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竞选美国总统!” 这位华裔是玩真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45 阅读
0 评论
世界日报


宣布争取民主党提名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的华裔企业家杨安泽接受世界日报专访。(特约记者许振辉/摄影)
“我是杨安泽,我要选美国总统。”他是杨安泽(Andrew Yang),43岁的华裔企业家,以“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为竞选口号,日前宣布争取代表民主党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

“我想竞选总统,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能为国家做出特别的贡献。”杨安泽23日在纽约曼哈顿中城的竞选办公室接受世界日报专访时说,他看到因自动化(automation)带来的失业问题愈来愈严重,也有解决方案,但当前的政治人物都无法提出解方,“如果我不参选总统,我的解决方案就不可能实行,这是我的责任感使然。”

上一位也是第一位宣布有意参选总统的华裔,是已故共和党夏威夷州前参议员邝友良(Hiram Leong Fong);邝在1964年参加共和党总统初选,初选时甚至赢得夏威夷州和阿拉斯加州的支持。

杨安泽在纽约上州出生,布朗大学学士,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法律士(JD);杨安泽的父母来自台湾,他对自己的华裔身分感到骄傲,“但同时我也对自己是美国人感到骄傲。”

为预防自动化带来的失业危机,杨安泽提出“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政见,亦称“自由红利(Freedom Dividend),给每位美国成年人每月1000元,如此每年需要约2兆元的预算支出;除调整现有的福利预算结构外,杨安泽计画利用征收增值税(value-added tax)等方式,补足资金缺口。

“自由红利虽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每一分钱都将实实在在地交到美国人民的手中。”杨安泽说,如果一个企业宣称要给股东丰厚的股利,没有人会觉得有问题,因为股东是公司的主人,“自由红利”是要发给这个社会的主人,“意味着国家的每一分钱都没有被浪费,每一分钱都实实在在的握在人民手中,他们可以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杨安泽的自由红利主张很大胆,有不少人质疑这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者的主张。

“我是个资本主义者。”杨安泽说,很多人对他的计画感到非常兴奋,唯一担心“自由红利”的法案可能无法在国会通过;他说,这当然是很大的政治挑战,但相信美国民众会支持这项计画,“我参选总统的目标,就是想证明,一个看起来不太可能实现的计画,或许很快就将实现。”

杨安泽的政见很有创造力,却独缺作为美国总统应该关切的国防与外交面向。

杨安泽坦承,他在竞选初期没有触碰国防和外交议题,正是因为他在这两个领域没有什么建树,不想在经济和投资领域外示短;但他身边已经有一些政策专家,会帮助我形塑政策,并且在国防与外交两个领域增加曝光度,“我已经做好了当三军统帅的准备。”

杨安泽是民主党第二位宣布争取2020年总统提名的参选人,马里兰州国会众议员迪兰尼(John Delaney)两个月前宣布参选;纽约时报形容,杨安泽的当选机会“微乎其微”(a longer-than-long-shot bid)。

“我不觉得纽约时报的说法有问题,但我觉得我比他们说的要做的更好,未来我也会继续证明这一点。”杨安泽说,他要想传递一种声音:“华裔美国人也是美国人,我们的能力没有极限。”

“我认为自己是个爱国者,而竞选总统、为国家服务,更是爱国者的责任。”杨安泽说,接下来10个月的首要任务,是取得一定的支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