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了八年的男友竟是闺蜜!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26日 7点41分 PT
  返回列表
46363 阅读
9 评论
案件聚焦

小蕾把闺蜜依依介绍给阿峰认识,但当两人闹别扭分手后,她冒充起两人的恋人,把阿峰朋友圈里的照片发给依依,并冒充依依和阿峰对话。在长达 8 年的时间里,她通过这种方式谋取巨额钱财。

一个姑娘被渣男骗,听着就已经很令人心疼了。

有个上海姑娘,被闺蜜扮演的 " 渣男 " 骗 ... 一骗就骗了八年 ...

今年 10 月 21 日,一个名叫依依的年轻女子来到上海宝山公安分局杨行派出所,她手足无措,焦急万分。她向民警哭诉,自己的男友远在国外,病重需要手术,男友的领导让依依汇款,但是她已经没有钱汇给对方了。



依依的男友阿峰是一名海员,出海期间,生病治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阿峰第一次生病急需治疗费用了。依依说, 她与阿峰相恋八年,但他已经有整整五年没回过家了。



一个月前,阿峰告诉依依,他终于得到批准,近期就可以回家和依依团聚。尽管人在海外,阿峰特地托朋友给依依制造了一个求婚的惊喜。



依依一心以为,这场长达八年的爱情长跑终于要等到结果。可谁知,等来的,却是阿峰病重的消息。可民警发现,依依的叙述有着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

疑点一: 相恋八年 素未谋面

依依解释,因为阿峰航行的海域没有信号,所以没办法打电话,只能使用微信联系。而且船上有纪律,不能使用语音和视频通话。



但民警调查后发现,尽管许多海域内没有信号,但现在船上都有 WIFI,就算没有 WIFI,还可以打卫星电话。



疑点二: 巨额汇款

恋爱的前三年,阿峰自称先后得了食道癌和心脏病,为了给他治病,依依向自己的父母借了二十二万 。这八年,为了给阿峰治病和打点关系,依依花了将近五十万元。



阿峰自称食道癌术后无法说话,所以," 不能打电话 " 这事似乎也合情合理。 但是,在民警看来,治病、打点关系都是诈骗中惯用的伎俩。



疑点三: 自拍照片、银行账户

此外,民警还发现,依依手机里阿峰的照片,大部分都是自拍,有些甚至是比较私人的照片,看起来更像是阿峰自己发给别人的。

而且,依依向父母借的二十二万元,的确是汇入了一个名叫阿峰的男子账户中。也就是说,这个阿峰是真实存在的。

于是,民警让阿峰到派出所来配合调查。但事实上,他本人就在上海,并没有生病治疗。

疑点四: 介绍对象、拒绝见面

阿峰向民警反映,八年前,他经朋友介绍,的确认识过一个叫依依的女孩。巧合的是,恋爱了近几年,阿峰竟然也从未见过依依本人,而他遭遇的情况,也与依依如出一辙。



据阿峰回忆,当时他经常会收到依依用彩信发来的照片,他也时常拍一些自拍发给依依。经阿峰确认,依依手机里的照片,一部分是他发的,其余的都来自于他的各种社交平台。

这也许就能解释,为什么近几年,依依很少收到阿峰的照片了。至此,真相逐渐明朗。 警方判断: 应该是有人同时扮演了阿峰和依依,向他们双方行骗。

但是,对于转入阿峰银行账户的二十二万,他怎么解释?



至此,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同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小蕾。她既是依依的闺蜜,也是阿峰的同学。

原来, 八年前,小蕾确实为依依和阿峰牵过线,但仅仅过了一个月,他俩就因为一些问题闹起了分手。

当时,依依很难过。小蕾才谎称换了手机号,假冒阿峰来安抚依依。一段时间后,阿峰又回过头来找小蕾打听依依的情况。



为了获取阿峰的近况和照片,小蕾以双重身份,分别和他俩聊天,这一聊,竟然持续了两年之久。

直到 2013 年底,小蕾遇到了经济问题。她所欠下的贷款,从四万元滚成了三十多万,与此同时,小蕾介绍给阿峰的一笔理财投资竟然也全部亏损。面对这个烂摊子,小蕾也不知该如何收拾。



可谁知,痴情的依依竟然真的向父母借来了这笔 " 救命钱 "。后来,小蕾欠下的贷款滚成了近百万。于是,她再次向了依依下了手。为了编织这个骗局,小蕾前后扮演过许多角色:小蕾的舅舅、阿峰、阿峰的父母、主治医师、领导以及同事等。

因为这场骗局,依依背负着二十多万的贷款。而且,小蕾还掌控了依依的社交圈,不让她找工作。于是,依依连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没有。



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依依被小蕾假扮的阿峰以保护的名义 " 圈养 " 起来。即便偶尔工作,小蕾也是介绍依依与自己在同一家企业上班。

