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文学是末日文学?中国言论控制 演化越来越快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30日 16点2分 PT
  返回列表
10354 阅读
5 评论
VOA



资料照:中国年轻人在网吧上网(2003年7月23日)

中国网路掀起一股低调炫富的“C”潮流,观察中国网络潮流变化的学者称其为“凡尔赛文学”。官媒新华网迅速发表评论,批评其“陷入误区”。网路观察家朱学恒指出,“凡尔赛文学”有点像是“末日文学”,它背后隐含了“朱门酒肉臭”的意思,但如果跟成语的下一句“路有冻死骨”接在一起,就会发现它严重威胁中国共产党治权;而官方的反制也显示中共党机器的年轻化效率提高,官方言论控制的演化速度已经超越民间,令人担心。

“凡尔赛文学”的不经意与意在所指

“凡尔赛文学”近来在中国网路爆红,它传达的是一种在反向或不经意的话语间流露出高贵奢华的“上流”样貌。它之所以会成为热门话题,据中国媒体报道是来自于微博博主“蒙淇淇”时常在网路上分享一些北京奢华生活的贴文,据传她的新书被查禁。有网友指她的奢侈文都是虚构的,但蒙淇淇澄清自己微博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真实的,只是文字表述有所加工。



资料照:一名女子站在2012年上海车展的兰博基尼跑车旁。

姑且不论网路内容是真是假,但它在中国的网路世界形成一股风潮是不争的事实,越来越多网友发文模仿这种“文体”,像是:“老公送我的兰博基尼也太丑!”、“唉!最近学校的考试真的很多,都快应付不来了,觉得自己蛮笨的。真不知道我当初怎么能够进来念哈佛的?很怀疑自己的能力耶!”甚至还成立了“凡尔赛学研习小组”,互相交流学习“凡学”。

从“小时代”到“三十而已”再到“凡尔赛文学”

虽然,“凡尔赛文学”在中国是一个全新的词汇,但其实更早以前,红极一时的“小时代”、“三十而已”等作品,就已经显现这样的样貌。

台湾网路观察家朱学恒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更早之前,“小时代”其实就是类“凡尔赛文学”,只是那个时候没有引到当局注意,因为它那个时候就很华丽。郭敬明的“小时代”,在那个时候他致敬的对象比较多是Sex and the City ,但因为在中国Sex不能太多,所以他就着重在and the City ,还有这些年轻人的发展。你看到他的直系子孙后来像是“三十而已”,或是描述当代年轻人现象,那个很受欢迎。可是他的意外分支就是出来这个‘凡尔赛文学’。”

“朱门酒肉臭”当局何为忧?

之所以会取名为“凡尔赛”,是因为一听到凡尔赛宫,马上会联想到法国贵族们穿着华丽的服饰在宽阔且布置富丽堂皇的城堡里,享尽奢华美食与美酒的画面。不过,朱学恒认为:“‘凡尔赛文学’我个人看有点像一种‘末世文学’,就是法国大革命前夕,然后大家觉得压力很大,但贵族照样歌舞升平,然后民间有很大的张力。为什么当局后来会震怒查禁,是因为它背后隐含一个‘朱门酒肉臭’,但‘路有冻死骨’它没有明写,可是你看就觉得大家爽成这个样子,什么上海买一栋别墅啊,喝哪里的五大酒庄啊,它确实也存在很多地方,可是当你把它那样子用糖衣包装写出来的时候,它骨子里有一点点报导文学,跟强调说不好意思啊,您这些loser,你只能远远的看这些凡尔赛皇宫里的人。”



资料照:上海街头的一名残疾乞讨者

也就是说,如果“朱门酒肉臭”可能演变成“路有冻死骨”的下场,那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政府必须要去重视“凡尔赛文学”了,无怪乎中国官媒新华社发评论称:“有人说,生活往往容易陷入两大误区,一是看别人生活,二是生活给别人看。秀优越、晒生活是个人的自由,自娱自乐也无可厚非,但如果被‘凡尔赛文学’蕴含的价值观牵着走,难免会陷入误区,甚至走偏人生的方向。”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展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炫耀可能是我们中国大陆人相当一部分人的心理状态。我举个例子吧,现在讲得买了什么东西、吃了什么东西这个还好,甚至还有人做了一些不合法乃至于违法的事情,比如说他开了一辆很好的车,但是他没有执照,结果把自己这样的车的照片发到网路上去,最后导致被举报,警察找上门来,处罚他,这样的事情都有。”

