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名医护放弃数十万补助 舆论担心“被自愿”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5日 23点29分 PT
  返回列表
89197 阅读
37 评论
红网/钱江晚报

评论员:魏英杰

3月10日,云南昭通宜良县人民医院150名医务人员通过当地媒体宣布,放弃申领抗疫补助,共计约39万元。消息传出后,引起网友热议。有人认为,该为医护人员的行为点赞,但也有网友称,这笔补助是他们应得的。针对此事,当地已介入调查。

150名医务人员集体放弃申领抗疫补助,这事值得掰开细说。

这钱该不该拿?虽然当地未发生一起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但该医院医护人员一样是加班加点,奋战在抗疫一线。事实为证:在长达一个月的加班加点工作中,医院解除出院隔离患者37名,发热门诊累计诊治患者389人,卡点累计579人……没有确诊病例,就是交满分卷,医护人员完全应该拿到相应补助。

该拿的补助,个人可不可以放弃申领?国家补助到个人,个人放弃申领,单纯从个体自愿选择角度,无可厚非。类似情形,过往也不少见。

既然如此,网友担心什么?担心“被自愿”,担心“欺负老实人”。

伸出五指都不一般长,150人异口同声放弃申领,不免让人合理怀疑,这是医院方面的“组织行为”。而如果是医院的号召,难免会出现有些人违心响应。让医护人员集体亮相,也会形成一种无形的道德压力——别人放弃了,我能不放弃吗?说严重点,这是“道德绑架”。

即便这真的是150名医护人员自愿做出的选择,也不是这么个做法。有网友也说了,完全可以先发补助,再由个人自己决定是领取还是捐出。这样,补助到位了,个人意愿也可以实现。

为什么这样做更合理?因为从后果看,这样才不会对其他医院的医护人员造成类似道德压力。一个很多人耳熟能详的故事“子贡拒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鲁国有规定,谁见到鲁国人在外沦为奴隶,把他们赎回的,可获得政府奖励。孔子的弟子子贡这么做了,却拒绝接受奖励,结果被孔子骂得狗血淋头。孔子说,你拿了奖励是应该的,没人会说你,但你不拿,后果很严重,以后鲁国人就不会从别国赎回奴隶了。

子贡拒绝接受政府奖励,虽然提高了自己的道德水准,却对其他人造成了压力。他自己能做到,而别人不一定能做到。如果赎回鲁国奴隶而不能去领取奖励,自然有些人干脆就不去做了。这样,反而会让更多鲁国奴隶得不到解救。

所以,150名医务人员集体放弃申请抗疫补助,不该成为效仿的榜样。这段时间以来,国内医护人员冲在一线,舍身救人,于情于理于规,都应得到国家的补助。对于这笔补助,既要保证真正发放到一线医护人员手里,也要避免出现“被志愿”放弃的现象。简单讲就是,医护人员可以不要,但有关部门必须要给。

相关评论:医护人员弃领抗疫补助,有没有隐情?

云南彝良县人民医院150余名医护人员放弃领取抗击疫情补助的消息,正引发网友关注。医院一名护士在采访中表示,“比起那些参加援鄂医疗队被病毒感染后牺牲的医务工作者,能够好好活着是幸运的,所以大家自愿放弃享受新冠肺炎疫情临时性工作补助申报权利。”

对参加防治工作的医务人员和防疫工作者给予临时性工作补助,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战“疫”一线人员的关爱。相关人员获得防疫补助,不但理所当然,而且骄傲光荣。

虽然在战“疫”中,广大一线医护人员勇担使命、冲锋在前、义无反顾、无私奉献,表现出令人钦佩的高风亮节和职业素养,但医护人员们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付出不值得拿抗疫补助。相反,某些医疗单位对抗疫补助发放不公,引发了医护人员们极大不满。这次,彝良县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们突然高调宣布放弃享受工作补助,有点不合常情、出人意料,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是不是另有隐情。

是不是大家觉得补助金额太少了?根据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有关文件规定,按照一类补助标准,对于直接接触待排查病例或确诊病例,诊断、治疗、护理、医院感染控制、病例标本采集和病原检测等工作相关人员,中央财政按照每人每天300元予以补助;对于参加疫情防控的其他医务人员和防疫工作者,中央财政按照每人每天200元予以补助。彝良县人民医院参加抗疫的医务人员超过150名,他们从1月22日开始进入战“疫”状态,到目前工作时间已经达50天,可抗疫补助总金额才30万元,每人日均不到40元,与国家规定的标准相去甚远。另据报道显示,彝良县人民医院防疫工作量很大,医护人员“有的时候一天吃一顿饭、喝一口水都成了奢侈”。抗疫补助金额太少,是不是大家觉得与自己艰辛的付出不太相称,于是干脆放弃领取。领了,可能会落下“你们已经领补助了,不亏”的口实。不领,反而显出高风亮节,至少在道德上占据了制高点。

是不是存在抗疫补助发放不公的可能,因而大家以放弃申领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不满?抗疫补助发放不公有先例。比如安康市中心医院在落实新冠肺炎一线疫情防控人员临时性工作补助政策时,未严格按照文件规定执行,对发放范围、补助时限和补助标准把关不严,导致政策执行中出现偏差,引发一线医护人员不满。彝良县人民医院存不存抗疫补助发放不公的情况?存不存在压制医护人员不满声音的情况?

