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冲击今晚奥斯卡:美国“秋菊”不上访(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4日 8点53分 PT
  返回列表
23552 阅读
6 评论
综合新闻

如果说“丧”是时代的主题,那么最近要在中国大陆上映的《三块广告牌》(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可谓是“丧得彻底”。



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即将颁奖
上映前,这部电影正在世界范围内的电影奖项中被屡次提名,又屡次摘下相关殊荣,极有可能冲击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

该片由著名导演马丁·麦克唐纳(Martin McDonagh)自编自导,讲述了一位绝望的母亲米尔德丽德因女儿惨遭奸杀而凶手仍逍遥法外,在路上竖起三块广告牌,与患有癌症的警长威洛比以及极度懒散且有暴力倾向的警长副手迪克森从相互博弈到协助抓凶的故事。

整部影片围绕三封信展开,在寻找凶手的犯罪故事中,通过三个人命运的转变,展现了一个怼天怼地酷妈妈的另类母爱。该片在美国上映后收获炸裂式好评,IMDB评分高达8.5。评论认为对该片的最大褒奖理应倾向剧作,而不在影像层面。“它是一个爱尔兰戏剧家漂洋过海在好莱坞的制度与框架内既遵守了规则又打破了规则的电影。”



麦克多蒙德饰演一个绝望的母亲
《三块广告牌》从三个层面展开故事。从社会机构和社会个体开始,先是米尔德丽德对美国警察体制与办案不力的控诉;然后她遭遇了拥戴这种体制和“领导”的小镇居民和神父的责难和不解,导演试图用“身份”来涵盖美国社群的核心力量:世俗与宗教;米尔德丽德的行为既不被为外人所理解,最亲密的人也反对她偏执的行径。

如果以上三层对抗显示出米尔德丽德的“正面”,那么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就是她的“反面”。警长威洛比因罹癌自杀,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米尔德丽德酿下的恶果,而警员迪克森的反应最为激烈:他痛打广告商,纵火烧毁三块广告牌。作为报复,米尔德丽德决定以牙还牙,当她向警局愤怒抛掷酒精火瓶时,误伤了迪克森。

“反派”被制裁本是快事,但导演的处理手法让观众对这个反派产生了怜爱之情。威洛比在遗言中对这个具有种族主义倾向和潜在同性恋身份指向的迪克森也递去了体谅、包容和鼓励,被他痛扁的广告商也随之在医院慰藉关心着他。此刻始,暴烈的迪克森懂得了忍耐,收敛,冷静。



山姆·洛克威尔饰演的警员十分出彩



“警长”伍迪·哈里森
没有绝对的正派,也没有必然的反派。这样的故事不怕剧透,是因为里面没有什么起承转合、跌宕起伏,它们就是生活本身:耕耘了不一定有收获,风雨后不一定有彩虹,善和恶都未必有报……一切都纯属偶然没有什么逻辑和因果,在你希望看到一个结果、得到一个说法、找到一个答案的时候,其实什么都没有。

导演认为,生活中的任何冲突和决定都涉及三方,三方不断在正向,负向或中立的价值利益中角力,拉扯,转换,它也将回归最为稳定的三角型状态。

“警长威洛比是这个三角人物关系里的固定点,他调和着米尔德丽德和迪克森这两端极端。对抗性的“三块广告牌”被他转移衍生成包裹着爱与善的“三封遗信”。在编剧策略里,一封给爱人,是映射丰满他的形象;一封给米尔德丽德,缓解二人不可调和的矛盾;一封给手下迪克森,让他从一个幼稚焦躁的孩子成长为理性与智慧的保护者。”



三块广告牌最后的凶手是谁
在《三块广告牌》里,导演试图探讨更多的美国社会问题,他用一系列的隐喻来处理社会矛盾:白人男性退场,黑人接管警局,侏儒被歧视,女性与同性恋结盟……暴力、种族、宗教、军队特权、同性恋与少数族裔的美国社会议题在这个剧本里都被合理地整合和置入。

成为神作,不止要有合理的编剧策略,也要巧妙地对社会现象进行批判,这大概就是成为好莱坞“年度最佳”的不二法门。
一不做二不休
1 楼
肯定三块广告牌得大奖
醉卧花底间
2 楼
编剧 女主 应该可以得奖
s
stomend
3 楼
秋毛菊,根本就是NRA的宣传片
l
lzh0007
4 楼
左棍自娱自乐的狂欢,还自摸高潮了
j
jndydkt
5 楼
三块广告牌存粹是左臂的糟粕,没有任何艺术价值,liberal价值输出,难看的要命
E
Embassy
6 楼
因为政治因素,夺奖可能性不高,虽然民间最希望它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