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9.2高分纪录片口碑炸裂 刺痛千万中国家庭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12日 22点0分 PT
  返回列表
84164 阅读
20 评论
一人一城/ INSIGHT视界

说起“教育”这个话题,总是很容易引起中国父母的焦虑。70后的周轶君,她身上的标签很多,主持人、战地记者,同时她还是3岁娃和6岁娃的妈妈。已为人母的她,和中国的许多父母一样,提起孩子的教育问题,脑袋里也会悬起来很多问号,最明显的就是当孩子抛出一个问题,她不知如何回答。偶然间被人问起是否想拍纪录片时,周轶君在咖啡厅用笔在餐巾纸上写下了《他乡的童年》的标题和目的地,几乎只思考了十分钟,看起来酝酿了很久,实际上,只是多年职业留下的习惯,但凡有了疑问,就去大世界里解惑。

成长的烦恼Growing Pains

 

九月,一部名为《他乡的童年》的纪录片火了。刚开播,豆瓣评分9.2。

 

网友们纷纷评论:

 

“看了节目,突然想要当一个母亲了。”

“教育,真不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这个纪录片应该会让所有思考者父母会感同身受,受益匪浅。”

“ 暑假刷《小别离》《小欢喜》《少年派》,然后陷入了如何教育好孩子的死循环了,关于孩子教育,感觉是个严肃,深远,没有标准答案的大题,突然觉得孩子教育是个思考题。”

豆瓣电影截图

 

说起这部片子的导演周轶君,

大多数对她的印象可能停留在

《锵锵三人行》、《圆桌派》里,

她长得眉清目秀的,给人感觉特别知性,

说起这个70后上海姑娘,

履历可以说超酷,

她曾是新华社惟一常驻加沙、

亲历了加沙战争的战地记者,

还担任过凤凰卫视资深国际记者。

70后上海美女记者妈妈周轶君

 

因为职业原因,常年在世界各地东奔西跑,直到有了孩子,周轶君才会偶尔停下脚步,但她总会发现孩子随便抛出一个问题,她都无法给出一个完美的回答,比如:“妈妈工作是为了什么?”

类似于“不工作怎么有钱养你,给你买玩具呀”这种显然是一种不太对劲的答案,怎么摆脱这种一代代父母流传下来的“套路”和惯性教育?我们下一代真正需要的教育又是什么?

周轶君想解开心中的问号,或者这个题太大了,没有标准答案的话,至少能到哪里去找一找启示吧,她把目光瞄向了大世界,这是她多年国际记者生涯留下的“职业病”。

图片源自微博@周轶君

放眼周围,每个中国父母几乎都被圈在了应试教育的藩篱之中,前段时间大热的《小欢喜》可以说刺痛了无数中国父母,孩子教育这道题是道思考题,还是特难的那种。

 

为了给自己的困惑一个交代,周轶君走访了五个国家,芬兰,日本,印度,以色列,英国。

 

图片源自微博@周轶君

在出发之前,她脑海里同样悬着几个问号——

 

“芬兰学校不考试,孩子在国际测试中成绩怎么会那么好?一个小国家,全球知名创意设计师还那么多,对他们来讲,竞争意味着什么,成功又是如何定义的呢?”

“日本人做事完美到变态,小时候也这样吗?日本人的‘集体主义教育’,究竟和我们理解的是一个概念吗?”

“印度人口多,大环境里的公共教育也算不上好,为什么世界500强里印度籍的高管那么多?”

“以色列是个四面树敌的国家,怎么还成了‘创业治国’每年那么多中国企业去考察犹太神话,有没有看过那里的孩子是在怎么样的观念里长成的?”

