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在即 默克尔为什么急眼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9月8日 12点52分 PT
  返回列表
23334 阅读
31 评论
凤凰网

随着9月26日德国议会选举投票日的临近,“要变天了”的议论变得越来越响亮和清晰。

默克尔急眼了

9月7日,是默克尔最近、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在德国联邦议会发表演讲的日子。在这次演讲中,她以异乎寻常的严厉语气抨击,德国社民党主席、前欧洲议会议长肖尔茨日前将德国民众比作“豚鼠”的措辞。

肖尔茨之所以作此比喻,是鉴于德国新冠疫苗接种率只有61.4%,落后于西班牙、法国和英国。他试图用“随意、轻松、幽默的语气”鼓励公众积极接种,其实并无恶意,并且他同样把自己也包含在“豚鼠”之列。

但默克尔却一反常态“上纲上线”,对肖尔茨和社民党口诛笔伐,暗示其不具备执政资格。同时,极力颂扬基民盟及其候选人拉舍特才具备“提振经济和税收的能力”,并有资格组建“一个带领德国走向未来的温和政府”。

通常情况下,这位战后德国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会避免在联邦议会之类场合,露骨抨击自己和基民盟-基社盟的政治对手——更何况现在的政府是大联合政府,而社民党是联合执政党,肖尔茨则是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言,此次异乎寻常的抨击,表明“默克尔急眼了”。

事实上急眼的不只是默克尔,基民盟-基社盟其他政要比她更过分。9月6日,在南德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拉舍特称社民党、德国绿党和德国左翼党将“削弱军队,威胁国家安全”,并制定“危险的外交政策”;稍早,巴伐利亚基社盟负责人索德指责社民党“不能和邪恶的前东德保持距离”。此外,还有多位基民盟-基社盟政要不断放话,逼迫社民党和肖尔茨承诺“不与绿党或左翼党在选举后联合组阁”。

民调上演逆转

社民党对这种“徒劳无益的冷战式攻讦”嗤之以鼻,近日舆情和网络反馈也显示,这一招并未起到多少作用。

那么,是什么促使基民盟-基社盟冒险在选举不到3周的时候,采取如此夸张而冒险的策略,甚至连老谋深算的默克尔都坐不住了?

或许是选前的民调结果。

长期以来,老牌中左政党社民党选情不振,支持率在20%以下徘徊,今年5月INSA 和 YouGov联合民调更低至15%。但上周末最新联合民调则发生戏剧性逆转:社民党支持率上升7个百分点至25%,反超基民盟-基社盟位居第一。再看基民盟-基社盟的支持率大跌7个百分点,仅有20%。

而另一份Forsa Institute委托RTL/ntv所作民调,也呈现相近结果:社民党支持率25%位列第一,基民盟-基社盟支持率19%支持率居第二,仅比第三位的绿党支持率高2%。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基民盟-基社盟自1949年以来,民调支持率最低的一次。

种种迹象表明,默克尔根据“忠诚度”而非人气和能力,选择不受欢迎、经常引爆“公关危机炸弹”的拉舍特作为接班人,是导致基民盟-基社盟陷入如此被动局面的主要原因。

比如RTL/ntv同期另一份民调结果显示,支持肖尔茨出任下届德国总理的受访者比率达30%。虽然不算高,却比位列第二的绿党领袖比尔伯克高出整整一倍。至于可怜的拉舍特,他的支持率竟只有令人绝望的9%。

该份民调还显示,如果当初默克尔听从党内幕僚建议,打破传统,提名巴伐利亚基社盟党主席索德来带领基民盟-基社盟投入选战,可能将获得远高于肖尔茨的支持率。许多受访者表示,拒绝选择基民盟-基社盟的理由是“不想让拉舍特成为德国下届总理”。

拉舍特之所以如此“拉胯”,很大程度与不久前德国水灾时表现不佳有关。当时,默克尔带领政要致辞默哀,站在身后的他嬉皮笑脸,态度极不严肃。随后又有人曝料,他早在就任北威州州长时就曾“原汁原味”上演过几乎如出一辙的戏份。

