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下来”到“催着生” 近八百万计生人员尴尬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3日 8点35分 PT
  返回列表
29424 阅读
75 评论
端传媒

【旧闻重温】​赵晗|从“不许生”到“催着生”,近八百万计生人员如何转型

06/01/2021原文



中国西北某县王牌计划生育(下称“计生”)干部张宝强的人生,在2016年1月1日突然调转了方向。那一天起,中国开始实行全面二孩政策。

“2016年以前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天天出去抓超生。现在主动服务人家生二胎,以前这(些人)都是被管理的对象。”张宝强时常想起往昔辉煌:在他的领导下,县里曾凭“结扎最多,超生最少”,连续五年排名全乡第一,出去开会倍儿有面子。如今,在最新的“催生”服务排行榜上,张宝强的团队一落千丈,心里空落落的。

进入2018年以来,中国各省纷纷出台各类鼓励生育二孩的政策。《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评论称“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呼吁落实全面二孩政策。在生育率连创新低的背景下,放开生育的呼声此起彼伏。

政策掉头的同时,全国近八百万计生人员也开始艰难转型:从“追着人做结扎”变成“追着人做孕检”,从强势不许生、变成“低三下四”求人家生。曾经刷满农村墙面的“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变成了“放开二孩政策好,生对儿女好养老”。这些变化令计生人员无所适从:不是说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必须长期坚持、丝毫不能动摇吗?不是说资源紧缺、人口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沉重压力吗?三十年来,他们为祖国发展想方设法限制生育,如今又是怎么个说法?他们今后该怎么办?



贴钱请人做孕检,依然完不成指标

张宝强现在的考核指标是:每年催生200个二胎,完成100个免费孕前优生体检。

2015年底,张宝强所在的县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在名称前加了“卫生”二字,和妇幼保健部门正式合并。张宝强的主要工作变成宣传二胎、优生孕检和产后母子保健。

为了鼓励生育,县里申请经费买了一台四维彩超仪和唐氏筛查仪。张宝强拿着一份花名册,上面记录着他辖内符合条件的育龄妇女信息和联系方式,重点宣传对象是新婚和第一胎产后两个月的妇女。张宝强恨不得天天打电话求着人家,承诺优生、唐筛、B超检查全免费。爽约常有发生,说好了又不来,免不了又要打上几个电话。

过去,张宝强出门追结扎从不花钱,去哪儿单位都报销。 现在却情愿自掏腰包。有的妇女在省城打工,嫌远不愿回来做体检。为了完成指标,张宝强自费为夫妇俩提供往返车费和误工费,动员一对夫妇,张宝强要自己贴上500元,如果动员上十户,他一个月就白干了。

张宝强他们还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成立了微信群,经常在群里宣传:“好消息!计划怀孕夫妇,县保健所提供免费体检。请相互转达。”群聊和私聊都服务到家,有信必回。

入户宣传一直是张宝强的强项。 过去是四五个人坐车去,先把计生对象一家人震慑住。现在则是自己一人登门拜访,带着印有二孩政策的宣传小书包,挨家挨户发送。

或许是担心人们不太适应突然鼓励生育,宣传小册子还特地对人口和资源的关系做出了解释:“据有关部门测算,我国的能源、粮食等供给都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不会影响国家既定资源环境战略目标的实现。”此外还预测了全面二孩政策对国家经济发展的正面影响:“直接拉动对妇幼健康等领域消费”、“有利于稳定经济增长”、“盘活存量、优化配置”。

但无论张宝强怎样努力,每年100个孕检指标还是难以完成。政策放开了,可每年自愿生二胎的,只有不到60个。剩下的40个指标,给谁检查?

相比过去指标明确规定“计生政策符合率95%以上”,全面二孩的评价标准显得更加微妙。张宝强揣测,“什么叫全面?全面的意思就是百分之百的生二孩,符合条件的都应该生。”但他也明白,“百分之百生二孩,必然百分之百做不到。”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在全面二孩政策首次实施的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人。到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下降到1723万人。出生率、自然增长率均开始下滑。据经济学家梁建章和统计学家黄文政预测,到2050年前后,中国出生人口可能萎缩到每年约800万人,只占世界全年出生人口的5%。



张宝强认为,低生育意愿,主要和高昂的教育、住房成本有关。所谓“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张宝强所在的地方还比较落后,但城里的房价已经涨到四五千一平米,和他的月收入不相上下。与此同时,在孩子教育方面,谁也不愿意落后,随便上几个兴趣班,每个月也要几千块。

