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后的北京边缘:原本传说中的拆迁骤然来临(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25日 15点17分 PT
  返回列表
60253 阅读
65 评论
中国经营报

15年前,初中毕业的刘小杰攥着一张开往北京的火车票,坐在绿皮车厢的过道里,从家乡安徽一路向北,“晚上人都睡着了,但我没睡,憧憬着未来在北京的日子”。

2017年11月18日18时,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聚福缘公寓”突发火灾。19个人由于未能及时逃出而意外离世,他们中有初到人世的婴儿,也有年近半百的老人,他们,是生活在北京边缘的外乡人。

据官方通报,“聚福缘公寓”长80米,宽76米。地下一层为冷库区,正处于设备安装调试阶段。地上一层为餐饮、洗浴、生产加工储存服装等商户;地上二层、局部三层均为出租房,共305间房、租住400余人。

这和6年前旧宫镇“4·25”大火极为类似,两度经历火灾的刘小杰在朋友圈写道,“新建村看来也呆不了了,做服装的,这次又要面临南小街失火时的情况了”。

15年间,刘小杰跟着北京服装行业的南迁路线,从木樨园、大红门到旧宫镇、再到新建村,一路向南,从三环到六环边,如今,“城门再度失火”,一天后,刘小杰就被通知三天内必须搬走。

工业大院

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火灾,远在北京南五环边缘的新建村,对很多人只是一个陌生的存在。与北边20公里之外的故宫,以及代表着新锐和高端的SOHO们相比,新建村实在太不像北京了。

从大红门沿着榴乡路南下18公里,途经旧宫镇,越过南五环路,即到新建村,南北走向的金服大道和东西走向的鼎业路交汇处,就是新建村标志性的建筑——“新建牌楼”,村头朝南到村尾1.5公里左右便是南六环。

以鼎业路为界,往北是工业区,分布着宝马、奔驰的4S店,以及方仕集团、帅源时装、中铁十九局等多家工业企业,日常管理由五连环投资公司负责;以南则四方四正地分布着新建村的4个村,主要是家庭作坊式服装加工厂和出租公寓,由村委会负责管理,村内的集体用地由村委会负责出租,村民年底按户分红,村民个人住房有的由村民自己出租,有的则分包给他人再转租。

工商资料显示,五连环公司成立于2002年,由西红门镇新建四个村和北京南郊西红门农工商联合企业总公司共同出资建立,其中新建一村出资比例为24%。《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大门两侧各挂一个牌子,分别是“北京五连环投资有限公司”和“西红门镇新建社区管理委员会”。

从新建村牌楼往南800米处,以及此处东西走向,分别是两条商业街,火锅、小吃、上海龙圆包、五金涂料、健康养生、烟酒商行、移动电信、彩票分布在街道两边,各地吃食、从头到脚的各种服务,官方的、民间的,像一个个相互连接的齿轮,维持着这个外来人聚居地的运转。


新建村一家庭作坊居住区

村内胡同不过两米宽,一条胡同里不下50户人家,积聚着加工生产服装的家庭作坊和住户。刘小杰的厂房就住在这样的胡同里,他租了新建村老北京的一院房子,一楼是他的衣服加工室,300平方米左右,二楼被改成20多间房间,是他和家人亲戚住的地方,楼道里每家每户门口堆满了衣物、锅碗瓢盆。他一年给房东交10万元租金,水电费加起来2万元左右,2014年前,他每年的毛收入在五六十万元左右,这两三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收入几乎降了一半。

围绕着胡同的衣服加工作坊而生的,不仅有这个行业的诸多细分领域,民间借贷、娱乐甚至赌博也在这样的生态里,找到了滋长的土壤。

胡同墙壁上,随处可见“招聘大烫”“专业充绒”等服装行业广告,“小额贷款”“一小时借贷”“透明扑克学习”等广告也俯拾皆是。网吧、足疗、休闲健身场所也坐落在这里,一位集烧烤、台球为一体的“草*会所”就在着火公寓500米左右的地方。

虽然离北京主城区较远,中间又隔着工业区和差不多五公里的空地,但新建村具备城乡结合部完整的生态链和气质,并同一路相隔的工业区,混杂糅合,形成了以服装企业、作坊为主,服务业、教育、医疗、居住为一体的生产生活区。

多年来,新建村里的小作坊鲜少有进行过正规的工商登记。受访务工者,没有一个人曾经参与防火演练。而他们所在的“工业大院”,早被官方认定为“三多三差”,即,流动人口多,低端产业多,安全隐患多;基础设施差,环境卫生差,社会治安差。

但这样混乱的大院,曾有过不菲的产出。据《大兴报》曾报道,2013年,位于星光社区位置的一个村,工业大院贡献的纯税收达9000万元。但从2012年起,“工业大院”在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即属整顿清理对象。