还有,是不是个别人、少数人为了某种目的用集体来绑架广大医护人员的意愿?

也许笔者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愿猜测是错误的。但笔者问的问题,相信也是一些网友想问的。因为,这医护人员放弃领取补助之事,过于蹊跷。尤其是,当记者采访有关人员时,多位医护人员表示不好做出太多评价,还有一位副院长表示自己不知道情况。这种有关人员保留自己态度的外交辞令式的回答,更让人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中间必有隐情。如果真是全体医护人员自愿放弃享受抗疫补助,一般情况下,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其他人员,都会直接给予点赞,哪里会说不好做评价和不知道情况?

好在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了解情况。希望尽快公布真相。放弃享受补助这件事,如果真相不清,传播开来,可能会形成道德绑架,让其他医院纷纷效仿,这显然不是所有医护人员的意愿,也辜负了党和政府对一线医护人员的关爱和期待。

g
glend1
1 楼
150名医护放弃数十万补助 舆论担心“被自愿”---顯然是那些只會【噴糞】的狗雜的舆论說法! 中國政府這點點錢還沒有?蠢豬們不噴出憋在肚子裡的大便:難受!
网络巡抚
2 楼
说得合情合理,完全符合中国实际情况,分析得透彻精准
g
glend1
3 楼
网中静草 你媽昨天賣淫,希望『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了解情况。希望尽快公布真相。』---無事生非啊!
l
lucky武
4 楼
共产党💩
g
glend1
5 楼
lucky武 撒泡尿照照,你滿嘴狗屎---養不教,父之過。 你爹那頭老驢失職。
h
ha123
6 楼
一向见钱眼开的中国人,一向利益熏心的中国医护人员能主动放弃数十万补助,那一定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y
youmyyou2016
7 楼
满嘴喷粪的人渣!! 滚远点儿
二四六八十
8 楼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y
youmyyou2016
9 楼
我也正好想起来这个故事!!!! 一定要领啊,哪怕领回来你再捐给其他地方,那都不一样
g
glend1
10 楼
ha123 我們打賭:如果你說的話不是事實,你媽媽就是萬人妻,萬人騎!
P
Peacefulchaos
11 楼
有个别人自愿放弃有可能,150人同时自愿放弃绝B没可能
g
glend1
12 楼
Peacefulchaos 老王草泥馬完全可能,老王的兒子也操你媽可能性不高,你覺得呢?
二四六八十
13 楼
: 文章里有。
会飞的双鱼
14 楼
为有大爱的医护人员点赞!但不鼓励。
b
bzgkillyou2
15 楼
搞道德绑架的领导才是真病毒!
p
pittluck
16 楼
李文亮事件工作调查组 那么高级别的小组 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茗若酒
17 楼
领导代领
爱你无悔
18 楼
只有中国有五千年历史 看来并不是偶然 只有拥有奉献精神民族才会在历史长河里起起伏伏不会断流
p
pittluck
19 楼
五毛果然都是在监狱里面关着的 没啥文化
大多利猫
20 楼
没这群五毛外宣天天在那里指鹿为马。兴许这次疫情早就能控制住。还有五毛别再说美国传播什么了,在一个月前有个五毛也是这么说了。结果被大外宣自己人给抓了,说造谣,有案可查。不黑不吹
大多利猫
21 楼
难为了这些布衣五毛这几个月不辞辛劳的为大外宣工作着
k
kaikaikai1984
22 楼
这就同护士集体剃光头一个道理
g
glend1
23 楼
躲避检查登记、无视政府禁令,隐瞒境外回国事实河南焦作4人被公安機關拘实起訴---純属【罪有應得】!一旦這些混蛋把病毒傳到社會大眾,后果不堪设想。违反法律规定,破坏疫情防控大局,丧失公民责任,喪失道德倫理!依法处理,以儆效尤;不让瞒报的人如畜們【僥倖得逞】。
一枝竹
24 楼
可以领了再捐。这样可以防止这笔钱去向不明。
j
jackjason
25 楼
捐款自愿,道德绑架可耻。
n
nobody918
26 楼
一线医护人员应该拿高工资, 这是他们应得的
y
ypt
27 楼
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些狗舆论担心个毛
活在裆下
28 楼
现在这年头政府失去公信力
P
Peacefulchaos
29 楼
回复[17]楼 老王草泥馬完全可能,老王的兒子也操你媽也完全可能,但老王如果有150个儿子,我就不信这150个每个都操你媽
b
bk59
30 楼
60年代有几个人能拍几百张照片,你让屁民怎么学习被领导关爱?
y
yuanfangzhi
31 楼
肯定是“领导”要求的,这帮逼养草的“中共领导”借花献佛搞政绩!
k
koa2001
32 楼
付出了就应该得到回报 天经地义
百川雲
33 楼
該怎麼給就怎麼做,應得的就收!
玉面小飞狐
34 楼
太明显的官僚,被自愿了,当官者做政绩
碎翼
35 楼
该拿就要拿,哪怕拿了再捐——也好过这种不明不白的道德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