩逐渐出来,此前很多口罩是从国外进口的,但大家春节后开始反应过来,陆续投产的老企业生产的口罩,新玩家们的口罩都开始投入市场。

待出售的口罩。

实际上,口罩市场已经到了一个价格稍微低迷的时期。量大了,价格自然就下来了。

我们想的是5月份和6月份的单,可以往欧洲和美国其他国家去走,这样的话就可以把时间岔开。我们之前电子烟出口国外的这种渠道,这次是无缝对接,都用得上,只需要做一个类别的更改。

跟一些行业的人聊,他们甚至有人在想,继续通过口罩这种方式,打开国外销售的出路,留存C端和B端的用户。回头口罩这个行业不行了之后,再把它转换为未来高频和刚需的产品。

口罩机一定还会遇到一个问题。如果你有10台、20台口罩机,疫情结束之后怎么办?

国外疫情相对延缓了一两个月,一段时间里还可以继续往国外销售。但按照现在的生产节奏,未来一定会产能过剩,没有那么高的需求量。

所以,我们又找了一个通路,但还在沟通没能确定下来。很多国家和地区没有口罩厂储备,这次疫情之后,有些地区或者国家会准备开始自建口罩厂。我们打算自留一部分,把剩下的通过各种渠道想办法卖掉。

卖掉能二次变现,因为资金它是有成本的,再加上一旦疫情平息,这些现在的“印钞机”就真的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这一个多月,我几乎看到口罩行业最迅猛和疯狂的增长,从价格狂涨,乱象丛生的口罩机,到坐地起价的熔喷布,再到到处新开的口罩厂,疯狂大批量进入的订单量。我常常都觉得太夸张,太疯狂了。

这段时间,我基本上每天都是在工厂或者见客户。家就没回去过,每天拎个大箱子,走到哪,睡到哪。基本上快要睡到口罩厂,一般就在口罩厂附近找一个酒店,每天凑合着来。有时候去厂里盯产线,一盯就到后半夜。

钱,肯定是赚到了,关键是看我们的第一批货,什么时候能够完全交付。这就是我现阶段最愁的事情。

(应采访对象需求,周文为化名。)

相关报道:男子以为口罩就三层纸,做起来很简单,花了200万办口罩厂,得知真相已经太晚了

要问现在什么生意最好做,当然是口罩生意!

现在口罩成了硬通货,只要有口罩,就能换成现金。但有现金却不一定能买到口罩,现在口罩价格依然水涨船高,一罩难求。

有不少人看到口罩的商机,也想从中分一杯羹。很多有商业头脑的人,也都在想一个问题: 现在去办一个口罩厂,到底能不能赚钱?要投入多少钱?有没有风险?

我的朋友老丁是福建泉州的一个小老板,开了一个小的服装厂,一年两千多万的产值。

老丁的生意做得不大,但有着福建商人敢闯敢拼的精神。看到口罩紧缺之后,他也想做口罩生意。他原以为口罩就三层纸,做起来也很简单。没想到,在转产的过程当中,他踩了无数意想不到的坑。

以下是老丁的自述。

我是福建泉州的一家小服装厂老板,没有做自主品牌,平时接一些大厂的外发订单,福建比较知名的服装品牌,以前经常在央视打广告的,我们都有合作。

我的工厂平时有50名工人,一年的营业额不大,也就两千多万。这几年服装行业库存量很大,市场也不景气,毛利很低。所以我也一直在想转型,但没有找到好的路子。

自从武汉疫情爆发以来,我的工厂也受到了影响,一个是不能复工,另外一个是没有订单,即使复工了,工人暂时也没事可做。

我也不喜欢闲着,看到口罩在市场上很紧缺,价格也高。我就在想,我本身是做服装的,能不能做口罩呢?口罩看起来技术门槛也不高,生产也比较简单,关键是市场大,不缺销路。

我从1月底就开始想这个事,当时我也咨询了一些医疗行业的朋友,他们觉得可行,也有渠道可以帮我销售。

朋友告诉我,如果我想生产一次性医用口罩,我必须办理三个证书,分别是 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注册证和食药监局颁发的许可证。这三个证书办理起来比较麻烦,但现在政府鼓励企业生产口罩,现在办起来也会快。

