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主播被中国打假第一人暴击 倾家荡产直播喊爸爸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0日 12点54分 PT
  返回列表
33685 阅读
10 评论
金错刀


曾一夜躺赚70亿的直播带货圈,正经历一场大地震!

  先是有7000万粉丝的网红辛巴,被扒出卖的燕窝根本不含蛋白质,只是成本不到一块钱糖水。


  辛巴前脚还在网上警告,要让那些“诽谤”他卖假燕窝的人倾家荡产。


后脚就被立案调查,全网道歉,还要赔付6000万。


除了燕窝,辛巴卖过的美妆、宾利牌月饼等全都查了一个遍,辛巴严选变成了辛巴瞎选。


随后,罗永浩带货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被鉴定为假货,罗永浩也是一边维权一边自掏腰包赔付消费者480万。


除了头部网红,还有网红二驴因为号称卖“抗辐射酒”,被打假后,直接在直播间叫爸爸求饶。


短短几天,电商主播的不断暴雷,彻底撕开了带货领域的遮羞布,而这离不开一个男人——王海。

  1个月暴击两个头部网红的王海,到底是何方神圣?

  1

  中国第一职业打假人

  让网红直播叫爸爸

  在打假的江湖里,恐怕所有人都得尊称王海一句大哥。

  20年前,王海就被叫做“中国打假第一人” 。

1994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颁布,规定买到假货可以“退一赔一”。

  1995年,为了验证这条法律,22岁法律专业的王海站在北京某商场门口,开始了社会实践。

  在商场逛了几圈,他发现商场里的索尼耳机是假的,单价85元一副的耳机,耳机合模缝处有明显的小毛刺。

  他认为,日本索尼这种大公司不可能注塑做工如此粗糙,更侮辱智商的是,耳机包装上居然印着日本另一家公司的名称。

  在那个年代,他想投诉却连消协在哪都不知道。

  随后在被工厂、消协、商家、工商之间,碰了不少钉子,在快被当做足球踢烂的王海终于获得双倍赔偿170元。

  但他随后算了笔账,包括住宿费、餐费、交通等等,在京两天花销已超200元,合着还是倒贴。

  于是,他转身去柜台又买了十副假耳机,随后向工商局投诉。

  但因为后10副属于“知假买假”,只退不赔。虽然后10副赔本了,但并不影响王海看到商机。

  之后,50天的时间里王海横扫北京各个商场,在人均工资几百块的1995年,他一共索赔了8000元。

  通过王海,人们第一次知道,买到假货可以索赔,在那个假货泛滥的年代里,王海被人无比推崇。

  1996年,王海不再单干,开始组团刷副本。

  先是成立公司,然后组建律师团队,还专门培养了外出调查的卧底人员,开始了职业打假生涯。

  之前耐克有一款球鞋,在中国卖得比国外贵500块,还少一层气垫。


王海发现后,找完厂家找消协,最后找到法院才让耐克服软,罚了487万。

  因为王海的维权,中国人省下了一笔上厕所的费用。

  他曾起诉天津的日资百货伊势丹,因为他们向每个上厕所的消费者收两毛钱,从此之后,全国的商场纷纷取消了这项收费。

  当时的媒体用“脚踏实地的爱国者”来称呼王海,他还上电视,开维权热线,写书出版,登上杂志的封面,成为职业打假人的代表。


后来的25年里,格力、六个核桃、杰士邦、金山毒霸等很多大企业都被王海打假过。

  有几十年打假经验的王海,也难怪二驴被盯上后吓得直播喊爸爸。

  2

  30万起步

  死磕巨头“软肋”的赚钱高手

  因为王海的成功,打假逐渐成为了一种野生发财密码。

  王海曾自曝,通过打假18年资产过千万,而这也恰恰是王海争议的所在。


很多人说,你是打假斗士,凭什么收钱?

  但打假对王海来说,从来都是一门生意。

  他曾在采访时说,打假是需要钱的,没钱怎么打假。

  因此,王海早早就定下了一个目标:“盯着大企业。”

  他的公司主营三种业务:帮消费者维权打假;知假买假;受雇于企业,替企业打假。

  第一种业务,基本是不赚钱的。

  他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打假网站,还在名字后面加上了颇具侦探味道的“007”。