当局担心吃瓜群众不满情绪

网路观察家朱学恒指出,“凡尔赛文学”的危险在于,原本只是满足一群围观“吃瓜”群众,在还没那么富有的时候希望能够看到一些上流、有趣的东西,但这群人可能看着看着就会越发心生不满,而这样的群众心理将威胁到中国共产党统治。他表示,中国共产党显然看到了下一句“路有冻死骨”的演变,因此制敌机先,提前防堵。

朱学恒观察,中共对网路言论审查与控制机制不断在进化,已非昔日吴下阿蒙,总是把查禁的东西弄得越来越红。他举今年上映的电影“八佰”为例,表示开放的原因是因为中共需要民族主义,但除了“八佰”之外,官方手上完全没有民族主义导向的新片,因此他们宁愿把当年中国国民党抗战或者影片中有中华民国国旗的部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让它过去,而且票房看起来确实很成功。

中国言论控制机制 演化越来越快

朱学恒说:“所以我们必须要讲,对岸的审查或言论控制机制已经进化再进化了,它甚至于可以预测,这个对于全国舆论的跟全国的商业成功,会有正面的影响,所以『八佰』今年可以上,但“凡尔赛文学”今年受到打压,就是他看到背后真正的压力之所在。所以“凡尔赛文学”是老共那边一个很好的围堵案例,就是制敌机先,它还没有长大,它还没有完扩散,然后就把它宰了。现在隐隐然有一个状况是,党机器的演化已经越来越快,所以对岸网友可能他们能够有弹性的机会越来越少。举个例子像B站,也就是哔哩哔哩(bilibili)已经很快进入党机器控制当中。”

朱学恒观察:“他们的党机器在进化,而且参与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所以当世代开始交替,他才有能力去防堵‘凡尔赛文学’的时候,看起来他们的党机器年轻化效率提高,而且开始有越来越多新一代人加入,我觉得这是他们在演化上面目前领先的优势,可是不会永远都是这样子。”

如果“凡尔赛文学”有中共的影子在背后抵制,那么本月初官方发布的2020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可以说是中共“鼓励”以及想要呈现给国民看到的流行语。两者共通之处,都是受到中共的言论审查。

中国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以智能信息处理技术为主,兼顾领域专家意见和搜索引擎收录的情况,盘点出中国2020年度十大网络热词,依次为:逆行者、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带货、云监工、光盘行动、奥利给、好家伙、夺冠、不约而同、集美。



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人员搭乘运输机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2020年2月17日)

“逆行者”最早出现在天津大爆炸事故期间,当大家纷纷冲离火场时,却有一群消防员反向前进灭火,因而得名;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再次用来指称自愿前往抗疫最前线的年轻医护志愿者。这个字词的重见天日,显示中国政府希望把它变成一个激励人心的概念。

根据《人民网》报道,“光盘行动”旨在让人们培养节约、珍惜粮食、反对浪费的习惯,牢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对照中国从去年到今年的粮食短缺问题,以及因为非洲猪瘟导致中国官方释出战备猪肉来应急,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展江说,“光盘行动”虽跟环保有关,但环保并非主要,重点还是为政策宣传。此外,生活中包含了喜怒哀乐,但中国官方公布的十大用语,全是正面积极的语汇。

学者:中国年度网络热词是经官方精心选择

展江表示:“官方对它的过滤,这是经过官方精心选择的结果,因为我们知道,生活它肯定不是一面的,但是我们看这十个网络用语里面,基本上都是喜和乐,这个是基调,让人高兴的,开心的,正面的,阳光的,所以这里面的宣传意味很浓。这里面看不到怒,看不到哀。2020对中国来说,首先是疫情,疫情造成这么多灾难、忧伤、哀愁一个都看不到,还用逆行带过了。整个基调是一个宣传的基调,正面宣传,不要有负面情感,积极向上,是这样一个产物,所以这十大(网络热词)并不是一个民间评选结果,而是一个官方评选的结果。”

