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现实吧!美国有一个事实上的统治阶级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4月1日 10点19分 PT
  返回列表
14627 阅读
17 评论
纽约时报

美国最有权势的人有个问题。他们不能承认自己有权势。

以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为例。在最近一次电话记者会上,处境艰难的科莫坚称,他“不是政治俱乐部的成员”。这个宣称让人大惑不解,因为库莫已在纽约州州长的位置上担任了三个任期,他的父亲也在这个位置上担任过三个任期。库莫还担任过纽约州总检察长和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

还有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她在任命公布后宣称,“我从不畏避向权力讲真话。”这个描述自己迅速成功事业的方式颇为奇特。在被任命为一个有600多亿美元预算的内阁级部门负责人之前,她的人生轨迹包括上过门槛很高的大学,担任过赫赫有名的司法助理,还在外交政策和情报部门担任过重要职位。

这种虚假宣传并不仅仅限于民主党人。例如,密苏里州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就一直给自己披上反对高高在上的“政治阶级”的民粹主义斗士外衣。他从不强调他父亲的银行家职业、自己曾就读斯坦福大学和耶鲁大学法学院,或曾为包括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内的赫赫有名的法官担任助理的工作。霍利的立场有什么可取之处有待商榷。但他属于他所抨击的精英阶层毫无疑问。

不仅仅是政客。工商界人物也喜欢把自己标榜为停滞行业的“破坏者”。但这个概念的起源一点也不反权威。一名哈佛教授让这个概念时髦起来,加上咨询顾问们(这些人已经不折不扣地构成了一个行业)的推销,“破坏者”一词已被世界上一些最富有和拥有高级学位的人欣然接受。

这种例子还能找到很多,但上面提到的已足以表明,内部人假装局外人的问题在所有党派、性别和领域都存在。问题是为什么。

部分原因是战略性的。之所以爱摆出一副局外人的样子,是因为这让有权势的人可以与自己的决定带来的后果拉开距离。当事情一帆风顺时,他们很乐意把功劳归于自己。当事情变糟时,可以轻而易举地责备一个无能且碍事儿的权势集团阻挠他们的良好意图或有远见的计划。

另一个原因是代际因素。海伦·安德鲁斯(Helen Andrews)提出理由说,婴儿潮一代从未对他们在20世纪80年代达到的经济、文化和政治主导地位感到自在。“反叛者成了当权者,”她写道,“只是他们在行使权力时想继续把自己刻意打扮成革命者。”在《大寒》(The Big Chill)这样一些电影中,婴儿潮一代的反文化青年时期与他们成年后承担的责任之间的矛盾,得到了难忘的刻画。

这两个因素都有助于解释阿尔·戈尔(Al Gore)。在2000年与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竞选总统时,他称自己代表“人民对抗强权”。与一名耶鲁大学毕业生、前总统的儿子和参议员的孙子相比,或许身为哈佛大学毕业生、现任副总统、参议员儿子的戈尔也算是个普通人。但是,被婴儿潮一代恨之入骨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也曾像任何一个嬉皮士那样强烈地抨击现状。拒绝承担责任不仅是婴儿潮一代的怪异性格。这个问题存在于美国文化的深处。

想想1939年由弗兰克·卡普拉(Frank Capra)执导的著名电影《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Mr. Smith Goes to Washington)吧。影片情节描述的是一个老实人冒着巨大的个人风险,揭露政府官员和市政部门腐败的故事。杰夫·史密斯(Jeff Smith)坚信,真正的力量存在于其他地方,而不是法律权威,这让他在电影中俱乐部般的参议院眼里是贱民。但在如今的有线电视新闻中,他肯定会很自在。

这部电影很成功,因为它把更古老的神话戏剧化了。史密斯被比作诚实的亚伯,一个通过宣布人人平等这个不证自明的真理,推翻了蓄奴权力的出身低微的披荆斩棘者。然而,实际情况是,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是一名从事铁路业务的律师,他积极参与党派活动,在从幕后促成事情和官僚监督方面表现出了非凡的能力。他是一名成功的总统,因为他是政治俱乐部的一员——或者至少知道如何加入这个俱乐部。

从某些方面来看,美国人理想主义反叛者的身份认同是一种优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职业政治家和根深蒂固的精英阶层持怀疑态度。即使局外人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他们还是能把注意力引到未被意识到的问题上去。

但当这种怀疑主义使一种非常规的影响和好的意图与治理的实际要求对立时,就变得危险了。政治的决定性任务不是向当权者讲真话,而是使用权力来实现共同的目标。

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 Weber)在其1919年的演讲《政治作为一种志业》(Politics as a Vocation)中指出,对道德原则的承诺,必须与旨在通过谈判、妥协和制度技能产生结果的“责任伦理”相结合。我们对局外人的崇拜让这种结合变得不可能。

根深蒂固的文化倾向很难改变。但有些策略也许能帮助我们调和破坏的表演与责任的要求。

首先,我们不应该继续把消费者的偏好与权势混淆起来。流行文化靠笔直的亚麻服装和听似英国口音等过时的陈腐套路来表示特权。这种过时的做法鼓励公众人物用艺术的虚伪表现来彰显自己的局外人地位。在左派中,这通常意味着那种海恩斯特意摆出的略微波西米亚的风格,她经营过一家主持阅读色情文学活动的书店。在右派中,这往往涉及夸张的男子气概和借用工人阶级的象征。

但这一切都与权势无关。我们应该根据公众人物的论点论据和他们产生的结果来判断他们,而不是看他们是否吃鱼子酱、羽衣甘蓝或capocollo(一种传统的意大利和科西嘉的干燥腌制猪肉——译注)。