“现在这么多中国家庭选择英国留学或游学,当我们谈论‘英式贵族教育’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摘自《一部“致童年”的纪录片:周轶君跨六国的解惑之旅》自述

 

正如这位行走中的母亲自己所讲的,她追求的并不是育儿经,而是从“社会”这个更大的层面,寻找到一点启迪。

让跟她一样身处高墙之内的父母,看看教育还可能有哪些形式。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国家,有各种美丽的地方,但是相对来说,日本通常会被称赞为做事严谨且漂亮的国家。”

《他乡的童年》第一集镜头对准了日本。

集体主义盛行的日本,国家不算大,但凝聚力超强,做事严谨,讲究秩序和纪律,追求完美,这些让整个日本社会能以一种有序的状态运转下去,而这些都可以追溯到对小孩的教育上。

图片源自周轶君纪录片《他乡的童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日本的小孩大多很乖巧,

就像清晨被妈妈叫醒的小花,

她揉了揉眼睛,

自己踩着小板凳洗漱,穿衣服,叠衣服,

跟家人说早上好,吃饭礼仪也很到位。

图片源自周轶君纪录片《他乡的童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这都跟家庭的“训练”有关,

小花妈妈说,

“她不高兴的时候就不会太听话,

也不乐意做这些事,她拒绝时不逼迫她,

陪她一起做或跟她比赛,

这样一天下来她也会努力争取做到最好。”

 

图片源自周轶君纪录片《他乡的童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不过,18年拿18个诺贝尔奖,日本的教育体系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关键还是得去学校看一看。

 

在日本有很多网红幼儿园,东京的藤幼儿园就是其中之一,在这间幼儿园里,设计和教育的考虑是合二为一的。

小孩到了幼儿园,第一件事就是玩。

不用在教室晨读,不用早自习,动起来就对了,“发散燃烧自己的能量,感受身体中生命的苏醒。”

学校是圆形的,透着禅意,这样的设计可以让孩子们放开手脚玩耍,除此之外,“孩子们可以自主选择与他人的距离,而不是被安排。”

 

在藤幼儿园,信奉自然是孩子的老师。

 

这里的大蒜是那种从土里拔出来的,上面还有泥土,还可以看到小虫子在爬;

这里除了有菜园可以种菜吃,

还养着小马驹,

如果孩子生日,

可以坐在马驹的身上绕着操场跑一圈。

因为,

“让他们看到真实的东西,他们会学到更多。”

如果你有留心会发现草坪不平整,

里面还会冒出小花,

故意造不平整的草坪,

是因为设置“不方便”能促使孩子思考。

日本幼儿园的集体主义体现在这些“设置小障碍”细节里——

 

在进教室的门口,会有拖鞋的地面标志,提示孩子们把鞋放好。

教室的门故意设计成坏的,

是为了提醒后进来的孩子,

随手把门关紧,以免风吹进来冷,

让他们学会多考虑

坐在门旁边的同学的感受。

户外的水龙头特意拿掉了水槽,

这样水很容易溅到身上,

孩子们就会关紧水龙头,

从而养成节约用水的习惯。

吃饭的时候,除了感恩食物之外,自带便当和吃学校配餐的孩子,可以共享一桌子所有的饭菜。

但是校长会时不时来桌子这里“捣乱”:“今天有鱼啊,我能不能稍微尝一尝味道?”

每一回都会被小朋友拒绝、阻止,

每天安排这样的训练,

是为了让孩子们明白:

“懂得与其他人分享的同时,

也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的食物(和东西)。”

除了孩子被“折腾”,

老师也是被“折腾”的对象,

教室与教室只用木板和书柜相隔,

这样一来,老师得使出浑身解数,

设计课程来吸引孩子,

不然孩子们的注意力就全被隔壁吸引过去了。

如果说日本是个讲究秩序感、规矩,

用一遍遍不留痕迹的训练

和润物细无声的教育设计细节,

来培养孩子们的坚强、严谨的品质

和为他人着想的品格的话,

芬兰就是个放养型的教育。

芬兰是一个只有500万人口的小国家,却有着全球最顶尖的人才储备,在国际学生评量计划对于15岁学生能力的评估测验中,芬兰一直名列靠前,也多次被联合国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

家庭教育这块,在芬兰非常看重孩子的人权,家长打骂小孩被严厉禁止,一旦发现,儿童保护部门走一遭吧。

芬兰的学校里,则是避免一切形式的竞争,

从小学到初中都没有考试不说;

他们还没有规定的校服,

上课你想怎么穿都行,

人手一个IPAD当课堂工具,

课上肚子饿了还可以随时吃零食,

简直是小孩的梦想课堂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

你可以用自己最舒服的姿势躺着,

没人会呵斥你“没家教”。

这里的课程形式也是打破了我们的认知。

 