他建议我两步走,先把生产车间搭起来,按照医用口罩的标准来走,如果证办下来了,就做一次性医用口罩销售。如果办证时间太长,证不齐全,就按一次性口罩卖就行了。

我手头上的现金不多,这些年经营下来积累到现在就300万不到。我决定先投产两条生产线。我在这方面没有经验,先试试水,如果这条路走通了,还可以再扩大生产。

我在网上搜索了很多资料,大致做了个估算,两台口罩机大概在40万左右,包装机10万,车间改造预计20万,再进一些原材料,100万左右的投资是能打住的。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真的是很傻很天真。如果是平时这个预算肯定没有问题,但现在是疫情特殊时期,谁也没想到市场会这么疯狂,也没有想到里面有那么多坑。

想好了就开始干吧,我首先得有一个无菌生产车间。我原来的服装车间是不行的,生产口罩必须要专业的无尘车间,而且必须是10万级洁净标准的车间。

这种车间不是一般的装修公司能搞的,必须找专业的、有资质的工程公司来做。由于处于疫情期间,很多公司都没有开工,我网上联系了本地的两家公司,做了前期沟通。

2月9日,陆续有公司开始复工。由于我想生产口罩是防疫物资,我也和工业园及居委会做过报备,政府部门也支持。

联系的工程公司也很积极,毕竟开年就有生意,他们也上门来勘测。我规划了一个60平方左右的面积做为口罩生产车间,工程公司勘测后,给出的报价是5000元一个平方,总体算下来要30万元。

考虑到疫情期间,人也实在不好找,我也没有砍价,而且我又急于把车间搞好,就答应给他们做。他们如果顺利的话,最快3周可以交付给我,最长不会超过一个月。

我就让他们尽快开工搞,时间就是金钱。我把监工的工作交给了小舅子,他全权跟进处理,我就没花太多心思在这上面,因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自从决定要做口罩,我就一改春节慵懒的状态,每天都非常忙。

由于是外行,有很多知识要补,我每天都在网上查资料,学习口罩的知识。深入了解之后,口罩看起来不复杂,实际上也不简单。

一次性口罩有三层布组成: 最外层是无纺布层;中间层是口罩的“心脏”,用来隔离过滤病毒,是由熔布做成的;内层就是贴着脸的那一层,可以用无纺布制成。除此之外,就是挂耳和金属压条,用过口罩的人,对这两个配件都有感知。

中间层是口罩最核心的部分,也占了整个口罩成本的70%左右。这部分是由熔喷布制作而成,我当时也开始关注熔喷布的价格。我了解到,在春节前,一吨熔喷布的价格大约在1.2万元左右。

装修车间的期间,我就在网上找熔喷布的供应商。2月10日的时候,我就联系了几家,他们当时给我报价是5万元一吨。我觉得有点贵,毕竟平时只要1.2万元,就犹豫了一下。

几天之内,我又陆陆续续找了很多厂家报价,山东的、浙江的、江苏的、上海的,都找了。结果越报越高,一天一个价,我开始有点慌了。

2月12日,价格涨到了10万元一吨,我不敢再拖下去了。我咬咬牙,找浙江的一个厂家订了10吨。当时熔喷布已经非常抢手,这些都是库存货,很多厂家还没有恢复生产。厂家也不接受预付,一定要全款。

我是和原厂签的,所以比较放心,就打了全款过去。当时物流还没开始运,后面看到熔喷布一路上涨,我很担心对方会违约。

幸运的是,对方是个良心厂家,2月20日他们就开始发货,2月25日就到达了我的仓库。真是谢天谢地,货到那一天,熔喷布已经涨到20万一吨了。

我当时花了100万元买原料,还怕自己买多了,本来我预算的总投资就是100万元,装修已经花了30万了,没想到原材料更费钱。现在看来,当时的决定没有错,现在已经买不到熔喷布现货了。所以,还是有点庆幸的,但后悔自己没有在5万元一吨的时候下手。

