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劳荣枝案:她有备而来 不利的全推给法子英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3日 17点54分 PT
  返回列表
17824 阅读
26 评论
纵相新闻

12月22日,劳荣枝案继续在江西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劳荣枝被控故意杀人罪、绑架罪和抢劫罪。一名旁听庭审学生称,劳荣枝在庭上该辩护的时候辩护,该推给法子英的时候就把责任推给法子英,感觉是有备而来。被害人家属因为劳荣枝狡辩而受到刺激当庭落泪。受到另一名参加旁听的学生称,劳荣枝在看到残忍的证据照片时情绪突然崩溃。

  

  

  

  

  

  

  

  相关阅读:

  劳荣枝再爆逃亡细节 还辩称自己人生感悟是"要传播正能量"

  12月22日下午,劳荣枝案庭审继续进行。上午休庭前,公诉人已出示全部证据。下午开庭后,由辩护方出示证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到,除了公诉书、庭审记录外,辩护方出具的证据,均为此前公诉人出具的证据。

  在庭审现场,劳荣枝再次披露了数起案件细节。

  在小木匠妻子朱大红的民事诉讼案中,劳荣枝说,自己非常同情家属的命运。“如果我有这个经济能力,我都想满足。如果以后有收入的话,我会尽我所能地去弥补。”

  但由于没有合法身份,劳荣枝说,自己无法进行正常的工作和投资。在庭审现场,劳荣枝称自己经常施舍爱心。“在厦门,我经常参与众筹。对于陌生人,众筹都是50元、100元地捐,一些熟悉的同事出事,我都1000元1000元地给。”

  劳荣枝表示:“如果可以,我想众筹赔偿给她(朱大红)。”

  

  1996年,法子英、劳荣枝在南昌租住的小区,并在此杀害了第一个受害者熊启义

  自述“心太软,同情心用错了地方”

  1996年5月,法子英与劳荣枝窜至江西省南昌市。劳荣枝化名为“陈佳”,在南昌市爱乐音夜总会坐台,物色到绑架对象,35岁的熊启义。

  劳荣枝称,熊启义对她很好,之前给她买过衣服。“这次,熊启义说自己要给我买个空调。我们回到家以后,法子英就冲进来了。我没有预料到他会进来。”借此,劳荣枝向法庭表示,南昌案中不是自己的“预谋犯罪”。

  温州案中,劳荣枝称,她印象中温州受害者被绑的方式,与上午法庭向其展示的照片不同。1997年10月初,法子英和劳荣枝窜至浙江省温州市,法子英在与22岁梁晓春商讨转租住房事宜过程中,感觉梁晓春有钱,于是和劳荣枝预谋抢劫。

  1997年10月10日,法子英购买并携带一把尖刀与劳荣枝来到梁晓春住处,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梁晓春,用绳子、电线将梁晓春的手、脚捆绑后逼其交出钱财。“我没有见过法子英的绳索和刀具。这几起案件中,我对温州的印象是最模糊的。”她回忆称,她曾经求法子英不要将受害者绑得那么紧,希望受害者可以在他们走后,自行挣脱离开。

  劳荣枝始终坚持自己直到合肥案发时,才知道法子英杀了人。“我不知道他杀人了,我知道的话,一定希望他被抓。”但她又称,自己其实不想让法子英被抓。“我们当时是骑虎难下,我们是同一个家乡出来的,我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依赖。”

  “我就是心太软了,同情心用错了地方。”劳荣枝总结。

  

  九江发电厂,法子英曾在此工作过三年

  劳荣枝“对受害者家属有赔偿之意”

  常州案的受害者一直没有主动报案。

  1998年9月,法子英和劳荣枝来到常州。劳荣枝回忆,常州跟九江的风水很像,饮食很甜:“我很喜欢那里。但是每天和法子英的开支很高,白天一百块,晚上一百块。但有屋顶给我住,有被子给我盖,我就很满足了。我求他,我们就这样过吧,但换来的是一顿殴打。那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被通缉了。”

  在常州,劳荣枝利用同样的方式“钓”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有钱男子。随后,法子英和劳荣枝绑架了男子和他的妻子,要到了十万元钱,无人伤亡。