芬兰现在教育体系里主要是“现象学”的课程,外加保留了几种常规的课程,在现象学这门课里,会出现老师结合数学、艺术、生物、芬兰语言文学等方面的学科,对同一个主题进行讲解,也就是说,一个课程里,学生会同时学到几种学科的知识。

除了在校内上课外,

学生还会到户外上课,

比如去森林里上课,

去闻一闻苔藓和泥土的味道,

观察一下森林里的树,

作业嘛,为你见到的植物想一个名字吧,

随便什么都可以。

 

不用背书,做题目,交作业,

“我们教的东西是三年级学会了,

五年级还让孩子们记在脑海里。”

 

但是如果学生在一方面就是比较弱呢?“那我们会反思自己的教学方式,不会觉得是孩子的问题,因为我们相信,他们本来就很擅长。”

比方一个孩子数学不好,他如果喜欢乐高就用乐高积木去教......能做到针对每个学生的特性去教学不容易,正因如此,芬兰对教师的要求是很高的。

 

在芬兰,从幼儿园到大学,所有教师都必须硕士以上学位,师范学院入学比例控制在1:10,专业知识过硬还不够,还会有心理专家评估你是否有爱心。

 

一旦走上教师岗位之后,学校内部老师间却完全不存在竞争,5年涨一次工资,不用写报告之类的,也没有考核压力,这样,老师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学习如何更好地教孩子上。

提倡的“不竞争”的教育,是跟芬兰的福利体系配套的。

 

比如,政府会给每个新生儿家庭提供一个免费育儿箱,里面装着宝宝衣服、婴儿用品,可以说实很贴心了。

学校的午餐是免费的,

学生和老师都不用付饭钱。

 

这里的孩子即便高中毕业考不上大学,

还有其他出路,

从小受教育的氛围,

让这样的观念植入了他们脑海里,

“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任何工作都是好工作。”

 

 

 

《他乡的童年》最近一期片子镜头对准了印度。

印度和中国一样,

在过去20年经济增长特别快,

许多人的命运和阶层也发生改变,

有个有趣的事实是,在世界500强跨国公司里,

印度高管的人数多、比例高。

他们有个很有趣的思维Jugaa,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凡事都有替代方案,

比如家里没有花洒,用铁桶戳一些洞,

挂在水管上,就变成了花洒。

 

因为印度资源有限,有贫困匮乏的一面,这个思想就显得特别必要,当标准答案不可行时,Jugaad就出现了,尽管在解决老问题时,可能会引发新的问题。

在教育上,这种思想的影响就是:印度学生不接受正确答案或标准答案,他们一旦发现了不认同的东西,会在课堂上当面和老师辩论,挑战老师。

而在印度老师的眼里:“课堂上挑战老师很常见,当一个老师的观点被挑战时,这堂课的目的就达到了,教育的目的是把马带到水边,并让他觉得口渴。”

 

简单点说,就是让学生获得自主学习的能力。

 

从1990年起,一位名叫苏卡塔的教授在贫困地区安装电脑,让孩子接触互联网,“云中学校”就是在他的影响下诞生的。

 

这地方有点像网吧,但是孩子们不是在这里打游戏的,每天下午,学校会接通世界某个角落的志愿者,让孩子和世界通话,这里很穷,孩子们连衣服和鞋袜都穿不起,却用上了电脑。

 

“偏远地区的孩子没有机会接触互联网,会严重落后的。”这就是云中学校的创立初衷。

 

最开始,来这里的孩子用电脑看动画片,学电脑怎么用,把它当玩具,一年以后,他们已经会搜索网络了。

 

因为看不懂英文,他们又开始自学英文,

只消给孩子留个问题,

他们就会用视频网站找到相关的问题,

听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谈论它。

而这些穷到没钱穿鞋子的孩子

拥有了与世界联结的机会,

这种积极影响是长久性的。

除了让学生自主学习外,印度对孩子有最大限度的宽容。

陈子齐,一个台湾小孩,患有轻微的多动症,在台湾她曾经是老师眼里的“熊孩子”,甚至一度被老师打击到怀疑自己不配留在这个世上。

跟着妈妈到了印度,孩子还是好动,但无论出门还是在学校,当他玩闹时,妈妈担心他打搅到别人,上前制止,立马会有人说:孩子就是这样的,玩是他们的天性。

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陈子齐变得开朗乐观,玩乐高的天赋也被激发出来了,现在他会说英语,会唱歌,最主要是自己觉得“我还挺不错的。”

