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铁矿项目遭此人“捅刀”,将损失300多亿(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2日 3点58分 PT
  返回列表
24467 阅读
28 评论
观察者网
 

原标题:中企最大海外项目中澳铁矿专利案宣判:中企将损失300多亿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道路上从来就不缺少荆棘和陷阱,中信泰富中澳铁矿项目就是其中之一。它不仅吸走了中信巨额资金,还让其卷入与澳大利亚富商克莱夫帕尔默(Palmer)日趋激烈的纠纷当中。

据路透社11月24日报道,西澳大利亚最高法院近期就中国企业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绿地投资项目中信泰富中澳铁矿项目(SINO)的专利案做出了判决。西澳法院称中信需向帕尔默的Mineralogy公司赔偿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此外还要在未来30年每年向Mineralogy支付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特许使用费,合计下来,中信将损失300多亿人民币。



路透社报道截图

一、专利赔偿案

据微信公号矿业汇11月30日报道,2015年,Mineralogy公司起诉中信股份,索赔100亿澳元(约合人民币500亿元),声称中信正从双方在西澳大利亚合资的中澳铁矿(Sino Iron)项目出口铁矿石,却没有按约定水平支付特许权使用费。

此前中信就磁铁矿开采权向Mineralogy公司支付了4.15亿美元,并就开采原矿向其支付专利费A,但Mineralogy坚持中信还应为生产的精矿粉支付专利费B。

双方一直争执不下,西澳高等法院今年六月曾对该诉讼进行两周的聆讯,但是没有定论。



中信泰富中澳铁矿项目澳媒图

近日,澳法院判处中信需赔付Mineralogy约2亿澳元,同时在未来30年,需每年向Mineralogy缴付2亿澳元的特许经营费用。

中信公告指出对法院作出该判决表示失望,因判决篇幅颇长,并覆盖一系列复杂事项,因此公司会进一步研究判决及影响。

中信8月时曾警告,若无法解决与Mineralogy的法律纠纷,可能中止中澳铁矿石项目营运。不过帕尔默在27日接受《西澳大利亚人》采访时称,他并不担心这一点,因为中国在铁矿石上有着巨大的需求。

二、糟心的中澳铁矿项目

矿业汇报道称,2006年,铁矿石市场正处于鼎盛时期。中信泰富与Mineralogy公司签署协议,以4.15亿美元全资购得西澳Sino-Iron和BalmoralIron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开采权的公司,被称作中澳SINO铁矿项目。



这个项目一度是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的骄傲和标杆,成为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海外矿产资源领域最大的投资项目,也是澳大利亚资源领域为数不多的中资100%控股项目。

然而,这一命运多舛的合资项目不仅投产时间推迟四年,开发成本超出预算五倍,到头来却迎来铁矿石价格暴跌的窘境以及一系列麻烦不断。



直到2016年5月,中澳铁矿项目6条生产线的最后一条才进入调试,去年共出口1100万吨精铁矿,距离中澳铁矿项目原计划的2400万吨/年少了一半多。

截至去年底,中信集团的资源能源业务仍亏损,但亏损由2015年的172.51亿元收窄至68.99亿元。中信泰富主席兼董事总经理常振明在3月23日称,资源及能源业务亏损主要由于中澳铁矿项目进行减值拨备所导致。



今年2月15日晚,中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就中澳铁矿项目作出减值拨备,税后金额预计在8亿至10亿美元之间。

这已是中澳铁矿项目连续第三年进行减值拨备。该铁矿项目在2014年、2015年分别进行了17.5亿美元、17亿美元的税后减值拨备。

三、中信到底中了谁的计

1、交易文件不够明确,错信合伙人

据微信公号矿业汇报道,帕默尔是一位难缠的角色,中信泰富对其了解并不充分。在双方合同履行过程中就分歧进行协商时,帕默尔不断改变立场,要价越来越高,导致双方最后不得不以诉讼的形式来解决纠纷。

由于交易结构十分复杂以及交易文件中的某些用语不够明确,使得帕默尔可以利用合同里的相关条款向法院起诉中信泰富。中信泰富矿业董事长张极井先生接受环球网采访时也表示,在开发大型采矿项目时,商业纠纷是很常见的,通常都可以经过开诚布公的谈判协商来解决。我们一直希望采取这种方法来解决双方的分歧。但遗憾的是过去几年里,我们碰到一个特别喜欢打官司的业主。我们坚持的原则是绝不牺牲公司和股东的利益。



Mineralogy公司实际控制人,澳大利亚富豪帕默尔图片来源:澳联社

据矿业汇介绍,Mineralogy公司实际控制人帕默尔是澳自由国家党发言人,经常疯言疯语,臭名昭著,被指具有强烈的表现欲和被关注欲。

他靠房地产行业发家,后转投资源业,他的暴富缘于一笔铁矿和一笔煤矿交易。2006年,中澳SINO铁矿项目使他成为澳洲第五大富翁。2009年,他收购了布里斯班的特洛皮煤矿,当时评估价不到1亿美元。