  他还设立了王海热线,平均每年能接到1200个咨询和提供线索的电话。


这是他作为打假斗士,尚且站在百姓角度的一面。

  第二种业务,是很多打假人士的常规操作。

  在获得假货线索后,买来假货索赔。

  王海曾自曝有一张银行卡专门用来买假货,一年购买假货能消费1444笔,花200多万买假货,最后能赚400多万。

  2016年其还组建团队,瞄准双十一,提出索赔1000万的目标。


第三种业务,才是他生意的重头戏。

  在王海的打假生意中最多的还是受雇于商业客户。

  职业打假20年里,他帮助30万企业打假,有传言他起步价30万,最多一次赚过百万。

  生意越做越大,他的打假团队也变得有规模,越来越专业。

  例如王海帮助脑白金公司,下架掉了上海各大商场里的冒牌货。


曾经有家药企,发现市场上有假冒产品,就请王海帮忙打掉这个制假窝点,王海能从中赚200万元。

  王海还取缔过北京最大的烟草制假窝点、北京最大的假酒窝点。

  最近这些年,王海则将重心在了电商平台,尤其是电商头部。

  像是面膜企业,王海团队会先排除年销售额低于3000万的,接着筛除一年打广告低于10次的企业,剩下的则标注为具有赔偿能力。

  王海在微博中表示,规模太小的企业暂时不打。


从这里看,也难怪王海能如此精准地打击头部电商主播。

  假货是很多知名大企业的软肋,王海抓住这个软肋,找到了自己的暴富密码。

  3

  被骂着年赚百万的打假人

  是英雄还是刁民?

  现在关于王海的评价主要分为两派:

  一派是骂王海是赚黑心钱的刁民,一派觉得王海是可以整肃市场的英雄。

  支持王海的说,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大家为了赚钱,但还是支持他。


 有人认为,只要他打的是真的假,相比那些卖假货挣黑心钱的,他就是正义的。


  反对一方的说,消费者保护费是为了保护大家,不是为了给部分人挣钱的。


 他们认为“王海们”不过是想从大企业和大主播身上挣点钱,和诈骗没有区别。


无论是哪一方,大家都把打假看成一件想做就做的事,但其实,真正的打假,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这个钱也没那么好挣。

  首先他们要有专业的团队。

  王海曾说过:“打假已经不能再靠个人的努力了,个人无法对抗企业,这是一种不对等的对抗。”

  因此,王海早在2015年,他旗下就拥有4家打假公司,背后拥有大量律师团队。


王海名下8家公司,目前3家已注销

  没有专业团队,是你打假还是商家打你,就说不准了。

  其次,打假也是需要技术的。

  就像这次辛巴的燕窝事件,只是直播吐槽辛巴的燕窝饮料像糖水的那个女生,就遭到了众多辛巴信徒的网曝。


辛巴在直播时暴露了女生的手机号,从此她每天电话、私信不断,都是被各种各样的人威胁辱骂,甚至有人搜到她的家庭住址,进行死亡威胁。


还有人劝她:找辛巴直播间门口跪下求饶也许还能原谅。

  只是吐槽,却冒着生命危险最后还没有人相信她的话。

  直到王海甩出几个鉴定证书,才将燕窝是糖水这件事实锤。

  为了打假,王海的团队,甚至有专门的卧底队伍,在必要时需要卧底到厂家掌握证据。

  例如王海之前在调查一起牛奶改期事件时,专门让人去厂里调查,把为什么要改日期,怎么改日期等各种证据掌握清楚才能维权。

  最重要的一点,打假是一个高危职业。

  2003年,受雇于某打假公司的律师黄立荣,在监控取证时被对方发现,遭到暴打,10根肋骨骨折、肝脏破裂而亡。

  2016年,在北京曾经发生过上百名商户围堵职业打假人,职业打假人的车辆被砸。

就连王海也多次在打假时遭到商家围剿,被当面揪着领子威胁:你怕不怕有人弄死你呀!

  他的BP机不断收到这样的留言:速去八宝山!速进烈士陵园!

  曾经有卖假货的商家,要20万买他的项上人头。

  我们知道47岁的王海寸头、圆脸,但很少人真正知道他长什么样,只要有镜头,他永远都戴副墨镜。


录节目时,主持人让他摘掉,他也不摘。“这是风险管控”,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他身边最多时带过50个保镖。

  确实,现在“职业打假人”这个词已经不那么纯粹。

  王海之前也曾因为涉嫌敲诈,沉寂了近10年,旗下的公司也曾被爆出违法。

  也总有一些人以打假的名义敲诈勒索,甚至还开始出现了各种职业打假套路。

  有些职业打假人只要买到商品,联系卖家,连收集证据走流程都不需要,直接和商家私了。


但无论是王海的违法,还是这些踩着法律线的“假打假人”,都不该是我们反对打假人的理由,我们骂打假人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要知道,王海打了二十五年假,假货依然像疯长的韭菜,一茬又一茬的收割消费者的钱包。

