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已被2人用过的肾脏,成了他们最后的希望…(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9日 14点32分 PT
  返回列表
24709 阅读
8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根据2016年的数据,在美国,每年有13万患者排队等待进行器官移植,而这13万中,就有10万是等待新肾脏的。

但问题是,全美根本没有那么多的肾脏捐献出来,死者捐赠和亲属捐献的全部数量加起来,大概也只有需求数的1/5。


而这些捐赠出的肾脏,也只能给配型成功和满足条件的患者所用。

平均每个患者要等上3.6年,才能有第一次移植的机会,

而有些人,可能到去世都还等不到,

几乎每天都会有13人在等待中死亡。



Vertis Boyce就是正在排队等待肾脏移植的一位患者,而她,已经艰难的等了9年半了。

所以,当器官移植医生Jeffrey Veale打来电话,确认她等到了配型成功的肾脏时,Boyce真是开心坏了,

终于有了一线新生的希望,终于可以不用坐着等死。



但是,当医生紧接着说道下面的情况时,她却顿时不知道怎么决定是好。

原来Boyce等来的这颗肾脏,之前已经被移植过一次,这是第二次移植了!

这是一颗回收再利用的肾脏,而她将可能成为这颗肾脏的第三个主人。

肾脏的第一次易主,是由一位17岁意外去世的姑娘到一位20多岁的小伙,

而这个小伙,最近又不幸发生车祸身亡。

Boyce的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因为在她的认知中,器官移植都是一手器官,

能像这样第二次移植再次利用、给多个患者的,实在是没怎么听说过。

其实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由于器官捐献的总池子实在是太有限,医生们也曾尝试过不同的方法来扩大捐赠的来源,比如说扩大到老年捐赠者、或者将心脏已停跳但未脑死亡的患者也列入捐赠范围,

但对于已经移植过的肾脏器官进行再次利用,却很少有考虑。



一方面,是肾脏这个排毒器官的特殊性造成的。

耶鲁大学的肾病学家Richard Formica表示,

第一次移植时,从捐献者身体中取出肾脏进行冷冻,这时候器官缺血缺氧,肾脏被植入新患者体内,器官回血后可能产生再灌注性损伤(器官长时缺血再恢复供血后,活性氧自由基会反过来攻击器官组织而造成组织性损伤),

移植后到患者体内后,还需要给患者用降排异的药物,这个药物最终又会加重新肾脏的负担,造成又一层损伤。

所以一次移植,肾脏已经可能遭受损害了,再移植一次,这个损伤还又会重复一遍。

另一方面,是能二次利用的肾源实在太稀有了。

器官移植中心会被严格要求按照移植后的成活率作为考核条件,所以很多移植中心并不愿意接受任何有瑕疵的器官,二次利用的器官就更别说了。

同时,还有一个方面,也就是患者本身的接受度。

怎样通知患者?是否需要走特殊流程?是否让患者提前选择要不要用重复利用的器官?

这些都是问题。

在针对是否愿意接受重复利用的器官这个问题上,

现在就已经有患者要求说,宁愿选择等一个更年轻点的器官。。。



所以,回到Boyce面临的问题,

好不容易等来的肾源,但却是一颗被两个人用过两次的肾脏,

十分幸运的同时,又是一个前途未知、境地两难的选择。

经过Veale医生的检测,令人欣喜的是,虽然已经用过两次,但由于两位前主人都年轻又健康,这颗肾脏目前的质量非常好。

听到这个消息的Boyce,面对这颗来之不易又非同寻常的肾源,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她表示已经等了9年半了,不能再等,绝对不能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她说,“想想看,我都69岁了,这啥时候才能再有一次等上的机会?我之前真的都是等到快没希望了

Boyce不愿成为每天13个在等待中死亡的人之一,她同意了接受这颗再次利用的肾脏。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的Veale医生为Boyce开始准备这个移植手术。



手术过程中,Veale医生也遇到了一些困难。

一般新植入肾脏后,需要将其肾脏上的血管绕进骨盆,并和髂动脉连接起来以进行供血,

但这颗肾脏,由于已经长在了前面一位患者的体内,

所以在取出肾脏的同时,医生又从前面小伙子的体内取出了一部分他的血管,用以连接肾脏与髂动脉供血。

手术最终很成功,Boyce终于有了自己的新肾脏,一颗被重复利用的肾脏!

