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十周年:当我们怀念乔布斯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10月5日 4点1分 PT
  返回列表
6096 阅读
1 评论
ZAKER

每一个时代、社会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

关于史蒂夫 · 乔布斯,每个有过交集的人都不愿错过一段回忆,他们的每个细节都被讲述了一遍又一遍,那些易怒的、灵感爆发的、偏执的、天才般的、讳莫如深的 …… 十年间被不断重复。

乔布斯并未因此祛魅,崇拜他的人依然无数。他和他的名字变成了一个个符号,成为苹果公司品牌里或好或坏的一部分,也成为其他人沽名钓誉或东施效颦的面具。

乔布斯没有成为亨利 · 福特、杰克 · 韦尔奇抑或是稻盛和夫一样的商业 " 显学 ",想要复制乔布斯的,最后都成为了一个个小丑。人们更愿意把他视为一个宗教偶像,而不是一本可以随时阅读、学习,并效仿的书籍。

乔布斯逝世十年,自诩 " 乔布斯门徒 " 的中国商人们,如今已很少再公开谈论他。当我们怀念乔布斯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从石头中解放雕像

他们之所以为伟大的人物,正因为他们主持了和完成了某种伟大的东西。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幻想、一个单纯的意向,而是对症下药适应了时代需要的东西。——黑格尔

乔布斯的成神之路太过清晰—— Apple II、Mcintosh、iMac、iPod、MacBook、iPhone、iPad,乔布斯造就了它们,它们也为乔布斯加冕。

后来者分析前人的成功,总喜欢在一连串事物中找到它们的共性,然后加以总结归纳,并将之视为某种知识或真理。

例如,乔布斯总是极为大胆地采用当时还不主流的方案,并且偏执地认为它们就是时代发展的方向,Mcintosh 的图形界面和鼠标、iPhone 的多点触控皆是如此。



1984 年 1 月 24 日,乔布斯介绍 Apple Macintosh 计算机

如果用乔布斯自己的话来说," 我们总是选择春天的技术 "。这句话总是会被人忽略其隐含意义:不是每项技术都能熬过春天,是乔布斯的选择影响了它是否能走入其他季节。

换句话说,新生事物那么多,乔布斯要做的不是把它们都一一列举,添加进去,而是选择自己认为更好、更有前景的部分,并坚定地相信自己的选择。他曾说," 我对创新没兴趣,我只关心伟大的产品。如果你关心的是创新的话,那你最后只会列出我们作了哪些创新,一、二、三、四、五 …… 就好像把这些东西堆起来就成了似的。"

前苹果 CEO、乔布斯故事里的 " 糖水总裁 " 约翰 · 斯卡利这样评价乔布斯的选择," 让史蒂夫的方法论与其他人的区别开的一点是,他相信你最重要的决定不是你要做什么——而是你决定不做什么。他是个极简主义者。"

从大众角度来看,乔布斯给 Mcintosh、iPhone 都加入了数量远超同行们的新功能,但在乔布斯看来,这反而是他经过无数取舍后的结果。正如 iPhone 其实脱胎于 iPad,由于时代技术所限,乔布斯不得不在制造 iPad 前,先发布了 " 缩水版 "iPhone。

对于乔布斯这类天才,创造力反而不那么稀缺。正如米开朗琪罗的名言," 雕像本来就存在在石头中,我只是把它从石头中解放出来 "。

沉默伤感的人生

一种极高超的人物性格总带有几分沉默伤感的色彩。——叔本华

或许是为了平衡世人,上帝赋予了乔布斯无尽的才华,也给了他自私自利,最终甚至让他死于自己的禅意和固执己见。

乔布斯身上的人性弱点显然拉近了他与世人的距离,没有什么比偶像坠落更令人欢呼雀跃了。

他抛弃自己的女儿,让 Lisa 成为和他一样的孤儿;因为几千美元,他欺骗最好的朋友和伙伴沃兹尼亚克;他喜怒无常、对同事恶语相加,还从不认错;确诊肿瘤后,又不听劝诫,一意孤行地为自己制定食疗计划,尝试吃马粪、请灵媒等他认为禅意的方法。直到最后错过最佳治疗期,肿瘤恶化,不可治愈。



晚年乔布斯因健康问题变得十分消瘦

和他的创造力一样,乔布斯身上的悲情也有着一股难以抗拒的宿命感,尤其是他的死亡。

作为现代物理学奠基人,牛顿晚年却入了神学;作为禅宗的追随者,乔布斯最后却因为此贻误了自己的生命。他告诫世人 "stay hungry,stay foolish",自己却在最重要的事情上选择封闭自己。

外人看来似乎颇为讽刺,尤其是崇尚 " 中庸 " 的中国人来看,乔布斯这样的高知分子已经到了极端反智的地步。但真实情况可能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坚定相信自己的选择,所以他才造就了那些伟大的产品,这种坚定已经顽固到他可以抛弃其他任何人和事,因此当真正的风险降临时,他已经很难从中抽身。

在一次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乔布斯承认:" 我老是被那些更具革命性的改变所吸引。说不清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更难企及,更压抑。而且你总是要度过一个所有人都会告诉你已经彻底完蛋的阶段。"

或许在乔布斯看来,解决肿瘤和解决一个产品问题并没有什么区别。应该说,乔布斯不是死于反智,而是死于自己的才华——那些曾经伟大的偏执。

新神换旧神

每一个时代、社会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马克思

早些年,中国出了不少乔布斯门徒,所谓 " 雷布斯 "" 贾布斯 ",或者自称 " 乔布斯精神唯一继承者 " 的罗永浩。

但十年过去,风向开始调转。

现在的媒体更习惯于用乔布斯的远离,反衬中国创新者的进步:" 乔布斯去世十年,中国告别硅谷崇拜 "" ‘中国门徒告别乔布斯’ " 等等。例子无外乎雷军、贾跃亭、罗永浩或者周鸿祎。再或者用中国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证明硅谷反而沦为了中国的跟随者。

但商业模式的创新与乔布斯类的破坏式创新显然不同。再者,如果中国创新者要用谁跟随了谁,而不是创新本身创造的价值来评判,那么这其中的情绪价值恐怕远远大于实际价值。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 " 神 ",乔布斯逝世了,时代并不会停滞,如今的 " 新神 " 是埃隆 · 马斯克。



埃隆 · 马斯克

马斯克的追随者显然不比乔布斯少,与后者相比,马斯克大有从科技领袖进化成星际领袖的趋势。

乔布斯在产品发布前他总是缄默不语,然后突然间,一款革命性产品突然发布,一切就此改变,质疑与赞美一同到来。

马斯克则走了一条完全相反的路。在一切还未开始前就疯狂畅想,为其描绘一片宏伟蓝图,接着就是被嘲弄,直到他将自己的话一步步变为现实。

乔布斯让人感到绝望,仿佛只有狂热的天才们才具备改变世界的能力,由规则和管理堆砌而成的现代公司制度,反而缺乏创造力。

马斯克则更具有参照性,敢想敢做似乎也能成功,这更接近大多数创新者。

虽然马斯克并不喜欢外界称他为 " 乔布斯接班人 ",但世人需要新神,永远不会改变。

不过,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什么中国创新者愿意宣称做 " 某斯克 ",但愿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n
nzder7
1 楼
作者想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说一气,云里雾里的。你的神经还正常?少喝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