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的川普说了实话 美国真的要完蛋了?(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8月23日 12点16分 PT
  返回列表
89974 阅读
70 评论
经略网刊

这几天,美国陷入了“文化内战”。左翼人士要推倒内战时南方邦联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白人至上主义新纳粹分子要保卫雕像,双方在弗吉尼亚发生暴力冲突,新纳粹分子开车造成对方阵营伤亡。

此事一出,美国许多地方都发生了类似的冲突,一些南方邦联的标志物被推倒,林肯纪念堂遭到涂抹。这时候,一向耿直的特朗普站出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如果你们只是看到南方军的他们曾经支持畜奴就要毁掉他们的雕像,那么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斐逊也都曾蓄奴,是不是他们的雕像也要拆啊?话音刚落,芝加哥就有黑人神父回答:是的,也要拆。

美国的建国是一个复杂事件,从光明面看,有宣布人人平等的《独立宣言》,有一系列新制度的探索;从阴暗面看,美国国父们很多是奴隶主——《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杰斐逊就是个大奴隶主,《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中70%是奴隶主,制宪会议代表中49%是奴隶主。下面就以制宪会议代表为例,55个代表中共有26人拥有奴隶或投资奴隶贸易,名单如下:


而在同时期的欧洲,奴隶制在加速消亡。站在黑人奴隶的立场上来看,北美殖民地留在大英帝国,或许有利于他们更快地解放,美国独立建国反而可能是延长了奴隶制的寿命。

19世纪南北内战之后,美国完全废除了奴隶制,但仍然为尊者讳,积极维护国父们的形象,尽量少提美国国父们的奴隶主往事。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耿直的特朗普总统懂这个道理,他旗帜鲜明地站出来,反对左翼对美国历史的解构。不过,在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同时,耿直的特朗普总统却把国父们的黑暗面直接说出来了。其实,政治家没必要这么耿直的,在这种问题上闷声大发财是最好的选项。特朗普表了态,但又没有权力让“历史虚无主义者”闭嘴,那就相当于加入了对这个话题的炒作。于是,人们的眼光就被吸引到美国建国与国父们的阴暗面上去。

既然耿直的特朗普总统挑起了这个话头,我们就乐得跟进,谈谈美国的独立建国神话。其实,维护美帝国的英国人弗格森和美国人罗伯特·卡根都在无意之中破过美国独立建国的神话。让我们看看他们是怎么谈的。

【正文】

国朝知识人熟悉这样一个美国独立建国的神话:一群在旧大陆受到迫害、走投无路的清教徒,坐着船到新大陆上寻找他们的乐土。他们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并推行“孤立主义”的路线,不想干涉他人,只希望他人“leave me alone” (“别理我”)。然而宗主国英国仍然步步紧逼,征收重税却不给政治代表权。最终,迫于无奈之下,他们揭竿而起,宣布独立,并战胜了宗主国的军队,获得自由,并共同建构了一个优良秩序。



[美] 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危险的国家:美国从起源到20世纪初的世界地位》
这个“官逼民反”的故事中每一句话都有虚构的成分。有两本书将有助于我们认识这些虚构,一本是美国新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所作的《危险的国家》,另一本是大英帝国主义的辩护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所作的《帝国》。这两位作者都是货真价实的“帝国主义者”,卡根试图追溯美国的扩张主义传统,以便为当下的扩张主义张目,弗格森则试图突破当代世界的反殖民主义主流共识,为大英帝国论功摆好。

他们的直接意图并不是要破除美国独立建国神话,但在追求其他意图的同时,他们发掘的一些史料,却有助于我们重新认识美国诞生的历程。



[英]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帝国》(Empire)
  到北美的人都是因为受了宗教迫害,从而希望到新大陆上建立“山巅之城”吗?卡根说,没那么简单。一小部分人当然是如此,但新大陆的发财机会迅速冲淡了清教的宗教乌托邦。更何况,在清教徒抵达新英格兰以前就建立起来的弗吉尼亚和其他沿切萨皮克湾两岸的定居点,殖民的动机一开始就是高度物质主义的。