对熔喷布我还是做了些研究,现在我也明白为什么口罩那么贵了。 一吨熔喷布大概可以生产15-25万个口罩,我们按中间值20万个来计算,我的熔喷布成本是10万元一吨,平均每个口罩的成本已经去到了5毛钱。

这还没有算其它成本,无纺布、耳带、金属压条、车间、口罩机、人工等,加在一起,不卖到2元-3元一只,肯定是要亏钱的。

这也让我开始有点害怕,万一我的口罩生产出来,市场价格下跌了怎么办?疫情过去之后,市场没有需求了怎么办?我的投资收不回来怎么办?

这些问题天天在我脑袋里打转,本来网上找资料学习都经常折腾到凌晨一两点,这些问题有时候搞得我睡不着觉,失眠了。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真的是想太多了。 因为接下来发生事,你会发现,最后能不能生产出口罩,都是一个问题。

无尘车间如火如荼地装修中,小舅子也很得力,我没操什么心。最关键的熔喷布在定下来了,其它的原料都订好了,陆陆续续都在发货,它们从四面八方,发来泉州。

但有个很大的问题,口罩机我一直没有解决,这里我也踩到了无数的坑。我的计划是原料都在仓库等着,车间装修好,口罩机就能马上到货,安装、调试再花几天时间,口罩就可以出厂了。

我当时真是图样图森破,口罩机市场比口罩市场更加疯狂,里面的水更深。

我刚开始瞄准的是一些大的供应商,上市公司。从他们官方网站上找到联系方式,然后一家一家打电话过去问。

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接急单,他们现在的生产能力,都在满足政府指定的生产订单,还有他们原有的老客户。老客户也在扩大产能,还在购买口罩机。光是这些订单,都积压了很多,生产不过来。

你要签合同也可以,但是要等,至于等到什么时候,厂家也不知道。他们只是含糊的说四五月份,真要等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我要的是现货,越快越好那种。

但市场上根本没有现货,二手货都没有人,有的货都被拉去搞生产了。我只能满世界找信息,看到哪里说有现货,我都会打电话过去联系。

我联系到东莞一个人,他说有现货。我说过去看,他说你别来,我给你拍视频。他发过来的视频,刚好我在网上看到过,我觉得他就是骗子,想忽悠我,后面也就没联系他。

现在说有口罩机现货的基本上都是骗子,现货价格也炒得极高了,有的人叫价100万要现货。口罩机现货价格越叫越高,但基本上也是有价无市。

之所以叫价这么高,一个是因为缺货,二是厂商故意炒高价格。他们叫口罩机为印钞机,3天可以回本。

他们是这么算的,1条口罩机生产线,1分钟生产130个口罩,1天24小时可以生产18万个口罩。每个口罩按3元钱计算,一天50多万元,三天就150多万了。

实际这也是在偷换概念,给口罩机抬高身价。一个口罩批发按3元一个,这不是利润。就算利润有1元钱一个,一天是18万元,回本周期不止3天。

但这并不影响结论,口罩机就是合法的印钞机。一个口罩赚一块钱,一天18万,一个月就是540万元,还不愁销路,现在哪有这么好的生意。口罩机就是印钞机,只不过,印出来的钞票面值1元而已。

找现货是没有希望了,找专业大厂也是等不及的了,只能找转产做口罩机的工厂了。 走到这一步,有点哭笑不得。我是门外汉转来做口罩,现在口罩机也得找门外汉来做。

但是没有办法啊,开弓没有回头箭,。

再解释一下,什么叫转产厂,就是那些原来不做口罩机的生产商,但他们有自动化机器的生产能力。看到现在口罩机也是一机难求,他们有研发能力,也有机器组装能力,于是转来做口罩机。