  辩护人称,该案件直到2020年1月3日才在公安机关立案。辩护人在庭审现场称,劳荣枝主动供出常州案,“具有坦白的法定情节”。对此,公诉人表示,常州案在法子英被捕后由其交代清楚,已经是公安机关掌握的事实,但不构成移送审查的条件。“劳荣枝交代该案,不够成自首和立功的条件”。

  辩护人则表示,该行为“没有现实意义,但有法律意义。”同时,辩护人称,劳荣枝直至2000年才得知法子英杀害7人的犯罪事实,在此后潜逃的20余年里,劳荣枝没有进行过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劳荣枝被捕后,“有悔改之情,对受害者家属有赔偿之意。”

  合作模式:在每个城市的“第一人民医院”碰头

  庭审现场,劳荣枝还阐述了与法子英的合作模式。

  她说,每次,她都在法子英杀人之前离开。“我没见过作案工具,他(法子英)也跟我承诺过,不去伤害任何一个人。”劳荣枝说,她每次会携带受害者的财物先行离开。

  离开前,法子英会告诉她去哪个城市。之后,二人会在该市的“第一人民医院”碰头。“因为每个城市都有第一人民医院,而且人流量大,鱼龙混杂,不容易被认出来。”

  劳荣枝回忆,她曾经在厦门闺蜜的家庭旅馆里工作过,收入很低,但十分快乐。“闺蜜曾经邀请我一起住,还邀请我一起去美国。”逃亡期间,虽然也会住在男朋友家里,但男友不会给她金钱的帮助,“都是我自己打工挣钱”。

  公诉人:法劳二人视生命如草芥

  12月22日下午2:30左右,审判长宣布法庭调查全部结束,法庭辩论开始。

  法庭辩论开始后,公诉人代表南昌市人民检察院宣读了对劳荣枝案的公诉书。公诉书显示,系列案件均由劳荣枝与法子英共同实施,二人均系主犯;共同谋划,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物色对象,并将其带回住处;二人对受害人进行绑架和抢劫,由法子英进行杀害。二人分工明确。虽然劳荣枝称自己不明知法子英实施杀害行为,但事实证明:劳荣枝不仅知情,而且主观上存在放任和故意。

  双方共同占有犯罪所得,用于二人的生活开支。

  公诉人表示:“劳荣枝主动提供受害人信息,获取受害人信息,引诱受害人至自己住处,这些都不是仅靠胁迫就能完成的。”公诉人指出,这反映出劳荣枝的主犯地位,劳荣枝的解释也是苍白无力的。“劳荣枝有无数次可以逃离的机会,但劳荣枝并未试图逃离。”

  公诉人认为,劳荣枝“控制人的手段极其残忍、杀害受害人的手段极其残忍,造成的后果极其惨重,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公诉人认为,劳荣枝和法子英杀害受害人的手法,突破了人性的底线,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时至今日,南昌都留有‘西湖商厦杀人案’的传说,合肥仍有‘大美女杀人’的恐怖传说。’”

  “在犯罪过程中,劳和法二人贪得无厌,滥杀无辜,视生命如草芥。劳荣枝对生命采取极为冷淡的态度。比如,在熊家完成作案后,为了不留下自己的指纹,曾试图烧了熊家的房子。”公诉人指,温州案中,劳荣枝还曾说,“我顾不上别人的死活,只能顾得上法子英的”,还将受害者称为“猴子”。

  “归案后,劳荣枝毫无悔意,极力逃脱自己的责任,极力辩解自己也是受害者,主观恶性极深。劳荣枝说自己还年轻,不想坐牢。殊不知,所有受害人的年龄,都要比现在劳荣枝的年纪要小。”

  公诉人要求法庭严惩劳荣枝。

  “抗议,不认可指控“

  针对公诉人代表南昌市人民检察院宣读的公诉书,劳荣枝当庭表示自己“抗议,不认可指控”。

  劳荣枝称,她仅承认绑架罪,“在法子英的协迫下,我确实有对受害者进行过捆绑”,但不承认实施抢劫罪和故意杀人罪。

  劳荣枝说,媒体是把双刃剑,是她主动要求公开审理此案,“就是不想让媒体妖魔化我,还原一个真实的我”。

  劳荣枝自称不是一个“既得利益者”,她也是受害人。“我没有自由,(和法子英在一起时)没有成长,我当时还没满22周岁。”