除此以外,拉舍特当年在亚琛工业大学任教时,有一次居然弄丢全班考卷,只好胡乱打分塞责,只有28名学生参加考试,他却按照全勤给了35人的成绩;在口罩采购中,他被诟病偏私儿子所在公司。

即便丑闻不少,默克尔仍力排众议执意选择了他。而此前,默克尔曾选择同样不受欢迎、丑闻缠身的现任国防部长卡伦鲍尔为接班人,随后又匆匆放弃。

默克尔接连两次争议性的选择,不仅让基民盟-基社盟陷于被动,而且也无形中拉低了自身言辞和决策的说服力。

谁能继承“默克尔衣钵”?

然而,正如德国目标群体传播研究所创始人万德所指出的,鉴于德国冷战后投票率一路走低,且“热衷参加民调的未必积极投票”,选举相关民调“测不准”是常态。

比如,2017年选举前夕,肖尔茨的民调支持率一度和默克尔并驾齐驱,这给了社民党极大鼓舞,但选举结果却令人目瞪口呆——社民党得票率仅20.5%,创有史以来最低值。

何况各家民调均显示,尚未决定投票支持哪个政党的受访者多达20%以上,而在“支持哪个未来总理人选”方面,迄今仍表示“谁都不选”的比例竟高达46%。这个数据远高于支持率最高的肖尔茨16个百分点。

即便选择了某个党的选民,其中许多人也表示,自己是“捏着鼻子”在几个同样不靠谱者中,勉强选择了相对不那么不靠谱的一个。

如果说,当初绿党“剑走偏锋”的“绿色纲领”为其开出一片新天地,那么临近投票,其“过犹不及”的偏激基调却吓跑了不少务实选民。毕竟,越临近选举,人们就越深刻感受到,稳健却不免乏味的“默克尔风格”,对当今德国而言,至少是最“不坏”的选择。

极富讽刺意味的是,不论匆匆来去的卡伦鲍尔,还是赶鸭子上架的拉舍特,都无法让德国选民产生“他/她将继承默克尔衣钵”的认同感。哪怕他们代表的正是默克尔所属政党/政党联盟,哪怕默克尔破例站到前台号召,都无济于事。

相反,此前社民党和肖尔茨的主张因与基民盟-基社盟“基调雷同、政纲缺乏清晰度”不被看好,现在反倒成了其“选情助推器”。虽然社民党是中左政党,但毕竟是现政府的联合执政党,候选人肖尔茨更是现政府二号人物,反倒可理直气壮地沾不少“政绩光”。

