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难民营:布满伤痕的幼小灵魂与殆尽希冀的母亲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1月1日 11点20分 PT
  返回列表
22620 阅读
17 评论
HK01

10月31日,爱琴海发生6.7级地震,土耳其及希腊皆受重创。截至文章刊布,土耳其已有至少37人死亡。希腊萨莫斯(Samos)等地皆被波及,房子被毁,多人受伤,两名青年罹难。目前无国界医生团队正展开紧急应对,派发500张毛毯及40张床垫予无家可归的灾民。同时,医疗队正支持当地医院,也在现场持续评估医疗需要,随时准备作出协助。

而这场天灾这对希腊原本既存的难民危机,更是雪上加霜。

在希腊莱斯沃岛(Lesbos)上的莫利亚难民营,最初仅为容纳3,000人,但截至今年7月,营地已挤满近17,000名难民,其中大部份人都居于正式营地以外的周边地区,更有不少是6-18岁儿童,他们在营内独自求存,没有家长和照顾者的庇荫,更要面对过去种种创伤。加上2019冠状病毒病的打击,孩童活动受限,令心理健康状况恶化。


身处希腊难民营的数千名难民,需栖身于这类简陋的临时设施。 © Enri CANAJ/Magnum

在难民营的父母,有些携带着自己的子女一同避难,有些则等待着前往欧洲准备与已抵欧的子女团聚。不过,随着他们待在难民营的日子愈长,他们心中的希冀就消殆得愈来愈快。他们热切希望,外界能够深入了解他们所处之困境。

无国界医生心理学家凯特琳娜(Kateřina)在莫里亚难民营内的儿科诊所工作近半年,主要为儿童提供心理辅导,也照顾过很多自残甚至有自杀倾向的孩子。她的经历揭示一个又一个令人心感沉重的故事。来自莱斯沃斯岛新营地的亲身分享,也在昭示着一幕幕迫在眉睫的窘状。

无国界医生心理学家凯特琳娜(Kateřina)在莫里亚难民营内的儿科诊所工作近半年,主要为儿童提供心理辅导,也照顾过很多自残甚至有自杀倾向的孩子。

无依无靠

“在儿科诊所,我们照顾的大部分病人都是没有成人照顾的18岁以下的儿童,他们都是独自一人在这里生活,没有家长陪伴:有的是父亲去世,而母亲则留在祖国;有的是父母在战争中早已死亡或失踪;有的是父母虽然活着,但设法筹集资金,希望至少把孩子送往更安全的地方。”

“大多数无人陪伴的未成年儿童都是来自阿富汗的男孩。 他们告诉我,由于一个女孩独自旅行反而更危险,会遇到不少暴力对待,家人不会让女孩独自生活,就连大部分女生也不敢这样做。然而可悲的是,大多数男孩在旅途中,甚至在到达难民营后也遭受暴力,包括性暴力,所以这里的儿童出现自我伤害和自杀念头是很普遍。”

身体的痛是为了发泄内心的痛

“在这里,我常听到割伤自己的孩子说,他们无法控制内心深处的疼痛。通过一些自残行为,他们感到能控制在身上出现的疼痛感 — 至少是自己”造成”痛感,而非被别人加诸在自己身上。他们觉得身体上的痛苦可帮助消除精神上的折磨。”

“自从在这里工作,我一直照顾一个男孩。他曾严重自残,割伤自己好几次。这男孩的父亲已逝,母亲只能留在冲突已持续数年的原居地,不能与儿子一同逃难。几个月以来,男孩都是伶伫一人在正式营地以外的丛林地区生活,独自抵受寒冷天气,连帐篷都没有。”

“尚算可幸的是,他最终能被安排到青少年营地。现在他的情况时好时坏,情况差的时候真的很严重。最近一次见他,身上的割伤很深,医生不得不为他缝合伤口。”

“这十七岁的男生,每日都计算在这里已度过多少天,担心永远也不能离开,可是十八岁又会被扔出青少年区。他正等待当局将他转移到希腊大陆。在那里,没有成人照顾的青少年能得到较妥善照顾,并获得学习机会以融入社会。”

只是,这机会他已等了九个月。

如何谈愿望?

