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之城:住在一城的垃圾里是啥感觉(高清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21日 15点17分 PT
  返回列表
23562 阅读
3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如果你是一个邋遢的人,

当你妈推开你的房门时,肯定说过这样的话:

天啊,这么多垃圾?!

你是生活在垃圾里吗?这怎么受得了!!

事实证明,

房间里的那点垃圾,真的不算什么,

而且.....人真的能忍受。

看一看埃及开罗附近的‘垃圾之城’吧,

那里的人们,是真的生活在垃圾里,

虽然,他们并不想....



在开罗大都市区的外围,散落着7个垃圾之城,

其中最有名,也是最大的,是在Moqattam山脚下。

它的官方名是Manshiyat Nasser,但更常用的名字,是札布林(Zabbaleen),这是阿拉伯语中‘垃圾’的音译。

从城市上空看,

札布林长这样....

 

每家每户的屋顶上都是垃圾....

凑近看这里的居民楼,感觉更加夸张...







人们的家门口是一袋袋垃圾...

 

孩子们上学放学,经过不知放了多久的陈年垃圾...



天真的孩子们在垃圾旁玩耍...



或者,直接捡垃圾玩....



动物们都生活在垃圾中....

 

甚至,连结婚,都是在堆满垃圾的街道上庆祝的...

 

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垃圾?!

是有多不讲卫生!!

其实....

不是的,这些垃圾并不是这里的居民的,

而是开罗市民的。

开罗是埃及的首都,全球知名的大城市,

人口超过2000万。

但是,开罗多年来,却没有建立一个有效的官方垃圾回收系统。

家中的垃圾不知道往哪里倒,

如果要去垃圾场,又太远太麻烦,那个时候,开罗才是‘垃圾之城’。

渐渐的,在上世纪40年代,

一群贫穷的埃及基督教徒(也叫科普特人,是埃及的少数民族)看准了商机,

他们搬到开罗旁,每天挨家挨户上门收垃圾,然后自己带回家回收处理。

几十年过去,

回收垃圾成为了他们世世代代的家族事业,

收垃圾的流程没有什么变化。

在垃圾城,人们按照传统,

每天都是男人去开罗,收那里的公共垃圾和市民的私人垃圾。



他们什么垃圾都收,废纸、易拉罐、破布、玻璃...这些自不必说,

食物也收,香蕉皮、吃了一半的面包、腐烂的水果...

人们给他们什么,他们就收什么。

全市有三分之二的垃圾都是被札布林人收走的,每天回收大约15000吨。

离了他们,这个城市的人真是没法生活。

但札布林人却没有在收垃圾这件事上赚钱,

实际上,大部分札布林人上门收垃圾是不收费的,或者,只收很低的一点儿费用。

政府也没有任何资助或补贴,

什么都没有。

那札布林人怎么赚钱呢?

靠把垃圾处理完后,卖给工厂,或者卖给市民。

每天,札布林男人把一袋袋垃圾装满驴车或小货车后,他们就回到家中,

和等待多时的妻子和孩子们分类垃圾。



妻子专门挑拣出食物垃圾,用手把那些腐烂的、散发恶臭的食物挑出来,放到一个袋子里,拿给自家养的猪当猪食。





男人们处理金属、玻璃垃圾,

每家每户都有一整套垃圾处理设施,像工厂一样,

先把破盆破碗洗干净,然后把它们碾碎,晒干后再把它们卖给开罗的工厂。



孩子们主要处理塑料、布料等,

在札布林,11、12岁的孩子们就要开始帮忙干活了,这占据他们生活的大部分时间。



如果在挑垃圾的时候,

运气好,找到没有损坏的物品,比如一个接线板,

札布林人会把它们收集起来,日积月累,

等哪一天在开罗的星期五市场上卖掉。



有的心灵手巧的人,

她们能把收集来的垃圾,做成自己的商品卖,比如地毯、花串....



当地裁缝靠回收的布料做衣服....

 

甚至,有人还能从垃圾中做出化妆品...

(额,并不清楚怎么做到的..)