无论如何,这都将是一场史无前例、变数巨大的“非典型选举”,但不论哪个政党当选,都几乎不可能获得单独组阁权。

未来最大变数,将取决于选举后的“颜色组合”,而个中变数甚至比民调基数更大。

欧洲知青
1 楼
我看好Scholz
学习组
2 楼
默克尔太右,一贯跪舔中共和大资产阶级,现在终于看到后果了。 资本本性是贪婪是攫取,是人性所天然带来。要没有左的遏制,人都会变成中国人。左,只有左,才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一周五天每天八小时工作制,工会,医保,罢工,民选,平权,移民,接收难民,都是左派所带来。
尼伯龙根的指环
3 楼
楼下的学习组对德国时政不了解,就不要瞎比比了。德国基民盟传统上算是中间偏右,但在默克尔执政这么多年来,实际上把基民盟经营成了一个中间政党。基民盟在经济政策上其实是很左的,可能和美国民主党差不多。美国的政治光谱整体要比欧洲,澳洲,加拿大右的多,也要保守的多。民主党在美国算左派,但是在欧洲顶多能算中间派;共和党在美国算保守派,但是在欧洲已经可以算极右翼了。
尼伯龙根的指环
4 楼
现代社会的福利制度雏形并不是左派带来的,而是容克贵族俾斯麦创立的,每天工作时间限制,普选,养老金等等,而被恩格斯等社会主义者贬之为“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并号召工人们抵制养老金制度。
捕风客
5 楼
楼下,无论创立是谁,后来带领人民争取到这些权益的(还有全民健保),毫无疑问是左派
S
SPASS
6 楼
豚鼠?? 誰什麼時候在哪兒為什麼提過豚鼠? 原話是“實驗小白鼠”好嘛!清晰確切地把已經注射疫苗的德國人說成是實驗小白鼠! 鳳凰網這地洗得多高明!污毛們你們也學學,別老搞得不真不假的,連個下作都不能作徹底了!
咋啥名都被使用
7 楼
默克尔大度一些,当时让她党内政敌,那个前主席老头再 接回她的职位,她那个党有希望继续执政。
i
iuhjkk北美03
8 楼
默克尔在德国其实不咋样得罪德国人
学习组
9 楼
没有左和极左和马克思主义,就没有西方的这些所谓福利制度,更没有你们这些反共中国人的今天,还能移民或难民或翻墙。 今天联合执政、即将主导执政的德国社民党的前身,还是德国社民党,是在马克思主义光辉指引下,世界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政党,试图通过和平演变让江山变色。在一战之前,是最受人民群众拥护的政党。
尼伯龙根的指环
10 楼
拉倒吧!无论是”俾斯麦的国家社会主义“;罗斯福的”社会保障“新政;还是北欧各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都是社会的改良,也是社会的进步。200多年来,正是这些改良,提高了欧美工人和整个社会的福利,也提高了全社会、全世界的物质和精神文明。21世纪了,如果对欧洲的工人讲:只有革命推翻资产阶级才是工人阶级的使命,才是真理。只能让人笑话。
爱吃面包的人
11 楼
老共产党婆要滚蛋了 做最后的表演。
L
LAOK
12 楼
如果没有默克尔这长时间的执政,领导人换来换去,德国就没有一个长期稳定的发展政策和执行力度。德国就难以达到现在的经济水品。就会把大量的精力浪费到美国那样的政治正确斗争之中。没人脚踏实地的治国。都去玩选票了!
t
tianrui16
13 楼
楼下别把默克尔的16年和集权政府往一快扯, 默克尔好歹是选出来的, 人家以前两党势均力敌交替执政时, 经济也没少腾飞。 再说德国是联邦制,各州独立选举自己说的算 。 可不是包子国从上到下一层层的控制。
t
tianrui16
14 楼
国家福利市场经济,在德国根深蒂固毫无争议,是各党派的统一点 反观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比如西朝鲜。996. 007 已成为人民的福报 、、、、、、、、、、、、、 捕风客 发表评论于 2021-09-08 04:40:00楼下,无论创立是谁,后来带领人民争取到这些权益的(还有全民健保),毫无疑问是左派
柳小波
15 楼
亲中共的一定会慢慢变臭,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没有例外,五毛不服可以举例反驳
i
iuhjkk北美03
16 楼
德国绿党可能会被德国人选上去吗?
i
iuhjkk北美03
17 楼
有好几个问题呢?德国外长马斯怎么看这次选举?绿党与德国人民意愿是否符合
捕风客
18 楼