2010年,他与中电公司达成协议,中方20年内每年购买特洛皮煤矿煤矿3000万吨煤炭(价值达600亿美元),这一交易,使他荣登澳洲首富。

2、海外经验不足,错选总承包商

中信泰富此前没有海外大型矿山开发经验,项目前期调研不充分,使得各方面都无法与项目的巨大规模、技术瓶颈和复杂的投资环境相匹配,埋下了项目失败的隐患。

其次,过度依赖总承包商中冶集团,未能及时发现中冶集团施工整体设计中存在的问题,对于此后发生的工期一拖再拖和项目报价节节增加的情况缺乏有效的应对方案。

中冶集团虽然在海外做过很多项目,但是对澳大利亚工程建设的法律环境、市场条件等了解不够全面和深入,使得项目实施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施工进度遭遇诸多障碍。



图片来源:矿业汇

3、错估行业形势,遭三巨头设计

从2004年开始,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特需成为影响铁矿石价格变动的主导因素,全球三大铁矿石巨头把铁矿石价格抬得过高,国际铁矿石价格直线上涨。

该项目是中国试图摆脱他们挟制的重要尝试。但随后,铁矿石的供求形势急转直下,铁矿石价格大幅下降,造成项目进退两难的局面。



新华社9月16日报道称,近年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背景下,走出去或出海已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的选择。然而,海外收购是一项高风险的长期投资活动,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失败的项目,交了大量学费。中资在澳大利亚的实际情况似乎也如此。澳洲中国商会介绍称,在澳的中资国企大多并未获得预期收益,盈利的并不多,亏损似乎是常态。

