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凋零我可以接受,但是性生活的凋零不行”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3年11月10日 22点33分 PT
  返回列表
75497 阅读
4 评论
颜色情报局

两年前看《花束般的恋爱》,当时隐隐约约还是能共情一点的。

《花束般的恋爱》讲的是两个年轻人因为相同的亚文化取向而认识,比如都爱看《宝石之国》,都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在海拉鲁大陆做晚餐,会去遥远的郊区看天然气罐。

女孩儿说,我终于找到和我想法一致的人了!就仿佛局长读本科的时候加入了动漫社,因为社友愿意听我的安利而去动情地观看了冷门佳番一样。

那时候的爱情真好啊,我和那个社友拿着塑料板凳聊天聊到凌晨四点,第一次告诉别人自己想去联合国做妇女工作,真挚,天然,热烈,但漂浮。

这个原版电影故事的结局是,男孩因为生活所迫去做了社畜,变得满嘴成功学。他的林克留在了卓拉的领地,他们那脱俗的爱情留在了回忆里。

这对从学生时代过渡到社会人的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那只基于精神共鸣和炙热青春的爱情,本就应该像春天的花束一样,在夏天来临前枯萎。

不是不遗憾,只是本应该。正如顾里小姐那句名言——

“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一盘散沙,风一吹就散了。”

不过说这些话绝对不是局长在鼓励大家不要相信爱情了。

爱情,啊那热烈的目光,那真诚的吸引,那来自灵魂的共振,非常好、非常美妙,在年轻的时候发生过一次,终身都不应该遗憾。

但是,如果我们想要保护这样的爱情,就应该把现实条件看得重要一点。

拿已有的研究来举例,收入较低的伴侣(Bramlett & Mosher, 2002)、财务压力更大的伴侣(Gudmunson et al., 2007)、当前资产水平更低的伴侣(Coulter & Thomas, 2019),更不容易踏入婚姻,即使结婚以后,离婚率也会更高。

爱情,不但像玫瑰一样难得盛放,也像玫瑰一样,在这苛刻的星球上需要玻璃罩的保护。

即使你们认识的时候认同对方为soulmate,但如果你们没有可以支持对方的社会和经济基础,这段感情也不会顺利,还可能经历冲突和离婚(Wilcox & Dew, 2010)。

这是因为如果两个人想要长期地幸福下去,需要一个叫做脆弱-压力-适应的框架(Vulnerability-Stress-Adaptation, VSA framework)。

这要求我们有能力承接对方的脆弱,共同应对生活压力,和适应更有挑战的生活环境。而当我们不具备更好的经济和现实条件时,双方必须投入更多的精神力量去应对这些,这就会导致冲突和损耗。

而如果我们有更充沛的物质条件去缓冲这些问题,就可以把更多时间和注意力放在滋养我们的爱情上,比如共同的兴趣,比如继续玩塞尔达和《宝石之国》(Bodenmann et al., 2007)。

因此,《花束般的恋爱》这个故事只是讲述了不受保护的爱情的必然结局。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思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即使爱情受到了保护,我们的性爱也要凋零吗?

爱情变温和了我无所谓,爱情这东西高开低走实属正常;但是未来的性生活质量也要高开低走,我可不赞成啊!

长期相处的伴侣,性爱次数和性爱里的激情会逐渐减少几乎是一个共识,也是一个必然的事。

蜜月时期那种一天恨不得按三餐来做爱,这种原始的冲动是由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带来的。随着相处时长的增加,我们对这个人带来的刺激会逐渐耐受,因此激情最多持续2到3年。

就算它能够持续得更久,我们的体力也跟不上咯。现代高强度的工作压力,等我们四十岁以后,估计做上一次就要头晕目眩。

然而啊,有些事情我们要看到一些人类的主观能动性。研究发现,50-80岁的人中,超过一半的人对性和亲密关系仍然抱有热情(Herbenick et al., 2018)。

而且,女性在40-50岁时比在20-30岁时更能在性爱中达到高潮,在老年女性(样本平均年龄67岁)中,超过60%的人对自己的性生活感到满意,并且有近70%的人表示自己能够经常达到性高潮(Shah, 2015)。

怎么说呢,人的性生活质量,可比爱情这个金贵玩意顽强多了,随着年龄渐长和相处时长的增加,性生活质量可不一定就要走低。

那么,为了我们40岁以后的性生活质量着想,现在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首先,性生活质量和亲密关系质量是共生的。老年女性获得性高潮次数的增加,主要原因还得是双方已经足够了解、足够熟悉,才能百发百中。

(当然不排除老头子不太行了不得不开发出更多的花样。)

一项针对20年婚龄的夫妻的研究发现,亲密关系质量越好,性生活质量就越好,性生活质量也会反哺亲密关系质量,有时也会互相损害。即,这二者是一个动态循环、缠绕共生的状态(Quinn-Nilas, 2020)。

这就是为啥我想聊蓬勃保鲜的性生活,却先跟大家说了一大段爱情的原因。因为如果你想在生命的后半段还保证性生活质量,得先知道怎么保护爱情啊。

除了找到那个愿意共同浇灌爱情花朵儿的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细节,能帮助我们预测20年后的性生活质量。

那就是,虽然大家都有蜜月期,但那些在蜜月期性生活频率和质量都优于其他人的伴侣,他们的性满意度,能跨越时间和身体的局限,在20年后依旧屹立不倒(Quinn-Nilas, 2020)。

也就是说,不要害怕性生活质量会高开低走,反而只有那些高开的性关系,才能避免走低、长盛不衰。

所以啊,要保证几十年后还能热烈地和伴侣做爱,一开始你们的性爱就得比别人热烈才行。

那么你找到那个想让你按一日三餐做爱的人了吗?

References:

Bodenmann, G., Ledermann, T., & Bradbury, T. N. (2007). Stress, sex, and satisfaction in marriag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4(4), 551–569.

Bramlett, M. D., & Mosher, W. D. (2002). Cohabitation, marriage, divorce, and remarriage in the United States.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Coulter, R., & Thomas, M. (2019). A new look at the housing antecedents of separation. Demographic Research, 40, 725–760.

Graham, C. A., Mercer, C. H., Tanton, C., Jones, K. G., Johnson, A. M., Wellings, K., & Mitchell, K. R. (2017). What factors are associated with reporting lacking interest in sex and how do these vary by gender? Findings from the third British national survey of sexual attitudes and lifestyles. BMJ Open, 7, e016942.

Herbenick, D., Fu, T. C., Arter, J., Sanders, S. A., & Dodge, B. (2018). Women's experiences with genital touching, sexual pleasure, and orgasm: results from a US probability sample of women ages 18 to 94.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44(2), 201-212.

Quinn-Nilas, C. (2020). Relationship and sexual satisfaction: A 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 on bidirectionalit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7(2), 624-646.

Shah, Y.(2015). 5 Myths about senior sex that we should believing. The Huffington Post.

Wilcox, W. B., & Dew, J. (2010). Is love a flimsy foundation? Soulmate versus institutional models of marriage.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39(5), 687-699.

村村长
1 楼
唉,老婆是性冷淡,都要憋死了,还不想背叛婚姻,都得抑郁症了。T_T [1评]
只爱大屁股小妹
2 楼
天天吵架一样的 根本不行
t
tobic
3 楼
你们蜜月期如何呢?
村村长
4 楼
刚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多,感觉到她与别的女人不一样,但是太喜欢她了,还是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