北美殖民者遵循“孤立主义”路线吗?卡根指出,北美殖民者一开始就是贪婪的,充满扩张主义精神的。无论是弗吉尼亚公司(the Virginia Company)及其“探险家”定居的切萨皮克湾地区,还是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建立不久就向内地扩张,对印第安人的屠杀持续进行。殖民者不仅是追求安全,而且将自己视为英国文明的先锋,认为自己是在领导人类走向未来。

北美独立真的是在英国重压之下活不下去的反抗之举吗?卡根和弗格森都说 “ No ”。

在《危险的国家》中,卡根用很大篇幅描绘了北美独立之前的英法七年战争,他指出,英国很大程度上是被北美殖民者们“拖入”与法国的战争的,原因是殖民地的大财主们一直想借助英国的军队来打垮法国人,以进占富饶的俄亥俄河谷。

早在18世纪40年代末,弗吉尼亚的精英们就开办了两家殖民公司,以获取俄亥俄河谷为目标。华盛顿、杰斐逊、富兰克林等美国国父都参与了俄亥俄河谷的土地投机。1749年,乔治二世将俄亥俄河谷50万英亩的土地批给了俄亥俄公司。而当时的俄亥俄河谷并非只有英国殖民者,还有法国定居者以及印第安人。

在1713年签订的《乌德勒支条约》(Treaty of Utrecht)中,英国同意与法国在北美并存,而且在英法不同的殖民地之间建立了一个印第安人“缓冲区”。但英国的北美殖民者对此非常不满,不断在缓冲地带挑起与印第安人的冲突,干扰英法两国的和平局面。而人口的对比也日益不利于法国人。1754年,在北美地区总共有7万法国殖民者,而英国殖民者已经达到了150万人。法国人不得不加强防备,阻止英国殖民者的扩张。

在这种形势之下,富兰克林和其他北美殖民地领导人频频前往伦敦,游说议会对法国出兵,以夺取法国的北美殖民地。18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英国公众舆论也变得日益好战,因此来自北美殖民者的游说也逐渐得到了议会的正面回应。

1754年,弗吉尼亚民兵上校乔治·华盛顿在前往俄亥俄河的分岔口的路上袭击了一支由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组成的小部队,打响了英法两大帝国在北美新的争霸战的第一枪。大英帝国派出军队,耗费重金,在北美占领了法属加拿大地区。战争的费用,大部分还是英国自己承担了的。


然而围绕如何“善后”,英国内部却发生了一场争论。

著名英国政治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的兄弟威廉·伯克(William Burke)主张将加拿大还给法国,他指责英国的北美殖民者侵略成性,对土地贪得无厌,担心大英帝国扩张过度,引起法国的仇恨。同时,他认为北美殖民者一旦翅膀长硬,就会脱离伦敦的控制。因此,用法国人来牵制北美殖民者,不失为良策。

而北美扩张主义的代表富兰克林大力驳斥威廉· 伯克,认为扩张主义有利于大英帝国。最终,威廉·伯克的主张没有得到议会接受。英国没有向法国归还加拿大。但对北美殖民者的扩张野心,英国政府不是毫无防范。英国政府颁布了领土扩张禁令,让北美殖民者再次与他们垂涎的俄亥俄河谷无缘。

既然伦敦出兵帮其北美殖民地子民们取得了法国人占据的土地,那么,在伦敦的帝国政府部长看来,让北美殖民地出点血是应该的。于是,英国对北美殖民地课以若干赋税,但遭到北美殖民地的抵制。为了论证抗税的合理性,以富兰克林等为代表的殖民地精英们论证,北美殖民地在英法七年战争中是被动地卷入的,全然忽略掉他们自己之前对伦敦的主动游说。殖民地精英们也搬出了“无代表、不纳税”这样的说辞,但实际上他们对派出代表去伦敦议会并没有实质兴趣。

