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銮雄的另一面:家道中落喜翻身 人到中年多波折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6日 5点4分 PT
  返回列表
79315 阅读
9 评论
会火

大家好呀,我还是我,一个张富贵。

本周我们来讲点纸醉金迷的小故事,就当做是中秋(还早着呢)的睡前读物吼不吼呀?

今年五月追过赌王何鸿燊一家连载的朋友们,肯定都对港澳富豪们及其背后的故事很感兴趣。

毕竟豪门望族动不动就浮沉百年,扛把子们白手起家也好继承祖产也罢,背后怎么着都能挖出一些有趣的逸闻。

换句话说,大舞台上有人哭有人笑,做生意也是有人赚有人赔,但“金钱、女人和八卦”可从没落过下风。

毕竟,豪门故事的精彩之处就在于你很难知道结局,因为它永远都有下一集。

那么我们今天就开个新坑,讲讲香江猎艳达人,坊间称做大刘的刘銮雄,和他身边来来去去的“红颜知己”们吧。

有一讲一,刘銮雄的猎艳史实在是太过丰富,几乎九十年代出道的美丽港女,都和他有过千丝万缕的往事,像什么李嘉欣、蔡少芬、关之琳......

△刘銮雄女友关系图,甘比和吕丽君各为刘生了两名子女

家财万贯,猎艳有方,这就是大刘在香江欢场上的两张王牌。

这么说起来,大刘和赌王二者的“人设”有几分相似,情场商场皆得意。不过比起出生就有别墅的赌王,大刘还是过了几年苦日子的。

让我们正式说回刘銮雄其人,生于1951的他祖籍潮州,和李嘉诚同乡,大刘还有个弟弟刘銮鸿,人称“细刘”。

别看后来二人都是富豪,可十岁之前,兄弟俩和父母几乎没睡过床,大大小小一家人挤在不大的木屋里度日。

造成如此窘境的不是别人,是兄弟俩的父亲刘火荣。

当时一家人原本有个米铺赖以为生,还攒下一点小小的家底,但刘火荣一着不慎,被人骗得精光。

刘父这次跨界没玩好,把自家米铺赔进去不说,制衣厂也灰飞烟灭,家财散尽的四口人一下跌入了贫困线以内,刘火荣本人也一蹶不振了。

而这个家之所以没散,全仰仗大刘的母亲叶淑婉。

△老太君叶淑婉

叶是作为续弦妻子嫁进刘家的,不仅一手操持家业,抽空生下了大刘和细刘。

还在刘父生意失败后充当主心骨,甚至兼顾着刘火荣亡妻娘家的生计。

当年睡不起床的大刘夏天睡草席,冬天就睡毛毯,身为长子的他还得和母亲叶淑婉兼顾家务,什么劈柴生火,擦地扫地都得做。

不过就在大刘差点习惯了贫穷少年的生活时,时运再次眷顾了这家人。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很喜欢聊富豪发迹史的史塔威尔,他有说过白手起家宛如童话,现实生活里首富的第一桶金大多有着丰富的背景,大刘便是如此。

或者我们可以这么说,曾经穷过的大刘和刘家,马上就要翻身了。

△刘銮雄小型全家福

在木屋里磋磨过一阵后,大刘的父母从牙缝里攒下了一小笔钱,东挪西凑就开了风扇厂,慢慢盘活了刘家的底子。

当时叶淑婉做事勤力,为人也慷慨,不光是操持家里家外的潮州婆,还是同乡帮里(潮州)颇有名气的狠人。

主持家业的那几年,叶淑万还断断续续结识接济了不少潮商,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林百欣还有马氏兄弟。

