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夺命帮凶 细胞因子风暴的真相与应对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5月14日 13点17分 PT
  返回列表
18531 阅读
7 评论
BBC

新冠患者挤满医院,病症最严重、最有可能丧命的,是那些自己的身体作出超乎常态、灾难性反应的人。

病毒来袭时,免疫细胞迅速行动,大举冲入肺部。本来应该是去保护,但用力过猛,甚至拿出重量级武器“反戈”,导致血管破裂,血液凝拴,血压下降,器官开始衰竭……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相信,背后的原因是免疫反应过激,健康保护神成了病毒夺命帮凶。

什么是细胞因子风暴?

正常模式下,病毒来袭,免疫反攻;病毒溃败,免疫收兵。但有些时候,免疫细胞大军失控,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士兵成了随心所欲的暴徒,拿着重量级武器横冲直撞。

这种免疫系统的“倒戈起义”,虽然已有检测手段、反击方法,但是对新冠病毒引发的免疫失常,具体应对手段还不很明确。

免疫系统反应过激的原因多种多样,包括感染、基因缺陷、“敌我混淆”(把自身组织看作入侵者)的免疫疾病等。所有这些都归入“细胞因子风暴”范畴。

之所以起了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那些叫做“细胞因子”(cytokines)的物质闯入血液系统。细胞因子这些微小的蛋白可以被视为免疫大军的信使,在细胞间传递指令,有些请求免疫系统增援,有些呼吁免疫系统撤军。

风暴怎样冲击人体?

如果“主战”的因子过多,免疫系统或许无法自我调控。免疫细胞突破染病的身体部分,开始攻击健康组织,吞噬红、白细胞,破坏肝脏。

血管壁扩张,放行更多免疫细胞进入周边组织;渗透过于严重时,肺部积液,血压下降;身体各个部位出现血栓,进一步限制血液流通;器官得不到足够的供血,患者可能休克、导致永久性器官损伤甚至死亡。

阿拉巴马大学儿科风湿病学家和免疫学家、《细胞因子风暴综合症》作者克伦(Randy Cron)说,遭遇风暴的大多数患者会发烧,大约一半会出现神经系统症状,比如头痛、痉挛甚至昏迷。

他说,医生正在逐步理解细胞因子风暴和对应办法。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可靠的诊断性检测,但是,风暴有前兆。比如,血液中的铁蛋白、肝脏制造的C反应蛋白浓度指标可能升高。

风暴与新冠什么关系?

Covid-19患者遭遇细胞因子风暴先期迹象出现在中国疫情震央附近的医院。武汉医生对29名病人的分析发现,重症感染中,细胞因子IL-2R和IL-6指标更高。

广东医生对11起病例的研究也发现,IL-6是与细胞因子风暴类似症状的先兆。另外一个医疗小组分析了武汉150起病例,发现丧生患者细胞因子风暴的一系列分子指标-包括IL-6、C反应蛋白和铁蛋白—比幸存患者要高。

合肥一家医院也有类似发现。

风暴也在冲击美国病人。费城坦普尔大学风湿科主任卡利奇奥(Roberbo Caricchio)说,这类病例“见得很多”。虽然目前还没有准确数据,但是他说,“比例可观-大约20 -30%之间--的严重、肺部有症状患者呈现细胞因子风暴迹象。”

细节仍在不断涌现。克伦说,“新冠病毒的细胞因子风暴或许有其独特面。”血栓比例似乎高于其他风暴症,但铁蛋白指标并不会飙升到同样如日中天的超高状态。对于新冠病人,医生注意到,免疫细胞攻击肺部非常早、非常严重,以致肺部留下纤维化疤痕组织,

“这个病毒动作神速。”克伦形容。

风暴为什么会发生?