 

印度社会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有人用奇怪的思维去改善掉那个问题,脑洞还很大,这些改善虽小,但为孩子们带来的积极影响却是巨大的。

 

就拿阿尔德库布塔来说吧,他是“废物变玩具”的倡导者,1970年代,工程师的他发现许多穷孩子没玩具,花钱给这些孩子买玩具太不切实际了,他就从废品和垃圾中找材料亲手造玩具。

 

他写教程,免费发布到网上,

做小视频发布到网上,

这样一来,

即便是最穷的人也可以玩得起玩具了。

 

再比如,在印度有工厂会回收废弃电子元件,

把需要的物质通过化学提取的方式

提取出来再拿去卖,

这个产业链会雇佣童工,很多小孩因此患癌,

有学校就想到把电子元件回收,

用到了手工课上,

废弃的点子元件变成了漂亮的耳环、

冰箱贴、小人偶......

孩子们多了手工工具,

电子垃圾对社会的危害也减少了。

 

在印度,很多青春期女孩因为“月经”辍学,

还因为相关知识匮乏,

月经一来她们以为自己得了癌症,

一对设计师专门为女孩设计了

“月经”相关的绘本,

又去相关部门呼吁,

给女孩们免费发放护垫和护垫焚烧炉等配套工具,

这样,因为月经羞耻而辍学的女孩也能减少了。

 

正是因为看似微不足道的改变,印度才在历史洪流中缓慢却超前行进着。

印象深刻的是,片中提到,“中国人很擅长‘完成’事情,不像印度人,能言善辩,不羞于表达意见,即使这些意见只考虑了一半,印度人不会等待自己有了完美的想法,才会去做,而是在做的过程中完善它。”

 

 

就像导演周轶君说的,这部纪录片注定无法解开中国父母的补课焦虑,升学压力,但她“很愿意跟所有人分享这一路上遇到的惊喜、感动,与观念刷新”。

 

回忆起在芬兰的户外课堂,周轶君跟学生们一期去拜访当地康复中心的老人时,有个画画环节她很不安,“我不会画画,被人笑话怎么办?”尽管已经成了老母亲,这个念头还是立马闪现出来,老师的一句“画画的目的不是比赛看谁有天赋、看谁画得好,而是让每个人用画笔表达自我”戳中了她,瞬间泪崩了。

因为她想起儿时喜欢唱歌的自己经常被人说“你唱歌像念经,别唱了”,比起习惯性被否定,芬兰课堂的这种“去竞争化”,让她感觉很不一样。

而在印度和老师们聊天时,

当她提出上网可能会让学生减少阅读的时间,

有老师直接说了个观点颠覆了她的认知:

“我自己就从小不爱看书,

有些孩子生来就是视觉型的!”

而在我们的认知里,

爱读书的孩子才是值得鼓励的,

其他的,看小说,画漫画都是不务正业。

13岁的以色列孩子,

他们小小年纪就可能是CEO、Founder,

这里的教育告诉孩子:

失败并非终点,

不停尝试就是英雄。

在英国私立学校,

这里的老师会花更多精力

在教那些我们通常说的“没有用的东西”上,

比如戏剧表演,修汽车……

 

要说最让周轶君动容的,

是日本校长的手写的那句:

孩子是大人的父母。

 

为人父母不需要考试,这漫漫路途,就像是无证驾驶在路上,错一步,就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在教育孩子的旅途中,常常让中国父母感到崩溃焦虑,有位网友的留言让人印象深刻:

“我常常问自己,我能否做好母亲,似乎没有做好准备就已经开始了这趟旅程,有时甚至觉得孩子似乎比自己更像一个大人”。

成长永远没有标准答案,只有不断地拓宽认知的疆界。好的教育,在于大人也变成学习者,不停成长:“当你眼界宽阔,看待问题时或许会有不同的答案。”

纪录片花絮《他乡的童年》

本文图片主要源自微博@周轶君 

微信公号@所以然工作室 

周轶君导演纪录片《他乡的童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报道:豆瓣9.2,这部19年最新纪录片揭露了全世界最为焦虑的话题

每个小孩都是一张白纸,究竟要填些什么,一直是个棘手的问题。

 

大多数中国家长和老师,填上的是焦虑。

 

前阵子有个笑话是这么说的:

 

“四岁孩子,掌握1500个英语单词够吗?”