深入观察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轨迹,可以看出目前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总体水平还处于初级阶段,国际化进程上经历着跌宕起伏,而国际化成熟度仍然偏低。中国国企全球化的速度尚落后于亚洲一些国家的企业,中国企业在真正成为全球赢家之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国资海外并购实质有各种各样的目的(或是资源控制型、或是市场搜寻型、或是财务回报型),内保外贷、债务融资等金融手段的运用,也不乏从中外金融制度和市场差异中获得制度性套利收益之动机,但无论如何,任何一项商业活动,最终仍必须满足利润原则,否则高成本、长期亏损的海外并购不论其影响多么巨大,总是不可持续的。能力与理智是海外并购的基本前提。
猫爪
1 楼
不懂法怨谁
围城打援
2 楼
这个PALMER名声很臭,横竖是个小人,只服拳头。
总是我
3 楼
能把生意做那么大的,哪有善主?
s
smart321
4 楼
中国的国有企业在国外做买卖做项目的,赔钱的多于挣钱的,国有企业就是这么不靠谱
d
dreamstory
5 楼
皇权社会文化下的人民对皇帝的新衣非常了解,但丧失了对真实的人性的基本判断能力,更丧失了对法律的重要性的理解能力,交学费才刚开始。
m
manclad
6 楼
属于自己的失误,怪不了别人。不是有吃一堑长一智的说法吗?就当是学习了!
y
yumidiee
7 楼
老子不玩了,没了中国人你们就玩不转
z
zuschauer
8 楼
“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失败的项目,交了大量学费” 再次成为最大赢家!
b
beepee
9 楼
2010年中电公司20年內每年向他买3000万吨煤,这是怎么回事?曾庆红李鹏家族从中捞了多少银子?
s
smart321
10 楼
共产党永远执政就会有中共的特权阶层贪污腐败国家的财产,否则共产党为啥要追求永远执政?支持共产党永远执政的,应该也支持共产党特权阶层贪污腐败国家财产
G
GoHabs
11 楼
由于交易结构十分复杂以及交易文件中的某些用语不够明确,使得帕默尔可以利用合同里的相关条款向法院起诉中信泰富 ----------------------------------------------------------------------- 你们的律师是吃干饭的?
s
size0
12 楼
中国政府企业靠道德说教为国家利益工作,而不是靠制度和程序。外国企业凭程序和制度工作,制度和程序完全为企业股东利益服务。问题就出在这里!
h
honger22
13 楼
反正不是你的钱,也不是我的钱,管它呢。
青衣侠
14 楼
“西澳法院称中信需向帕尔默的Mineralogy公司赔偿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此外还要在未来30年每年向Mineralogy支付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特许使用费,合计下来,中信将损失300多亿人民币。” ——这也很简单,中信也可以在中国法院打一起官司,中国法院判Mineralogy公司必须每年向中信支付2亿澳元的XX费即可。看Mineralogy公司怎么办,若Mineralogy公司不服、不支付,那中信也不服、不支付,大不了最后就是一拍两散,这生意不做了。反正中国现在是钢铁大量过剩,正要大规模去产能呢,这澳矿咱不买了。对中国来说是借坡下驴,对澳大利亚来说是痛失一大买主——正所谓:贪心不足蛇吞象,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a
anywhere111
15 楼
It is not loss, it is the expense to do the business... you have to pay patent and royalty fees according to court decision.
f
fonsony
16 楼
青衣侠 发表评论于 2017-12-02 07:10:18 “西澳法院称中信需向帕尔默的Mineralogy公司赔偿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此外还要在未来30年每年向Mineralogy支付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特许使用费,合计下来,中信将损失300多亿人民币。” ——这也很简单,中信也可以在中国法院打一起官司,中国法院判Mineralogy公司必须每年向中信支付2亿澳元的XX费即可。看Mineralogy公司怎么办,若Mineralogy公司不服、不支付,那中信也不服、不支付,大不了最后就是一拍两散,这生意不做了。反正中国现在是钢铁大量过剩,正要大规模去产能呢,这澳矿咱不买了。对中国来说是借坡下驴,对澳大利亚来说是痛失一大买主——正所谓:贪心不足蛇吞象,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f
fonsony
17 楼
死蠢,你的东西命根在人家的地方,大陆判有条毛用,人家判你赔十亿,不赔就充公你你的财产,你大陆判十亿,他不赔 付,你有条毛用
f
fonsony
18 楼
人家屁都没有在中国
说一声
19 楼
中共企业都是酒囊饭袋,到了海外就是阿斗和蠢猪
咋啥名都被使用
20 楼
感觉被他们骗了,虽然不懂这些事情。难道所支付的费用当初没出现在合同里么。 现在是在别人的土地上,非母语的环境打官司,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 看来经济领域鬼子挺阴谋的,搞兵不厌诈。如果吃亏了,暂时板不回来,那就记着,等机会再算计这家伙和这家伙有关公司。不信,他们从此不再和中国的公司打交道。干这种黑事的家伙,中国商家要拉入黑名单,遇事就给他挖陷阱。关键是团结。不过中国人团结很难,你看这里,大家扯个闲篇,也天天火并。
难为
21 楼
当时签合同的时候把资本家当亲人了吧?一帮酒囊饭袋。
瘟斗士
22 楼
矿产资源行业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走出去的企业,无论国企或民企,都存在以下问题: 一,缺乏完备的项目评价机构和客观严格的评价制度。 二,缺乏信息搜集和分析机制。尤其对法律、社会等环境的了解分析不够或根本就没有。 三,企业最高领导的个人判断对项目分析和决策程序各环节的影响过大。 四,在财政、政策所带来的压力(或机遇)面前仓促决策。 五,用人不当。被任命的项目总负责人往往并不是海外经验最丰富的、开拓能力最强的。中下层外派人员的选择也是如此。 六,海外企业管理层习惯以国内经验来分析、处理问题。 七,缺乏善用当地第三方机构的意识,缺乏善用当地员工的意识。 八,各海外企业之间缺乏信任和交流。出现问题后不仅向上级隐瞒,更向当地的其他华企隐瞒,同一块石头往往能将当地所有华企一一绊倒。 九,。。。。 唉,罄竹难书,写了也没用,懒得写了
若平
23 楼
好事情。
A
A_bobcat
24 楼
就算交學費了。和資本家比, 國企得幹中學.只要不是故意丢钱就行.做生意要挑人。太刁的要躲開。宁肯放弃机会. 日本人当年财大气粗时,也花大价钱买了美国高楼大厦和企业,最后落个赔钱贱卖的结果. 两种赔钱原因不同,一种是买断前,没查清liability (律师有责任). 一种是买贵了.但都是因为缺乏经验. 拉个名单是個辦法.不是为报复,而是为避免别的公司再犯同样错误.。可以在中国法院打一起官司或找外国有名望又对我国友好的律师楼. 一拍两散 可能不行,如果合同款已大部付清.吃进去就不愿意吐出来. 美国公司新的tax law要是通过了,明年经济会复苏.原材料价格会回生.
A
A_bobcat
25 楼
就算交學費了。和資本家比, 國企得幹中學.只要不是故意丢钱就行.做生意要挑人。太刁的要躲開。宁肯放弃机会. 日本人当年财大气粗时,也花大价钱买了美国高楼大厦和企业,最后落个赔钱贱卖的结果. 两种赔钱原因不同,一种是买断前,没查清liability (律师有责任). 一种是买贵了.但都是因为缺乏经验. 拉个名单是個辦法.不是为报复,而是为避免别的公司再犯同样错误.。可以在中国法院打一起官司或找外国有名望又对我国友好的律师楼. 一拍两散 可能不行,如果合同款已大部付清.吃进去就不愿意吐出来. 美国公司新的tax law要是通过了,明年经济会复苏.原材料价格会回生.
百家争鸣2012
26 楼
如果中国政府连这样一个私人企业都搞不定,就应该好好检讨。
西
西门桥
27 楼
总体上来说,中国国有企业的管理人员都是政府官员,他们并不习惯于在法制环境下经营,而是习惯于运用政府强权管理企业,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近几十年来的对外投资,在成熟的西方法制国家普遍失败,在非洲和部分落后的亚洲国家有些成功,主要原因是通过买通高层官员,但这种方法在西方或者日本韩国等成熟的法制国家基本上行不通。
西
西门桥
28 楼
澳洲法院并不听从党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