细胞因子风暴与瘟疫挂钩并非首次。科学家怀疑,1918年西班牙流感、2003年萨斯期间,风暴或许就是许多患者死亡的元凶。

更近期,克伦和团队分析了2009-2014年间猪流感的16个死亡病例,其中80%符合细胞因子风暴标准。他们还发现,几名死者有基因变异,或许这也是导致他们免疫系统反应过激的原因。

比如,两名死者PFR1基因变异。该基因负责穿孔素蛋白。穿孔素由特定免疫细胞生成,是突破封锁、消灭问题细胞的主力军。基因变异导致程序异常,但是,那类免疫细胞俗称“天生杀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辛辛那提儿童医院中心的儿科风湿病专家舒勒尔特(Grant Schulert)形容,“它们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继续释放大量细胞因子,然后就造成风暴了。”

克伦和团队研究的其他五起患者有LYST基因变异,导致运送细胞垃圾出现故障。这会干扰穿孔素活动,阻止免疫细胞有效打击入侵者。

医生还怀疑,其他一些患者的基因变异也影响了他们的免疫功能。

克伦说,这些变异、或者其他类似的变异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新冠患者中20%出现重症,其他人只有轻症,或者根本没有症状。

基因变异的人或许根本不知情,他们的免疫系统失控风险大,感染后病情会更加严重。

克伦说,“免疫系统乱了阵脚,想战胜病毒,难度太大。”

如何平息风暴?

应对办法,或许是平息免疫系统的“叛乱”。

激素疗法通常是首选。激素可以抑制免疫,但是,要想击退入侵者,一定力度的免疫仍然是必须的。克伦说,至于2019冠状病毒病,目前还不清楚激素疗法是有效、还是有害。

还有其他一些药物可以有针对性地干预特定的细胞因子。如果说激素是原子弹,那么,那些药物更像是锁定目标后发射的导弹。目的是保护“友军”—良好的免疫反应--不遭破坏。

比如阿那白滞素Anakinra,这是一款IL-1受体拮抗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批准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和儿童多系统炎症性疾病。

来自中国的初期证据也显示,托株单抗(Tocilizumab)可能对治疗新冠病有帮助。这种药物可以阻击IL-6受体,防止细胞接收IL-6发出的讯息。托珠单抗通常用来治疗关节炎、或者帮助接受免疫疗法的癌症患者缓解细胞因子风暴。

2月初,中国安徽两家医院的医生对21名重症、危重症患者试用托珠单抗,几天内,患者发热等症状显著减轻,大多数患者C反应蛋白下降,19人在两周后出院。

美国、中国、意大利、丹麦等许多国家的研究人员目前都在继续研究、试验将细胞因子阻断剂用于新冠病治疗。

但是舒勒尔特说,治疗的前提是,医生必须侦查到风暴即将来临。他说,“诀窍是:认清细胞因子风暴。”

舒勒尔特、克伦和卡利奇奥提议,所有症状严重到需要住院的新冠病人都可以做个简单廉价的验血,检查铁蛋白指标。他们说,他们所在的医院和一些医学学术中心已经开始这样做。

克伦说,平息风暴,动手越早、效果越好。“如果免疫系统要把你置于死地,你必须行动。”

刚满十八
1 楼
几十万个人里面有一个来个风暴也大惊小怪。基因不好的人会被自然淘汰。这是正常的自然规律。
相信事实
2 楼
说起来容易,但是,怎么控制风暴?没办法。 美国如果放任病毒泛滥,就是放任风暴。
丁丁猫和熊猫猫
3 楼
你姥姥!刚好是自然规律 刚满十八 发表评论于 2020-05-14 07:12:55 几十万个人里面有一个来个风暴也大惊小怪。基因不好的人会被自然淘汰。这是正常的自然规律。
f
freemanli01
4 楼
城管太多
s
size0
5 楼
这思路是对的。很多使用抑制免疫系统药物的类风湿关节炎患者在此次新冠瘟疫中居然没有发病的。至于他们体内是否有新冠抗体,不知道。不要强顶,顺其自然反而才能很好地与之共存。
孤舟渔翁
6 楼
细胞因子的出现,本身应该是身体的一种积极的防御行为,应该是有利于对抗病毒的。 现在,都在诅咒细胞因子风暴。 但是,细胞因子在病毒刚刚进入体内时的早期正是身体所需要的。 我敢说,在早期如果能够大量涌现出细胞因子,病毒会很快被消灭。 等到已经成为危重病人的时候,才有可能出现细胞因子风暴。 务必要分清楚,是在危重期间才可能出现细胞因子风暴。
汤姆爷爷
7 楼
“刚满十八 发表评论于 2020-05-14 07:12:55 几十万个人里面有一个来个风暴也大惊小怪。基因不好的人会被自然淘汰。这是正常的自然规律。” 数字有待商榷,但战略观点极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