这些同乡中有不少是道上混的,被叶资助过的后生仔们后来成了潮州的大哥大,而他们又尊称叶姐是“大姐大”。

有了这层江湖气十足的关系,叶淑婉就带着刘家翻了身,当时坊间还有说没有叶淑婉在岛内办不成的事。

△潮州狠人叶淑婉旧照

东山再起后,大刘的苦日子一去不返,那年月就被父母送去了富二代们的天堂加拿大念书。

话说当年的大刘在加国华人圈极有名气,因为出手阔绰,动辄攒局请大家吃饭,刚读大一就豪掷千金,买了最好的音响,开的车子更是全多伦多最漂亮的。

△大刘在苹果日报的访谈片《刘銮雄讲大刘》里的回忆

大概早年睡草席的经历让刘父刘母心有亏欠,大刘在加拿大期间类似的巨额支出不少,不过刘家两公婆都一应满足。

大刘后来还在访谈里讲,自己和母亲关系最好,因为母亲很“纵”他,无论环境好坏都是如此,后来去了加国更是纵得厉害。

看起来在刘父刘母过度补偿心理下,大刘不说闯祸,也很难有大出息,充其量是个小开。

△刘·音响发烧友·銮雄

但我们可不能忘了叶淑婉这个个相当重要的女性角色,她虽纵大刘挥霍社交,但对其学业看得也极紧。

于是,在叶·定海神针·淑婉女士的劝学下,大刘不仅没跑偏,顺利地读完了本科,还在加国认识了第一位妻子宝咏琴。

说到相貌温婉的宝咏琴,其人其事也少不了一句“坎坷”。祖籍北京的她,出生在香港,虽然家中兄弟姐妹五人,但家境尚可。

△宝咏琴旧照

不过这种小日子在宝父中风后,就碎成了一地渣渣,阖家的用度都靠母亲缝衣服来维持。

到了读书年纪的宝咏琴一直渴望留学长长见识,但宝家的运势里大概没有“翻盘”这码子事,少女宝咏琴便过早地明白了“靠自己”的含义。

高中毕业之后,宝咏琴先是打了一年工,攒够钱才得以去滑铁卢大学读社会学,读书期间也一直有送外卖赚生活费。

△刘銮雄、宝咏琴旧照

后来,宝咏琴结识了大刘的妹妹刘玉珍,在妹妹做僚机的机缘下,经历有几分相似的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但那时还会开车两小时去滑铁卢,找宝咏琴谈校园恋爱的大刘,大概想不到自己日后会不光会发迹到全港怕他三分,还会后宫无数以至于人送外号“欢场华佗”。

1977年,回港三年的大刘和宝咏琴完婚,同时还继承了自家的风扇厂,人送外号“风扇刘”。

学成归来的大刘极有经营天赋兼管理铁腕,只消一年就把风扇厂做得红红火火,营业额从三百万跃升到一千多万。

不过被香港上流社会腹诽很粗俗的他,当时没少因为脾气个性过于暴躁,得罪家族中的亲戚。

其中让大刘倍感疏离的便是“割胆入院”风波,彼时他突发急症,入院切除胆囊后因为积蓄不多而无法出院,最后只得向家中帮佣借款才结清账单。

这笔六千港元的外债让算是半个少爷仔的大刘极为心寒,后来他回忆称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借钱,不光因为妈妈不在香港,还因为家族血亲心生妒忌。

病房内看到的人情冷暖,外加肉体折磨一顿后,大刘的行事轨迹就剩下五个字:迫我起革命,更放言称谁挡路就清除谁。

或许正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借钱,让港岛多了一个暴躁铁腕的商界大鳄,少了一枚大手大脚,只会听HIFI的少爷仔。

现下我们说起大刘的发家史,少不了提到风扇这个物件,也常说他的第一桶金出自这小小几片叶。

不过细抠字眼的话,“大刘的第一桶金”并非风扇,而是靠外贸,换句话说他当年跑的是水货。

说起跑水货就少不了要说到大刘和父亲的观念冲突,如同TVB剧中不可或缺的戏码一样,刘銮雄当年和父亲刘火荣也因为生意起了摩擦。

彼时刘家的风扇主要销往中东,虽然进项不少,可市场眼看着就要饱和了。刘銮雄心口冒出一个“搏”字,建议父亲开拓新战场,将目光对准尚待开发的北美地区。

然而刘父一向倔强,抵死不松口,还表示北美家庭时兴的是空调,卖风扇过去等于送死。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两厢对立下,父子俩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大刘干脆自立门户,走出了祖传风扇厂的“荫凉”。

负气出走后,大刘便迎来了发迹史中更为重要的一个节点:第二次借钱。

彼时第二次借钱给大刘的“天使投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发妻的母亲,岳母钟全英。鉴于女婿的经商天赋属于肉眼可见的,钟毫不犹豫地将房子抵押给了银行。

△访谈片模拟大刘的回忆画面

大刘顺利地拿到启动资金15万港元后,直奔尼日利亚开始跑贸易。

鉴于当时没有外汇,做生意利润高之余风险也不低,其中刘銮雄跑水货的路线涉及到的国家也尤为凶险。

不过,没谁会拒绝一次就能回本的生意,刘銮雄尤甚。

天时地利人和外加一身本事,大刘在第三轮的时候就赚足一百万港元,还提早抽身躲过了贸易风波。

1978年,赚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后,大刘连本带利地还了岳母的钱,替对方赎回了房子。随后就和发妻宝咏琴创办了属于自己的风扇厂,名曰爱美高。