  劳荣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没有侵犯别人生命的意图,也没有唆使法子英伤害别人。”

  劳荣枝自述期间,数次被审判长打断,要求劳荣枝仅说明“与公诉书相关的异议”,劳荣枝则坚持把自己的话说完。

  “我是学教育的,我不会说谎的。我为人很直,很容易得罪人,但我与人为善,对别人没有恶意。”劳荣枝说,她也继续接受教育,想读大学,想与时俱进。

  “20年来,我循规蹈矩,没有一件事是错的。除了炒股的时候,辨别方向辨别错了。”“我对不起我的家人,我不是这样残忍的人,他们信任我的人格。”

  “我的人生感悟是:不要离负能量的人太近,要传播正能量。”劳荣枝说。

  (来源:时代周报)

  劳荣枝:肢解“小木匠”只为练胆 在其死后近一个月邻居发现尸水流出才确认身份

  不承认杀人故意以及对自身相貌的自信,是法庭上的劳荣枝今天上午留给旁听者最大的印象。

  

  今天上午,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旁听了庭审,目前上午庭审已经结束。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看到,检察机关指控劳荣枝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共参与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犯罪事实清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公诉机关宣读起诉书时,劳荣枝全程低头,双手紧握在身前。但她当庭多次重复,自己承认犯罪,但并无杀人故意,只是长期受到法子英威胁,"我也是受害者,我长期被他殴打,(他)威胁要伤害我的家人。"

  "我也想对受害人和我的家人表示道歉。"劳荣枝当庭说。

  

  她在回答辩护人提问时,称对于被绑架人员最终都被法子英杀害的事实自己并不清楚,第一次知道法子英杀人,是听到了"小木匠"陆中明被杀害之前的吼叫,"如果知道他杀了人我不会呆在一个杀人犯的身边"。

  对此,公诉人提出质疑:你不知道法子英会杀人,但你又说他以死亡威胁你,那你是不是知道他是个会杀人的人?劳荣枝否认了这一问题,"他就是掐着我的脖子。我相信了他告诉我的关于他们(陆中明案之前被绑架者)的情况。"

  此外,记者注意到,劳荣枝对自身外貌相当自信,在检方举证环节,她表示:"别人不可能看出我是坐台女,我走到哪里别人都说我是知性美。"

  

  上午开庭期间,公诉机关与辩护人对于上述事实进行了质证。目前仍处于公诉机关举证环节,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将继续关注案件进展。

  被害“小木匠”之妻:“我就想亲眼看看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12月21日,杀人女魔头劳荣枝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前夕,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重返法子英、劳荣枝在合肥的案发现场,再次见到了遇害的“小木匠”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时隔一年,朱大红的眼里有了光亮,再次谈起法子英、劳荣枝,语气也平和了许多。“这一年感觉状态比以前好很多,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我就盼着她能得到法律的制裁,我的心事就了了。”12月20日一早,朱大红坐上赶往南昌的火车,一路上她不时搓手,眼里透露着复杂的情绪。

  在朱大红从安徽合肥赶往南昌的同时,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也正在从江西九江赶往南昌,他希望能在庭审中与25多年没见的妹妹见一面。

  “法子英和劳荣枝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行,家里人非常震惊。我觉得她就是法子英的工具,祈祷法律能给她一个公正的判决。”劳声桥说,知道劳荣枝被抓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到妹妹,问问她当年为什么要走。

  

  ▲12月20日,被害“小木匠”妻子朱大红在合肥准备前往南昌参加庭审。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杀“小木匠”只为练胆,近一个月才确认身份

  安徽合肥双岗老街六支巷,“小木匠”陆中明遇害的地方。

  朱大红租住的房子距这里只有十几分钟车程。12月19日,上游新闻记者重返现场看到,这座建于50多年前的两层红色砖房里如今仅剩3户居民还在居住。他们搬迁后,房子就要被拆迁。在房子二楼,法子英和劳荣枝此前租住的房子已经几度易主,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但发生在这所房子里的命案,却依然让合肥人记忆犹新。

  