二孩政策实施后,县里按照新标准重新排名,张宝强团队从此告别荣誉。从未落后过的张宝强,心理难受得很。

结扎,讲究“一个都不留”

上世纪九十年代,张宝强从医学院专科毕业,在医生和计生干部间选择了后者,到乡镇计生办公室当了一名宣传员。

计生干部的招聘门槛很高,没有大学生,就从医院借调技术人员。张宝强觉得能参加这个工作很有成就感:“中国人口太多了,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我要为建设国家出一份力。”

一起毕业的同学中,有三分之一干了计生,有的在乡镇搞计生宣传,有的在计生医务室做结扎、上环(指在子宫内放置节育器)和引产手术。计生工作在当时是一份美差,待遇好、地位高,可见国家对计划生育的重视。单位领导说了:“每年都要建计生服务站,要创星级乡镇站”。

张宝强所在的乡镇计生办公室,辐射周围一万多人。过去,他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少生快富”,重点盯防蠢蠢欲动的“纯女户”(即家庭所生均为女孩),带妇女去计生站做结扎。

按规定,夫妻双方都是农业户口,可以生两个。一方为非农业户口,只能生一个。当时的口号是“一环二扎”,意即:生完一个必须戴环,生完两个必须结扎。农村户生一胎和二胎间隔必须满4年,否则“超间二胎”也算超生,影响计生考核指标。“超间二胎”罚款起价500元,距离4年标准每短一个月加100元。

张宝强治下的结扎,讲究“一个都不留”——对生完两胎的农村妇女实行强制结扎。他一直将乡里的计生政策符合率保持在95%以上。

对于已经生了两个女孩,就盼着一个男孩的高危户,他们好说歹说,连哄带吓,逼着做结扎。这工作量可不小,每年全乡有二十多“纯女户”,动员一户至少要二十多次,一刻不能放松,“一不留神他们就怀孕了”。

在华南某县,计生服务站的何秀虹几乎是计生政策的同龄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直干到现在,专做计生宣传、结扎和引产工作。

和张宝强一样,何秀虹的计生服务对象主要是女性。因为男的结扎后,往往心理压力很大,回到乡村,会被嘲笑,性功能随之出现障碍,于是就转为给女性做输卵管结扎。

湖北计生干部段玲,在计生的荣誉上也不逊色。上世纪九十年代,她从卫生学校毕业后,进入计生服务站工作。九十年代末是计生管控高峰期,段玲连续几年每年流产两三百例。2002年左右,发生了一些重大恶性事故,连续出现大月份产妇引产死亡、上访增多。引产手术随后在计生医务室被叫停,只能送去三甲医院做。

段玲负责的地区,做引产的很多。因为当地被群山包围,有的村落本身就在高山上,超生孕妇不易被发现。二者,即便发现了,周围也有着绝佳的躲藏条件。这样一来,找到后往往要施行引产手术。 不论怀孕几个月,不论怎么央求,“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是一道红线,是一票否决”,孩子绝对不能留。在深山老林发现目标,靠的是告密者。把孩子解决掉,告密者会收到一笔奖励金。

孕妇被送去手术室,抢人的两队人马已在门卫对峙。家属知道孩子引下来很可能是活的,一旦听到孩子的哭声,马上冲进去把孩子抢走。另一队人马——计生部门安排的公安和警察也等在门外,再次从家属手中把孩子抢回去,“弄死”。



“跨省追捕”也是张宝强的家常便饭。因为有专项经费抓超生人员,张宝强一旦收到消息,便组织村干部等一行十余人,迅速出发。若在临近省份,就包车前往;若远,就搭火车,赶到超生家庭打工的地方,根据线人提供的线索,连夜“抓捕”。超生户如果配合,就带去附近的医务室,该流产流产、该结扎结扎。但后者通常都极不配合,那么就不客气了,一行人把目标强制带回老家,动手术。

在张宝强、段玲这样的计生干部的齐心努力下,中国的人口增速得到了有效控制,每年新生儿数量从1990年的2800万,下降到1999年的1500万。

不敢一个人下乡工作

张宝强心里也犯过嘀咕:“干这个和心里有点违背,结扎不人道,学医的是知道的。但是每年都有结扎任务、指标。”

