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多人性侵的11岁女孩9天8夜都经历了什么?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26日 14点28分 PT
  返回列表
69279 阅读
8 评论
澎湃新闻

9月29日晚,周婷被张心心带到金樽KTV陪侍。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摄

周华在酒店房间里见到孙女周婷(化名)时,她已失踪了9天8晚,他狠狠地甩了她一个耳光,问:“你这么多天去哪里了,怎么不回家?”

此前的数天里,周华夫妻和民警全城寻找周婷:网吧、宾馆、KTV、酒吧逐一排查。

9天前,周婷与辍学了的同学王倩共同欺骗了周华,称去王倩家补习作业。在接下来的8晚里,她被人控制、“培训”、威胁,浓妆艳抹,蹬着高跟鞋,出入KTV,甚至与四人发生了性关系。

周婷身份证、出生证明显示,她尚未满12周岁。

维也纳酒店在电梯里发声明, 与金樽KTV无关联。

案发后,公安机关拘留了涉案的7人;但该案移送湖南衡阳市祁东县人民检察院后,检方认为周婷“年龄存疑”,犯罪事实不清,对其中数名嫌疑人未予批捕。

周婷家属认为案件处置不公,在多次奔走市县两级主管部门无果后,11月16日,家属在网络发帖求助,掀起轩然大波。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案发地的调查发现,周婷被侵害案中,疑似还有其他未成年少女被要求到KTV陪侍,其中一名少女因来了月事而躲过一劫。

据该KTV成员陈某升等人的笔录,他们在培训时要求周婷等人向客人介绍说自己满16岁以上。

11月20日,全国妇联权益部有关负责人指出,近期几起性侵案件为社会敲响警钟,保护未成年人免遭侵害、保护女童健康成长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11月22日中午,祁东县委书记杜登峰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当地由县委政法委牵头协调督办,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密切配合,依法快查、快移、快诉、快判,在法定刑幅度内从重处罚,坚决斩断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尽快形成打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高压态势,保持震慑效应。

10月6日上午九点,周婷在同鑫酒店306房被找到。

失踪的9天8晚

留守老家的周婷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她没有回家的第一天,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没有留意;第二天,仍未留意。直到第三天,他们才觉得不对劲了。

周婷在家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其中大弟为脑瘫。迫于生计,周婷父母长年在外务工,年初出门,年底归。

周华说,9月28日下午,王倩来家里找孙女周婷,喊周婷去家里补习作业。周华以前就见过王倩,知道她是孙女的同班同学;当晚,周婷没回家,但这并没让周华产生担忧,这不是孙女第一次在女同学家中过夜。

又过了两天,周婷仿佛消失了,没有丝毫音讯。家属开始发慌,自行在县城里找了两天后,10月3日,他们选择报案,警方陪同他们一起寻找。

家属再次见到周婷,是在10月6日上午,在祁东县同鑫大酒店的一间双人间里。这时候,周婷已经失踪了整整9天8晚。周华一进屋,就狠狠地甩了周婷一耳光,责怪她为何多日不回家。

房内的景象令周华和民警惊诧、愤怒。除了周婷,还有两名男子正在睡觉。“这是怎么回事?”周华问了孙女,但孙女一句话也没说。

从宾馆去派出所的时候,周婷提出,另一家宾馆中还有自己的行李。周华和祁东县官方相关人士均证实,拿到行李箱后打开一看,除了几件廉价的衣服,行李箱里没有别的物品,“这些衣服都是另一名女孩张心心给她买的。”

根据事后陪同周婷接受警方询问的周婷姑父姜伟的说法,周婷对警方说,离家后的9天8晚,除了第一天是在王倩家中过夜,余下的时间,她的所有开支费用都由张心心负责。

根据祁东官方人士的介绍,离家后的第二天,王倩把周婷带到了张心心处,当天晚上,张心心又把周婷带到了当地一家名为“金樽国际娱乐会所”的娱乐场所;在此之前,周婷并不认识张心心。

祁东官方人士还称,王倩确实曾是周婷的同班同学,张心心则比周婷高一个年级,三人都曾在当地同一所中学上学,但是事发时,王倩和张心心均已辍学,“张心心早早进入社会,年龄低于16周岁。”