“在美国应该是够了,在海淀肯定不够。”

 

还有人,有意无意地,选择填上他们的偏见。

 

9012年了,还有校长把性别课程简单地理解为:女生“织毛衣”,男生“造火箭”。

        

        

还有家长真的会花一大笔钱,把孩子送到所谓的“男孩学校”,以消除柔弱、胆小与“娘娘腔”。

        

        

某种程度上,教育的问题,就是社会的问题。

 

所以,当今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焦虑和性别偏见等问题,就这样被我们传递给了下一代。

 

一代又一代,恶性的循环。

 

那么,有解吗?

 

国际记者、主持人周轶君在纪录片《他乡的童年》里,走访了芬兰、日本、印度、以色列、英国等五个国家,最后又回到中国,一路探讨教育这个宏大而又微小的命题。

        

       

目前,本剧已经播出日本、芬兰和印度这三期。下面,就跟着主页君一起,感受一下这三个国家的教育吧。

 

日本:集体主义,并不是整齐划一

 

位于东京的藤幼儿园,可以说符合主页君对于幼儿园的所有美好想象。

        

     

独特的圆形设计,四周是教室,中间是大大的操场。孩子们可以自由出入各个教室,中间没有隔离。

 

许多中国家长担心的事,在这里并不是禁忌。

 

比如,孩子们如果想要爬树,幼儿园已经做好了基本的防护,尽管爬,老师不会出来阻止。

        

       

操场的草地也没有一味追求安全而设计成平地,看着像是无人打理,事实上园长每年都会耕种两到三次。

 

这里偶尔冒出来一两朵小花,那里有一个小土包,给孩子们带来的思考,远远大于它们所造成的不便。

        

       

孩子玩水,中国家长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会不会感冒。而在这里,校长甚至会带头和大家一起玩。

        

       

你还可以在这里喂马,种菜,观察昆虫。

 

幼儿园的午餐里,就会有大家种的茄子;过生日的孩子,还能享受骑马走一圈的待遇。

        

       

这里的老师,崇尚自然的力量。比如,让孩子们亲手剥开一个洋葱,作为接触自然的一种方式,就是一堂非常好的体验课。

        

       

和中国一样,集体主义也贯穿了日本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教育。

 

日本人以做事细致、不给别人添麻烦著称,因为从幼儿园开始,老师就会开始培养他们这方面的意识。

 

在藤幼儿园,教室的门口都会设计有鞋印的图案,目的是为了提醒大家脱鞋后自觉摆正。

        

       

不会强制孩子们遵守规定,更没有违反规定的惩罚,老师更希望孩子们靠的是自己的自觉。

 

比如,如果要教育他们节约用水,最常见的做法往往是贴上警示牌,但藤幼儿园给出了一个更有创意的解决方案:直接取消水龙头下方的接水槽。

        

       

同样,教室的门也被特意设计成不能自动关上的。

 

进出教室的孩子如果没有把门关严,就会影响到别人,这样一来,他们就会自觉养成关好门的习惯。

        

       

在日本的社会里面,团体行动很重要,对周边的人的感情也很重要,所以有的家长会担心,日本的教育会消磨孩子的个性。

        

        

于是,在大阪的莲花幼儿园,老师会带着孩子们用腹式呼吸发出洪亮的声音,从而表达自我的情绪和意识。

        

       

孩子们每天的运动量特别大。

 

园长觉得,这会让他们的身体产生“完全燃烧”的感觉,比起“累”这种消极的感受,更像是一种“令人愉悦的疲劳”。

 

而每天的课外活动、唱歌、早会等等,都是全员共同努力。他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并且凝聚成一股力量,为这个集体打下基础。

 

他用“共振”来形容这种状态,也就是说,并不要求每个人都做同样的事,而是每个人之间都能产生回响。

        

       

其实从上面这些例子就可以看出,日本人非常注重对孩子社会性的培养。

 

这样做,有好有坏,好处就不用多说了,坏处则是除了上面说到的消磨个性,还会产生一个严重的问题:霸凌。

 

霸凌之所以产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过度压抑情绪,导致同理心的缺乏。

 