“另一个来自非洲国家的女孩,她需要经常来接受我的辅导。女孩在原居地和逃难旅途中被强暴,现在时不时发着相同的噩梦。一次治疗中,我着她在纸上画画。画中,她想象出新事物,都是一些能在梦境中保护自己免受伤害的事情或方法。我于是建议她在睡前把这些想象中能保护自己的方法想一遍,她积极地答应尝试。我们还讨论在现实情况中,她可以采取哪些安全措施保护自己。坦白说,方法也真的不多,也就是晚上不要走出帐篷,甚至是如厕也应尽量避免,并尽可能找其他女孩陪伴。”

“女孩早前在移民局得到一张红色邮票,代表她仍不能离开莱斯沃岛,而她的下一次庇护申请审核是于2021年7月,亦即还有至少九个月。”

“她的人生目标是成为一名修女,但过了一会,她便害怕谈论这事,因为她担心这是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


凯特琳娜让孩子画画来表达感受。绘画是心理辅导中一种很有用的工具,特别是对于在冲突地区经历过创伤的儿童,小孩有时未能以言语具体地表达复杂的感受。©MSF

无国界医生于2017年底开始,一直在莫利亚难民营以外的地方提供儿科、未成年人士的精神健康护理和性与生育健康服务。无国界医生的团队每周诊治多宗企图自杀或自残的青少年个案,这形势反映出保护儿童和其他脆弱群体方面的明显不足,所以多次呼吁紧急疏散所有脆弱人群,特别是儿童,到希腊内陆和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安全住所。

大火后的哀鸣

“身为母亲,每当看到有无人陪伴的孩子能被送往其他国家,我就想起自己的孩子,他们是因为我的存在而被困在这里。我想过自杀……那么他们可能会照顾我的孩子。”

目前身处莱斯沃斯岛的琳达(Linda)

“莫利亚大火后,我在街头流落了4天,最终成为第一个住进新营地的人。当时我只一心为孩子寻找住所、食物和水。但新营地与莫利亚没有分别。我们既没有厕所,也没有食水,妇女们要长时间忍耐如厕的需要,结果肾脏、膀胱和背部都出现疼痛。”琳达说道。

琳达(Linda)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她和丈夫与孩子在莫利亚营(Moria)住了8个月。她在莫利亚营大火后搬到新营地,生活条件比之前更加恶劣。

“在莫利亚,我们一天吃三顿饭,现在只能吃一顿。两个营地的唯一分别就是帐篷比较新,再没有其他。如果说莫利亚像个高压锅,那么新营地是个自然放牧区,甚么都没有,但我们已别无选择,不得不留在这里。”

“我想对欧洲各国领袖说,除了帮助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也应该考虑有家人的孩子。每当这些家庭看到其他孩子获得援助,但自己的孩子却没有,他们经历的痛苦就更大。身为母亲,每当看到有无人陪伴的孩子能被送往其他国家,我就想起自己的孩子,他们是因为我的存在而被困在这里。”

“我曾对丈夫说:『不如我们自杀吧,那么别人便会照顾我们的孩子,反正我们也不会送遗至内陆或欧洲。』父母目睹子女的痛苦,比起其他痛苦更强烈。孩子不管有没有父母陪伴,都同样承受痛苦。”

“我们现时还在等待。儿子将要接受手术,无国界医生诊断了他的情况,把他转介至儿科医生。本以为来到了民主国家满有希望,居然仍需活在官僚环境之中。”

盼望看到儿子的母亲

“我唯一牵挂和盼望的就是在死之前能看到我两个儿子。”

62岁妇女阿米拉(Amira)

阿米拉(Amira)是一名62岁的妇女。她来自叙利亚德拉省(Daraa)阿尔-塞奈迈因区(Al-Sanamayn District)的一个村庄。她是名寡妇,有三名年轻儿子。丈夫遭到武装份子杀害,她其中两名分别25和30岁儿子,在叙利亚遭炸弹碎片击中而重伤。

“2016年,儿子受袭:大儿子的一条腿瘫痪,另一个儿子胸部有伤,他们都要多做几次手术才能好转,保全性命。当时他们先逃到土耳其,但因无法得到治疗,于是乘小艇到希腊,最后被视为严重个案而转介到德国。我不能随同他们前往,整个十五天的行程,两兄弟要互相照顾,从此我再没有见过他们。”

