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补位的政治博弈 特朗普若连任将再遭弹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0月1日 16点50分 PT
  返回列表
11240 阅读
9 评论
RFI

郑旭光谈美国大法官补位之争背后的政治博弈https://t.co/Hwws3qbZgQ

— RFI 华语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RFI_Cn) October 1, 2020

美国2020总统大选进入最后的关键冲刺阶段,选情异常焦灼之际。自由派的大法官金斯伯格九月中旬病逝更引爆民主和共和两党新的攻防焦点。拥有大法官补位提名权的总统特朗普不顾反对派有下任总统候选人提名大法官的呼声,还是在9月26号提名保守的天主教法官巴雷特补位金斯伯格。如果参议院正式通过这个提名,美国最高法院的保守和自由派法官比例将成为6比3,这样的局面可能对此次总统大选的结果甚至未来二,三十年的美国社会家庭伦理的司法等领域带来深刻的影响。

在本期节目中,请旅居美国的经济学者,时事评论员郑旭光先生谈谈这个问题背后的政治考量。

法广:美国最高法院代表美国的最高司法机构,这次大法官的补位任命案激起了两党攻防漩涡大漩涡,为什么?

郑旭光:美国的最高法院相当于宪法法院,它管辖的是与是否违宪相关的各种上诉案件,拥有最终的审理权,对于很多美国人比较关注的社会问题和伦理问题:比如堕胎、枪支管理、死刑等问题拥有终审权,从这些角度来讲,它本身是超党派的,因为党派更加关注外交政策,内政等议题。最高法院牵动的可能更是人类的伦理或宗教情感等方面,所以角度还是不一样。美国有共和和民主两个大党,其他小党基本发挥不了大的影响力。为什么最高法院的提名人选会引发这样的争议呢?原因就是法官也有倾向性,简单讲就是分成保守派和自由派两类,现在的趋势是民主党越来越倾向于自由派,或称进步主义,而共和党相对保守,这是他们选民基本盘的倾向。

美国最高法院现在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如果艾米 巴雷特的提名能够在参议院顺利通过的话,那么现在的九个大法官中,就有六个天主教徒,而美国天主教徒只占美国20%的人口比例, 而在最高法院的比例达到九分之六。实际上保守派的法官基本上都是保守派任命的,  这也反映了部分美国的民意,更倾向于选择伦理观念上倾向于传统的,或者传统派的法官。

实际上,大法官都是经过职业训练的,对于法律,美国的宪法的掌握程度都没有问题,除了巴雷特以外,其他几位都是美国常青藤校毕业的,基本的法律素养没有问题,对宪法的理解有所不同。刚被提名的巴雷特就提倡要严格按照宪法和法律的本来含义来判断。但实际上,我们也知道这个过程中还是一个法官释法的过程,因为法律是死的。判案的过程中法官会动用各种法律知识,在这个过程中,不免会把自己的宗教情感和伦理感带进来,法官之间就会有差别。比如,刚刚去世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就属于自由派,她支持妇女拥有堕胎权,但如果是天主教徒,基本上就是反对堕胎的。

法广: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执意要在总统大选前完成大法官的任命,原因是他曾指出这次大选的结果可能出现不公正的局面,最后究竟谁出来当总统,可能就需要由最高法院来裁决,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吗?

郑旭光:这本身就是特朗普总统自己所讲的。他说,可能会引发争议,但法官保守和自由派如果出现四比四对比或许不能出结果,因此这个空位应该在大选前就补上。这种说法也言之成理。因为他一直反对邮寄投票。虽然美国选举过去也有邮寄投票,但这次因为疫情的关系,通过邮寄来投票的人估计将至少翻一倍,选择邮寄投票的人中,民主党人可能还更多一些,因为他们更在意疫情。相反,共和党的支持者不在意疫情,他们会坚持到投票站投票。因此,今年邮寄投票的量就会非常大,我认为,这种方式会动员民主党的大量支持者,包括过去不参与的那些人。因为现在投票已经变成了党争,已经成为动员选民的一种方案。

特朗普之前也曾讲过希望能够推迟大选,但他在这样说之前显然并没有跟共和党内领袖沟通,所以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领导人都否认这种可能性。特朗普建议不搞邮寄投票的说法也被否决。