好在日本的教育者早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在尝试各种解决方案。

 

感泪疗法师吉田英史就通过播放感人的短片,鼓励家长和学生们哭出来,以达到释放情绪的效果。

       

       

他让大家意识到,眼泪并不是羞耻的、消极的,而是有正面效果的。

 

通过这个疗法,他将霸凌者和被霸凌者置于同一个空间,当他们看到对方眼中的眼泪之后,霸凌就再也没有发生了。

        

        

日本的集体主义教育,使得整个团体、乃至整个社会变得非常强大,而另一方面,它也并没有消灭个性,对于同样奉行集体主义的我国,这也许正是值得借鉴的地方。

 

同样,日本实行集体主义教育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种种问题,也值得我们反思。

 

芬兰:平等、宽容、自由

 

“芬兰最好的学校是哪一所?”

 

《愤怒的小鸟》联合创始人彼得·韦斯特巴卡给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回答:最近的那一所。

       

       

是的,在芬兰,社会的高福利和国家对于教育的重视,让不同经济水平地区的孩子,所受的教育不会有太大的差距。

 

不问家庭、不问出身,老师对所有的孩子一视同仁。

        

        

而这样的平等,还体现在芬兰教育的方方面面。

 

教师培训和免费午餐,据称是芬兰教育的秘密武器。

        

        

在芬兰,不仅所有学校的食堂都是同样的饮食水准,老师和学生也是一同就餐,连校长吃饭也要和孩子们一起排队,任何人都没有特权。

 

教师与教师之间,也是平等的。

 

不用迎接上级检查,不用写报告,甚至连职称也没有,所有老师在一定工作年限后,会自动获得加薪,仅此而已。

       

       

如此一来,教师们就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习项目中,实施符合学生兴趣的教学方式。

 

学生与家长之间,也是平等的。

 

旅居芬兰的北京人张宇飞,在芬兰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有一次,他给6岁的女儿辅导数学,女儿说不喜欢做,情急之下,他弹了一下女儿的脑门,结果被老师报告给了儿童保护部门。

        

       

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也难怪几个9岁小孩在面对“什么是成功”的问题时,会给出这样的回答:

       

        

平等,也就意味着宽容。

 

芬兰提倡“积极教育”。

 

在初级教育阶段,学校不会安排任何考试,避免任何形式的竞争。在老师们眼里,所有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优点。

        

       

这个优点可能是为人公正、有创造力、有雄心、擅长团队合作、很善良、有毅力、有好奇心、有同情心……或者最最重要的,有爱。

        

       

学生实在不擅长某个学科,老师也不会断定他不行,而是会反思自己的教学方式。

        

       

比如某个孩子数学不好,但是非常喜欢小汽车,老师就会用小汽车来教数学,把数学悄悄地引入到他感兴趣的事物里。

 

用彼得的话说,芬兰人其实是在践行孔子的教育理念: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反观我们的教育,这个道理,恐怕早已经不那么适用了。

 

所以,当我们坐在教室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时,芬兰的学生们正在自由自在地享受每一堂课。

 

每周五,拉妮老师都会给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上现象教育课。

 

这门课最神奇的地方在于,它打通了学科与学科之间的界限。比如,在《时间、年龄和“我”》这节课里,她会讲到艺术、数学、生物和芬兰语言文学等方面的知识。

        

        

她还带孩子们来到康复中心,和当地的老人一起交流,从而理解年龄和时间。

 

其中,有个环节是给身边的人画一副肖像,没有比赛,也不会评分。

 

拉妮说,画出什么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用画笔表达自我。

       

       

这一幕让主持人周轶君无比难忘,甚至感动落泪,要知道,生长于国内的她,从小被告知没有唱歌天分,一直在接受的也是否定教育,而眼前所看到的教育,正是她这么多年渴望却不可触及的梦想。

 

       

      

 

的确,这样的教育,谁不会有所触动呢?

