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后院催生“反特”总统 “两个特朗普”首次通话(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7200 阅读
0 评论
观察者网

【文/ 徐乾昂】他曾公开批评美国政府的“纳粹行径”,指责美国总统“自大膨胀”。在被美国“边境墙”和“贸易墙”的围城的日子里,他被墨西哥选民选成下一任总统,不仅肩负民众的期望,也预示着这个已经造成130多名候选人死亡的“致命大选”,终于落幕。

他就是64岁的墨西哥左翼国家复兴运动党领导人,洛佩斯(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他也因在很多政策的抉择上与现任的白宫主人相似,被一些媒体称为“墨西哥特朗普”。

但就当外界担忧又一个“特朗普”的出现,会令这对日益疏远的领国关系萌生变数时,两人昨晚的第一次通话却尽显和气:仅聊了半个小时,墨西哥准总统就向美国提出了解决美墨边境问题的方案,表示将会促进墨西哥就业,减少边境移民,他还表示与美方的谈判“将继续”。

洛佩斯和特朗普

洛佩斯 @视觉中国

第一波交锋

在得知墨西哥大选结果出炉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选择用电话、推特、记者会的“全套服务”,向墨西哥准总统表达了祝福和善意。

据POLITICO新闻网消息,特朗普先是在1日晚“第一时间”内电话连线洛佩斯。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当天下午对这则消息进行了确认。她在记者会上表示,特朗普和洛佩斯两人在电话中详谈了贸易和移民问题。两人这通长达30分钟的对话,被美国官方形容为“积极且建设性的”。

次日(2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更新了一条“祝贺洛佩斯当选”的推文。随后,在白宫面对美国媒体的采访时,特朗普再次谈到他和洛佩斯前天晚上的那通电话,表示“咱聊得很投机,我觉得他会帮我们解决边境问题”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另一方面,得胜后的洛佩斯也没有急于“撕破脸皮”,反倒是用推特回应了特朗普:愿和美国推进一项全面协议,从而减少从墨西哥前往美国的移民数量。不过洛佩斯此话有个前提,就是“美国得帮助墨西哥创造就业”。

2日,洛佩斯再次感谢了特朗普的推特祝福,称内容“很有诚意”。这对他很重要,洛佩斯对墨西哥Televisa新闻网说道,“我们永远不会对美国不敬,因为我们想要他们尊重我们。如果时间合适,墨西哥将和美国尝试交流,并达成共识。”

“镜子”

若把时间往回调几个月前,洛佩斯对特朗普就没这么客气了。

洛佩斯 图自世界报

作为墨西哥国内的左派民粹主义者,洛佩斯曾多次出面指控特朗普“修筑美墨边境墙”、“威胁退出北美自贸协定”的做法,而且“语气很重”:

2017年2月,美国总统上台后不久,洛佩斯就写了一本名为《听着!特朗普》的书,称特朗普政府谈起墨西哥移民,“就如同当年纳粹对待犹太人一般”;2017年3月,洛佩斯面对美国记者,直言“这个特朗普也太膨胀了”;此外,洛佩斯在为自己拉票时,不惜“深入敌方阵地”,前往加利福尼亚州,痛骂边境墙“反智、反人类”。

《听着!特朗普》封面 图自亚马逊

可惜,尽管洛佩斯在场面上显得和特朗普“格格不入”,但这并不能掩盖其和美国总统的“相似之处”。

比如,洛佩斯在竞选时缺少对同性恋、女性权益的保障承诺。墨西哥城在洛佩斯担任市长期间,没能通过同性恋婚姻法,也没有解放妇女堕胎权利。在他竞选活动中给出的厚达461页的“治国方案”中,对这方面的内容只字未提。这与曾多次被控“触犯同性恋人士权益”的特朗普不谋而合。

同时,和特朗普一样,洛佩斯还会依据自己的“政见喜好”来给媒体“分类”。《芝加哥论坛报》曾援引一位消息人士,对方透露,洛佩斯将所有的“精英派媒体”统称为“娘娘腔”,还会将任何不支持他的人视成“黑帮”。

洛佩斯还曾表示,自己当选总统后将在推特上和特朗普的“刚正面”:“如果他(特朗普)发了啥冒犯墨西哥的话,我就怼回去,教他如何学会尊重!”不过观察者网查询发现,目前洛佩斯的推特账号仅3700条推文、432万粉丝——这些数据连特朗普账号的十分之一还不到。

世界报报道截图

除此之外,竞选时期的洛佩斯经常会“毫无保留地”对一些议题作出承诺。例如,洛佩斯曾多次表示“将彻底清除墨西哥国内的腐败问题”,并强调“我所说的一切都将实现”。墨西哥《至上报》指出,后一句话是洛佩斯的“最爱”,这和特朗普竞选时的那句“我一个人就能搞定”有异曲同工之妙。

最后,洛佩斯一些人事任命的选择也饱受外界“争议”。例如他在竞选时期的伙伴,哥迪利亚(Elba Esther Gordillo),曾被曝“拿公款去整容”。

哥迪利亚 图自至上报

是敌是友?

作为墨西哥左翼的国家复兴运动党总统候选人,洛佩斯在总统选举中的获胜,意义非凡。英国广播公司BBC在昨天(2日)给出洛佩斯的获胜票数统计,其53%的选票意味着该国近年来民主史上的“最大党派支持率”;该国左翼政党也喜迎90年来首次掌权。

而成就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并不只有“特朗普因素”。《纽约时报》分析人士认为,洛佩斯在竞选时期对特朗普的言论“不重要”,因为所有的总统候选人都在拿美国总统“出气”。

反过来讲,墨西哥国内的形式更是错综复杂。

该国传统大党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已轮流执政长达近一个世纪,但墨西哥治安与经济不见好转,贪腐和暴力猖獗。墨西哥《世界报》称,洛佩斯在几个“主打议程”上,对“打击腐败问题”、“消除社会不平等现象”、“治理有组织犯罪”以及“调整以出口为依赖的墨西哥经济结构”等方面的承诺更加深入人心。

这一方面是因为腐败问题的积累为“反建制主义”的兴起做了助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一个贯穿这届选举始终的难题——因“130名政治候选人遇刺”,这届墨西哥大选已成为该国几年来最致命的一次大选。

母亲节人们在墨西哥城展开游行 要求政府回答他们失去亲人的下落 图自CNBC

所以,这“两个特朗普”在未来究竟会擦出何种火花,现在还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似乎是确定的。与特朗普的那通“和气通话”,说明洛佩斯并不急于对“反特朗普政策”进行“硬着陆”。近期,特朗普先后表示“移民政策”和“自贸谈判”这两个问题“可放在中期选举之后再谈”,暗示美国政府将在“选民or移民”的抉择中关照前者。

对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援引一众分析人士,有人担忧“洛佩斯一上台就和特朗普分庭抗礼”的情况,并担心美墨两国在边境、贸易问题上的多个进展将遭“彻底清零”。

美墨边境墨方一侧的移民 图自商业内幕

这样的怀疑也因洛佩斯的一句话而烟消云散。

他在2日表示,将把自己的专家团队纳入北美自贸谈判小组,并会在3日与现任总统涅托举行会议时提议这一点。洛佩斯强调,会尊重现任谈判小组,让他们继续代表墨西哥谈判,直到他12月1日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