如果从有先见之明的威廉·伯克的角度来看,北美殖民者的表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得到大英帝国的好处之后,翅膀长硬了,要单飞了。我们可以从当时的经济数据上看北美的实力。在革命前夕,美国人的生活水平高于任何欧洲国家,其经济增长大部分来自生产和销售,全都在殖民地市场内部解决,根本不需要依赖对英格兰与欧洲的出口销售。美国人口每25年就增加1倍,其增长率远远超过欧洲任何一个国家。这种实力的增长,让北美殖民地逐渐藐视他们的宗主国。而七年战争之后英国政府颁布的领土扩张禁令,更是引发了他们巨大的怨恨。

北美殖民地头上的税负重吗?弗格森说,根本不是。1763年,英国人均缴纳税收26先令,而马萨诸塞的纳税人只缴纳1先令,同时北美殖民者从总体上比他们的英国本土同胞更富裕。

英国政府在税收问题上也不是那么一意孤行。1765年英国议会提出《印花税案》,总额不到11万英镑,遭到北美抵制,次年取消。之后达成的协议是英国只在对外贸易中征税,国内交易中不征税。两年以后,新的财政部长尝试开增一些新的海关关税,但作为交换,英国政府将茶叶的关税从每磅一先令降到了3便士。1770年,这些新增的关税又被废除,而降低了的茶叶关税维持在每磅3便士。

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教科书中津津乐道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却是因为关税降低而非增加而起。这次倾茶事件的发起者并不是消费者,而是波士顿富裕的茶叶走私者。他们之所以倾倒茶叶,是因为英国政府将茶税从每磅一先令降到了3便士,导致他们没法从倒卖茶叶中牟利!教科书将“波士顿倾茶事件”包装成为对大英帝国过重赋税的抗议,可谓颠倒黑白。



波士顿“倾茶事件”
  由此看来,北美独立革命实际上是“翅膀长硬了”的富人发动的革命,而不是生活不下去的穷人的造反。这个结论其实并不意外。“屌丝”们往往是活不下去才造反,但“高富帅”造反根本用不着到活不下去的地步,他们手头掌握了许多独立的资源,自我期许很高,只要期望受挫,就可以引发革命。

既然这是场“富人革命”,富人们到底要什么呢?他们真的对派出代表去伦敦有兴趣吗?非也。北美的富人们翅膀已经长硬了,他们希望自己的议会获得与英国议会平起平坐的地位。当然,这不意味着他们要彻底脱离大英帝国,实际上,他们能接受奉英王为共主的邦联式解决方案。但伦敦显然无法接受这群子民的狂傲,于是战争爆发了。

在北美独立战争的过程中,许多细节也是美国教科书不愿意去强调的。比如说,法国人在独立战争中所起的关键性作用。教科书突出了北美民兵英雄无畏的革命精神,却不谈这些民兵战斗力的低下。离开法国人的支援,北美独立战争的胜利根本不可想象。

此外,美国教科书也不会展示当时北美殖民地社会的内部分裂。

弗格森指出,北美独立战争可被视为大英帝国的一场内战,“最暴力的斗争往往不涉及英国常规军,而是在发起暴动的殖民者与那些依然效忠于王室的同胞之间发生的。”比如说,富兰克林是独立势力的领导者之一,但他的儿子威廉作为新泽西的总督,仍然效忠于国王。父子俩从此决裂,不再说话。英属北美洲的白种人中有1/5人在独立战争中仍效忠国王,他们甚至组成民兵,协助英军进行战斗。在英国决定放弃北美殖民地之后,有10万保皇派臣民从13个殖民地逃离到加拿大等地。弗格森指出,“令人吃惊的地方在于,竟然那么多人用脚投票,反对美国的独立,而选择为了‘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效忠英国国王和大英帝国。”