 

拉妮觉得,这门课的目的不在于学到了多少知识,这些知识他们以后可能都会忘记,但他们一定会记得和这些老人的对话,而这样的沟通与交流,能够帮助他们了解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卡苏卡拉小学,同样有一门神奇的课,这堂课是在森林里上的。

 

课堂上,老师劳拉先给孩子们分发色卡,让他们在森林里寻找与色卡颜色相符的东西。

        

       

接下来,她又带着孩子们寻找不同的植物,并形容它们的气味。在这里,没有标准答案,学生只需要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说出自己的感受。

 

她告诉主持人,在森林里,什么课都可以上,除了书本上的知识,她想通过这门课培养孩子和自然的关系。

        

        

其实从这门课可以看出,芬兰人朴实的教育观:学习与实践是不能分开的。

 

于尔基虽然是位于芬兰全国纳税榜前列的大富翁,但他儿子的乔丹鞋,都是靠自己送报纸赚的钱买来的。

 

他在采访中特意提到,中国年轻人学习与实践互相割裂的问题:

        

       

他的这番话,对于中国的教育者来说,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警醒。

 

芬兰的孩子学习好、创意强,是世界公认的。

 

由于现实条件的限制,我们无法照搬他们的教学模式,但某些好的教育理念,也许可以用来改进我们的教育中,一些诟病已久的问题。

  

印度:在混乱中制造秩序

 

众所周知,印度是一个女性地位极其低下的国家。

 

然而就在第三集印度篇结尾,几位女生表达了她们对于性别平等的看法:

       

       

在这一点上,她们的所思所想,简直秒杀文章一开头那位让“女生织毛衣,男生造火箭”的糟心校长。

 

印度贫穷、混乱,教育也不是这个国家值得称道的事情。不过,一个个优秀个体的出现,正在让印度慢慢发生改变。

 

阿迪提和图印这对设计师夫妇,就通过一本漫画,改变了许多女孩的人生。

       

       

这本漫画的名字叫做,《月经百科全书》。

       

       

因为从小没人告诉她月经是怎么回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阿迪提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不洁的。如果像她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这么认为,就更别说其他女生了。

 

由此,她和同是设计师的丈夫,开始了制作本书的计划。

 

一开始,并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一本关于月经的漫画书。于是,他们通过众筹的方式,让本书得以成功面世。目前为止,这本书已经有了许多语言的版本,其中就有中文版。

 

图印表示,所有的重大改变都是从个人开始的。

        

       

许多印度女生辍学,是因为学校里没有合适的卫生设施,而他们这本小小的书,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议题,也因此改变了成千上万女孩子的选择。

        

        

“废物变玩具”倡导者阿尔温德也是这群优秀个体中的一员。

        

       

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身为工程师的他,发现许多穷孩子没有玩具,便用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从垃圾中寻找材料,动手制造玩具。

 

他的书和视频都放到了网上,免费供人下载和观看。

        

       

他认为,在这样一个只为了富人的世界,太多穷孩子被边缘化,没有途径得到任何东西,而互联网能够改变这个现象。

 

他还透露,是圣人甘地给了他这个启发。

        

       

阿尔温德的行动,非常好地体现了印度的“Jugaad”文化,也就是,在一件事行不通时,印度人总能找到它的替代方案。这在资源短缺的印度,是一个了不起的智慧。

 

同样,在极其偏僻的卡拉卡提村,苏卡塔教授也用互联网改变了许多孩子的人生。

        

1990年起,他就开始在贫困地区安装电脑,让这些地区的孩子们能够接触互联网。

 

他把这个项目称之为“云中学校”,有点像网吧,但又有很大的不同。

 

在网吧上网,更多是一项个人活动;而在云中学校,每台电脑前有很多把椅子,三四个孩子坐在一起,电脑之间也没有隔板。

        

       

这些可能连衣服都买不起的孩子,一来到这里,就开始看动画片,玩游戏,学习如何使用电脑。

        

       

他们会发现搜索网站,接着可能会尝试输入问题,这时候问题来了:如果不懂英文,你将寸步难行。

 

然后就像魔法一样,他们开始以小组的形式学习英文了。

 

这种教学方法,被称为SOLE(Self-Organised Learning Environment),也就是自我组织的学习环境,重点在于,让孩子们自己主动学习。

 

云中学校通过这种方法,深远地影响了许多像弥杜尔这样的毕业生。

        

       

“Jugaad”文化反映到印度的教育中,就是不接受所谓的正确答案和标准答案。

 

所以,不像中国学生在课堂上的沉默不语,印度学生总是迫切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哪怕他没有准备好。

        

       

