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血 虐杀 献祭 这个世界上真有“人间撒旦”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13日 15点57分 PT
  返回列表
81340 阅读
1 评论
英国报姐

圣经中的撒旦曾是天堂中地位最高的天使之翼,在堕落之前为六翼天使。但最终由于自己至高的地位和权利,慢慢变得贪婪和邪恶,最终背叛了上帝,被赶出天国。伊甸园中,也是撒旦化身为蛇,引诱亚当和夏娃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实,从此将罪恶带到人世间。

也许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宗教传说罢了。

但世界上也真的出现过这样一个“人间撒旦”。

他的名字叫帕苏苏·伊拉·阿尔加德 (Pazuzu Ilah Algarad)。

阿尔加德

阿尔加德是撒旦的教徒,为了成为“魔鬼”不择手段。

他有着令人不寒而栗的一生。不仅虐杀动物,用兔子做“祭祀”,喝女友的血,用利器割伤自己。甚至还以强奸和谋杀无辜的人为傲。连他住的房子都被称为“恐怖之屋”……

阿尔加德青年时期

阿尔加德种种诡异又邪恶的行径结束于2015年。他在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弗劳尔斯的举报下被捕了。并于同年在狱中自杀。

事情告一段落。

四年过去了,阿尔加德死去,他手下那些枉死的灵魂也已经上了天堂。

他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生甚至被拍成了纪录片《你所知道的魔鬼》(the Devil You Know)。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阿尔加德与女友

但对于他生前的好友,也正是结束他的罪恶的勇士——弗劳尔斯来说。这些阴影似乎还未完全褪去。毕竟他亲眼目睹了阿尔加德逐渐变成撒旦信徒的全过程。而往事似乎依然历历在目……

弗劳尔斯来自一个非常严格的基督教家庭,家里的氛围常常会让他感觉窒息。所以当时的他特别反叛。

17岁时,他通过一个共同的朋友认识了比他大十岁的阿尔加德,彼此还一度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那时,他觉得这个人似乎特别有魅力,很吸引他。

阿尔加德

因为他总是对弗劳尔斯感兴趣的事情也感兴趣,两个人似乎有着共同的爱好。

但比较微妙的是,当时弗劳尔斯喜欢的也是神秘、宗教和禁忌这类事情。

但不管外人怎么觉得,起码当时来看,弗劳尔斯认为这是很有趣的事情。

所以他们曾经有一年半的时间几乎天天待在一起。

虽然随着相处越来越多,他逐渐发现了阿尔加德的一些“奇怪之处”。

阿尔加德与女友

比如,关于自己的童年,他就觉得“阿尔加德一直在撒谎。”

因为根据阿尔加德自己的说法,他出生在加利福尼亚,他的妈妈没有结过婚,他也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他是由母亲和其他亲戚一起抚养长大的,十几岁的时候搬来了北卡罗来纳。

但后来弗劳尔斯才发现,这只是阿尔加德在试图创造一个关于自己的“神话”的一部分。

事实是,他的父母在他两岁的时候就结婚并搬到这里,直到他八岁的时候离婚。他的母亲在他12岁的时候改嫁了。

阿尔加德

也有认识他们一家的人说,阿尔加德这个人非常糟糕,完全就是被宠坏了。

而他的母亲很溺爱他,可以说是给了他所有想要的东西。整个家都让他说了算,他和继父的关系也越来越糟糕。糟糕到只要继父一回家,阿尔加德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他走了后才肯出来。

恐怖之屋

为此,他的母亲和继父也曾寻求过一些专业的帮助:带他看精神医生。

但针对这个问题,阿尔加德自己的说法又很自相矛盾。

他告诉过一些人妈妈曾经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过,但他又否认自己有任何精神病史。

