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战场哪个兵种最受战士们欢迎?肯定是他们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8日 6点11分 PT
  返回列表
67956 阅读
6 评论
军武次位面

挨枪子之后,有什么比医疗兵更令人期待呢

1998年的时候,后来被叫做“美式主旋律战争大片”的《拯救大兵瑞恩》被引进到中国。在此之前,中国观众对战争片的印象大多停留在“指挥部真实”的惯性中,可“拯救大兵”一开场就用整整二十分钟的血腥镜头击碎了这种惯性。

▲拯救大兵瑞恩开头这段登陆战

可谓是改写了影史

摇晃的镜头里,飞曳的子弹在耳边呼啸,泥土被炮弹炸的翻飞,血肉模糊的士兵在痛苦的呻吟,混乱的战场中只有“Medic!Medic!”的呼叫格外清楚。

后来,随着《兄弟连》《黑鹰坠落》等战争大片的陆续到来,见多识广了的观众熟悉了西式战争片的种种,也知道了那声格外刺耳的“Medic!”是士兵们对医护兵的急切呼唤。

▲受伤了怎么办?当然是赶紧叫医护兵了

2016年《血战钢锯岭》上映,战争片中被呼喊无数次的医护兵从硝烟里走出,美军传奇医护兵道斯的故事终于把人们的目光聚焦在了这群“战场天使”的身上。

医护兵,这群被称为“战场天使”“战场上最受欢迎的士兵”又究竟是一群怎样特殊的士兵呢? 名为“医生”的光荣

近现代军队野战卫勤体系的建立,一般认为是在拿破仑战争时代开始的。法军著名军医多米尼克.让.拉尔雷组建了近现代战争史上最早的野战医院,最早的战场救护队,又制定了战场伤亡分类原则,这一切都奠定了战场一线救护的基石,延续至今。

▲多米尼克.让.拉尔雷1766.7.8-1842.7.25

战争中90%的死亡都发生在伤员抵达医院之前,拉尔雷在当时的历史状况下虽然无法得到这样准确的数据,但多年的从军从医经历却也让他对此有着敏锐的察觉。

野战医院的建立,缩短了伤员得到救治的时间;失血和呼吸阻塞是受伤士兵死亡的主要因素,深入一线的战场救护队可以对此类伤情进行第一时间的处理;而对伤情判断进而决定救护优先顺序,更是抢救更多生命的重要因素。

▲二战期间加拿大医疗兵正在运送伤员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吸收了克里米亚战争、美国南北战争与一次大战的惨痛经验,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世界各国军队基本都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卫勤系统,其中以美军最为发达。

▲美国南北战争近80万士兵死亡的惨痛教训反倒促进了军队野战卫勤体系的发展图为反映南北战争的绘画

美军在正式参加二战后,其医疗卫生部队规模一度扩张到80万人。这使得美军可以在军、师级部队建立野战医院,在团级部队配备专门的卫生支队进而搭建野战医疗站。而步兵营(约400-500人)建制内则一般拥有约30到40名专业医护兵,即使经历残酷的交战后,美军也仍旧能保证每个排都能得到至少一名医护兵的支援。

▲二战时的美军医护兵正在转移伤员

 最初美军基层部队出于某种讳疾忌医的奇怪心理,对这些深入连队可以拯救战友生命的医护兵却抱着“轻微鄙视”甚至排斥的态度。在训练营中,医护兵单独成营,被步兵们叫做“Pill Pusher”(本意为一种给小猫注射药物的注射器,是代指医生的讽刺称呼)。在野外训练时,医护兵与步兵们进行假想伤口处理训练,可医护兵们有时被嘲笑为“只会治疗水泡”。

▲美军二战医疗兵常见的装备

最勇敢的人

当真正直面战争后,所有人的态度却都改变了。“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回忆起战争的美国老兵们经常这么评价医护兵。

▲美军传奇医护兵德斯蒙德·T·多斯的故事已经随着电影《血战钢锯岭》的热映而被世人所熟知图左为真实照片,右为电影影像

在关于二战医护兵的记录中,欧洲西线战场对医护人员的保护与太平洋战场日军对医护人员的重点射杀经常被拿来做对比。但这非是战争的全貌,德军射杀美军医护人员、盟军射杀德军医护人员的记录在档案与回忆中皆有记载

▲即使在西线战场,杀医护兵的事情也有发生截图自《"Infantry Combat Medics

in Europe, 1944-45"》by Tracy Shilcutt

当时,大多数基层医护兵并没有过多的医护教育背景。他们在参军后完成基本的军事训练,接着或是因为志愿/被挑选/因宗教信仰而被转移进医疗部队,在接受基本的医疗救护训练后分配进野战部队。

▲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大家一般都是十分感谢 

一线医护兵所能做的事情其实是有限的,即使是在以“土豪”著称的美军里,也无非如下几种:使用吗啡给伤员止痛;使用止血钳止血;做伤口包扎;最高级的医疗操作可能就是进行紧急气管切开术了。更多时间里医护兵都在尽快将伤员送往后方医院的路上。

▲只要能把血止住,让伤员正常呼吸然后送往医院就是一大功德

我军则将这些野战卫勤工作总结为战场救护六大技术,简单明了一目了然:止血、通气、包扎、心肺复苏、处理骨折以及搬运。然而,就是靠着医护兵这些看似“简单”的操作,使得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伤员死亡率降低到了4.5%左右!被医护兵成功送入野战医院的伤员得以幸存90%以上!

