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眼科陷回扣风波:抗疫医生艾芬晒回扣流水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2年1月10日 20点6分 PT
  返回列表
17150 阅读
1 评论
每日经济新闻

时隔一年,艾芬又和爱尔眼科(300015,SZ)杠上了。

近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晒出多张照片,内容为宿迁爱尔眼科手术回扣清单。经记者统计,这份名单涉及 500 多名患者,涉及的回扣金额达 78.55 万元。这份名单是真是假?记者以患者身份随机致电了十余名上述名单中的转介人员,能接通的电话有 10 个,大部分姓名、职务等信息与名单上一致。对于回扣一事,大多数转介人表示否认或者已经想不起来了,但也有一名转介人间接表示爱尔眼科方面可以提供回扣。

宿迁市爱尔眼科医院的一位高管则向记者表示,2019 年时,当地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并处理过这件事,艾芬是在 " 翻旧账 "。他还表示,拿回扣其实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很多行业都存在这样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1 月 9 日晚,微信公众号 " 宿迁爱尔眼科医院 " 发布声明,称 " 目前网传的信息,我院于 2019 年已按照董事会相关要求进行了整改,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并撤换了管理团队 "。不过,上市公司爱尔眼科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爱尔眼科某地医院 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网传名单涉 500 余名患者,金额达 78.55 万元

2020 年年末,因为术后视网膜脱离,武汉医生艾芬曾经与爱尔眼科发生医疗纠纷。如今,艾芬又跟爱尔眼科杠上了。

除了微博上发布的名单截图,艾芬于 1 月 7 日下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更详细的名单流水。据艾芬介绍,她提供的名单来源是一个关注她的微博网友,可能是一名爱尔眼科的离职员工。

这份名单流水其实是一份 2017~2019 年借支季节性工资台账。工资台账非常详细,包括 " 转介人职务、联系人、金额、开户行、卡号、患者姓名、手术日期、病种、手术费 " 等内容。据艾芬介绍,此次名单中的涉事医院是江苏省宿迁市爱尔眼科医院,其中金额一栏正是爱尔眼科付给转介人的回扣。

记者看到,工资台账涉及了 500 多名患者,这些患者的病种包括飞秒、白内障等,手术费用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

具体来说,2017 年,100 多名转介人介绍了 166 名患者前往江苏省宿迁市爱尔眼科医院做手术,共拿到超过 18 万元手术回扣;2018 年,100 多名转介人介绍 300 多名患者,共拿到超过 50 万元手术回扣;2019 年,数十名转介人介绍了 60 多名患者,共拿到超过 10 万元手术回扣。总体看来,转介人获得的回扣金额,每笔少则几十元,多则 2000 余元,大约相当于手术费用的 10%~20%,500 多名患者相关的回扣金额合计约 78.55 万元。

根据工资台账,这些转介人的身份涉及多家医院的医生、护士、药房员工,此外还有院校工作人员及部分国家公职人员。就此,艾芬在微博中质疑爱尔眼科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行贿罪。

多名转介人承认曾经拿了回扣

那么,艾芬提供的这份名单是真是假?根据工资台账,一位名为 " 吴某某 " 的患者于 2019 年 1 月 29 日做了飞秒波差手术,手术费用 11800 元,对应的转介人回扣金额 1770 元。对应的转介人为 " 魏某 ",职务为 " 泽达学院学生处处长 ";而根据宿迁市教育局官网 2018 年 4 月发布的公开信息,泽达学院确实有一位名为 " 魏某 " 的工作人员。

1 月 8 日、1 月 9 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多位名单中的转介人,涉及医生、社区工作人员等不同职务。能接通的 10 个电话中,大部分人员的姓名、联系方式、职务都能与名单罗列内容相对应。只有一名转介人员矢口否其为名单所列人员及相应职务,并称记者 " 拨错了电话 "。

对于是否为爱尔眼科介绍过病患,三名转介人承认确有其事,但否认拿了回扣,而且目前已经不做相关业务了。但其中一名转介人在谈话过程中也间接透露出了宿迁市爱尔眼科医院回扣的一些端倪。记者以患者亲友的身份拨通了一位转介人张文(化名)的电话,名单显示,该转介人是一位医生,于 2018 年推荐了一位患者李林(化名)前往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接受飞秒手术。

起初,对于从爱尔眼科方面领到回扣,张文予以否认,但在随后的对话中,张文又进一步表示:" 既然你直接谈到(‘吃回扣’)的问题,我不怕你闹我才和你聊这个,他们(指爱尔眼科方面)和我说‘这(回扣)还给你吗?’‘要不要返利给你?’,我说‘我不要了,直接给他头上减免’。"

而据报道,明细中的 3 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拿回扣一事属实。2019 年被人举报后,相关部门已处理,他们已退还回扣。