英国为何放弃北美殖民地呢?并不是他们真的打不赢。弗格森认为有若干因素起作用:首先是由于英法之间的战争是全球性的,英国在欧洲压力较大,难以将过多兵力投放到北美;其次,英国本土也有不少人同情他们的北美同胞,不赞成往死里打;最后,北美殖民地当时的经济价值还比不上加勒比海沿岸殖民地。对大英帝国来说,丢掉北美算不上是严重的经济损失,但为了持续占有它,却需要付出很大的成本。英国人是在计算成本-收益之后,才放弃北美殖民地,并不是被逼掉墙角、迫于无奈才放弃的。

最后,弗格森认为这场独立战争的巨大的污点是,它一方面高呼人与生俱来、不言自明的自然权利,另一方面却保留了奴隶制度。而在失去美国殖民地的10年后,英国人先废除奴隶贸易,后来又在整个大英帝国内废除了奴隶制。

实际上,早在1772年,英国的曼斯菲尔德勋爵在萨默赛特案(Somerset vs. Stewart) 中就判决奴隶制在英国为非法,尽管英国本土的普通法判决在北美殖民地发生作用的机制比较复杂,但这个判决还是很有可能导致北美较快废除奴隶制。北美的独立,导致奴隶制这种不人道的制度在北美持续到19世纪60年代。

概括起来,两位作者给我们勾勒出了这样一幅美国革命的图像:这是享受了帝国保护、长硬了翅膀的北美殖民地富人所发起的脱离大英帝国的运动,但也可以说是大英帝国的一场内战,作为内战失败方的保皇派最后“用脚投票”,离开了北美殖民地;革命还留下了保留奴隶制度的污点。

很明显,美国的教科书是不可能这样写的,因为这幅图像的每一个部分都在贬损着这场革命的神圣性。美国这个新建的国家需要一个建国神话,以将自己的公民凝聚起来,而所有不利于神话建构的历史细节当然都要被过滤掉。对此,我们应当给予同情的理解,因为每一个国家都需要建国神话,而每一个建国神话都需要作类似的事实过滤。

但需要问的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是否有必要去刻意维系美国的建国神话。至少对我来说,答案是否定的。中国要学习人类文明的一切积极成果为自己所用,但其前提是,这些成果是真实的,而不是想象或者虚构出来的。因此,要学习美国的政治成果,不能只看美国人说了什么,而必须看他们实际做了什么,必须在其行为的语境中来理解其言辞。


理解美国革命的“高富帅”性质,将有助于我们从一些不必要的思想负担中解放出来。

长久以来,许多知识人热衷于比较近代中国革命与美国革命,并为中国革命的激进性和持久性而深感遗憾。但读了卡根和弗格森的作品之后,我们可以对这种比较的方法论有所反思。事实上,两地革命有着极其不同的条件。

美国革命是“高富帅革命”,是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之一从一个缺乏维护统一的战略意志的帝国中脱离出来成立新国家;而由于领导革命的人是“高富帅”,他们当然要维护殖民地的财产秩序,不允许“屌丝”们起来继续革他们的命。于是,在接下来的美国制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国父”们的共识是要建构一个“高富帅”精英统治的“共和”国家而非“民主”国家(这一共识及相关制度建构在1800年遭遇冲击,并向着更民主的方向转化,但这是后话)。

而中国近代革命与此很不相同。19世纪晚期以来,中国在世界体系中已沦为“屌丝”国家,中国“高富帅”们的内部团结也出了很大的危机。辛亥革命爆发之后,“高富帅”们由于内部的冲突和外部列强的压力,连基本的政治稳定都无法维持。既然“高富帅”集体建立不了秩序,一部分被甩出来的“高富帅”就去和“屌丝”结合,发动“屌丝革命”。而既然是“屌丝革命”,财产原则就不可能是神圣的,结果是“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

“高富帅”尽可以控诉“屌丝革命”是“痞子运动”。但需要理解的是,“痞子运动”之所以能成星火燎原之势,从根本上是因为中国的“高富帅”们没有能力将辛亥革命后碎片化的中国重新整合起来,没有能力阻止中国国际地位的下坠。

