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消失的搜索框和百度们的自赎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19日 21点17分 PT
  返回列表
14914 阅读
2 评论
放大灯

这不是错觉

早在 2009 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即显示,用户以新闻、资料、购物等信息为目的的搜索服务使用率出现下降,百度和谷歌的用户忠诚度也分别降低了 1.2% 和 2.7%。

当时,CNNIC 分析认为,一些购物、商旅等专业网站的使用功能日益完善,信息精准度高,分流了一部分用户。

如今回望,搜索业务的衰落大抵便是由此开始。

时代的陈迹

经典搜索引擎开始走下坡路的 2009 年,恰是智能手机崛起的开始。

技术的革新总会带来全新的生态与之匹配。智能手机创造的两个信息入口:一个是语音助手,另一个是应用程序。它们都切走了原本搜索引擎的蛋糕。

先说语音助手。它们往往被用来回答问题。本质上,这也是一种改变了介质的搜索,从输入文本改为输入声音,从输出结果列表改为语音播报单条内容。

过往人们依赖百度、谷歌搜索天气、新闻等日常信息,如今这成了语音助手们的常见工作在这些只需要一个结果问题上,用语音助手比搜索引擎方便多了。

在 2016 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中,互联网女皇玛丽 米克尔预言: 语音是最有效的输入形式 ,并指出 2013 年至 2015 年间,美国智能手机用户使用语音助手的比例从 30% 上升到 65%。另外,2016 年谷歌的语音搜索量相比 2008 年增长了 35 倍。 

在语音助手概念中诞生的智能音箱,也在挑战搜索引擎的权威。

研究机构 Voicebot.ai 在 2018 年发布的研究中提到,有 79.1% 的用户有每个月使用智能音箱的习惯,其中又包括占整体 45.5% 的用户已经在 日常使用 。 [ 3 ] 连李彦宏也在 2019 年公开承认: 以智能音箱为代表的智能家居,可以说是 AI 时代搜索的新入口。



图源丨 voicebot.ai

尽管语音助手能承载搜索引擎的很多工作,但它难以承载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广告位?竞价排名?为公司其他服务引流?都很难。

目前,一些智能音箱中已经加入了语音播报广告。但比起传统搜索引擎的广告位,语音广告也有着显而易见的问题:感知用户在周围时才播报广告,这有侵犯用户隐私的嫌疑;大声播报的广告难以跳过,存在感过强的广告也在侵犯用户的个人空间。

除了语音搜索,应用程序生态也是搜索引擎的敌人而且,在全球范围皆是如此。

谷歌在 2019 年年报中提到,除了电商和社交产品外,谷歌还面临着来自垂类产品搜索和视频平台的竞争,例如 Kayak(旅行查询),LinkedIn(工作查询)、WebMD(健康查询)、Hulu(视频平台)和 TikTok(抖音海外版)。 
这些后起之秀们不仅带走了用户,还直接压榨了传统搜索引擎的变现空间。EMarketer 数据显示,2019 年美国搜索广告市场将增长近 18%,但谷歌在其中的占比却在缩小,将从 2019 年的 73.1%,缩水至 2021 年的 70.5%。 

地球另一端的中国,垂类 App 对经典搜索引擎市场的入侵,来得更猛烈。这其中以一开始对移动互联网不够重视的百度为重灾区。

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在本地生活、移动支付等领域的领先世界,用户基数足够大的垂类 App 发生了 轻 到 重 的转型,成为中国独有的超级 App。根据 QuestMobile 的 2018 年半年报告,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核心流量被牢牢占据在微信、淘宝等几个 超级入口 手中。 

这些占据了手机用户心智的超级 App,极大地挤压了百度搜索的生存空间市场教育已经完成,消费者们已经对找什么信息该用什么 App 了然于心。

CNNIC 的《2019 年中国网民搜索引擎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在查找餐饮、娱乐服务等方面,搜索引擎的使用率已经不足 40%,毋庸置疑,美团点评等超级 App 抱团抢走了原本搜索引擎的工作。

在购物、下载软件与娱乐等方面,也有近半数用户不需要搜索引擎;更严重的是,哪怕是专业知识、工作学习,也开始有用户放弃搜索引擎在这些领域,知识社区、付费课程等,垂类 App 的作用不能忽视。



图源丨 CNNIC 

经典搜索引擎的优势一直在于搜索结果的包罗万象,但是当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App 取代了网站,产品运营的关键从 流量 转变为 留存 时,搜索引擎所带来的流量远不如封闭内容带来的用户粘性令人心动,超级 App 开始建立自己的内容护城河,希望用 独家 的内容把用户圈在 App 内。

这在日常生活也有体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微博和微信搜索新闻,在携程和美团搜索景点和餐厅攻略,在淘宝和小红书上搜索产品,连百度花费 14 年时间、集全民生产力完善的 百度百科 ,也被知乎抢走了饭碗。

在应用程序与语音助手的同时挤压下,传统搜索框显出颓势。同时,作为经典搜索引擎主要入口的浏览器,都在逐渐被用户抛弃。极光大数据的统计显示,2018 下半年到 2019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网民日均使用 App 中,浏览器的占比一路下跌,从 2018 年 Q3 的 4.1% 进一步下滑到了 3.4%。 

多重 打击 之下,经典搜索厂商的日子显然并不好过。谷歌财报显示,2019 年全年 Google 广告营收增长率迎来近五年的首次降低,对于谷歌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百度的 在线营销服务 营收,也在 2019 年财报中出现了近十年内的首次降低。

全球范围内,日活超过 12 亿的微信、4 亿的抖音、5 亿的淘宝已经屏蔽了搜索引擎的抓取。倘若之后海外的 1.26 亿日活的 Twitter、4 亿日活的 Amazon 和 16 亿日活的 Facebook 也把自己封闭起来,那经典搜索引擎上能搜到的内容还剩下多少?彼时,留给经典搜索的市场,又还能有几何?