2019年12月,阿米拉与儿媳和23岁的小儿子一起来到萨摩斯岛,设法与身在德国的两位儿子团聚。她年纪不太大,而且身体状况良好,但至今仍未能获批到德国。她被困在萨莫斯,被迫在卫生极为恶劣的瓦西营地居住6个月。


人们住在拥挤的营地里,缺乏食水、淋浴设施和厕所。©MSF

“我们到达时,他们只派发一张毯子,但晚上寒风刺骨,这条毯子可说是毫无用处。我很快就知道营地里的生活将会很痛苦。晚上,老鼠和蛇会钻到帐篷里咬我们。我们无法入睡,一直在担心面前还要面对甚么可怕的事。而最恶劣的是厕所,如厕时,我们都要闭上眼睛。”

阿米拉患有哮喘,需要进行甲状腺手术,还因严重背痛而失眠。2019冠状病毒病爆发期间,她也害怕受感染:”疫情已在全球蔓延,很多人失去性命。我怕病毒会传到萨摩斯岛,可是我已经老了,而没有人关心长者的情况。”

阿米拉已有4年没见过两个儿子,想到这里便悲从中来,流泪说道:”我唯一牵挂和盼望的就是在死前能看到两个儿子。我们躲过了战争,而在这里,我们好像要面对另一场战争。我无法休息,真的很累了。我只想在安全的地方过平静的生活,回到儿子身边,好好当母亲去照顾、拥抱和陪伴他们。现在他们在德国接受每项手术后也很需要我在身边。我只想在死前闻到他们的气味。”

阿米拉目前被安排住在萨摩斯岛一所临时住宿。无国界医生向她提供所需药物,而她们一家人的案件则由律师和社工跟进。

w
wx3000
1 楼
人类不能征服地球又怎能征服太空?
l
liu12345
2 楼
如何征服?是不是把地球填得水泄不通?
弟兄
3 楼
圣经启示录正是在这岛上写的
j
jz101
4 楼
弟兄 发表评论于 2020-11-01 04:09:23 圣经启示录正是在这岛上写的 //////////// 成为难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拒绝启示,大多数被错误启示的将来也难逃同样下场。
F
FollowNature
5 楼
企盼人人都能安居乐业,儿童能健康地成长。没有战争,没有灾难。
莫言无语
6 楼
中国集中营条件好多了,墙国就是好。
必须要有
7 楼
这些难民从那来来?是怎么造成的?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样的难民会越来越多
A
Anjiff
8 楼
看吧,法国除了让步还敢说啥做啥
U
US_Lion
9 楼
弟兄 发表评论于 2020-11-01 04:09:23 圣经启示录正是在这岛上写的 xxxxxxxx 谢谢你的告知。
E
Erdoalja
10 楼
冤有头债有主……这些难民都是阿拉伯之春的受害者,叙利亚,利比亚都还在战乱中。谁是背后黑手,谁又撒手不管,美国撇不开关系!
a
abraham007
11 楼
阿拉伯如果不靠卖油(或者没有油),之春与之秋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在本质上没啥区别。民主或独裁都不能当饭吃,再怎么折腾都是一球样。
E
Erdoalja
12 楼
叙利亚的阿萨德和利比亚的卡扎菲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点毋庸置疑,但是以前至少国家太平,我在欧洲的叙利亚朋友,战乱之前经常回国探亲度假,没听说什么问题,和中国一样,你别跟政府做对,安身立命没问题
居家凡人
13 楼
找奥巴马-希拉里-拜登问责。
蓝靛厂
14 楼
想领养那个相当修女的娃,人家娃多懂事。
弟兄姐妹
15 楼
圣经启示录是在 “拔摩”岛(PATMOS)上写的。其为罗马至以弗所遥远航程的最后航海站。在米利都埠西南三十七哩,在撒摩岛(SAMOS)西南廿八英哩,岛长十哩,最阔处六哩,全岛共十三方哩。自古以来为放逐政治犯之处。
T
Trumpeter
16 楼
今天是难民,明天去割喉,冯德莱恩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要温暖冻僵的蛇
p
phantomoftheopera
17 楼
悲惨的生活,残酷的战争,丝毫不妨碍这些人生一大堆孩子到世上来受折磨。觉得孩子可怜,不觉得他们的父母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