@tianrui16 发表评论于 2021-09-08 06:44:00 "国家福利市场经济,在德国根深蒂固毫无争议,是各党派的统一点 反观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比如西朝鲜。996. 007 已成为人民的福报" 中国目前是封建专制+官僚资本主义社会,也从来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另外中国社会也不是996,比如雇佣最多职员国有企、事业单位。民间够资格996的也不多,只有少数能进入民营大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大企业的,才有资格996。 反共要先做点功课,态度上也要以事实为依据,以逻辑为准绳。 情感宣泄式地反共,比如楼下,容易沦为泼妇骂街,当警惕之。
捕风客
19 楼
更正:比如有点楼下
i
iuhjkk北美03
20 楼
捕风客有理有据,看来德国马斯外长要停罢
i
iuhjkk北美03
21 楼
停罢还是继续参加选举看马斯本人意思
常态
22 楼
还是政治正确吓跑了选民。
t
tianrui16
23 楼
to 捕风客. 本人两边家族在国内一线二线,有体制内国企单干还有小型民营。 眼见为实。 千万别幻想只有大厂才有996. 大厂都这么拼, 小型民营不拼有活路吗。 默克尔讲这些话时,当场遭到议员质疑批评, 共产党也是接受纳税人供养为其服务的。真理不辨不明,为啥不能批评? 你的定义是一回事,但共产党说中国还是社会主义, 你觉得党妈在撒谎吗
尼伯龙根的指环
24 楼
楼下, 德国的联邦制和美国的完全不同,德国为代表的大陆模式:联邦和各州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分工, 联邦更侧重于负责立法,而各州则负责执行联邦法律。在以美国为代表的美加澳模式:联邦和各州具有自己的执法系统,独立执行本政府制定的法律。
t
tianrui16
25 楼
我有和你讨论过美德的联邦制是一回事吗? 、、、、、、、、、、、、、、、、、、、、 尼伯龙根的指环 发表评论于 2021-09-08 08:44:00 楼下, 德国的联邦制和美国的完全不同,德国为代表的大陆模式:联邦和各州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分工, 联邦更侧重于负责立法,而各州则负责执行联邦法律。在以美国为代表的美加澳模式:联邦和各州具有自己的执法系统,独立执行本政府制定的法律
尼伯龙根的指环
26 楼
“再说德国是联邦制,各州独立选举自己说的算”。。。自己都写了点啥都忘了,呵呵
捕风客
27 楼
@tianrui16 小型民营就别横扯了。你告诉我哪个国企是996? 眼见为实就说出国企名字。不要学中共撒谎,也不要做泼妇
喜得利
28 楼
默书记后继无人啊!
t
tianrui16
29 楼
太逗了, 这是什么理解能力啊, 我提到德国联邦制, 但我有写德国的和美国一样吗? 按《基本法》规定,除了外交、国防、货币、海关、航空、邮电属联邦管辖。 其它经济文化卫生教育都是各州高度自治, 州政府独立选举. 各州具体的发展自己说的算, 有什么问题? 、、、、、、、、、、、、、、、、、、、、、、、 尼伯龙根的指环 发表评论于 2021-09-08 09:25:00 “再说德国是联邦制,各州独立选举自己说的算”。。。自己都写了点啥都忘了,呵呵
t
tianrui16
30 楼
首先请问, 我哪句话不文明,属于泼妇级别, 反观你无理由指责别人泼妇撒谎,是否有欠风度。 请不要歪曲, 我从没说过国企也公开执行996. 反而是你说996只存在大厂, 现在又说什么"小型民营就别横扯了", 中国民营企业中小型占85%以上,智商正常的话,可以推断出大多数人是什么状态。 至于我在国企的亲人....信你想信的把, 开心就好。 、、、、、、、、、、、、、、、、、、、、、、 捕风客 发表评论于 2021-09-08 09:41:[email protected] 小型民营就别横扯了。你告诉我哪个国企是996? 眼见为实就说出国企名字。不要学中共撒谎,也不要做泼妇
捕风客
31 楼
楼下,前面说过,泼妇什么的是提醒你,不是指就是你。反共不需要一定使用“党妈”之类的用语。不希望看到反共的朋友都成了只问立场、不问事实和逻辑的邪教徒。 在目前中国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有普遍的996? 我家里就有人在中国办小民企。因为这两年经济不景气,希望员工有事才去公司或自己提出休假,但员工都赖着坐在公司,很多时候没活干,照拿工资。如果996如你说是上班族的普遍现象的话,中国经济现在不知会有多好。但事实不是。 “至于我在国企的亲人....信你想信的把, 开心就好” ————你在回避什么呢?这里又不是中国,国企有还是没有996,说出来嘛! 你一边话里有话,一边又否认说国企有996,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