  刀哥认为,打假赚钱并不是应该争论的主要矛盾,那些制假售假的才是现在市场的极端痛点。

  之所以还有这么多假货,就是因为消费维权的成本太高,制假售价的成本太低,而打假的人还在被质疑是英雄还是刁民。

  哪怕打假人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正义,但对于消费者来说,打假人多打一次假,就能少被坑一次。

  毕竟,没有虚和假,哪有“王海们”的活路。

追求永生
1 楼
这是一条有良心守规矩的鲇鱼。国家应该如同对待重量级人物一样予以重点保护。不要等出事后放无关痛痒的马后炮。
追求永生
2 楼
发点感慨吧。中国允许王海这样的人存在和成功,说明基本的底线还在。如果哪一天他突然失踪,别管什么原因,都是社会的悲哀,因为良心底线再次被突破。 对比美国,美国的反欺诈规模庞大,几乎所有非私人机构都有举报热线,社会上也有举报欺诈的渠道。可是效果如何呢?许多都是流于官样文章,骗子横行得不到处罚。王海这样的人,我在美国没有看到。大概有类似的功能,就是那些官员、律师、执法机构了。不过效果不敢恭维。比如说这次大选,欺诈太多,不是选举欺诈,而是那些政治人物的诈捐。我收到超过四千封催捐信,按期内容来说,几乎没有完全规范的,充满谎言大话。这是一个举国大事全民参与,尚且如此,可见一般的政治生活。实话实说,这种说谎话骗人已经成了他们的日常,太多太多,见怪不怪了。
i
iBear
3 楼
网络带货就是托儿,和大街上用扩音喇叭大喊大叫的江湖人士一样的。
飘过的云
4 楼
这不正是反映出监管部门以及消协的无能和不作为吗。
自由火星人
5 楼
悲哀的是打了25年,假貨還依然那麼多
何所思
6 楼
打假做成产业后,卖假就不会那么嚣张。但是卖假和打假最后会变成共生关系,之后效果可能会变差
l
lightice
7 楼
该打打亚马逊的假
多情娃
8 楼
发点感慨吧,在一个言论都沒有自由的地方,打假也是桃子挑软的吃。 没有钱的假货也不去打,实力太强也不敢打,只有昧着良心聪明人才能生存。 。追求永生 发表评论于 2020-12-20 05:48:34 发点感慨吧。中国允许王海这样的人存在和成功,说明基本的底线还在。如果哪一天他突然失踪,别管什么原因,都是社会的悲哀,因为良心底线再次被突破。 对比美国,美国的反欺诈规模庞大,几乎所有非私人机构都有举报热线,社会上也有举报欺诈的渠道。可是效果如何呢?许多都是流于官样文章,骗子横行得不到处罚。王海这样的人,我在美国没有看到。大概有类似的功能,就是那些官员、律师、执法机构了。不过效果不敢恭维。比如说这次大选,欺诈太多,不是选举欺诈,而是那些政治人物的诈捐。我收到超过四千封催捐信,按期内容来说,几乎没有完全规范的,充满谎言大话。这是一个举国大事全民参与,尚且如此,可见一般的政治生活。实话实说,这种说谎话骗人已经成了他们的日常,太多太多,见怪不怪了。
s
sevenfish
9 楼
你没看到吗?职业打假去查查浑水公司,最近的幸瑞?还有东方纸业、绿诺科技、中国高速频道 、多元环球水务、嘉汉林业、分众传媒、展讯通信 --- 追求永生 发表评论于 2020-12-20 05:48:34 发点感慨吧。中国允许王海这样的人存在和成功,说明基本的底线还在。如果哪一天他突然失踪,别管什么原因,都是社会的悲哀,因为良心底线再次被突破。 对比美国,美国的反欺诈规模庞大,几乎所有非私人机构都有举报热线,社会上也有举报欺诈的渠道。可是效果如何呢?许多都是流于官样文章,骗子横行得不到处罚。王海这样的人,我在美国没有看到。大概有类似的功能,就是那些官员、律师、执法机构了。不过效果不敢恭维。比如说这次大选,欺诈太多,不是选举欺诈,而是那些政治人物的诈捐。我收到超过四千封催捐信,按期内容来说,几乎没有完全规范的,充满谎言大话。这是一个举国大事全民参与,尚且如此,可见一般的政治生活。实话实说,这种说谎话骗人已经成了他们的日常,太多太多,见怪不怪了。
5
5AGDG
10 楼
支持一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假奶粉,假疫苗,假保健品,这些人人皆知的但是有政府撑腰的东西有人敢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