  ▲12月19日,安徽合肥,法子英和劳荣枝当年租住的房子如今已无人居住,即将拆迁。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据上游新闻此前《女魔头劳荣枝落网:小木匠阴差阳错“替死”》《法子英与劳荣枝:一对“杀人狂魔”的逃亡路》等多篇报道显示,1999年6月21日,已犯有多起命案的法子英带着劳荣枝来到合肥。几天后,当地歌舞厅里来了一名颇有姿色的坐台女,名叫沈林秋。长相文静的沈林秋引起了当地商人殷建华的注意。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位叫沈林秋的坐台女真实姓名叫劳荣枝,更不知道他早已成为了劳荣枝和法子英的猎物。

  同年7月22日,殷建华受劳荣枝邀请前往劳荣枝的出租屋欲与其约会,这次“艳遇”是以生命为代价。

  法子英供述称,为了威胁殷建华并证明其有胆量杀人,法子英以修窗户为由将“小木匠”陆中明骗至出租屋内杀害。实际上,他的第一目标是出租屋的房东,因为房东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他发出的传呼信息,法子英才在出门寻找目标时,将陆中明骗到出租屋里杀害。

  

  ▲12月19日,安徽合肥,法子英和劳荣枝当年租住的房子,发生命案后曾几度易主,如今已看不出当年的样子。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发现出租屋命案是因为周围居民闻到臭味,还有尸水从房间里流出。邻居报警后,警方叫来房东开门,结果发现殷建华的尸体都腐烂发黑了,随后就从冰柜里找到了‘小木匠’的尸体。”陆中明的代理律师刘静洁回忆,因为“小木匠”被肢解,警方还发布认尸启事,但朱大红一直生活在乡下老家,家里没有电视和报纸,所以对丈夫遇害并不知情。

  “‘小木匠’20多天没回家,朱大红才听说合肥城里发生了一起‘小木匠’被杀的案子。当时也没有想到是丈夫,大概又过了10多天还是没有陆中明的消息,朱大红到城里丈夫经常干活的地方打听才知道丈夫遇害了。警方让她辨认‘小木匠’使用的工具后又去看尸体,警方由此确定了身份。”刘静洁说。

  这一年,朱大红只有29岁,3个孩子里最小的3岁,最大的仅7岁。

  

  ▲12月20日,受害者“小木匠”妻子朱大红在合肥准备前往南昌参加庭审。上车前她和律师仔细核对车票信息。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遇害者妻子拉扯大3个孩子,20年来只盼凶手落网

  陆中明遇害后,朱大红说家里的顶梁柱没了。陆中明的母亲含恨而终,3个孩子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只上到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

  朱大红说,法子英和劳荣枝不仅害了陆中明,更改变了3个孩子一生的命运。

  “当时真的天都塌了,家里孩子小,还有老人,那几年我都想过跟着他去算了,日子太苦了,不能想。”12月20日一早,朱大红坐上开往南昌的高铁。距离南昌越来越近,朱大红的思绪又一次想起了20年里她的每一个日夜。

  “农忙的时候我就在家种地,不忙的时候来城里打工。后来干脆就到城里做保洁,养活3个孩子。最开始孩子问爸爸的时候我都不敢说,等他们上学了别人告诉他们爸爸被杀了,他们回来问,我才讲的。”朱大红说,这么多年她都不愿意给孩子讲太多细节,就怕孩子心理留下阴影。但是每次她一个人独处时,总是忍不住想,忍不住流泪。

  

  ▲法子英与劳荣枝,两人相差10岁,制造了震惊全国的3起7条命案。拼版图片

  “我每年都要去找公安局、找律师,问劳荣枝落网了吗?20年了,我就是想给我丈夫申冤,想看着劳荣枝受到法律的制裁。”朱大红说。

  “我恨这个女人,她怎么能这么狠。”2019年12月2日,朱大红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等了20年,终于等到劳荣枝落网。她第一时间让儿子去给陆中明上坟,告诉他劳荣枝落网的消息,然后将当年的细节讲给了孩子们听。“陆中明是个很和善的人,邻居们都说他好,但是孩子们只能从别人的嘴里了解他爸爸的事情。这次我告诉他们细节,就是想让孩子们知道父亲有多冤。”

  今年12月15日,得知劳荣枝案开庭时间后,朱大红的儿子去了父亲坟前告诉他开庭的消息。朱大红也在心里一遍遍祈祷陆中明能“听到”。“我就是想知道他们当时为什么要杀陆中明,我就是想亲眼看看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在前往南昌的高铁上,朱大红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法子英与劳荣枝的边逃亡边作案的路线图。制图/上游新闻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与一年前相比,朱大红脸色好了很多,说话时也有了笑模样,不似去年的沉闷。