士绅因为科举的废除已经不再成为一个具有全国性利益关联的群体,商人之间的横向经济联系也非常弱,官僚们服务于不同的新主子,军队则掌握在大大小小的军头手里。而最大的军头袁世凯称帝犯了忌讳,被其他军头拱翻,袁世凯一死,军阀割据和混战的时代全面到来。

一群在刀口生活的军头们是不可能像1787年费城一间小黑屋里不带兵的“高富帅”那样,排除强力和偶然性的干扰,“谈”出一个优良宪法秩序来的。即便是开费城会议这种机会,也是特定历史时势的产物,是从欧洲到亚洲的旧大陆上很难有的。

同时,随着平等意识的深入人心,随着“屌丝”们政治意识的觉醒,18世纪若干“高富帅”在费城小黑屋里密谋一下就能为一个国家奠定新秩序的时代也已经过去。这一事件可以欣赏,但已绝难模仿。

也许我们需要做的是,让神话的归神话,让现实的归现实,克服“生活在别处”的心态,实事求是地面对中国的历史传统与当代境况,培育自身的政治能力,走出中国自己的成功之路来。
S
Sam大树
1 楼
搬进博物馆,别挡在大街上。 两全其美
v
v玄玄v
2 楼
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 可叹左派始终坚持自己永远正确,错误永远是别人的
中航科工六院
3 楼
这是一本没清算干净的烂帐,犹如日本对中国的战后赔偿。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黑奴贸易和美国本土印地安人的灭绝,两者本身属于严格的反人类罪定义范畴(危害人类罪),反人类罪的追诉期,基本是联合国和签署条约国来制定。 亚美尼亚大屠杀被追诉时,时间已经发生了近百年。 1971年,Willy Brandt在华沙的下跪,一双膝盖化解了所有以色列对纳粹德国的法律纷争。
i
ifox
4 楼
可以遣返他去非洲拆,这群孙子……!
镇妖石72
5 楼
耿直?这家伙除了耿直,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凝露玫瑰
6 楼
帝国主义要灭亡说了几十年了,艾玛,终于看到点希望了。
K
KM2016
7 楼
local decision. 流氓火上浇油,不把全国搞得大乱不罢休。
我是你的朋友
8 楼
不同的人种不能混搭。不同种的狗在一起都打,更何况人了! 种族隔离是一个办法,也是一个无奈的办法。黑人墨西哥人只能让他们自生自灭。
c
capitalist
9 楼
左派是最烂的东西,继续投票共和党。
逻辑思维
10 楼
马丁路德金,逛窑子蔑视妇女,塑像也要拆..
I
Interread
11 楼
只看到一点就不想仔细看了。有多少人认为美国独立战争是穷人造反的?作者自己立个论点,再来反驳。独立是当时经济,政治走向的必然结果。当前的麻烦也别太亢奋了,我们这儿大家该上班上班,该上学的上学,看球,修路,一切都如以往,没那么注意。
路边的蒲公英
12 楼
读此文可见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是怎么来的,争夺殖民地,使用奴隶。
c
coyote0499
13 楼
加剧分裂火上浇油这事谁能做得比奥八强?
煤炭
14 楼
川普历史性的贡献就是他说出了政客不会说的实话
曲肱而枕
15 楼
历史就是要实事求是。不过这样往往就写不好一个简单有逻辑的故事,因为事情总是复杂的。 美国独立也是一笔烂账,不是那么简单的理想主义。历史总是利益和杀戮的参杂。
m
moonlvy
16 楼
美国药丸
D
Danning1
17 楼
是的,没有一次革命是绝对神圣的。 没有一次战争是绝对正义的。没有一个人是完美无缺的。 但是美国的国父们的高尚在于他们为未来构画 而当今某些人之卑劣在于他们热衷于在历史垃圾堆中找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六月河
18 楼
真正的流氓是那些打砸强的恶棍。你骂人民选举的总统是流氓他就是流氓了。这些天真长见识。知道了美国的流氓恶霸是啥样。