既然是转产厂,质量就参差不齐,没法和那些专业的大厂相比。里面也就有很多坑,因为不知道这些厂家的实力怎么样。

最早我关注到泉州本地的一家转产厂,这家厂原来是做石材加工机器的,有很多数控机床。他们说现在有口罩机的生产能力,可以接受订单。

因为距离不远,我就特意开车过去他们工厂看。接待我的是一个工程师和一个销售员,我说能不能看看样机,他们说没有。我说有什么可以看的,他们说可以看看生产车间,但目前还没有成品,刚刚启动。

我进去看了一下,就只有5个工人,在拼装零件。他们说已经接了十几台订单了,40万一台,10天内可以交货。我看到他们这厂的规模,不放心,说考虑考虑。

我有意留了那个工程师的电话,回到家我就问他实际情况。他比较老实,说大家是本地人,不好意思骗我。实际上他们不是自己研发的口罩机,网上花几千元购买的口罩机图纸,目前已经开始接了一些订单了。

我到网上搜了一下,真的有卖口罩机图纸的,价格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这又刷新了我的三观了,尼玛居然还有这样做生意的。照着网上的图纸组装,还没有样机就敢开始接单,这样的口罩机能用吗?

找不到口罩机,我急得团团转 。后来联系到东莞和深圳的一些转产厂,没看到工厂,没看到样机,我都不放心,就开车过来考察。

这些厂以前都没有生产过口罩机,有的厂都还没有口罩机样机,也叫我过去看看。看到他们工厂很小,我也就不进去看了,时间有限。

也有些厂拿出了样机,深圳就有一家,但只是摆在那里,能不能用也不知道。问工厂对接人,能不能开起来看看。对方说没有熔喷布开起来有什么用,这样的口罩机已经发了十几台了,你不相信?

我真的不放心,但他们就是不开。我只好作罢,又跑到东莞,一个工厂说他们有样机,也能开起来。

那天是2月20日,到了工厂后,有很多买家都来看。我和旁边一个来自湖南的老板聊起闲天,他说现在也来考察几天了,现在这个口罩机市场很乱。他有个朋友,订了两台口罩机生产线,货是到了,但是装起来开不了,厂家也不给售后,说是少了什么配件,现在就像一堆废铁一样。

样机的确开起来了,刚开始还正常生产口罩,挺流畅的。没多久,突然出了点故障,机器停了,十几个老板看着,现场工程师脸都白了。不过,很快工程师就找出了问题,搞了十分钟就修好了。

一个负责销售的说,刚刚这是个小问题,实际生产出来的机器会更好。然后把大家带到一个会议室,开始一个一个谈合同细节。

销售对我说,现在下单,50万元一台,15天后交货。看了一圈,没有比这家更靠谱的了,工厂也有1000多人,是个大厂,而且的确也做出了样机。于是,我就和他们签订了合同,买了2台,转账付完款后,就回到泉州了。

回来之后,我就开始组织一些员工生产培训,大部分原料都已经齐全,车间也装修好了,万事俱备,就等口罩机了。

原本只计划投入100万元,现在口罩机、原料、车间装修等花费,已经花了200多万元,手头上的资金所剩无几。

每天我都打电话和厂家沟通,了解生产进度。突然有一天,厂家打电话告诉我,目前的口罩机一分钟只能生产90个口罩,做不到130个,之前宣传的参数有误。

听到这个消息,我挺生气的,但经历了那么多坑,也没脾气了。现在不管你是一分钟是100个还是90个,只要能尽快生产出来就好了。

可到了3月5日,约定的交货日子到了,工厂说还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好货,让我再等等。我又有点担心,怕他们还会延后。我又不敢取消合同,要他们赔偿,这涉及到法律纠纷,时间和精力都耗不起。

现在口罩机一天一个价,现货尤其抢手,真怕他们生产出来,又临时变卦,卖给出更高价的人。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深圳一家原来做光电自动化设备的厂家,从2月18日开始做口罩机。从2月19日,就开始接订单了,先后签了100多台,每台都是在50万以内。