按照规定,农村户口家庭生完第二个小孩后,就要结扎。有几个妇女,结扎刚做完,小孩夭折了。

张宝强所在的乡镇非常落后,村里还流行着一种看法:谁家没生出儿子就是报应,是因为没有积德行善。不生儿子的妇女会被人辱骂,“断后”是极大的不孝和耻辱。有时压力太大,受责骂的妇女会跑来找张宝强哭诉:“你不给我们结扎,我们就不受这些气。”

结扎并发症的高发也令学医出身的张宝强感到揪心。村里老有妇女说做了结扎后肚子疼,影响干活。那时张宝强还没有经验,也没做腹腔检查。他曾经怀疑大量妇女腹痛可能是结扎手术造成的,直到有一天,他听一个同学说,计生做的这种输卵管结扎手术,发生盆腔粘连情况的特别多,但“你在做这个工作,也不能说”。

虽然已经离开了计生工作,但段玲始终不敢直面过去:“良心一直受着很大的煎熬”。

她曾经遇到过已经足月的产妇,快要生的时候,不幸被计生人员逮住了,强制送来做引产手术。她引产下来的孩子很有可能是活的,但是领导说,“你不能让这个孩子生下来是活的。否则会影响我们的计划生育率,会影响整个乡镇的工作考核!”

领导会千方百计给医生施压,老医生们被迫想到很多办法,比如在小婴儿头伸出来之前赶紧在头上打一针,或者生下来要哭的时候把嘴捂住,丢进水里……段玲一开始根本干不来这些事情,老医生见她犯怵,就把这些活都揽了过去。

曾经,段玲他们下乡做任何计生服务都要收钱。九十年代,给育龄妇女做检查,一次收费2块。此外,人流、引产等项目,都要村民自己出钱。回想起那段岁月,段玲有点不好意思,“试条检查,一次可以收10块钱,基本上我们想怎么收就怎么收。”

收钱的时候,老百姓骂骂咧咧。给的时候,就直接把钱扔在地上,还在一旁继续骂。



面对迟迟不缴纳社会抚养费的,领导也有办法。有一次,领导带着段玲一行人下乡,直接去超生户家里拿东西,还拿了不少粮食。还有一次,他们拿着锄头去一个生活困难的超生户家庭,爬上房子,把房顶给扒了。

计生干部和群众之间关系恶劣,是长期积下的怨。何秀虹和同事们一下乡,村民打老远看见就跑,边跑边骂:“做绝种的工作!”有一次下乡正赶上人家办酒席。看见他们来了,酒席的主人宾客全跑了,边跑边发出警报:“阉鸡队来了!”

坊间甚至流传着一种说法:“千万不要去计生办做人流,他们会偷偷给你放一种药,你就再也生不出来了。”

无论是段玲还是何秀虹,都不敢一个人下乡。做其他工作的,下乡还能有口粥喝,计生人员下乡,连口水都没有。虽然有车,但他们下乡还是经常要走路。因为常有村民把他们的车拦下,不让通行。他们的车掉进坑里,也没有人来帮忙,还向他们扔石头。在其他地区,还出现过计生干部被村民拿刀追砍、泼粪等事件。

张宝强换位思考,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不招人待见:“人家想生个男娃娃你非得让结扎;人家刚怀上你逼着引产。”

他们也听说过1991年山东聊城发起的“百日无孩”运动。为降低人口出生率,聊城冠县和莘县要求自5月1日至8月10日间,一个孩子都不许生,当地官员强令计生人员、公安、武警抓人,确保所有怀孕妇女从5月1日起强制堕胎。诸如“上吊给绳,喝药给瓶”、“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的标语遍布大街小巷。

虽然不堪回首,但一想到计生是国策,就都觉得自己不受人待见、吃点苦不算什么,关键是为国家的建设出了一份力,要知道,“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因为人多”。

“计划生育同龄人”何秀虹不会忘记,1980年盛行的“人口控制论”宣称:若不实行计划生育,中国人口到2075年将超过40亿。

无论当时和现在,都有学者不认同这种推测。《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指出,即使不实行计划生育,中国的生育率也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下降。例如从未干预生育的印度,生育率从1980年的4.8自发下降到2017年的2.18。不过,这样的判断至今都“不合时宜”,被国内专家众口驳斥。

“计生工作做不好,所有的升迁、福利、住房都没有指望了。”虽然有时受到良心的谴责,但段玲很快又想开了:“计生是第一考核指标,一票否决一切。看到再可怜的情况,在计生面前,也不能通融。”