每天都是好晴天
19 楼
一个美国人说这些雕像是1960年代,黑人人权运动期间 是白人为对抗黑人人权运动而树立起来的,现在也不是推倒而是移至他处,不知真假。至于总统山塑像是不可能被推倒的。
大千世界dqsj
20 楼
奴隶制废除了那么久,还揪住不放,黑人之后移民美国欧洲享受着新文明带来的所有利益,现在又拿出旧账要算一算,还是一副农奴要翻身的嘴脸,不是有些无理取闹!?要充分理解历史就要不要总是以受害者的立场想问题,人类文明的历程是逐渐建立的,初期就是充满了野蛮,贪婪,残酷,用现代文明的标准衡量早期的人类的行为是不现实的!
飘过的云
21 楼
看来天朝马上也要清算老毛了。
I
Interread
22 楼
历史上如此,但是比较看重的是怎么认识到奴隶制的不好,而废除了奴隶制,后来六十年代又认识到了人权的重要性。总是有新问题,新麻烦出现的,不过高院的法官们都比较智慧,国会的两党也会争论一会,然后调节一下。开国的宪法等等要复杂得多,不是简单几个人突然一想的结果。当时殖民地用的也是英国大宪章起建立起来的社会管理的制度以及思想。美国当时定宪法的人,受法国思想界的影响也有。还要往前看的,法国革命以前的思想界就非常活跃,深刻。孟德斯鸠对当时英国社会有很多了解和思考。美国宪法是有很多历史的传承的。把那些都看看,想想,再说。不然毛糙,浅了。
心无所住
23 楼
通芯菜在中华民国提出一个转型正义,这个好啊,以前在wxc 很多评论员举起四个蹄子赞成。现在美国也学学转型正义,把以前的帐拿出来算清楚
N
Noname100
24 楼
"如果你们只是看到南方军的他们曾经支持畜奴就要毁掉他们的雕像,那么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斐逊也都曾蓄奴,是不是他们的雕像也要拆啊?" 从这话看出,如果川普不是自己糊涂,就是在愚弄或者挑起矛盾,挑起群众斗群众。人民反对的是南北战争阻碍解放黑奴的杰出代表Robert Lee. 这与以前的人有什么关系。现在街上裸体要判罪,难道要判几万年人类都有罪吗? 一大批川粉持同样逻辑。
s
size0
25 楼
欧洲把中世纪风格的尖顶教堂都扒了,走政治正确路线!奥巴马连任,川普当选的结果就是这样。。。。
l
londonmist
26 楼
最早听说的是波士顿倾茶事件,英国要免税,当地茶商,走私犯利益受损而反对。
m
manhan
27 楼
恢复奴隶制,让黑人都回到原点,世界就干净太平很多
o
overit
28 楼
左派们别走太远了,要这么一步步清算下去,清算到最后连美国这个国家都是不该存在的,因为它是西方殖民者在灭绝了美洲土著印第安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s
shamrock100
29 楼
真是文化革命啊, 大家都来翻烂帐, 最后搞得种族矛盾不可调和。 真是彷佛看到了文革再现的感觉。
s
size0
30 楼
绿教把火点起,黑人跟着裹乱。都出大总统了,不捣乱,一致对外多好?继续演变下去,真要闹种族分裂了。白左回归白色右翼。
非否
31 楼
谁把毛像毛馆扯进来的,太让传粉右棒们为难了
w
worley
32 楼
左棍真无耻。按照现代文明的标准,人类历史上每一个人都是恶棍。
N
Noname100
33 楼
同样川普也是无耻的,把南北战争的标准,用在独立战争的领导者身上。
N
Noname100
34 楼
非否,我服了你行吗?找一个能回答你问题智商高的人。
采金人
35 楼
看来还是专制好。让你们说什么,你们必须说什么。让你们看什么,党妈早就给你们选好了。翻墙是违法的。推特,脸书是不能看的。这样,就不会出现现在美国的问题。根本不允许你们争论,出现一些有争议性的文章,也早早和谐了。天下太平,一片歌舞升平景象。要大力歌颂有这样好的领导,英明的核心。一句话,专制的优越性是明显的,比民主好一万倍。老百姓没有头脑最好,知道干活就行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西