酒店中关于一人一证住宿登记的提醒放在登记处醒目位置。

控制、威胁、性侵

澎湃新闻记者在祁东县走访多日,试图还原周婷离家后的9天8晚中的遭遇。

据祁东官方权威人士介绍,见到张心心后,随后的几天,张心心给周婷开好了房间,晚上则带她到金樽KTV陪唱。

成立于2015年的金樽KTV在当地颇为“有名”,当地多位市民说“那KTV里有很多女孩陪唱”,晚上送客的摩的司机称,经常会从金樽KTV送看上去年龄较小的姑娘到县城各个酒店,她们踩着高跟鞋,浓妆艳抹。

金樽KTV的工商信息显示,该KTV的投资人为周某坛;但据一名官方人士介绍,周某坛早已将该会所转包他人经营,实际经营者为一名伍姓男子,周某云与陈某升系主要成员。

多个祁东商界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伍姓男子在祁东县多个酒吧、KTV有参股。

周婷首先是在这家KTV陪唱。据官方人士介绍,张心心购买了廉价衣服和高跟鞋,还把周婷带到当地一家名为“指手画脚”的化妆店进行化妆,目的是为了把周婷“打扮得更成熟一点”。

姜伟则称,根据周婷对警方的讲述,被带到张心心处,由张心心安排食宿的未成年女孩,至少有3名,另外还有两名同龄男孩(未成年)。

一名女孩“不愿意陪酒陪唱”,遭到两名男孩、张心心的“小弟”殴打;周婷目睹其他女孩被打,“心里很害怕。”姜伟回忆,周婷告诉警方,自己曾被称为“陈姐”的陈某升威胁,“不听话就告诉张心心收拾你”。

周婷被性侵,发生在KTV陪唱后的第二天。姜伟说,周婷告诉警方,9月29日晚,她第一次陪唱的客人中,有一名50余岁的王某(系祁东农商行太和堂职工)。9月30日下午,王某找到张心心说“看上周婷了”,两人进行交易,王某随后开车来到张心心给周婷安排的酒店,把周婷接到另一家宾馆,“王某是强行与周婷发生了性关系。”

第二名与周婷发生性关系的男子是蒋某兵,姜伟称,周婷的讲述已无法回忆清楚。

第三人为邹某,姜伟说,周婷对警方说,邹某与金樽KTV成员、绰号“蛤蟆”的周某云联系,“蛤蟆”再联系张心心,随后派人将周婷送至当地另一家KTV陪唱,后来周婷醉酒,王倩等两名女孩搀扶着周婷来至邹某所开的房间,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第四人为刘某翔,事发10月5日晚。根据祁东官方人士介绍,刘某翔承认,他通过威胁与周婷发生性关系;10月6日上午周婷被警方找到时,宾馆房内的男子即为刘某翔和另一名男子,“另一个男的,见到周婷洗澡,看到女孩子身体发育都还没有完全,担心她是幼女,就没和周婷发生性关系。”

根据周婷对警方的描述,在到KTV陪侍之前,她被要求和“陈姐”手下30名左右的年轻姑娘一起参加“培训”。“培训”内容主要是要求“化浓妆”,未成年的要告诉客户自己已经成年。

根据官方通报及澎湃新闻记者调查,这期间,四名与周婷发生性关系的男子中,王某、邹某分别是祁东农商行太和堂职工、祁东县人力资源就业服务中心职工,两人职级都不高,王某年过五旬;蒋某兵、刘某翔分别为衡阳县、祁东县的经商人士。

周婷被发现的房间旁边贴着警方严禁“赌博、卖淫嫖娼”。

批捕过程的争议

案发后,公安机关拘留了涉案7人,包括金樽KTV两名主要成员、一名将邹某介绍到金樽KTV的当地“摩的”司机、四名与周婷发生性关系的男子。

但该案移送祁东县人民检察院后,检方认为周婷“年龄存疑”,部分嫌疑人“强奸”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其中数名嫌疑人未予批捕。

被批捕的两人,一人为周某名,他将金樽国际娱乐会所介绍给邹某,另一人为刘某翔,他本人供述,曾恐吓周婷,通过威胁与其发生性关系。

祁东官方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刘某翔涉嫌强奸,周某名涉嫌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已于10月21日、11月13日被依法批准逮捕。