段玲所在的湖北省曾经实行着极度严苛的计生政策。“一票否决”指的是,无论是谁,凡是违反计生条例的,用人单位一律直接开除。多年后,实行“一票否决”的湖北省在最短时间调转了船头,咸宁市率先出台了惠及二胎的政策:产假延长至6个月、允许孕期和幼儿小于3岁的女职工申请弹性工作时间和地点,在入学、医疗、住房、职称评定、薪酬分配等方面对生育二胎的家庭“给予倾斜”。

政策转变,总是比人的转变轻易。

被“卸磨杀驴”的计生干部

张宝强现在特别想回到医院去,却又苦于长期不接触临床,早把医学技术遗忘了。参加同学聚会,他发现当时选择当医生的同学,几乎都评上了高级职称。再看干计生的,最高评到中级,月收入差距有1000元。

部门合并后,张宝强除了宣传二胎,还要制定扶贫计划、指导养殖、验收田产等,跟他的专业技术一点都不沾边。

相比之下,纯粹干宣传出身的计生干部,转型起来可能更容易。反正光凭一张嘴,让说什么说什么。过去宣传“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现在宣传“二胎家庭才幸福”。

张宝强估摸着,“用不了多长时间,计生工作就不存在了。”他从名称的改革上看到了端倪:从最早的“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到“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再到今天的“卫生健康委员会”,“计划生育”四个字不见了。在职能上,与计生相关的司局也被撤销了。

看到2016年湖北公安县三十多个计生干部上访的新闻,段玲越发庆幸自己转行转得早。她一直关注计生方面的新闻动态和人口形势,判断放开二胎是必然趋势。与搞宣传的张宝强不同,段玲自认没有荒废医学技术。2014年,她努力调到了社区医院,从此告别计生生涯。

湖北公安县的计生干部自2006年乡镇机构改革后,被取消了事业编制。但当时社会抚养费(即“超生罚款”,征收对象为超生的城乡居民和农民)还可以按30%返还乡镇,用于计生工作,他们的待遇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社会抚养费年征收规模在200到300亿之间。有的小孩已经上了大学,父母还在被追缴社会抚养费。在一些地区,没有按时交社会抚养费的,还会被列入征信黑名单。



如此巨大的经费,使用情况一直成谜。其中可以明确的一个去向是,返还给基层政府和计生部门,或列为计生人员奖励。2015年后,社会抚养费返还机制取消,计生干部从中“一分钱也拿不到了”。

上访的计生干部称自己“成了弃子和路人”,被“卸磨杀驴”。他们坐在县卫计局门前,拉起横幅“落实中央政策,保我应有待遇”、“稳定计生队伍,还我应有身份”。计生站和卫生局合并后,往往是原卫生部门的人当一把手,原计生部门的人则感到“处于劣势,没有话语权,不受重视”。

据《第四次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系统人事统计公报》,截至2005年底,全国计生系统共有在编人员50万名。另据原国家计生委2009年公布的文件,除在编人员之外,全国还有约120万名村级管理员和600万名村民小组长做计生工作。这么多人,如何安置?

实地走访计生干部不难得知,从计生到催生,虽然国家政策变得快,但计生干部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人口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沉重压力没有改变”、“人口与资源环境的紧张关系没有改变”、“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必须长期坚持丝毫不能动摇”等口径早已深入很多人的骨髓。比如何秀虹,她并不知道专家们讨论的什么人口形势,政策的转变令她“搞不懂了”。

易富贤也质疑这种转型安排。他指出,发展人口并非靠单一部门能够解决。再者,根据国际经验,在日本、德国、韩国等设有专门负责人口政策部门的国家,生育率也不高。易富贤建议将计生人员转岗分流,可考虑为失独家庭、老无所养者提供服务。

陕西省已经做了一些尝试,从2014年11月起,陕西商洛共69名乡镇计生干部,通过专业培训,转型成为促进婴幼儿早期发展的“养育师”。这是一项婴幼儿早期发展干预试验,名为“养育未来”,由中国国家卫计委和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共同推动,项目的牵头人之一,是一直关注中国农村发展的斯坦福大学发展经济学教授罗斯高(Scott Rozelle)。