特朗普也说过由于邮寄选票有很多不确定性,他可能不认同最后的结果。他首先是在支持他的福克斯电视台接受主持人华莱士采访时讲出来的,他说邮寄选票问题很大,选举不可能是公正的,记者追问他是否接受选举结果时,他说“要等等看”,这次访谈没有引发很多反弹。但最近他再次说出这种可能性后就引发轩然大波,导致参众两院共和党大佬不得不表态保证权利会得到和平交接,获胜者会就职。所以,可能看出来特朗普的一些想法没有跟国会共和党领导沟通取得一致。

但是对金斯伯格大法官的补位问题,他们的意见相同。特朗普这次也心口一致,如果出现败选纠纷,就由最高法院来裁定,而最高法院如果不补位就会没有结果,所以他希望在大选前他提名的大法官能就职,对大选结果进行裁定。有评论认为,如果这样的话,就会出现六个天主教徒,保守派将占据绝对优势,共和党的领袖们也都给予积极支持,预计会快速通过。有消息说他们会在10月26号来决定,实际上时间也非常紧,但我认为共和党的领导人的想法是,避免大选出现不可预测的风险,比如说如果特朗普打败,没有选举纠纷,继任的总统就可以提名候补大法官,从这个角度讲,共和党也非常着急,希望在大选前补上一个保守派的大法官,因为最高法院的裁定将会长期主导美国社会的演进方向(进步还是保守),这显然对共和党的声誉就会产生一些影响,底盘应该不会动摇,但中间的选民可能有些负面影响,也可能会刺激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热情……

另一方面,实际上共和党人很多并不在乎谁出任总统,他们更在乎司法系统谁当大法官,这可以说是美国社会最后的一个保障机制和刹车皮,最高法院更加倾向保守还是自由化,对美国社会风气和家庭伦理道德的影响会非常大。我们也知道,最高法院拥有崇高地位,可以审议国会的法律是否符合宪法,也可以主持总统弹劾。

法广:由于大法官是终身制,假如特朗普不能连任,他在大选前任命保守派大法官,也是在为今后20或30年的政治社会和司法打下保守主义的基调,那民主党若不想束手就策,他们还能拿出什么样的对策来反击进行阻挠吗?

郑旭光:现在很难,程序上将由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来审批特朗普的提名,巴雷特本身就是特朗普2017年提名参议院任命的联邦巡回法庭的法官,她本人已经经过了参议院听证,现在很难有新的质疑,再提反对意见也不太合适,而且共和党在参议院有53个席位占绝对多数,按照规则,通过这个提名基本不会出现意外,加快议程的主导权也在共和党人的手中。现在民主党着急也没大用,2016年奥巴马执政期间,共和党不受理奥巴马的提名,当时的说辞和今年完全不一样,但都在程序之内,他们有权做出不同的解释,即使批评他前后不一,人格分裂也没有用。因为这就是政党之争。

民主党在众议院的领导人佩洛西说如果特朗普强行提名补位大法官,他们要重启弹劾,但大选前也不会有时间进行了,所以我估计如果特朗普连任,他可能还是会再次被弹劾。

感谢郑旭光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y
yaohua
1 楼
讲得很好!
一条小路
2 楼
民主黨將會在參議院衆議院全盤皆輸,連褲子都會輸掉,那裏的彈劾。
注啥册
3 楼
还没有弹够?从蘑菇头赢了选举的那一刻起,弹劾之声从未停止过,弹棉花吧,猪比主党都醒。
s
smeagolrocks
4 楼
无论如何也要把大法官的事情搞定,弹劾不过小事一桩,美国今后的走向才是大事。
F
FGOT888
5 楼
忠于总统职责遭弹劾?除非世界逆天。这些跟着起哄的人没脑子
d
dragon221
6 楼
在此之前的大选邮寄选票都是“Absentee Ballots“是需要投票人填表签名寄出申请的, 而这次民主党所要实行的是按照注册选民的姓名,地址直接将Ballots(选票)寄给选民。如果这个选民已经搬家,或死亡,或弃选,这个地址照样会收到Ballots(选票)。这样就会被有心人利用来作弊。
I
Interread
7 楼
这个法官蛮有亲和力。反对派难得推翻掉。 物冒们不懂。像本人投票选总统,并不是非得是要投票那个候选人的“粉”,从来不当候选人的“粉”, 也不会不喜欢那个不投票的候选人。主要是关注一下候选人基本的政策走向,不会去听辩论会的每个字。 不喜欢一些人把八卦新闻弄上来,不想看那些。
I
Interread
8 楼
觉得弹劾是玩政治。确实需要很大的承受力去面对。
J
Jiuzhi
9 楼
再弹劾?那主党就彻底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