并且,她的体内不仅有第一个小姑娘的肾脏,还有第二位小伙子的血管!

这也真是有惊无险了,Veale医生说,

接下来,就需要看Boyce自身的适应和恢复情况了。

其实,在Boyce之前,Veale医生已经有两次成功移植二次利用肾脏的经验。

Veale医生表示,实在不想让仍然健康可用的肾脏就此浪费。



第一次是在1995年,

一位饱受肾病折磨的32岁男性病人,过去的11年都靠透析而活。

1993年时他终于有幸找到一个成功匹配的肾源,这颗肾源来自于一位36岁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症而脑死亡的患者。

术后没有排异反应,他的慢性肾炎终于得以治愈。

但是意外的是,在成功移植了2年后,这位男性却由于脑水肿病而去世,而他的肾脏仍然完好。

而这时,有一位苦苦等待移植的66岁患有慢性肾炎的老人,经测试,她和这颗肾脏完美匹配。

于是Veale医生当即决定将这颗肾脏又移植到老人身上。

这是Veale医生第一次进行肾脏重复利用的移植,

但所幸的是术后一切安好,没有排异,也没有其他感染,而这位老人,到现在已经健康活了十几年!



另一次呢,是在2005年,

一位得了晚期肾病的42岁黑人男性,在2005年终于等到了一颗抗原配对的肾脏,但这也是一颗用过的肾脏。

而这颗肾脏的历史,需要追溯到1997年。

当时,一位18岁的小伙子由于头部受创而去世,他的这颗肾脏随后捐献给了一位38岁患有晚期肾炎的白人女性,

但后来由于这位女性高血压和胰腺炎等其他疾病的相互影响,最终在2005年不幸去世,

而她的肾脏,刚好又和这位42岁黑人男性匹配成功,Veale医生随即决定将这颗肾脏进行第二次移植。

二次移植的肾脏手术本身很成功,但当时因后一位患者感染上了前一位患者体内一些病毒,移植后产生了一些并发炎症。但幸运的是,在经过用药后,这位黑人男性最终也存活了下来。

现在Veale医生回想起来,当初选择用旧的肾脏,确实是无奈但又很明智的举动。

其实,不仅是Veale医生,其他医院肾脏二次移植的案例也有一些。



2012年伊利诺伊一个27岁的男性在接受了他妹妹捐献的肾脏,但之后不但没有好转,病情反而得以恶化,

为他诊疗的的医生不得不又摘除了他的新肾脏,等待其他更好的治疗方案,

而这颗肾脏,后又发现匹配的新患者,于是再次移植到一位67岁印度籍男子的体内。

这一案例,后来成为首次公开媒体报道肾脏回收再利用案例。



不止肾脏,从80年代开始,各种其他器官再利用的案例就早已开始被医生们实践。

有肝病患者在新植入肝脏不久由于脑积水死亡,医生们赶紧抢救性取出这个肝脏,又用于新患者的移植,并取得成功。

也有心脏病患者带着刚刚移植的心脏发生车祸身亡,然而心脏保存完好,医生们将心脏保存,后也用于其他患者。

而这些案例都在证明着,器官的重复利用,有着实践的可行性。



那么,既然已经有成功的案例,二次回收利用的器官确实也能够大大提升患者存活的几率,为什么不能够大面推广呢?

其实从1988年到2014年间,总共有38例二次利用的肾脏进行了移植手术,但是却都没有后续的跟踪记录。没有案例后续跟踪记录的话,就没有办法进行对比研究,来验证这个方法是否切实可行。

另外,虽然这些实际案例也有被报道出来,但这些案例和报道,都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系统临床试验。没有这个临床试验的过程,也就没有足够的医学证据来统计这个方法的有效性。



(一般的临床试验,要经过若干年的实验室研究、数周的少量人体试验、数月的扩展性百人试验、数年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大规模人群试验这四个阶段,才能正式宣称实验结果,结果有效后才能大规模临床推广)

不管怎样,虽然目前器官二次利用还在探索阶段,但是也让医生和患者们看到一线曙光,

能够将移植器官再次利用,可以扩大器官捐赠池的范围和数量,也将有更多人因此受益。

而这次受益的Boyce,她的这颗已经经历了两个生命的肾脏,目前在她体内适应的很好。

在手术后,她特意去感谢了这颗救命肾脏前主人的家人,摩托车事故去世的小伙子的姐姐Linda、和妈妈Eva。



(右Boyce,左一二前位患者的母亲和妹妹,后Veale医生)