“养育师”每周要上门完成为农村婴幼儿定制的游戏和活动。罗斯高希望借此项目让贫困农村的婴幼儿也能获得科学且充分的早教,缩短农村和城市孩子在阅读、理解能力方面的巨大差距。

“想要维持同样的经济发展水平,下一代的中国人必须更聪明。”前卫计委培训交流中心主任蔡建华对媒体表示。

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副教授张庆宁的团队则在探索,计生干部如何发挥“有人的地方,就有计划生育”这一优势,转做艾滋病预防和性教育工作。

如今,段玲早已转型,何秀虹马上退休,但还有大量的张宝强们,人到中年,正逢事业的成熟期。突然调头的他们,在曾经笃信的道路上顿感迷茫。但张宝强愿意一如既往地支持国家政策:“过去搞计划生育为国家出力。现在国家老龄化了,我们搞二胎催生,为国家继续出力。”

(应受访者要求,张宝强、何秀虹、段玲为化名)

本文原文系已发表报道。经作者补写和重新编辑,于8月24日发表于端传媒。

总是我
1 楼
这帮人个个都该判刑。
炒瓜子
2 楼
做了那么多年的孽, 一句尴尬就解决了?
F
FollowNature
3 楼
该判刑的是上头
l
luting
4 楼
多生不就是为了要更多的劳动力吗?那些搞计生和维和的人员全部解散,国家省了几千亿开支,又凭空多出上千万劳动力。
w
wanttosaysomething
5 楼
很好,不尴尬,这近八百万计生人员立马转型为"催生员"。每家派一个,住家亲自指导,亲自计划,还可以亲自上阵,直到怀孕。这一年就多生八百万。
B
ButterflyGarden
6 楼
这帮计生干部做的是断子绝孙的缺德事。
w
wbkds
7 楼
党国女人的子宫跟自来水一样,党妈收放自如。
老哈哈
8 楼
赶紧的转行搞优育服务,积点德吧。
w
wx3000
9 楼
与天斗与地斗,与自己的思想斗,党为三十年间人流掉的祖国花朵们道歉吗?
行者陌言
10 楼
昨天为党杀婴, 今天为党催生
i
iloveCCP
11 楼
计生员职能不变,只是工作计划变了。 计划生育,不等于不生或少生,我可以计划只生一个,也可以计划一年一个。
天涯天涯
12 楼
给计生干部指条出路,改行做五毛,还来得及 虽然不知道五毛还能蹦跶多久
落基山99
13 楼
记得当时的标语: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 当然,这是精心策划的让,群众斗群众! 这种标语,让老百姓互相监督,互相摧残 的力度是非常大的。 光是 计生人员 就八百万!! 中国的老百姓养的各级官员 太多了!! 所以,普通的中国人要买房,必须工作几十年,一百年!
泰傻
14 楼
助纣为虐,汉语成语,意思是比喻帮助坏人干坏事。出自《史记·留侯世家》。
L
Lacedaemon
15 楼
“3孩”就是一个借口,继续养着这800万吃皇粮干歹事的公务员
落基山99
16 楼
光是 计生人员 就八百万!! 中国的老百姓养的各级官员 太多了!! 所以,普通的中国人要买房,必须工作几十年,一百年! 记得当时的标语: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当然,这是精心策划的让,群众斗群众! 这种标语,让老百姓互相监督,互相摧残 的力度是非常大的。
金拱门汉堡包
17 楼
啥都成了指标,让国母一个人去生吧
n
newbigman
18 楼
800,000, WOW, this is astonishing!
我可以发言吗
19 楼
也别墙倒众人推。没有他们,中国现在恐怕还在用粮票,油票,豆腐票吧。
n
newbigman
20 楼
一直不明白为什么 我们的农民要比美国的农民每年多劳动50%的时间但是收入却不到人家的十分之一! 看到光计生委就800万人, 我好象有点明白了。
嘉人2020
21 楼
这些都是真的,当时父母单位一位同事的农村妻子怀了二胎,躲到九个月被抓住了,被强行流产,孩子在肚子里直接给弄死了,当时只觉得毛骨悚然,完全想不出那些人是怎么下手的,跟杀人狂一样……
体制内
22 楼
Murderer!
嘉人2020
23 楼
所以人民其实在交税养着这些杀人犯,结果现在国家说人不够了,当时根本不该杀这么多婴儿!
西
西雅图登山
24 楼
一个国家的政策就像是儿戏!真是害了60后和70后。估计猛生几年又要计生
j
johniewalker
25 楼
近 800 万 寄生 /"计生"人员???
嘉人2020
26 楼