阿尔加德与女友

更“神”的是,一位与他家关系不错的人透露过这一点:阿尔加德确实曾经被妈妈和继父送去了一家问题儿童中心。

但他居然成功说服了心理咨询师,让对方觉得他妈妈才是问题所在……

另一方面,阿尔加德因为有狐臭,所以在学校总是被欺负,还被人起绰号“臭男孩”。

在经历了好几次类似的霸凌事件后,他在九年级辍学了,每天只待在家里。

弗劳尔斯

由于他的存在,他母亲的婚姻压力越来越大。最终不得不跟丈夫提出了离婚。她天真的以为只要丈夫离开这个家,儿子就能恢复“正常”。

但丈夫却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连他都不在了,她将会面临更失控的情况。

事实证明,继父一语成谶了。阿尔加德不但榨干了母亲的血,拿走了她的一切,耗尽了她毕生的积蓄。

他骨子里的“恶魔”也开始成型了。

阿尔加德和女友

不过真正让弗劳尔斯意识到阿尔加德“有问题”的是另一件事。

原本,他们关系一直很好,阿尔加德嘴上喊他喊得非常亲热,一口一口“我的好兄弟”。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段时间忍不住怀疑阿尔加德有办法“入侵”他的大脑。就像是总能不知不觉会操纵他去做一些“邪恶”的事情。

虽然没弄清原因,但凭着感觉,他至少发现了“如果他再和这个人相处下去,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19岁开始,他变得想要远离阿尔加德。

于是他去参军了,并成为前往伊拉克的一名普通士兵。结果回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老朋友”变得更奇怪了。

阿尔加德越来越沉溺于吸毒成瘾,而且面部布满了纹身。

更可怕的是,他还把自己的舌头切成了两半,牙齿也被磨尖了。他的外形越来越像个魔鬼。

阿尔加德的女友

而且就在他从伊拉克回来之后,阿尔加德开始对他的服役好奇,不停的问他有没有杀过人。

弗劳尔斯很不解,为什么他会这么想?他只是个士兵,不是杀手啊?

即便这样,阿尔加德身上奇怪的事情还没有停止。而是一件接着一件传到了他耳朵里,甚至一件比一件惊悚可怕。

首先,事实证明弗劳尔斯19岁的时候感觉没有错。

因为阿尔加德有一天向他承认了,那段时间自己给他下了药——就在一盘端给弗劳尔斯的蘑菇里,阿尔加德注射了大量的致幻剂。

弗劳尔斯事后越想越后怕:

“怪不得那整整一个月我都觉得自己好像疯了,甚至想去精神病院看病。结果多年后他居然把这件事当玩笑一样说给我听。”

示意图

同时还发生了一件让他倍感震惊的事情,这也是他决定将“好朋友”送进监狱的开始。

他有一个和阿尔加德的女友关系非常好的前妻,她们经常会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合照。

弗劳尔斯从伊拉克回美国之后,有段时间人在华盛顿,这时他前妻跟他联系上了,还支支吾吾说了些让他听不懂的话。

示意图

于是他给他前妻买了张票,让她来华盛顿和他见面。

这时前妻告诉弗劳尔斯:她帮阿尔加德和他的女友一起埋了一具尸体。而且距离他得知这件事,受害者已经死了两个月了。

听完这个消息,完全震惊掉的弗劳尔斯陷入了反复挣扎。最终做出了要告发阿尔加德的决定。

2009年9月,他给警方打了匿名电话,称阿尔加德后院里埋了一具尸体。

两名受害者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两个月前的7月,另一个女孩刚刚告诉警方,她的父亲也承认曾经帮阿尔加德在后院埋过另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的主人生前曾在阿尔加德的地下室里遭到了多次枪击,并且死后被肢解了。

但令人沮丧的是,这次警察也并没能做些什么。仅仅就是去阿尔加德家敲了敲门,告诉他说,有人举报他的院子里埋着尸体。

阿尔加德说:没有。

这事儿竟然就这么过了。

示意图

但让弗劳尔斯想不明白的是:阿尔加德明明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栋房子里,他的女朋友也在。如果阿尔加德真的如他所听说的那样,甚至都杀人了。那在他做出那些邪恶的事时,为什么没有人拦住他?