  “心里石头落地了,这一年过得也有了盼头。我知道劳荣枝早晚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但还是盼着早点开庭。现在,大儿子在学车,小儿子在学厨师,姑娘也孝顺。小儿子这次也想来,但我怕耽误他上班。”朱大红说,她现在还在做保洁工作,这次也是下了夜班直接请假去南昌的,一晚上没睡心里总想着这些事。这几年身体每况愈下,还做过手术,她想换个没有夜班的工作,尽量不给孩子们添麻烦。

  “我相信法律会做出判决,申请经济赔偿也是以法院判决为主。我也不知道我见到劳荣枝是什么心情。”朱大红抹着眼泪说。

  

  ▲12月19日,江西九江,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希望能参加庭审见上妹妹一面,希望她能得到公平的判决。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劳家人不相信也无法接受,盼庭审中能见一面

  与朱大红一样,从劳荣枝落网的那一刻起,江西九江的劳荣枝二哥劳声桥的心情也是复杂的,还有一些自责。他不愿意相信从小听话懂事的妹妹能害了7条人命,自责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

  今年8月31日,劳荣枝因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被提起公诉。随后,劳声桥代表全家公开向受害者家属道歉,还将微博头像改成了一个“歉”字。劳声桥在道歉声明中提到,“她在法子英的杀人案件中脱离不了干系,她落网后我就有心理准备。我妹妹可能是法子英钓鱼的钩,是同谋。我们诚恳地向案件的受害者、受害者家人道歉。”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劳声桥一直想见妹妹一面,但没能如愿。

  12月19日,上游新闻记者在九江市劳声桥家中看到,茶几上堆放着近一年来劳声桥为会见劳荣枝准备的材料,一位年过半百的汉子,一边整理一边默默叹气。距离他家几百米外,就是劳荣枝出生前生活的地方,如今已是一片平地。

  “她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家都挺关心她,但这件事却是耗费精力的,说起来也丢人,所以一直是我出面解决。去年知道这个事情后,家里老人一直接受不了,天天哭,头发一下子就白了。我们家里人都不相信,她能作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在劳声桥看来,妹妹劳荣枝长得漂亮,工作也好,他不理解劳荣枝为什么会放弃小学老师的工作和法子英跑了。

  

  ▲10月12日,南昌市法律援助服务中心通知劳声桥已为劳荣枝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有人说她是为了钱,其实她不缺钱,她当时才20多岁,也可以赚钱,何必要和法子英合谋去杀人、抢劫。”劳声桥说。

  劳声桥表示,这段时间他一直想,或许劳荣枝就是受到法子英的威胁,或许她并没有参与杀人,或许她有难言之隐。但是一切都只是或许。

  “作为兄长,我非常愧疚,没有及时教育好她,让她上了法子英的道,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所以我想见她一面,问问她当时为什么和法子英走,24年里到底做了什么?其实家里人这些年虽然不愿意提起她,但心里都还记挂着她。希望她能受到法律公正的判决。”劳声桥说,目前他还没有得到被允许旁听的通知,但是他会继续申请,也做好了相应准备。

  此外,对于劳荣枝是否有意聘请律师的情况,上游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劳荣枝曾提出不愿意家人再为她花钱聘请律师,且家人给她送到看守所的钱也都被退回。“她不愿意让家里多为她花钱,可能还是觉得对不起家人。”知情人士说。