札布林人有着全球最高效的垃圾回收系统,

回收率高达90%,比西方国家平均高4倍。

在2004年,

开罗市政府突然对满街的驴车感到不满了,

他们说要‘现代化’开罗的垃圾处理系统,于是禁止札布林人使用驴车,并且找到三家跨国垃圾处理公司,签了5000万美元的合同。

那段时间,大部分垃圾都被跨国公司收了,而且每家每户都向公司交了一笔强制费用,居民们愿意付给札布林人的垃圾费更少了,日子过得很艰难。

结果,没想到的是,

三家跨国公司只处理了全市25%的垃圾,

绝大部分垃圾都被丢弃到河流里,甚至街道上,极大地污染了环境,也影响了旅游业。

开罗像是一座漂浮在垃圾上的城市。

那会儿,世界银行的报告还说,埃及因为固体废物回收能力太差,GDP损失了0.5%。

没办法,看来还是自家的垃圾工能干,

于是市政府又只好把札布林人请回来了.....

札布林人保住了自己的工作,

不过,对他们来说,日子还是过得很痛苦。

他们的祖辈原本是想通过干这一行来摆脱贫困,

没想到世世代代都会拴在垃圾上.....

2015年,

据Global Risk Insights报道,

札布林人每天的收入只有41欧分,大约为3.19人民币。

每天辛辛苦苦凌晨起床,把几十袋50公斤重的垃圾搬上搬下,再自己回家处理垃圾,这点工资实在有点对不起工作量。

而这41欧分,还是在近年组建垃圾工工会,成立专业垃圾公司后,人们争取来的....



除了工资少外,

健康也是个大问题....

因为垃圾充斥着整座城市,

腐烂的恶臭味是永远都躲不了的,

人们在垃圾堆旁吃饭、在垃圾堆旁打台球、打牌,嗅着垃圾的臭味抽水烟...



洗好的衣服挂在垃圾堆上....



甚至,连肉铺和水果摊都在垃圾堆旁....





普通城市拥有的一切,这里都有,

但垃圾太多,毁坏了这看似悠闲的画面...

也摧毁了人们的健康。

RT的相关纪录片中,

从小住在这里的居民Ezzat Naeem说,社区里42%的人们都患有疾病,尤其是肝炎,这是因为人们长期接触垃圾导致的。

有的时候,人们会直接因为垃圾丧命。

摄影师Manfredi Pantanella在垃圾城拍摄时,找到一个独居的老妇人,她靠回收食品垃圾为生。

她的丈夫就是因为在垃圾堆中捡到一个有毒的针头,染重病而死的...



在垃圾城中,

这样有害的医疗废弃器材很多...

RT纪录片中,一个居民提到:

‘你们还记得Shnuda吗?那个之前和我们在一起工作的人?’



他比划了一下手说:

‘有个这个大小的针头戳进他手里。他的手到这个位置都被刺穿了。之后,他全身都开始腐烂。’

‘今天早上,我的手都被刺过呢,还流了些血。’他笑着说好像这不是什么大事。



‘没关系,’他的朋友拍了下他的肩膀说,‘我们是牲口。’

没有人想生活在这里,没有人想。

有的人,比如Mina Karam,痛苦但是认命了: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不然我们还能怎么办?神定下了我们的命运,所以就是这样...我们总得吃饭吧。’



有的还保有幻想:

‘我很想出国,我就是那些出国党之一。只要我出国能找到工作,我就去。任何工作都行!’



Gerges Saad的儿子Kyrolos今年10岁,

札布林有学校,绝大部分孩子就算受过教育,长大后也只能成为垃圾工,所以家长们让他们早早干活。

但Gerges Saad不让儿子碰垃圾,

‘我不想我儿子未来和我下场一样。我希望他能拥有比我更好的生活。’



‘这份工作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依靠别人的懒汉,比如当小偷,当乞丐...但是,圣经上说过,只要你工作得足够努力,你总会得到面包的。’

Gerges Saad希望孩子能在别的地方赚到面包。

小男孩也是如此梦想着...

‘你的梦想是什么?’记者问他。

‘成为一名医生,然后离开这里。’男孩腼腆又坚定地说。



Ref:




































v
van1
1 楼
与这些可怜的埃及人比,中国人生活在天堂!
j
john_圣迭戈01
2 楼
别笑人家了。 北京20年前许多小巷里的建筑垃圾堆得比这还要多很多。小菜市也是在垃圾旁办的。车根本无法在街道上开。
s
sevenfish
3 楼
我想到北京解放后清垃圾。YouTube上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