医护兵,创造了奇迹!

新时代,医护兵再出发

二战的结束并没有给人类带来和平。战争在继续,医护兵也只有在救死扶伤的战场上继续前进。二战的经验基本奠定了世界军队野战卫勤体系三级至五级保障的结构,不断进行现代化建设的我军同样沿着这个方向发展改进着自己的卫勤保障系统。

▲越战中的美军救援直升机

 “连队有个医护室,医护室有个卫生员,头疼脑热找要个药,告诉多喝凉白开”这是过去部队里对卫生员略带调侃的说辞。卫生员,基层连队的卫生保障力量,每支连队编有一人,从事着卫生工作,本身却不算专业技能人员。当战士们有了较为严重的伤病时多是向营卫生所、团卫生队和师旅医院求助。

▲一个好的卫生员对基层战士来说很重要

卫生员、卫生所、卫生队、部队医院这样的体系长时间担负着我军平时训练生活中的卫勤工作,但当战事乍起,这样的体系却面临着很多严峻挑战。

过去,我军在战时集中营团旅师各级卫生单位的军医与卫生员,重新组织后再将数支救护组编入基层部队,同时旅、团单位设立救护所,军、师设立野战医院。这种经典的野战卫勤保障形式,如今已经有些过时。

▲东部战区的卫生战士在训练

2016年,人民解放军进行适应时代的军事变革,传统的“卫生员”以“卫生战士”的角色重新露面,向我们展露出了我军野战卫勤力量新的面貌 。这一变革,还直接催生出了一个传奇,大校连长。师级干部当连长,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这个场景,放在以前一般会被认为是旅指挥所但其实他的主官是一个“连长”

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勤务保障营卫生连连长周五成之前是旅医院的院长,现在是卫生连的连长,军衔大校(有些旅的旅长是上校,大校足以当师长了)。

从“旅医院”到“卫生连”,这样的变动,变的当然不仅仅是名称,这是向实战靠拢的切实变化。

▲旅医院,结构臃肿,坛坛罐罐很多是和平时期的产物,卫生连,是面向战场的准备

虽然现在解放军新的卫勤体系,还处于不能公开的保密状态,但是我们可以从美军的五级卫勤体系来推断一下(从一些展露出的特征来看,变革后的解放军和美军应该接近)。

什么是五级卫勤体制呢? 

一级卫勤保障是对受伤士兵进行初步的医疗救治。一级卫勤保障力量主要是指旅合成营卫生排,其保障任务包括搜集和后送伤员、紧急医疗救治、疾病预防、常规门诊治疗等。

▲美军斯崔克旅的联兵营的卫生排

二级卫勤保障增加了牙科医学、检验医学、X射线检查和伤病员伤情观察等救治内容。二级卫勤保障力量主要指旅保障营卫生连。卫生连、排由军医牵头,技术岗位全部由士官担任,连排士兵则要求通过初级或中级卫生专业技术资格考试。

▲图片来自于《美国陆军医疗后送体系初探》

三级、四级卫勤保障力量是指野战医院。五级卫勤保障是指后方医院。

拿枪的医生

越南战争以来,地区冲突与战争的形式越发复杂和残酷,头戴红十字钢盔的医护兵的身影在战场上越发难寻,他们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完成了转型。一线医护兵先当好战斗员再担当救护员,已经成为了共识。

▲战斗救人两不误图为美军医护人员训练

美军在最新的医护兵教育中,更是将开火优先排在了救护之前(虽然大多数情况,医护兵们仍旧会选择冒着火力进行救援)。

现代战场对医护兵的要求越来越高,掌握传统野战救护技能同时,通信,驾驶,射击,图上作业种种专业都要涉及。不然的话虽然会救人,但是却无法自己独立在战场上存活,这样一来非但不能增加战斗力而且还会成为别人的累赘,拉低战斗力。

▲当一个好的现代化军医需要掌握非常多的技能图为美军军医训练剪影

功能齐全的装甲救护车、展开只需半小时的野战医院系统、响应时间以秒计算的火线指挥控制通信系统……救援设备越来越先进的同时,也对军医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战斗救护两不误也是解放军卫勤人员所奉行的理念

截止目前,中国卫勤部队已经组织了数次信息化条件下的“卫勤使命”实战演练。战斗卫生员正在越来越成为中国军队的战力“倍增器”。

▲中国军队装备的救护装甲车参加中德联合卫勤演习

当然,我们希望永远不会有真正在战场上用到这支医护强军那天。

战争,人类文明制造出的终极黑暗。医护兵,黑暗中拯救生命的人性之光。愿世界和平。

p
push
1 楼
明显是女兵
y
ypt
2 楼
令堂也是女兵吗?
D
Dimmy
3 楼
狗粮
4 楼
看见’他们‘就肯定是5毛们拿着键盘冲上去当肉盾
颉颃
5 楼
慰安妇
夜来风雨
6 楼
我还以为说是伙头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