  12月21日,劳荣枝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预计持续两天,杀人女魔头劳荣枝也终将为她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北美洛杉矶蒲公英
1 楼
下地狱
空城之主
2 楼
从抓住到起诉用了半年,从起诉到公审又用了半年。这一年对法官是反复权衡利益,在斟酌量刑的同时也斟酌上面的意图和下面的礼金;对劳荣枝来说是反复排练,哪些可以说哪些不该说已经得到适当的矫正。她很可能死不了。
老曹
3 楼
中共培养出来的接班人,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错。
闲聊几句
4 楼
死刑是肯定的
我胖我的
5 楼
她有备而来不是很正常吗,她具有超常的心理素质,又到了没退路的情况了,能不好好准备吗。希望她彻底认罪伏法的才是太天真了。现在就看公诉方的水平了。
俺是农民
6 楼
早说这女的心理不是一般的强大且冷血无情,法子英当初拼命保她,宁死不说出她的下落,她很可能是主犯且是那个发号司令的人,所谓的害怕之类的都是骗人的假象。这女的不死让枉死的人怎能安息,她的那个无耻的二哥和她是一丘之貉,自私冷血。
俺是农民
7 楼
中国不知是不是这点想跟老外学习,还是要罪犯的人权啥的,要么就是国人的猎奇心理,这几天关于她怎么忏悔怎么哭诉反反复复报道,被他俩灭门的那一家人,难道夫妻俩的父母都找不到?问题是根本就没人在乎,却让她和她的二哥反复表演受害者~~ ~~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2020-12-23 08:53:11 从抓住到起诉用了半年,从起诉到公审又用了半年。这一年对法官是反复权衡利益,在斟酌量刑的同时也斟酌上面的意图和下面的礼金;对劳荣枝来说是反复排练,哪些可以说哪些不该说已经得到适当的矫正。她很可能死不了。
m
mcsquare
8 楼
斩首这个十恶不赦的妖婆!
纷纷繁繁
9 楼
法劳两人是真正意义上的狼狈为奸。没有劳荣英做诱饵,以及配合法子英作案,法不可能绑架杀害那么多人。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女的可能真的没有亲手杀过人--至少没有确实的证据--所以大概率不会被判死刑。
云白天蓝
10 楼
即使劳没有杀一个人,1次绑架抢劫也可以判死刑了!
雪月星空
11 楼
弄死ta
读者L
12 楼
推出去斩了
s
szyang01
13 楼
如果她离开法只后,没有再犯罪,说明她的话有一定的可信度。这么多年没有再危害社会,估计最多判死缓。
j
jinhui20
14 楼
斟酌上面的意图和下面的礼金,这才是关键。
G
GuoLuke2
15 楼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y
yangcen
16 楼
这绝对是个坏女人。
5
54188-中国
17 楼
知情不报,眼看着一条条人命惨遭涂炭,不去举报,反而协助罪犯屡屡作案,这样的人不判极刑,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细雨飘处果菜香
18 楼
杀别人的时候,毫不手软,轮到自己要接受审判了,就像一条死狗。
w
wenzun8224
19 楼
什么叫“仙人跳”?就是“仙人”-女人主导的杀人游戏!把责任推给谁?受害者死不瞑目!
三州之麋
20 楼
习惯和习性都冥顽不化,恶人坏人如果能改造变好,就永远不需要法律和监狱了。
z
zdkj2000
21 楼
判死刑要有人证和物证,否则任何看客都可以去做法官和律师了!美国辛普森杀妻案最后不也是无罪释放吗?
z
zhuniang
22 楼
怎么这些天来这个女人渣的出镜率如此之高??!! 被霉体忽悠成什么‘美貌’‘知性’,放出的穿着‘圣诞’服装的夜总会照片脏兮兮的,俗不可耐,却被冠以‘性感头牌’, 霉体靠这么个出身低贱丧尽天良的合谋杀人犯提高阅读量,不怕降低了自己的格调,遭报应?!
何西2017
23 楼
应该研究一下两人的家庭社会生活环境和遭遇,如何一步一步把两人带到这个结局上,警示人生。
N
Noahh
24 楼
这个女人智商很高,能说会道,善于隐藏,几十年全国通缉都抓不到。如果她真要离开主犯,轻而易举;她通晓法律,社会舆论,知道杀人的后果。她可以有很多机会离开主犯,投案自首,但她没有。 实际上,她是很严重的共谋犯,在案情中主动,充分,发挥自己的美貌和智商,引人上钩。而且是累犯,不是偶然激情做一次。
深不可测
25 楼
杀人偿命
十具
26 楼
国内司法进步了。这么个open-and-shut case,她的法律援助律师还是使出浑身解数,不可为而为之,在技术层面上与警方周旋,争取当事人的最好结局。拿辛普森案说事是幼稚。辛普森杀了一对人渣,而且是激情犯罪。劳精心设局导致7人被杀,包括一个3岁女童和她的妈妈,一个底层挣扎的小木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