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公主出逃未遂,曾多次遭家人殴打虐待(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8日 11点25分 PT
  返回列表
29702 阅读
3 评论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陆雨聆】众所周知,阿联酋的迪拜是个“穷得只剩钱”的富裕城市。然而,迪拜皇室日前却发生了一件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位公主“逃跑”了。

原来,这位公主名叫拉蒂法(Sheikha Latifa Bint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 II)。据她自述,她32年的人生毫无“自由”可言,还曾多次遭到家人的虐待。3月,她在法国朋友的帮助下意欲逃离迪拜,奔向向往的生活。

可是,她所乘的豪华游艇很快便被截获,她也并送回了迪拜,至今“杳无音讯”。

据了解,拉蒂法失踪后,一些关心她的社会人士自发建立了个名为“逃离迪拜”(Escape from Dubai)的网站,呼吁广大网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帮忙寻找她的下落。

“逃离迪拜”网站截图

同时,拉蒂法在逃离前录制的一段长达39分钟的视频,也被律师公之于众。

“如果你看到了这段视频,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我要么已经死了,要么正处在很糟、很糟的环境中”,拉蒂法在开头,便用英语如是说道。

拉蒂法的自述  视频截图

她详细叙述了自己“痛苦”的经历。她是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的30个子女之一。尽管身份尊贵,但现年32岁的她,行踪多年来一直被人重重监控,没有任何人身自由。

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  图源:阿联酋《海湾时报》

比如,她不能开车、不能旅行,还被设了宵禁。2000年以前,拉蒂法甚至连迪拜都没出过。

 

早在16岁时,她便试图逃离阿联酋,但刚到邻国阿曼边境就被抓了回去。回家后她遭到了家人的殴打和监禁,并被强迫注射了麻醉剂。此后,她被拘禁、折磨了三年多。而她的姐姐同样曾逃脱未遂,“下场”也是如此。

拉蒂法的身份证  图源:“逃离迪拜”网站 下同

所以,拉蒂法下定决心再次试一试,“我要开始追求我的生活、我的自由。”她认为,自己有99%的几率可以成功逃脱。万一失败,她的律师就会把视频放到网上,这是她最后的希望。“因为我父亲关心的是他的名声,这段视频可以挽救我的生命。

3月4日,拉蒂法的行动开始了。原定计划是由法国好友若贝尔(Herve Jaubert,曾经做过特工)和芬兰好友尧希艾宁(Tiina Johanna Jauhiainen)协助她逃到阿曼,再一起搭乘若贝尔的快艇“诺斯托罗莫”号(Nostromo)逃离,经由印度转飞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拉蒂法的护照

然而,快艇却在距印度海岸不到80公里的阿曼海公海一带,遭到3艘印度军舰和2艘阿联酋军舰的联合拦截。

据事后尧希艾宁在记者会上的回忆,武装人员登上了他们的船,她和拉蒂法躲在甲板下,听到外面响起了枪声。

二人还是被发现了。“他们用枪指着我,并把我的手反绑到背后”,尧希艾宁说,“然后,他们用英语大喊,‘谁是拉蒂法?’”

她们走到甲板上时,看到若贝尔正被人一顿暴打,打得血流满面、面目全非。

“诺斯托罗莫”号快艇富吉拉酋长国的阿曼湾一带,但阿联酋当局否认知道它的下落

之后,她就被送回了迪拜。尧希艾宁说,被拘禁的半个月里,她被强迫签了好几份看都看不懂的阿拉伯语文件。直到22日,她的行踪才被芬兰外交部发现,在斡旋下,阿联酋当局终于允许她返回芬兰。

另一方面,“诺斯托罗莫”号也一度失去了下落。3月20日,快艇在富吉拉酋长国的阿曼湾一带被检测到信号,但阿联酋当局又否认知情。次日,若贝尔和三名菲律宾籍船员被释放,船又被开到了斯里兰卡的加勒港。

拉蒂法却从此音讯全无,至今已两个月有余。


据了解,拉蒂法曾经很喜欢跳伞  Instagram截图

 

“被拘禁在迪拜”(Detained in Dubai)组织的CEO拉达·斯特林(Radha Stirling),是“逃离迪拜”网站的活跃成员,一直在为事件四处奔走。上个月底,她接受了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使美国民众对此事也有了一定认知。

(观察者网注:据该组织网站介绍,他们的成员来自世界各地,皆为民事及刑事司法专家,专门监督阿联酋当局执法。)

而她也坦言了出手相助的原因。拉蒂法在被抓前的最后一刻,曾用Whatsapp软件给她发了一段语音留言:“拉达,请帮帮我,外面有人……我听到了枪声!”

斯特林推特截图

据《卫报》消息,另一方面,这件事情也引发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关注。上周,该组织中东地区主管莎拉·惠特森(Sarah Leah Whitson)敦促迪拜当局立刻公开拉蒂法的行踪。不过迪拜当局却表示,出于法律原因,他们不予回应。

不过,法新社得到消息人士证实,拉蒂法也被带回了迪拜。路透社则称,迪拜政府的消息人士透露,“拉蒂法很安全,而且已经与家人在一起。”但真实状况到底为何,就不得而知了。

据了解,其实大多数的迪拜公主也和拉蒂法一样,每日处在“重重保护”之下,活得并不自由。或许皇室成员,也有皇室成员的“辛酸”。

酒酿圆子羹
1 楼
有人问我,如果可以选择父母会选怎样的,我说,我会选择有智慧的真正学者做自己的父母,因为有智慧的人比较懂得观察理解和宽容,不会因为自身的苦恼而无端给子女压力,也不会因为自身的贪婪和嫉妒而希望子女为满足他们而付出,我最不会选就是那种无知粗暴权势的独裁型父母,他们无比自以为是,无比忽略和鄙视他人,完全不懂每个人都有其独立人格尊严和需要,这样的父母一定让子女痛苦不堪
w
wohensha
2 楼
请社会多关注每个人的利益
黄桷树
3 楼
中国妇女儿童的权益得到基本保障也不过几十年,感谢西方文明,感谢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先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