检方的不批捕决定是在10月29日作出的,这引起了周婷家属的强烈反弹,11月16日,周婷家属选择在网络发帖曝光此事,将事件推向风口浪尖。

澎湃新闻记者从家属处获取的周婷出生医学证明、身份证、户口簿等材料显示,周婷的出生日期为2007年12月24日,到目前为止,周婷仍未满12周岁。

祁东官方人士称,检方认为,虽然出生证明等书证能证明周婷出生于2007年12月24日,但是“周婷陈述时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年出生的;周婷母亲的病历记录显示,周母于2006年足月顺产了一名女婴,与学籍信息、出生证明等信息矛盾”,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周婷被侵害时不满12岁。

“周婷的真实出生日期疑为2006年的元月,被侵害时,周婷可能已满13周岁,未满14周岁。”祁东相关官方人士介绍。

同时,祁东县检察院还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犯罪嫌疑人邹某明知周婷未满14周岁。

“提审时,邹某回答,他在宾馆房间内与周婷发生性关系前,他问了周婷的年龄,周婷自己回答已满17岁。陈某升等人的笔录证实,培训时要求周婷等人向客人介绍时说自己满16岁以上。被害人周婷晚上陪唱时化了浓妆,穿了高跟鞋,让人看不出真实年龄。”澎湃新闻获取的权威材料显示。

根据姜伟转述周婷回复警方的询问,失踪的9天8晚中,“陪唱是贪玩,自己愿意的;陪睡是自己始终不愿意的。”

11月22日,祁东县委书记杜登峰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周婷目前的身份证、出身证明都是有法律效力的,不管周婷是否满了12岁,她肯定是没有满14岁的,邹某的律师在没有完整的证据链推翻周婷未成年的前提下,个人觉得检察院是应该批捕的。

KTV陪侍前周婷、陈华被带到“指手画脚”美容店化浓妆。

斩断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

周婷案情引发舆论哗然。

20日,全国妇联权益部有关负责人指出,近期几起性侵案件为社会敲响警钟,保护未成年人免遭侵害、保护女童健康成长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在周婷案中,澎湃新闻记者从当事人家属等处获悉,租住在周华家五楼的陈华与周婷是同学校同年级不同班的同学,生于2007年11月。9月28日,陈华与周婷一起,被王倩带回家,直到10月4日,陈华家人通过电话呵斥张心心,才将女儿找回。其间,陈华也被带去培训、到KTV陪侍。所幸的是,陈华来了月事而躲过一劫。

根据姜伟的转述,周婷还曾告诉警方,在金樽KTV,有30名左右女孩在里面陪唱,其中不少为未成年少女。

祁东官方人士分析,祁东是一个劳务输出大县,这就无可避免的造就了全县留守儿童数量的居高不下。

周华说,如果周婷父母能在身边管着她,或许不会有今天的遭遇。

11月22日,祁东县委书记杜登峰向澎湃新闻表示,20日晚上,祁东县委常委会已经定调,由县委政法委牵头协调督办,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密切配合,依法快查、快移、快诉、快判,在法定刑幅度内从重处罚,坚决斩断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尽快形成打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高压态势,保持震慑效应。

(注:为保护受访者和未成年隐私,文中 周华、周婷、王倩、张心心、陈华均为化名)

j
jiaming
1 楼
一群人渣,必须深挖,把后面的保护伞都打掉,不然的话这样的事情在这里不会消失的。
托尼裤子
2 楼
重点是打击当地政府保护伞。估计这个地方从上到下都烂透了
X
XXyourOO
3 楼
“但该案移送湖南衡阳市祁东县人民检察院后,检方认为周婷“年龄存疑”,犯罪事实不清,对其中数名嫌疑人未予批捕。” 从此事件来看,港人为了避免彻底沦为大陆化的悲壮抗争,有没有一些合理性。。。。。。?
不醉
4 楼
畜生啊,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 这些人渣就是故意要的幼女,另一个男人还算有点良知逃过一劫。
c
chiropractor
5 楼
最大的保护伞就是活阎王,你敢动吗?
c
chiropractor
6 楼
这还用问吗?香港对于中共的腐败比谁都清楚
你信不
7 楼
抓住杀一批
有无差
8 楼
那么大年纪肯定有儿有女了,居然会侵害小孩,都是畜生,这样的人活着有什么用,强奸犯必须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