这样随便杀婴的国家,以后不会嫌老人太多就弄个国策希望老人们安乐死吧……总觉得这些领导们根本没人性什么都干得出来。
c
commonpeople
27 楼
是什么把人变成了鬼
总是我
28 楼
我可以发言吗 发表评论于 2021-06-01 13:47:02 也别墙倒众人推。没有他们,中国现在恐怕还在用粮票,油票,豆腐票吧。 -------------- 扯淡吧,多生几亿人中国就还在用粮票??? 我劝你说话要用普通人的思维,而不是上帝视角。用你孩子的命换来国家更好的生活,你干不?
我来过
29 楼
我党从不尴尬
d
dreamstory
30 楼
大家不要被网上人们大量嘲笑三胎政策而误以为没人生孩子啦, 只要法律允许,中国家庭即使不富裕的,也都是最少2个及格,3个更好,再娶再嫁后继续重新生几个。不生到男孩不罢休。 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各个三线以下的小城市和农村的人中具有强大影响力和人群基础,已经植基因。 别被网上几个一线二线城市人的观念现象所迷惑。
我要真普選
31 楼
dreamstory: 不要看網上的評論,你自己去看看中國政府公布的出生率。從2016年開放二胎開始,中國的出生率是上升了?還是下降?
w
williamsteng
32 楼
邓小平的强制性流产杀死了无数的女婴。这个帐是一定要清算的!
p
phx007
33 楼
亲自上
在实话实说
34 楼
功德无量
p
paladindancer
35 楼
当时说农村生了女孩直接就扔了,想想是不是一胎政策的原因。农民家里没有男丁,没有劳动力那是要饿肚子的,现在也能理解了,都是被逼的
西
西门雪
36 楼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中国北方一个农村,时间已经半夜12点了,小伙子赵萎家里却是人声嘈杂,灯火通明。卧室里,只见小赵和他结婚三年多的老婆小习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床边站着八个村里的催生干部。其中一个干部对小赵喝道:继续干!不然伟哥快失效了。只见小赵脸色苍白,哭求着说:今晚实在不行,要不明晚试试看吧。
c
caonuma
37 楼
折腾
一将功成万骨枯
38 楼
世道轮回,孽债要还
b
beijingconnection
39 楼
想想当年那些政工干部,改革开放后也曾是灰溜溜的。
落基山99
40 楼
光是 计生人员 就八百万!! 中国的老百姓养的各级官员 太多了!! 所以,普通的中国人要买房,必须工作几十年,一百年! 记得当时的标语: 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当然,这是精心策划的让,群众斗群众! 这种标语,让老百姓互相监督,互相摧残 的力度是非常大的。
T
ThePacific
41 楼
流氓和强盗的政府!对待人民比对畜生还狠!当年半夜三更上房揭瓦强行流产,如今却要三百六十度转弯!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如此疯狂而野蛮的行径,必遭天谴!!!中国人民要觉醒!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啊! 起来!前进!
H
Hansha
42 楼
转什么型啊?还是叫“计划生育委员会”,以前限制你生是计划,现在催促你生也是计划,将来逼着你生还是计划。原班人马,只要换个数字,把1换成3就行了。赶紧的生吧,再不抓紧时间,等3换成了5,就来不及啦!
天堂路
43 楼
永远伟光正,从折腾走向折腾
D
Doctor.XI
44 楼
丧尽天良!共产党活该断子绝孙! —// 孩子绝对不能留。在深山老林发现目标,靠的是告密者。把孩子解决掉,告密者会收到一笔奖励金。 孕妇被送去手术室,抢人的两队人马已在门卫对峙。家属知道孩子引下来很可能是活的,一旦听到孩子的哭声,马上冲进去把孩子抢走。另一队人马——计生部门安排的公安和警察也等在门外,再次从家属手中把孩子抢回去,“弄死”。
小毛er
45 楼
这个国家太可怕。人民太苦了。
o
oxoxox
46 楼
人口大国玩的就是心跳.
我要真普選
47 楼
共產黨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有什麼奇怪?今天是偉光正、昨天也是偉光正!
寓形宇内