救赎和转型

面对超级 App 们的 内容圈地 ,一场属于经典搜索引擎的救亡图存运动开始了。

首先是引流如果不能打败恶龙,那就加入它。

2016 年 5 月的 I/O 大会上,搭载 Google Assistant 语音助手的智能家居设备 Google Home 发布,剑指亚马逊 Echo。2017 年年底,市场份额已经几乎能跟亚马逊打成平手。

无独有偶,2018 年百度发布智能音箱小度在家,凭借在 AI+搜索 领域的深耕,短短一年时间反超阿里,国内市场份额高居榜首,如今与小米的小爱同学、阿里的天猫精灵三分天下。



各品牌智能音箱竞争格局 | 来源:中信证券

智能音箱只是经典搜索引擎诸多涅槃计划中,最近脱颖而出的一个。搜索引擎们正在寻找每一个用户需要获取信息的入口。百度有浏览器、谷歌有安卓和 Chrome、搜狗用输入法,都是搜索业务谋求破局的方式可这远远不够。

作为 内容的搬运工 ,搜索巨头们如不能摆脱对外部产品矩阵和信息流的依赖,搜索的未来就还是一潭死水。

李彦宏在 2017 年 2 月的一次内部演讲中提到: 怎么利用百度的平台让内容回来、让我们的用户能够方便获取,完成我们让人们最便捷平等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的使命。然而,什么样的内容才可能和日益集成化、封闭化的超级 App 们一较高下呢?

经典搜索引擎厂商们再一次加入了敌人,把自己变成了超级 App

2016 年 9 月和 2018 年 7 月,百家号和百度智能小程序相继上线。前者对阵的是自微信公众平台始群雄竟起的自媒体平台们;后者则对标方兴未艾的微信小程序。

与微信去中心化的口号不同,百度更多地学习了超级 App 们中心化的策略,以发挥百度联盟的优势。另一方面,百家号也在向短视频积极靠拢据信,及至 2020 年 6 月,百家号视频内容产量已达图文内容的 2.4 倍。

另一方面,百度也在试着用百家号孕育出的内容 抢救 搜索框。至于结果,除了带来了更多的 信息污染 ,和进一步分流了原本 Web 站长们的广告收入外,毫无作用。

在地球另一端,Google 也在探索以 Google Map 为核心,布局自己的内容生态:2018 年 5 月,Google Map 更新了 Explore 标签页,开始用个性化算法推荐本地内容,并推出 喜好匹配度 (You Match)功能推测用户习惯。

很快,Google Maps 下就整合了酒店预订、实时活动、列车延误通知、航班查询等功能;Uber、共享滑板车 Lime、外送平台 DoorDash,还有数十家订餐平台也相继入驻。 

除了超级 App 化的 Google Map,Google 也在关心内容的生产。不久前,Google 发起了一项 新闻紧急资助基金 计划,旨在为全球数以千计的中小型地方新闻媒体提供紧急资助。

这笔投资不是资助那么简单,背后显然还有更深远的谋划。已有接下这笔钱的新闻编辑室表示,计划利用 Google 的资助将业务迁移到新的线上平台,并投资音频、视频、数据生产工具以覆盖更多受众 至于哪家平台、谁的工具,不言自明。

搜索还没死

小度钻进智能音箱;Google Map 在成为下一个超级 App 的路上。一代搜索巨头们都有光明的未来尽管那些人们熟悉的经典搜索引擎越来越少人问津。

尽管大势已定,但这两年,搜索领域依然有微澜:2019 年,头条推出了号称 新一代搜索引擎 的头条搜索;2020 年,腾讯收购搜狗 这些动作无疑都将经典搜索引擎短暂地带回了公众视野。然而,无论是 信息流+搜索 ,还是竞价营销,处在内容生态的高墙深院内,那个小小的方框似乎也不再盛得下太多新意。

2019 年 1 月,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助理教授方可成的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引发热议。这是一篇时代对时代的檄文日趋保守、各自为战的生态搜索,是否意味着经典搜索引擎时代互联精神的封闭和没落?这样的生态搜索,未来又将如何呢?

唯一可以确信的是,搜索本身不会死去。在远离平衡态的人类世界,藉由知识的分类筛选得来的有序信息,构成了一种永恒的需要。在生态搜索之前,是搜索框;在搜索框之前,是门户、黄页;再之前,在互联网尚未诞生的年代里,是图书馆时代的知识分类体系,是林奈的生物分类系统,是亚里士多德的 属+种差

有人的地方,搜索就在那里。

c
coolbz
1 楼
好的谷歌不让用,害人的百度最好别用,厉害国就不需要信息不需要网络
不允许的笔名
2 楼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即显示...谷歌的用户忠诚度 ========== 恶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