这也难怪在世界500强的公司中,有30%的CEO都是由印度人担任的,因为他们擅长管理不确定的事情,从而在混乱中制造秩序。

 

如果说,日本和芬兰的经验,离我们非常遥远,那么从印度这个老邻居身上,我们可以学到许多实实在在的东西。

 

其实,教育,从来不只有从上而下一种选择,而教育的对象,也并不只有一种模板。

 

主页君觉得,这个节目通过发掘和探索其他国家的成功教育模式,让人深刻地意识到,孩子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热爱,也有自己的不安。

 

他们,也是曾经的你们。

 

就像莲花幼儿园的园长所说的,孩子也是大人的父母。

        

       

因此,和学习一样,教育也在时时刻刻发生,希望大人在教育孩子的同时,也能从他们身上学到点什么。

 

然后,一起成长。

童话神仙
1 楼
可怜的贵人,被洗脑生活在党媒的完全屏蔽下,用全部劳动赚来的积蓄还债政府的割韭菜房贷还不够,不拥有半寸土地,加上医疗和教育,国人都去男盗女娼也赚不够钱
p
perdition
2 楼
最烦这种标题,感觉国人天天被各种刺痛,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都是奇迹!
醉里挑灯抚剑
3 楼
完美,竞争,危机意识,遵守纪律,感恩反哺,中国的这些教育没错。唯一遗憾的是中国家长给孩子太多,尤其是独生子女被溺爱,反而破坏了这些教育。
s
suhangdk
4 楼
策略就是,深深的刺痛,但是我们却好好的活着。。只有好好的活着,才能够被继续压榨。没有完美的体制。在祖国生活有好有坏。
三千世界之鸦杀
5 楼
芬兰教育最牛逼的地方在于公平(经费多,学费教材免费以及全额补助伙食,穷孩子也有优质教育资源),师资好(教师学历高待遇好),家庭和谐(重视教育,父亲积极参与育儿家务)。 玩不玩的,关系不大。
关注者
6 楼
问题是在中国你有电脑也没法搜索知识,搜来搜去都是百度,要不就是“你所搜查的信息不存在”
麦田里的春天
7 楼
玩很重要。 有研究表明,6岁前,要充分玩大脑才能发育好。
霖若水
8 楼
比较喜欢芬兰的教育。教育是为了育人,知书,达理。而不是攀比。
恨棒不成钢
9 楼
人少资源多,才可以精英化教育
天苍苍野茫茫
10 楼
看看就行了,没必要妄自菲薄。 是有优点,但是需要结合国情,历史,文化背景不同来看。
天苍苍野茫茫
11 楼
哪里的研究?微信朋友圈吗?玩分很多种,怎么玩?玩什么?
s
songyxsongyx
12 楼
感同身受,中国式教育太粗糙了,除了尖子生,体会不到对个体的关怀。
天蝎2013
13 楼
5毛驴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为自由民主的国家才可能有那样的教育。邪恶独裁国家豢养的都是些蒙眼瞎驴!
面包树下吃馒头
14 楼
非洲怎么不做一个例子?经济决定的。我们富裕了,孩子一样优秀,就她这调研,过二十年后,年轻人会嗤之以鼻
l
laolongdie
15 楼
中国教育和职业脱节,学而优则仕不再实在了, 学而优的未来还有什么前途?其实国内的父母一样迷茫, 除了学而优出国留学,还有更好选择? 学而优公务员?学而优公司?学而优北上广? 学而优找个三千块工资?
l
laolongdie
16 楼
芬兰这类傻逼国家,70年代还是来美国打黑工混日子, 没有发现北海石油,不一样种土豆混吃等死。 我要说的是,如果不意识到, 这个社会是个达尔文进化的社会, 这个社会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只会交出一帮废物和辣鸡。
玉玉玉玉
17 楼
社会竞争压力大,人都快没有了,教育再好有什么用,拍个这方面的片子更有意义
w
wssf
18 楼
文青女的世界观,呵呵哒。刺痛你大爷啊,9012了还在吹国外教育?非蠢即坏
S
Sytech
19 楼
应试教育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依然有社会阶梯的国家。这些关于素质教育的宣传都是把戏,因为富人乐于取消高考。
t
tfera
20 楼
它乡教育法,下适合中国特殊社会主义教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