48 楼
起因计生办将其妻带走去乡里执行了强制引产的田明建事件,是1994年9月20日上午发生于北京市建国门外的一场枪击命案。造成4名解放军干部军人、17名平民及数目不详的武警或公安民警死亡,伊朗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及其子死亡。
总是我
49 楼
孕妇被送去手术室,抢人的两队人马已在门卫对峙。家属知道孩子引下来很可能是活的,一旦听到孩子的哭声,马上冲进去把孩子抢走。另一队人马——计生部门安排的公安和警察也等在门外,再次从家属手中把孩子抢回去,“弄死”。 —————————— 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吗?!
我要真普選
50 楼
還有那個中國人敢說:中國政府沒有種族滅絕、沒有犯下反人類罪行?
c
capitalist
51 楼
把这些人都关起来!
c
charley3
52 楼
只要是党的决定,就都是对的,好的,不能怀疑。 ——————————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2021-06-01 16:36:00 還有那個中國人敢說:中國政府沒有種族滅絕、沒有犯下反人類罪行?
烂漫主义
53 楼
计生员还会尴尬?太高看他们了。他们的脸皮比五毛厚多了。问问那些当年拉妇女去堕胎的,当时有没有同情心,恻隐心?良心?这些当时都没有,现在还会尴尬?党的狗而已。有骨头给就上了,懂什么尴尬不尴尬。
在路上!
54 楼
怪不得五毛都精分,上面政策天天变,脑子笨的五毛转不过弯,一用力,神经了。这种精神病美国还治不好,要回到祖国怀抱才行。可惜祖国又看不上五毛,因为这些五毛档次太低,可怜见的。
O
OldPortland
55 楼
政府在耍流氓
游走四方16
56 楼
这些作孽的部门早该裁掉了
旁观者XWY
57 楼
集权体制的荒诞,人类自然属性为政治服务。
a
abraham007
58 楼
这有啥好尴尬的,国家的政策调整,并不影响执行政策的人。
旁观者XWY
59 楼
这世界上也有集权国家如北朝鲜。比比金将军,习主席不知威风多少倍,靠的就是人多地大。鼓励生育抢占土地就成了基本国策。厉害了。
n
nyfan
60 楼
可以给新婚夫妇下命令没有在限定时间内生三胎的开罚单LOL
想不开1
61 楼
切,政府什么时候尴尬过?裆里的事情,软硬都是对的。
X
XM25
62 楼
有什么尴尬的?不就是一份工作。打倒刘少奇的人后来又打倒江青,说文革是灾难的现在又改口。问问五毛会不会尴尬。
昌平人
63 楼
学习美国某些红州的做法,怀孕6周有心脏跳动就不允许打胎了。再有就是十个避孕套中,搞一个漏的
神龙摆尾
64 楼
真是荒谬至极,数十年计划生育流产了多少孩子,即愚昧又残忍
c
canada_与狼共舞
65 楼
改成催生办不就行了。
f
fkkn
66 楼
换块牌子继续干!这些土匪加流氓是我党的宝贵财富。。。
D
Doctor.XI
67 楼
这歪脑筋的确有一套 昌平人 发表评论于 2021-06-01 18:19:00 再有就是十个避孕套中,搞一个漏的
飘过的云
68 楼
唉……里外不是人,迟早精神分裂。
l
laocaige
69 楼
从被媒体引导,到头脑风暴,带专家小组。我们的思考要成长。
S
SPASS
70 楼
不還是管生育這點事兒嘛,就地改催生辦就行,尷尬什麼,都是沒有人性的東西,不會尷尬的,想多了。
子夏悬鹑
71 楼
生一个是计划 生三个也是计划 大熊猫还是计划
m
mate20pro
72 楼
继续编口号忽悠老百姓。 限制人民生育自由,这个是中国历史上独有的, 古代都没这么专制
青衣侠
73 楼
没什么“尴尬”的,一切都要与时俱进嘛。过去提倡“光荣妈妈”,后来搞“计划生育”,现在又要提倡“光荣妈妈”了。“计生办”可以撤销,也可以把“计生办”改为“促生办”,专门用来帮助解决多子女家庭的实际困难。总之,没有什么万古不变的政策,也没有什么万古不变的部门,一切都要与时俱进。
w
wanghbhb
74 楼
中国为什么做事总是那么极端呢?
常态
75 楼
对裆来说,只有韭菜,没有人,就不必谈人性, 你割个韭菜还和韭菜商量要割你了,割多少? wanghbhb 发表评论于 2021-06-02 19:56:48 中国为什么做事总是那么极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