西门桥
36 楼
本文作者得到了金三的灵感,认为美国基因就有错,只有中共才能救天下!
江湖行走
37 楼
非否的问题是没有法律常识:现在法只能管以后而不能给法律成立前的事件定罪。
r
rty
38 楼
Pretty good article.
西
西门桥
39 楼
出席中共一大的十二个创始人(没计算那个苏联人),按中共自己的说法其中十一个都是叛徒,中共创始人中的坏人比例远高于美国创始人中的坏人比例,是不是中共更应该被推翻?
r
rty
40 楼
Once met a Canadian lady on the plane who lived in Kingston, ON. She said her family fled from US since they were loyalists. That was the first time I even knew that not all people supported independence.
非否
41 楼
对不起,没讲清楚的话再试一次,法规和对历史人物的评判纪念,都是与时共进的
江湖行走
42 楼
不知道非否是脑子是浆糊做的还是装着不明白。 按你说的,岳飞等都是阻碍民族统一的大罪人。
量子纠结
43 楼
照左棍历史观进化论的解释,历史上没一个好人,好人只要现在的希拉里和08,不过就这两个人一百年之后也会遗臭万年。
非否
44 楼
“至少几万年人类都是裸的,所以现在裸着上街也不能判罪?” 江湖行走,你觉得我到底是怎么认为的呢?
非否
45 楼
不好意思,你这样自说自话把话塞人嘴里再挥舞木剑征讨的还是自己玩吧 量子纠结 发表评论于 2017-08-23 14:28:53 非否 发表评论于 2017-08-23 --- 哈哈,比喻有意思。再问一句,至少几万年人类都是裸的,所以现在裸着上街也不能判罪? ------- 非要裸着上级招摇过市的不就是你们左棍吗?要打破传统婚姻,回到猿人胡交乱交也是你左棍,你们左棍只是痛恨几十年一百年前的社会,复古到猿人你们是支持的。
c
carechina
46 楼
作者很明显是共产党,按此理论,共产党根本不应该推翻国民党
江湖行走
47 楼
这不难看出来,你认为你老祖宗都犯了扰乱公共秩序罪都该抓起来。
非否
48 楼
那么“法规和对历史人物的评判纪念,都是与时共进的”呢?
w
wd01702
49 楼
白人当时只是从奴隶贩子手里把奴隶买回来当奴隶用。对当地的土著印弟安人,可是种族屠杀。genocide 和 slavery, 哪个罪行更严重?更何况印弟安人世世代代在那住,白人是外来入侵者。只不过现在黑人是政治正确强势,印弟安人不影响不够强而已。这样追究下去。美国的先驱。没几个好人,几乎全都要打倒。
非否
50 楼
可没说你不难看出来的没有看错哦
黄玫瑰888
51 楼
呵呵,美国英国毕竟允许自己的知识分子从各个角度对国父们进行分析,好的坏的都可以说。华盛顿等国父们对美国最大的贡献就是建立三权分立的制度。华盛顿其实当时的威望完全可以当皇帝的。美国可不是就几个老头关起门来开个会就决定国家大事了的。而中国是什么样子,不用说了吧,民众有话语权吗?有独立公正的媒体和法院吗?这篇文章无非就是想为独裁打下坚实的历史基础啊。哈哈。难道中国当官有钱的不都以生个美国baby为骄傲,既然美国要完蛋了,干嘛还要拿美国护照啊。呵呵。
w
wd01702
52 楼
“说这些雕像是1960年代,黑人人权运动期间 是白人为对抗黑人人权运动而树立起来” 我就奇怪了,民权运动不是以彻底胜利结束吗? 当时搞民权运动的黑人和白人,大获全胜利后,为什么会允许这些雕像保留下来,一个都不拆?当时如果把这些雕像定性为是对抗黑人反抗的标志,乘胜追击,肯定可以拆,毕竟AA都可以搞出来。真拆了现在也就太平了。但人家没拆,连讨论要不要拆都没有。那是什么原因是?
w
warara
53 楼
