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记者手记:“新冠检测,凭什么呀?”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4日 11点29分 PT
  返回列表
25374 阅读
4 评论
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记者Sabine Kinkartz的个人经历,虽然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调查新闻,但也能反映出德国医疗体制应对新冠疫情的真实情况。

至少在德国之声危机管控部门看来,我现在已经被纳入了新冠病毒疑似接触人群。因此,我被要求在家办公。昨天下午,我陪一位女友去过医院,而当时去医院原本和新冠病毒完全没有关系。

急诊室人并不多,医生和部分护士带着口罩。女友被收治住院,我一直把她送进病房。病房里当时已经有一名患者,只见她不断地咳嗽和流鼻涕。她说,她是周一开始住院的。出于记者的敏感,我立即到走廊里追上送我们来病房的男护士,问他这位患者是否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他一脸茫然地问道:为什么呀?我也以难以置信的口气说:可是她在不停的咳嗽和流鼻涕啊。。您知道吗,现在是流感季节,这些症状太正常不过了。 护士一边回答,一边走开了。

 

本文作者、德国之声记者Sabine Kinkartz



高负荷运行的化验室

我回家替女友取了些东西,返回医院时,这位护士也刚好来到病房,告知晚饭好了。她通知我的女友可以去厨房旁的一个房间里用餐,自选晚餐包括面包、奶油和新鲜蔬菜等等。而她的室友则由护士把晚餐送到床头。两人都没有戴口罩。

我问护士,可否给我女友换一个病房。他很遗憾地说:没有病房了,这里已经满员了。 他说,按规定他无权透露那位患者的情况,但为了让我别担心,他宁可破例一次:这位患者没有去过疫情地区,也没接触过疑似人群。

需要隔离吗?

今早我刚刚到办公室,就收到了女友的短信:我现在坐在床头,已被要求戴上口罩,并不准离开病房。女友告诉我,医院还是给她的室友做了新冠病毒检测。我马上问她,那你的室友呢? 她回复到:还在我的病房里。她说,检测结果要到明天才能出来。

我立即给住院处打电话,接听电话的护士说大夫稍后会电话联系我。十五分钟后,我没等到大夫的回电,却等来了女友的短信:隔离措施又取消了。我被告知可以摘掉口罩自由行动了。现在我去做体能训练。此时此刻,我已经非常茫然了。

检测能力有限

两个小时后,住院部的医生给我来电话。他说,按照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标准,这位患者并不属疑似病例,因此,我的女友、我本人以及住院部的医护人员,都不算是接触人群。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建议,只有症状明显,并有同确诊病例接触史或曾前往疫情地区的患者,才应当去做COVID-19病毒检测。因为即便是在德国,试剂和化验能力也非常有限。这位医生说,明天那位患者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我们是否属于危险人群,进而决定我们是否也需要进行检测。

德国之声出于安全考虑,已将我纳入易感人群,并要求我回家办公。我觉得雇主的决定合情合理,当然居家隔离是否有效则另当别论。推特上的很多评论也显示,我在医院的经历绝非个别现象。

我的一位朋友是护士,她在柏林几家医院工作的经历也大同小异。她说,即便很多患者已经有明显的呼吸道感染症状,但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对他们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恐慌情绪与疏忽大意

昨天,柏林卫生局12位主管医师在一次联合会议上发出警告。他们要求鉴于当前疫情,应大规模减少社会生活:关闭酒吧夜店,取消大型群体活动。卫生局医师拉尔舍德(Patrick Larscheid)对柏林电台表示:如果不采取相应措施,局势将很快失控。

拉尔舍德说:我们很清楚,我们必须要终止一切社会联络,才有机会将疫情控制在最低范围。而仅仅取消千人以上的群体活动是远远不够的。聚集的人数多少并不重要。柏林已经发生了数起俱乐部内的感染事件。他表示,俱乐部里人数并不多,但大家接触的亲密度很高。相比之下,这要比人数很多的大规模集会更为危险。如果我们不从小处开始着手,那么德国很快就会出现像意大利一样的景象。

老妈不听劝

从办公室回家的路上,我打电话给82岁的老母亲,再次劝她尽可能少出门。她的回答也还是一如既往:我真不觉得情况有那么危险,我也绝不会整天待在家里。我一天至少洗十次手,又不会和别人拥抱亲吻,更会保持一定距离,我为什么要担心呢!

于是,我只好尝试恐吓手段了:如果你感染住院,我们都没法去探视你,即便你要死了,我们都不能去。她回答到:孩子,这点事你肯定承受得了。前不久,我曾在推特上看到有人发贴求助,在防范新冠疫情的问题上,他家里的老人完全不肯配合。于是无奈之下,他上网求助,希望找到一些有共同经历的人抱团取暖,大家互相鼓励。我想,我应当加入这个团队。

× 

蝴蝶来了
1 楼
外国老人的确都这么有个性,真的是好难
c
cliffhan
2 楼
我希望自己老了会这个样子。
n
nanxun_
3 楼
有个性!德国之声天天骂中国和中国人,好像也逃不了新冠病毒的追杀!还有华尔街日报的,还有那个说中国人该道歉的ZZ们,还有各种歪曲咒骂中国和中国人的,统统都逃不了病毒的追杀!多好啊!对中国人的不幸幸灾乐祸的你们,在病毒面前一样逃不了。哈哈哈哈 群体免疫,哈哈,俺喜欢这个说法,个个都来经受一遍民主病毒的洗礼,优胜劣汰,无可怨尤!
一鸣同学
4 楼
楼下 你的爱国情绪我理解。我也爱国。但我真心不希望新冠追杀任何人。我也不认为中国应该为新冠道歉。中国举国封城隔离,为疫情扩散做出的努力比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强。没有人希望生病,到现在也没人知道病毒为何会在中国和伊朗独立平行爆发。病毒也是被带入海鲜市场的,与吃野味无关。所以中国无需道歉。原发H1N1, 疯牛病,和艾滋的国家从来也没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