再就是,我们需要向那些体现了韦伯“责任伦理”的历史人物学习。对所谓伟人历史理论的挑战,将人们的注意力从那些做出决定的人身上,转移到那些经历了这些决定后果的人身上。问题是,仅仅“自下而上”地阅读历史,剥夺了我们在愿景和责任、意图和结果等两难困境中寻找方向的榜样。我们崇敬和研究重要的历史人物,因为他们是做出了极为艰难决定的有缺陷的人。取消他们的故事和纪念碑会让我们无法了解他们为什么成功和失败。

最后,我们需要接受这个事实:美国有一个事实上的统治阶级。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这个阶级一直向那些拥有英才资格的人开放。但这不应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它仍受出生偶然性的严重影响。虽然他们的祖先没有进《社会名人录》(Social Register),但科莫、海恩斯和霍利出生的家庭都拥有推动他们事业发展的优势。承认一些人地位高的事实,也许有助于鼓励他们责任重的理念。

但仅靠规劝所能达到的效果是有限的。最终,变化必须来自有权势者本身。哪怕只有一次,我很想听到某位市长、州长或总统说:“是的,我是负责人——我一辈子都在努力获得这个位置。我希望你们根据我如何使用这个职位来评价我,而不是我是谁。”

不允许的笔名
1 楼
NYT看似深刻其实东拉西扯的一篇。美国当然有个统治阶级啊,这个阶级就是deep swamp,喜欢权威社会的NYT现在才知道吗?
I
InNorthTexas
2 楼
CEO后有董事会, 董事会前有CEO, 股东在中间, 互相牵制, 不如和个稀烂,摆个一尊!
令胡冲
3 楼
古今中外,哪个国家没有统治阶级?
采菊客
4 楼
选举只是一个幌子罢了
b
bia
5 楼
拒绝承担责任不仅是婴儿潮一代的怪异性格。这个问题存在于美国文化的深处。 =============================================== 没错,最不负责任的一代,掏空了下一代,他们的孙子一出生就要为他们还债
u
urgentcare
6 楼
美国当然有一个特权阶级。哈佛耶鲁这些私立大学就是人家的后花园-类似中国古代的太学。legacy和富人玩得起的一些体育项目是录取的大多数。高额捐赠也可以。靠成绩录取的同学其实都是去做伴读的。 可怜好多人还以为华人在录取中被歧视。这完全是对美国特权阶层的无知。川普的女婿怎么去的哈佛,那是他老爹近三百万赞助拿钱买的。
追求永生
7 楼
这话跟没说一样。现在才发现新大陆一样说这个,是不是太迟钝了一些?早先你难道认为美国没有这东西,那美国怎么存在的?
请重新输入2000
8 楼
很正常啊 美国国家都有特权阶层 美国的伟大之处是他的中间阶层广泛
p
pcboy888
9 楼
本文和正确右派的说法不一致。正确右派说统治阶级是黑墨印穆,华人是歧视链最底下的贱民,白人则排倒数第二。正确派还说白人和亿万富豪是美国最伟大但最受气和最被欺负的阶级,而黑人则居于特权金字塔的顶端。。。。。其实我很想问问正确派,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1+1是不是等于3呢?
客观陈述
10 楼
2021年了才明白只能说之前您都是白活了。
J
Jekcanada
11 楼
特朗普还说他是工人阶级和农民的杰出代表、先锋队呢
靓丽而行
12 楼
问题是在中国没有法,因为党比法大。疯狂恐怖压制不同政见。你不是粉红就被认为不是中国人。不同政见就没有发言权。这事要在50年前就被干掉了。现在和那时一样还是这个党在领导。没有说过过去做错了。被杀掉的都是中国人无论是老干部,还是被党定义为地富反坏右。这比锦衣卫有过之而无不及。党的打手还在可抄家,可非法拘禁,折磨人。
c
charley3
13 楼
这个话有人可以说出来,而且让大家都知道,就有了打破的可能。如果连说都不敢说,说了人就会被消失,呵呵。
东方明珠中国风
14 楼
终于想让老百姓活个明白了。轮替是烟雾,这帮人才是实权阶级。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得遭殃。自由民主的红线就是不能碰触他们的利益。小至个人,大至国家都会惨遭毒手。
X
XM25
15 楼
他说的阶级和我们在学校学到的概念不一样。 国家是应该由精英管理的。不管是象欧巴马,克林顿那样贫寒出身,还是肯尼迪,小布什那样来自政治世家。你都得出类拔萃,经过层层竞选。有一篇文章统计美国总统的智商(不知道依据),都是绝顶聪明人。但他们只是管理者,他们代表的是他们的选民。象特朗普上台我们就知道非法移民有麻烦了,而拜登上台我们就知道他要政治正确。他们的立场不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是由选民决定的。 中国才存在统治阶级。他们自称无产阶级先锋队,却把无产阶级划为低端人口,驱赶出北京。他们是继承的。和帝皇时代不一样的只是他们从红一代继承过来而不是从一个皇先祖继承过来。而他们代表的首先是自己,然后是整个统治阶级。至于文化水平,智商是不是出类拔萃倒不是关注点。象习主席,选上他并不是他有多聪明。相反,他还装笨,被两派都认为无害才给选上的。后来出了那么多昏招和笑话,大家都看到了。 那些说“哈佛耶鲁这些私立大学就是人家的后花园”一类话的人,把因果关系颠倒了。
山乡不仕老了
16 楼
这是普世真理啊。还用说吗?
A
AudreyFuSheng
17 楼
天哪,奥巴马出生贫寒?你们真是眼盲心盲啊!他是老布什一手培养起来的。他的印尼的继父可是石油资本界的。听说他老妈可能是希特勒的私生女。奥巴马完全是统治阶级bloodline里孕育出来的。给编个肯尼亚老爹就洗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