看着小伙子生前鲜活的照片,Boyce感觉到了体内这颗肾脏的重量。



姐姐Linda说,

我的弟弟虽然去了天堂,但他的躯体还在,如果知道他的被赠与的肾脏还能再救活别的人,我想他也会开心吧



妈妈Eva更是泣不成声,她摸着Boyce的腹部,心疼的喊着 “我的儿子啊”,忍不住失声痛哭……

两个被赠与的不幸又幸运的家庭紧紧相拥,复杂的情感同时,感谢这一颗救了一位、又救了一位患者的肾脏。



对于Boyce,她终于重获新生,她说,

“本来真的已经不抱希望,但现在我感觉特别好,我终于自由了!”

“感谢俩位肾脏的前主人,我终于有了第二次重生的机会,我一定会照顾好我自己,这样才能回馈他们的付出”

“我也会特别爱惜保护这颗肾脏,因为它来的确实太不易了!”

而现在,Boyce恢复的很好,没有任何排异反应,饱受折磨十几年的疾病,终于被一颗重复利用的肾脏拯救。

她终于不再需要每周三次去跑医院做透析,她不再担心坐等死亡,

她可以去旅游,去享受生活,可以看着孙子们长大。

最近,她还跑去参加了侄子的婚礼。

Boyce的案例再一次实力证明肾脏器官重复利用的可行性,

而一颗肾脏两次移植这样罕见的案例,也希望在未来将不再罕见,造福更多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
S
SoWhatAgain
1 楼
了不起的现代医学,器官都可一回收了!
0
0101011
2 楼
人活在世上真不容易,一辈子没有大病大灾,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j
johniewalker
3 楼
在驾照背后签字“如果出了意外,我愿意捐赠器官”,最好三思后行:单单在美国,以前就发生过多次“人还没死透”医生们就下手摘器官的事。所以我家两口子商量好的做法:出意外死亡的话,我们都愿意捐献器官,但是我们俩中活着的那一个、或我们的孩子必须到场确认过确实没救了,才能按逝者意愿签字捐器官;驾照背后那行字,我们是不签字的。
枪迷球迷
4 楼
借这个机会,阐述一个极右派 Libertarian 的观点(左派别着急上蹿下跳):器官出售合法化。 理由可以去搜索 Making a Case for Legalizing a Market in Human Organ Sales。 比如,某人如楼下所说,不打算身后捐赠器官。 但是,如果合法,他可能愿意留下遗嘱:身后所有器官出售,将所得留给配偶子女,年迈父母,甚至可以把所得捐给某个慈善机构,某个政治组织或候选人,当年的母校,等等,为什么一定必须象现在这样无偿无选择地由他人滥用呢? 如果合法,不难想象器官紧缺现象可以大大缓解。
虽然
5 楼
要能造出人造肾脏就好了
M
Morphin
6 楼
早就有人工肾脏了,那就是血液透析。但是负作用也很大。 血液透析和肾脏移植救了很多人,但是也阻碍了肾脏病的治疗的开发。 透析的耗材,移植以后的药物,比起开发治疗肾脏的药物来说,能赚更多的钱。
青花
7 楼
楼下有人说得没错,签的人要小心,医生不是那么令人相信的,特别是如果碰到非我族类,人家心里不一定如何想的
C
ChinaNemo
8 楼
如果器官出售合法化,就会出现大规模的犯罪集团。 ----------------------------------- 枪迷球迷 发表评论于 2018-05-09 16:03:05 借这个机会,阐述一个极右派 Libertarian 的观点(左派别着急上蹿下跳):器官出售合法化。 理由可以去搜索 Making a Case for Legalizing a Market in Human Organ Sales。 比如,某人如楼下所说,不打算身后捐赠器官。 但是,如果合法,他可能愿意留下遗嘱:身后所有器官出售,将所得留给配偶子女,年迈父母,甚至可以把所得捐给某个慈善机构,某个政治组织或候选人,当年的母校,等等,为什么一定必须象现在这样无偿无选择地由他人滥用呢? 如果合法,不难想象器官紧缺现象可以大大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