弟兄
1 楼
听起来好像假新闻
老干爸
2 楼
我要拍一部电影
S
SoWhatAgain
3 楼
这个依依的智商和闺蜜相差太大了。
蓝莓蛋糕
4 楼
到了阿峰账户里的钱 怎么到小蕾手里的??
阿米高
5 楼
原告黄汉松,男,汉族,1958年11月26日出生,住上海市宝山区。原告董卫英,女,汉族,1960年9月21日出生,住上海市宝山区。委托代理人蔡小石,男,汉族,1960年6月12日出生,住上海市宝山区。被告上海市宝山区杨行镇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法定代表人张惠彬,镇长。被告上海宝山西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法定代表人郑建国,董事长。第三人上海杨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法定代表人郑建国,董事长。上述两被告及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薛群,上海市瑞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告黄汉松、董卫英与被告上海市宝山区杨行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杨行镇政府”)、上海宝山西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城区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3月3日受理。本案依法由审判员武顺华适用简易程序于同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因上海杨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杨泰公司”)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追加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原告黄汉松及两原告委托代理人蔡小石,被告及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薛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诉称,其系上海市宝山区原杨泰路XXX号房屋共同所有人。2005年8月5日,原告黄汉松与被告西城区公司签订《上海市城市非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约定由西城区公司拆除原608号房屋,被拆除房屋市场总价884,080元,由被告西城区公司按“拆一还一”政策,将第三人杨泰公司开发建设的杨泰路XXX号XXX层商铺(以下简称686号1层商铺)分配给原告。同日,被告杨行镇政府工作人员黄雪兴对原告书面承诺“在三个月内办理完成商铺产权证,所需费用由镇动迁办负担”。同年8月,原告办理了686号1层商铺的收房入户手续,但至今该商铺的小产证仍未办理,造成原告处分权利受阻。原告认为686号1层商铺应视为两被告指定原告购买的商品产权房,应参照《最高人民法院》第十八条规定承担违约责任,即参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息的标准计算逾期办证给原告带来的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1、二被告及杨泰公司协助二原告办理杨泰路XXX号XXX层商铺产权证,办证费用由二被告承担。2、依法判令二被告共同承担自2005年11月5日起至2016年1月31日的以884,080元房价款为基数计算的逾期办理产证的违约金,共计人民币810,711元。被告杨行镇政府辩称,其不是拆迁人,也不是686号1层商铺的产权人,没有配合办证义务,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其提出的诉讼请求。被告西城区公司辩称,其与原告签订协议后,在686号1层商铺符合办理小产证条件后,第三人多次联系原告办理,但原告要求西城区公司支付逾期办证违约金,且原告尚未支付商铺差价款,故至本案诉讼前尚未办理过户手续,现同意在原告支付差价款237,360元后,配合原告办理产权证;对于杨行镇动迁办工作人员黄雪兴的承诺,认为属未授权承诺,不予认可,但为缓解矛盾,愿意承担办证费用;对于原告提出的支付逾期办证违约金的诉讼请求,认为涉案商铺是拆迁安置,不是商品房买卖,安置协议并未约定办证期限及违约责任,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提出的第二项诉讼请求。第三人杨泰公司述称,同意配合原告办理产权证。经审理查明,原告黄汉松系原杨泰路XXX号产权人。董卫英系其妻子。2002年12月13日,因杨泰北路工程建设,西城区公司取得了宝拆许字(2002)第27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原杨泰路XXX号在拆迁范围内。2005年8月5日,西城区公司与原告黄汉松签订《上海市城市非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约定西城区公司拆除原告所有的杨泰路XXX号房屋,建筑面积110.51平方米,该房屋评估总价为884,080元,西城区公司补偿原告搬场费、过渡费、停产停业损失合计169,000元。原告进房时超面积以每平方米8,000元计算,安置非居住房屋面积以拆一还一计算。同日,西城区公司将杨泰路XXX号XXX层商铺交付原告使用,但至今未办理过户手续,故原告请求判如所请。另查明,2012年12月22日,第三人杨泰公司取得杨泰路XXX号XXX层商铺的房地产权初始登记证书,建筑面积为140.18平方米。庭审中,原告自述已收到搬场费、过渡费、停产停业损失等169,000元,协议约定被拆除房屋的货币补偿款884,080元就是拆一还一的商铺价款,超面积部分按8,000元/平方米计算,故认可其应支付的差价款为237,360元,即(140.18平方米-110.51平方米)×8,000元/平方米。以上认定的事实,有宝拆许字(2002)第27号房屋拆迁许可证、《上海市城市非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沪房地宝字(2002)第036876号房地产权证、杨泰路XXX号XXX层商铺房屋状况及产权人信息表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佐证。本院认为,根据《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三条第(一)项规定,拆迁人是指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单位。本案中与原告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是拆迁人西城区公司,故被告杨行镇政府不属于本案合同纠纷的责任承担主体。关于原告的第一项诉请,即要求被告及第三人为二原告办理686号1层商铺房地产权证且承担办证费用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之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本案中,原告与被告西城区公司签订协议后,双方对协议效力及相关差价款的支付均没有异议,且安置商铺已经交付原告使用,故本着合同全面履行原则,原告应支付商铺差价款,被告西城区公司及第三人也应协助原告办理686号1层商铺的房地产权证,至于办证费用,因西城区公司自愿承担,本院予以认可。至于原告提出的第二项诉请,即要求二被告共同承担逾期办理商铺小产证的违约金共计810,711元,对此本院认为,本案中,原告与西城区公司签订的是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双方并未明确约定办理小产证的日期及逾期办证违约金,且协议签订当日,被告西城区公司即将686号1层商铺交付原告使用至今,原告并无证据证明其存在履行利益损失,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违约金缺乏依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上海宝山西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第三人上海杨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原告黄汉松、董卫英将上海市宝山区杨泰路XXX号XXX层商铺产权过户至原告黄汉松、董卫英名下,办证费用由上海宝山西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承担。二、在办理上述商铺过户手续时,原告黄汉松、董卫英应向被告上海宝山西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支付差价款人民币237,360元。三、驳回原告黄汉松、董卫英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原告已预缴),由被告上海宝山西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承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南上家南
6 楼
智商堪忧啊
w
worley
7 楼
到了阿峰账户里的钱 怎么到小蕾手里的?? ----------------------- 小蕾帮阿峰做理财,亏了,欠阿峰的钱,到了阿峰账户里的钱就是还账。
难为
8 楼
闺蜜防不胜防,若真,事主也够傻,不适合谈恋爱。
q
qjftxdd
9 楼
全面开放性生活有利于减少被骗岁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