“云监工”这个用语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前期,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24小时直播兴建,千万网友透过网路观看。台湾中山大学政治所教授刘正山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表示,网民非常迫切地希望医院赶快建好,却也不希望医院乱盖,大家等于透过社群网路关心不在自己身边的事情,也意味着社群行动也就是集体行动。“光盘行动”也是如此,尤其加上“行动”二字就形成了集体概念。

社群行动意味着集体行动

刘正山说:“中国这边表达的群体行为,就是透过个人向群体表达赞许,表示我是这个群体的一部分,互相打气加油。这种把我融进社群,也透过社群喊话,产生对自己温暖的感觉,这是前几名看得出来的精神。”

刘正山表示,网路热词反映出“即使没见面,文字也需要温度”的社会需求。民众上网沟通的打字“短而传神”,是短语使用的目标。其中,要表达自己有温度,又能沟通顺畅的最好方式就是幽默,因此,在群体意识的社会,这类用词往往广为使用、借用与传播。从中国十大网络热词来看,带有呼叫群体、肯定群众、温情喊话的意味较浓。

中国十大网络热词几乎都是在中国自身的封闭型网路使用,唯独“带货”一词跨出台湾海峡、跨出太平洋,不少外籍直播主也加入“带货”售卖的行列。

“带货”是年度流行词汇之王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为钟南山授奖。(2020年9月8日)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展江表示,“带货”在中国非常非常流行,绝对是十大用语的年度之王:“‘带货’这个是非常流行,你既可以在正面的意义上说是拉动经济,也可以在一般的意义上说这是一种新的销售方式,通过网路直播可以有消费增加。也有负面案例,我个人看法,跟疫情有关,中国出了一个大神,钟南山院士他本来是一个医生,但现在他什么都销售,中草药、饮料,从药品、保健品到一些热门的生活用品,他都销售,他把自己变成一个销售达人了,这也带货,那也带货。‘带货’这个词是一种新的商业型态,绝对是流行词汇中绝对的年度之王。”

台湾网路观察家朱学恒分析,网路、抗疫跟资源,是中国官方2020年度用语的主旋律,但光看官方公布是不够的,那些没有被官方列进去的,可能才是真正民间网路广为流传的用语,比如“地摊经济”红到各种网红都去直播,又如“战狼外交”是中国全国上下都在跟进国际媒体的报道,竟然都没有被纳入,显示哪些能成为被公布的流行语、哪些不能,都有政治考量。

中国年度网络热词的主旋律与擦边球

朱学恒说:“整理出来的重点应该是网路、抗疫跟资源,这三个变成他们的主旋律,为什么?因为其实今年一整年,能够变成流行语又不妄议中央的,并不多。大家总不能在讨论说这个中芯有没有在骗人啊,或者华为被制裁有没有造成影响,所以我觉得这十大流行语里面是擦边球,但真正那种三振好球或是一个全垒打打出去,其实大家都避开来了。所以看这十大流行语的时候,有时候我们要看那明明该出现但没有出现的事物,你情报推论跟整体环境的判断才会比较准。”

他还说,中国官方已经在铺陈包含像嫦娥或新研发技术,以及国际间的自傲等,作为新一年度的主题,研判2021年的网路语汇新焦点很可能会集中在“复甦团结、建立自傲”的主题上。

从“凡尔赛文学”的抑止,到官方公布的年度十大网络用语,背后都有中国共产党的党机器在控制着言论审查。当网路发展跟媒体控制相互竞逐,差别在于民间有创意,可是党机器有公权力,最后到底哪方胜出尚不可知。但别忘了,西方世界过去以为让中国踏进国际舞台有助于中国全球化与民主化,但最后却是失败收场。这个21世纪很好的媒体与政体的研究场域,会如何发展值得观察。

x
xiaoyuzi
1 楼
打土豪分田地从马云开始,国内民众开心得跳起来了,自己觉得混的不错的都留条后路吧
I
InNorthTexas
2 楼
中国整个抗疫故事就是凡尔赛体。
z
zzbb-bzbz
3 楼
中国只控制负面言论,美国传播负面言论
赵Q
4 楼
看别人演的生活,自觉不自觉地演自己的生活让別人看,所以很多中国人都是演员,外表凡尔赛,里子冻死骨,还是内卷的,太好玩了
旁观者XWY
5 楼
这个文学反映了民众追求虚荣感,奢侈感,和以前的高大上一脉相承。中共高层的强国心态又何尚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