结果雄心勃勃的大刘甫一开业就连亏半年,两万尺的厂房倒成了累赘,最后工人的薪水都难发出来。

“一系必死,一系必胜”,后来自述创业时想过1000次自杀的刘銮雄,想着这句话硬是扛了过去,再次瞄准了北美市场,试图浪里翻身。

临行前他还放言,这次混不好就不回香港了。

然而港岛少爷仔的商业韬略抵不过骨子里的精明,刚到大洋彼岸的大刘差点被一个犹太商人骗光底裤。

当时大刘同意货到付款,对方收货后吹毛求疵,借产品不合美国标准的理由疯狂压价,进退两难之际,犹太人再次狮子大开口,要求大刘打五折不然不付款。

满脑袋官司的刘銮雄走投无路,这才意识到自己卖不卖都是血亏。

当时芝加哥有一个行业内的展会,大刘被犹太人带着一起参展,但两人站台到一半刘就被犹太人赶走。

假装走人的大刘发现,犹太人正在绕过自己向美国客户推销,大刘尾行一阵后鼓起勇气上前,好说歹说才要到了美国客户的名片。

几天后,这场犹太人精心策划的局被大刘的电话打破,他从美国客户那里得知,自己的风扇不符合当地的安全标准,犹太人就借机压价然后自己加工合格后出售。

“我在芝加哥呆了三个月才知道这回事,恨自己是废柴中的废柴”,事后刘銮雄谈起这事就极为后悔,说自己当时太过糊涂。

有一讲一,刘銮雄最引人羡慕的不是很玄的“贵人运”,而是永远能在大好牌局里做出最正确的举动,这便是所谓的“顺势而为”。

在美国滞留时,他遇到了一位好心工程师,对方花了三个月教他技术,不光改造了大批不合格的电扇,还成功地跳过犹太人,直接将货物送到了经销商手上。

事后连大刘自己都说这波操作实现了“穷人大翻身”。

此举让大刘赚足几个亿,名下的工厂也起死回生,他和父亲当时的冲撞也因此见了分晓之时:70年代末,有空调的人家也会去买电扇,何愁美国没有市场。

究其背后的原因还是与时局有关,当时两伊战争爆发,经济衰退愈发明显,节约能源和开支是所有人头上的利剑,铁定要尽全力节流,所以有空调的人家同样会消费电扇。

1983年,当初只有22人的爱美高已经完全摆脱了小制造作坊的身份,还顺便吞下了灯饰、灭虫器、煤油暖炉等业务的几大块蛋糕。

不光员工过万人,爱美高同年还在香港顺利上市,总资产高达5亿港元。

再回看1978年的刘銮雄,那个心愿是希望赚足100万,够买150平套房的年轻人,似乎这时早就得到了超乎欲望的馈赠。

26岁时户头里有一亿现金,30出头可以一口气买足五辆法拉利,从半路翻身的少爷仔到港岛顶级财阀,似乎这个穷过阔过的刘銮雄没什么可追求的了。

然而凡事有例外,刘銮雄的人生轨迹亦复如是。

既然在财务自由上无甚可说,只有更进一步,那么情场上的大杀四方就显得格外必要了。

对欲壑难填的富商们来说,只有一个原配有点不够,即便对方曾经是自己苦苦追来的发妻。

他们心中最好的搭配是,在发妻之外,还有几个上流社会中颇具名气的顶级佳人。

众花捧阔佬,这样无论走到哪个社交场合,都是一等一的话题。

极具商业野望的刘銮雄也是如此,有少年夫妻作伴还不够,要像外号“股市狙击手”一样,做个有名的“女星狙击手”。

那么关于大刘丰富庞杂的情史,它的发展脉络又是如何呢?这便是我们在今天的“刘銮雄往事”做序章后,接下来几篇要讲述的故事了。

C
CASTAR
1 楼
死后必大乱
火星滚滚
2 楼
现在的几个没一个是省心的,等着分家产呢
洪达
3 楼
怎么没有网球入洞的故事?差点味道。
洪达
4 楼
更正:高球
s
sjrqb
5 楼
白手起家哪有那么容易,多数富豪都有良好环境和资源,例如富二代,或者靠老婆,亲戚。
苏浩
6 楼
更正:橄榄球
本文小编
7 楼
精尽人亡
S
Stoke-U
8 楼
更正: 排球🏐️
苏浩
9 楼
一个时期半死不活拖死狗,突然又步伐稳健,应该是北上换了器官,有钱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