涉事医院高管:当地纪委已调查处理

对于此次回扣事件,宿迁市爱尔眼科医院如何回应?记者联系上了江苏宿迁爱尔眼科医院的一位高管,对方表示,其不是公司发言人,不代表公司意见,仅代表个人观点。该高管认为,其实拿回扣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很多行业都存在这样的情况,而这并没有剥削患者的利益,而是拿出公司的利润来进行回馈。

该高管举例称:" 比如我俩是朋友,你给我介绍了个工程做,或者给我介绍了个事情干,我请你吃顿饭,这算不算你也拿了好处呢?其实是一个性质的事情,只不过涉及到一些公职人员,确实有违规现象。"

据该高管介绍,针对这件事,当地纪委 2019 年时已介入调查并做过处理了,如今(艾芬)又开始 " 翻旧账 "。站在个人角度,他认为,首先此事当时已经被处理过了;其次,这是一个很多行业都存在的现象。

该高管表示,很多医院的眼科只是很小的一个科室,因此存在医生将患者往更专业的医院转诊的现象,有一些患者就被介绍到爱尔眼科医院。其认为,给介绍费其实也是一种 " 人情 ",只不过如今变成了 " 事故 "。该高管指出,目前医院经营尚未受到影响,而对于在 2019 年当地纪委处理后,相关人员还有没有继续挣 " 介绍费 ",其并不清楚。

另外一名曾在爱尔眼科旗下分院任职的高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爱尔眼科,回扣可能会换个财务支出名目体现,比如以会诊费、通勤费、电话卡、购物卡等福利形式实现;如果是转账,一般根据转介人提供的账户支付,转介人需要隐匿身份信息的,也可以提供其亲友的账户隐蔽交易。

据这位高管介绍,爱尔眼科的回扣现象在每年高考季尤其常见。爱尔眼科的分院会提前向招生办相关岗位人员索取潜在屈光手术患者信息,并支付所谓的 " 信息费 "。不过,对于这一情况,记者尚未从其他渠道予以佐证。

值得一提的是,1 月 9 日晚,微信公众号 " 宿迁爱尔眼科医院 " 发布声明称:" 针对近日网传涉及我院不规范经营行为的信息,我院高度重视,经初步核实,现声明如下:目前网传的信息,我院于 2019 年已按照董事会相关要求进行了整改,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并撤换了管理团队。现任领导班子以此为鉴,进一步加强医院管理,坚持规范运营。同时强化对员工的日常教育,提升服务水平。努力以先进的技术、优良的服务赢得患者满意、社会认可。"

衡水爱尔眼科曾因回扣被罚 19 万元

此次涉事的江苏省宿迁市爱尔眼科医院和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与爱尔眼科有何关系?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宿迁科以康爱尔五官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5 年 6 月,2021 年 11 月更名为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周铭,注册资本 1850 万元。

启信宝资料显示,除了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周铭还曾经任职十堰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大同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阜阳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或者执行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而上述三家公司目前均是爱尔眼科控股子公司。

股东方面,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共有 4 名股东,分别为宿迁视线医疗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爱信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爱信)、南京视线医疗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视阔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上述股东与爱尔眼科存在多方面的股权交叉或者合作,最新一笔交易是爱尔眼科 2021 年年末宣布将收购天津爱信所持有的 6 家医院股权,合计交易价格约 2.99 亿元。

此外,作为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 4 名股东之一,上海视阔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无锡视线医疗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40% 股权,而爱尔眼科和后者分别持有无锡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 63.8571% 和 30% 的股权。

作为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 4 名股东之一,南京视线医疗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同时持股宿迁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和无锡视线医疗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后者与爱尔眼科是共同持股无锡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的合伙伙伴。

值得注意的是,爱尔眼科并非首次涉及回扣问题。2020 年 6 月 17 日,衡水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下发 " 衡市监行罚决【2019】综执 092 号 " 处罚文件,对衡水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处以 19 万元的罚款,处罚事由是该单位通过医生介绍患者,按手术费用一定比例转账给推荐医生。

启信宝资料显示,衡水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7 年 7 月 31 日,注册资本 3000 万元,其大股东为湖南亮视长银医疗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湖南亮视),持有该公司 70% 的股份。

据爱尔眼科 2017 年 12 月 26 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湖南亮视由爱尔眼科全资子公司拉萨亮视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 19000 万元作为有限合伙人投资设立。当时的爱尔眼科公告显示,公司投资设立湖南亮视,目的是在公司行业经验的基础上充分利用专业投资团队和融资渠道,通过各种金融工具和手段放大投资能力,加快眼科医院、眼视光门诊部、眼科上游企业以及眼科相关产业的扩张步伐,为公司未来发展储备更多眼科领域的并购标的。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医疗领域的腐败包括且不限于药品和器械的回扣,腐败来源于处方权垄断和市场准入管制导致的行政垄断。他还表示,未来医疗领域的反腐动作不会停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试图采访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并通过电话、短信、微信等多个渠道发送了采访请求,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必须要有
1 楼
在中国太正常了,介绍业务拿回扣,医生收红包,这都算是有点道德的。缺德和违法的事更多。中国如果能除此弊,统治地球就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