中宣部每隔一天就登一篇美国灭亡论,中国人民留学移民去月子中心生小孩的热情一点没减
不允许的笔名
54 楼
高帅富?事实是华盛顿率领的大陆军穷到穿不上裤子。
司马迪
55 楼
前几天大出风头的 Antifa 原来是德共下属的一个准军事组织,八十多年前由前苏联成立,是共产国际的一部分。 怪不得左棍的那一套制造仇恨,控制舆论宣传,暴力革命,文攻武卫的套路,看着那么眼熟。原来是共产国际阴魂不散,借尸还魂,来扰乱西方世界啊。大家擦亮眼睛,千万别上当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在上个世纪被他们骗,代价太大了。不管他们的借口是多么的“正义”和“公平”,都是假的,最终就是个祸国殃民!
a
anywhere111
56 楼
how about communist Chinese? their government does not allow opposition and kill dissidents
z
zzbb-bzbz
57 楼
让文明最短的国家去引导世界文明,这本来是怪像,靠的是胡萝卜加大棒。美国的伪民主加武力的方式不完蛋,地球文明就得完蛋。
K
KM2016
58 楼
支持草包天天发推说真话。
S
Sam大树
59 楼
由川总当领导,想不那个都不行!
山地
60 楼
一切蓄奴者都是反动派,都要坚决打倒。
Q
Quarx
61 楼
最后几段写得真是好,而且有深度!文学城中不多的深度好文之一。
谷惠子
62 楼
好文,深刻。但一谈到中国就变浅薄了。美国建国时的小黑屋里奠定新秩序的时代为什么绝难模仿?难道中国现在不是高富帅躲在黑屋里制定新次序和秩序吗?有屌丝什么事. 你培育自身的政治能力又有什么用武之地呢?
裘千里
63 楼
当家有当家的难处,当家前他代表高富帅,当家后总得兼顾吊丝吧?但岂不知在这种大事大非问题上,川总根本没有和浠泥的余地,结果,把两头全得罪了。
s
sleeplessinNY
64 楼
哪个国家建国不是基于大量的谎言以及神话?
s
sx1992
65 楼
如果没有奴隶制,今天的这些奴隶后代还一直生活在非洲饿着肚子瘦得跟皮包骨一样。历史不容抹杀,必须深刻反省。左左们揪着过去不放,目的是要这个国家给予他们更多特权和照顾。本来没有中共什么事,自家一大堆人权问题,偏偏要管美国的闲事,挑动美国人互斗,居心叵测。难道自家的文革也要出口吗?
l
ldd0402
66 楼
最后把白宫也那个的,为习大大增光
p
pltc63
67 楼
说得很好,赞!
青衣侠
68 楼
“殖民者将自己视为英国文明的先锋,认为自己是在领导人类走向未来。” ——今天,美国和西方国家不还在“将自己视为文明的先锋,认为自己是在领导人类走向未来”吗?所以任何与他们不同的道路都被认为是“歧途”、“歪门邪道”。中国人当中也有一大帮“普世派”,坚决反对中国走自己的道路,一定要亦步亦趋地走西方国家走过的路,在他们看来,惟其如此,中国才有光明的未来。可是纵观整个亚洲国家,有哪个是真正的民主国家?无论其是否自称是“民主国家”。即便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决心要模仿欧洲,甚至要脱亚入欧,不做亚洲人了,但也只是学了个模样,实质没学到,实际是日本式的财阀政治,而非什么民主政治。新加坡就更别提了,完全是“独裁”统治。印度则是等级森严的“民主”社会,而非人人平的的民主社会——结论:不但是中国,亚洲国家都在走自己的路。
阿宽
69 楼
楼下的sx1992,美国之音造谣中国几十年了,中国的挑拨离还没开始,你就着急啦?
六月河
70 楼
最感人的是那些爱国的热血青年,昨天刚撒了一腔爱国热血,第二天就赶紧跑到万恶的美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化学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