但再仔细回想“好朋友”的情况,他又不觉得奇怪了。因为这对母子的关系没有人可以理解,妈妈甚至像助纣为虐的那一个。

示意图

印象中,阿尔加德每天都要喝12瓶啤酒,都是妈妈给他买的。而且她很怕自己的儿子。

一方面,她辛辛苦苦打两份工,就是为了赚钱供自己坐吃山空不干活儿的儿子。另一方面,她不敢离开阿尔加德,但同时她又害怕回家见到他。

想到这里,弗劳尔斯更没办法放心了。

既然警察不管,妈妈管不住,女朋友看着已经快和阿尔加德差不多疯癫。他就只能依然像以前一样,经常来找阿尔加德,以确保自己能了解自己的朋友到底干了什么。

于是他发现了更多诡异的事情。 

示意图

有一次,他居然在阿尔加德的家里看到了“祭坛”。而且阿尔加德和自己的女友还会定期举行一些所谓的“仪式”:

用不知道哪儿来的兔子,杀死它,然后把血涂在脸上。

等大概半小时之后再从房间里出来时,阿尔加德已经满脸通红。

他还开心地对弗劳尔斯说:这样会感觉自己更有力量。

示意图

糟糕的状况愈演愈烈。

2011年,阿尔加德差点掐死自己的母亲。随后的日子里,开始了更残暴的行为:跟自己的女友互相割伤对方,然后喝对方的血。

弗劳尔斯甚至见过一个陌生的女孩在这个屋子里,浑身上下都有流血的伤口,最后又不知去向。

还有其他人曾经在这里看到某个奇怪的人在问阿尔加德要止痛药,但他祈求的方式是要阿尔加德用锤子砍他的手,仿佛解药在他自己的血里。

直到阿尔加德砍掉了他的手指。

示意图

了解得越多,越感到恐怖。

弗劳尔斯再也无法坐以待毙,也再也不想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如果没人能阻止他,就由他来阻止好了。

他只希望早点结束这一切。于是他最后一次找到了警察。

他把自己所了解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警方,还画了一张图,上面显示着他怀疑尸体疑似埋藏的地方。

并且表示,如果警察在一周之后还无动于衷,他就会买把枪打死阿尔加德然后自杀。

三天后,警察局对阿尔加德发出了搜查令,阿尔加德被抓。除了种种确凿的罪行,他还被确认了各种各样的精神问题,包括精神分裂和抑郁症。

弗劳尔斯想起阿尔加德对他说过,如果他最终被关进监狱,不再能在漆黑的晚上对着月亮举行“仪式”,他就会自杀。

他甚至连自杀的方式都想好了。

会用工具把牙齿磨出恶魔尖,然后咬下自己的手指,再用骨头刺穿动脉。

……

阿尔加德的女友

阿尔加德一直希望自己的死能成为一场把人们吓坏的“表演”。

他想在月圆之夜自杀,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恐怖之屋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那些关于魔鬼和神秘的传说助长了阿尔加德的疯狂,还是他自己原本的疯狂助长了这一切。

但是很显然的是,他把人们都不曾当真过的传说当成了值得相信的事情。

他是真的想成为一个魔鬼。

阿尔加德的尸检报告

果不其然,2015年,如阿尔加德自己所愿,被捕不久后的他真的在狱中自杀了。

虽然事后他的尸检报告的确显示他死于左前臂内侧动脉刺破引起的失血过多。

但报道并没有说他咬了自己的胳膊。于是一切都成了当地流传的某种“谣言”。

一度和他“相互饮血”的女友,也因为曾朝一位受害者开过枪,最终被判30-40年,目前正在服刑。

其他协助埋尸的人也在牢里蹲了几年。

恐怖之屋

在曾经阴郁得让人毛骨悚然的恶魔死了之后,所有的噩梦似乎也随之消散。

阿尔加德的母亲依然在当地生活,但从未开口再提过关于儿子的任何事情。

曾经的“恐怖之家”也被后来的买主夷为了平地。过往不复存在了。

弗劳尔斯与妻子

弗劳尔斯的生活终于从那个噩梦中脱离出来,慢慢恢复了平静。他再婚了,也开始了新的事业。

但对他来说,前好友带来的阴影还在,他患上了创后应激障碍。他没办法理解自己曾经的朋友为什么会作出那些令人发指的恶行。

示意图

虽然时隔四年,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就是他永远都不知道阿尔加德这么做到底是因为精神上的问题,还是真的就是一个邪恶的人。

或许两者都是吧。

示意图

但他只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无论怎样,作为一个人,我们都应该知道“对与错”的区别吧?

他相信自己的老朋友生前其实分得清对错,可是他为什么一定要选错的路走呢?

没人能给他答案了。

所以世界上真的会有人是天生的恶魔吗?也许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吧。

可无论如何,那些枉死的人何其无辜啊……

m
melbguy1
1 楼
看得我要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