快到交货的时候,老板不乐意了,要求50万以下签订的合同一律取消,马上退款。甚至在内部,还搞起了恶心的微信竞价,一台现货价格被炒到了150万。太疯狂了,简直是疯了。

很多客户的订单被取消,交不了货,整个生产计划就被打乱了,他们也维权无门。很多客户跑到工厂,把工厂围住,还和安保人员起了冲突。

口罩机工厂现在也变得没有信用了,在利益面前,承诺和信用都可以放在一边。 合同、违约金都没有约束力,跳单已经是常态,这个行业只认钱,只认更多的钱。

厂商销售安慰我说,口罩机肯定是会交的,不会再拖多久了。希望如此吧,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折腾,瘦了不下十斤。从最初的雄心勃勃,到现在开始变得佛系了。折腾久了,也有点累了,心累了。

我也不是没有退路,假如口罩机交不了,款还是能退回来的。无尘车间投的钱算是打水漂,但我买的那点原材料涨价了。 即使最后面这个事业搞不成,我把那些熔喷布卖掉,赚的钱也是可以弥补这段时间的损失。

不知道这是不是个讽刺!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当时还是太冲动了,有点脑袋发热。隔行如隔山,而且还是在特殊时期,很多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预料,很多风险也完全没有评估到。

口罩市场看起来很美,是一块很肥的肉,但不是谁都能吃得到。这里面有从业十几年的业内人士,他们才是真正的玩家。这潭水也很深,不是随便什么人转行过来就能玩得转的,稍有不慎,就被淹死。

其实,我现在是心有余悸的。这么多口罩机,购买的成本这么高,100多万一台,等疫情真正过去之后,死的就是这些高位接盘的人。

我了解过,在春节以前,二手的口罩机只能卖了两三万块钱,相当于原来20万打了个1折。疫情过去之后,口罩没有销路的话,两三万块钱也不会有人要,只能成为一堆废铁,还霸占地方。

我也奉劝那些还想入局的外行人,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口罩不是三层布那么简单,涉及到的产业链太长了。现在再进来,已经为时已晚,不要成为最后一个接盘者。疫情过后,一地鸡毛。

飞仙大侠
1 楼
这种工厂产出的破口罩,真合格?
北美狼族
2 楼
我要操洋妞
低层群众
3 楼
會做生意的人,腦子轉的快行動力也強,不過這種錢只能是投機取巧的錢。
l
lijianren
4 楼
一夜暴富是要有本事有手段。否则口罩还没生产出来,钱先在哪个环节亏没了
大师兄的金箍棒
5 楼
没啥可说的,如果这种时候你敢投钱,敢担风险,赚钱是应该的。嫉妒的人是只看到吃肉,没看到被打的贼。
w
wajj
6 楼
这种绝对是富贵险中求,看似不难,实则要懂生产,懂财务,有原材料渠道,有工艺,一般人做真的不知道卡在哪个环节了
t
tianzhihu
7 楼
前段时间有一个人找到我,说他是英国皇室的,拿了英国皇室的红头文件给我看 文中这句话特么震惊了全世界,英国皇室红头文件????
叶子
8 楼
自家的亲姨你让我投50W,厂家直销一周给货,阿姨已经不在了,我就是不敢投呀,宁可去别人那里拿贵点的现货
叶子
9 楼
亲姨父
a
ainanjue
10 楼
这种口罩没用,只是心理安慰。
瓯江北面
11 楼
矿机同款广告
c
chinahuman
12 楼
我估计口罩老板们会故意雇人传染病毒。病毒越严重,生意越好。
w
www123
13 楼
能回本,那他自己干了。这表明就是不合格的,一个人弄的再多,不合格或没资质的,能销出去的太有限了,而且别抓就很容易查到。所以得一堆人都在干才好隐瞒,这除非自己开大厂要免费发口罩给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