到哪里去

火灾后,新建村正常的生产生活节奏被打乱,原本传说的拆迁骤然来临,全村所有的公寓在一天之内被全部关闭,所有的店铺和住户被限时三天内搬离。

人们连夜寻找新的落脚点,已经入冬的北京,地上结起了冰茬,一位湖北的小伙抱着被公寓清理出来的被子,临时住进了工业区的一家旅馆里。

19日晚上,25岁的王小霞,收拾完麻辣烫店的最后一副碗筷后,就在店里将就着睡了一夜,她所住的宿舍就在着火点“聚福缘公寓”的旁边,被临时封锁了现场,第三天才陆续登记人数,允许附近公寓的人们回去收拾物品。“被子衣服全被熏得焦黑,用不了了”,麻辣烫店搬走了,王小霞结了3500元工资,准备回东北老家。

江西人郭梁的鞋店被掐了电,他在门口贴上了“半价销售,拆迁甩货”,将原本100元的皮鞋和包包标为半价出售,引来不少人光顾,昏黄的镁光灯下,即将离开的人们仍不忘讨价还价,“50块也太贵了。”一位顾客说,“网上没这么贵。”郭梁叹了口气,用脚踩灭了烟头,说了句“你不要发灾难财”,当晚他就将剩余的鞋包打包运到了朋友的仓库里。下一步,去哪里,郭梁说,“不知道,等等看吧。”

到了20日,搬家车堵满了街道,鼎业路对面的工厂也在从新建村这边的仓库里搬货,“2001年村里的仓库便宜,500多平方米,租金5万元多点,近几年开始涨了十多倍。”一位工业区制衣厂的梅姓老板告诉记者。同时,他将工厂的车间临时改造成了宿舍,原先300多名员工宿舍是安排在村里的。

梅老板是温州人,他告诉记者,十多年前,西红门镇吸引投资时,地都是他们温州商人从政府那里买的,合同手续齐全。他的厂子占地20多亩,他说,这几年政府也找过他,让他不要再做劳动力密集的服装业,改个行,“改行我也不会啊。”

21日,火灾和搬迁后的第三天,新建村到处都是垃圾,同时被关停的还有新建村的三个幼儿园,下午五点多,河北的郑雨涵上完幼儿园最后一节课后,郑先生就将女儿午休的床被从幼儿园搬了出来,一家人收拾了家当,回河北沧州。

刘小杰对记者说,雾霾这个词还没有流行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大型熨斗机器是烧煤的,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烧煤装置,三年前,村委会要求他们购置烧木屑的新熨斗,一台要一万多元,他买了10台。2017年环保要求更高了,这样的机器都不能使用了,熨斗被要求改成了电力型的,“电费贵,而且这些老房子电力负荷不够,跳闸是常事。”

“我们都是跟着产业走的,基本上北京的动批和大红门批发市场迁到哪里去,我们就会到那里去。”但究竟是去哪里呢,刘小杰说,现在很难定,要看哪里的市场培养的好。让刘小杰格外纠结的是,还有两个月就过年了,再找地方,不好找,市场还不稳定,租金一般要按年付,“有风险”。

“到哪里去”?成了这几天火灾后新建村人互相见面的问候语,“回家”、或是迁往比五环更南的南边,搬家的车上了京台高速。

起火点“聚福缘”和附近“吉源”公寓的住户们,组成了微信群,如何进公寓收拾物品成了他们最关心的事,有人感慨,上个月刚刚买了个大冰箱,有人抱怨,电脑意外损坏,有人指出不要再在意几个被子、衣服,有人则在群里发了收购废品的联系方式。

而他们曾租住的每月租金400~800元不等的公寓或将成为北京的历史,“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一位幸存者告诉记者,当时他是从黑烟里爬出来的,他将微信改为这个名字后,才觉得不那么后怕了。

从哪里来

新建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密云水库修建时,当地农民集体搬迁到了大兴西红门镇东南处,新建村由此而来。

80年代中后期,温州商人进京,在木樨园、大红门附近做起了服装生意,一时间,南三环、南四环有了“浙江村”的称号,京温大厦一度成了地标性建筑。当地农民将家中民房都加盖了小平房做起服装加工生意,刘小杰的房东回忆,那时新建村的农民除了种地,就是进“浙江村”打工,后来厂子开到了新建村,村民们就开始吃房租了。

2002年17岁的刘小杰初中毕业,看着同村堂哥进京打工后的光鲜,刘小杰没有继续读书,而是跟着堂哥,来到北京木樨园,走上了生产服装的道路,那年底,学徒刘小杰总共挣了700元。几乎在同一时期,服装产业在三环内的竞争力和影响力开始日渐式微。

刘小杰记得很清楚,他刚来北京学徒时,就听说服装行业开始往南移了,以2008年奥运会召开为界,成规模的批发业尚在大红门一道,而大量服装生产加工企业则从三环挪到了四环大兴区旧宫镇一带,与此同时,西红门镇府也开始着手招商引资,希望浙商也到五环的西红门镇办厂。

上述梅老板告诉记者,他就是2001年来到五连环工业区的,那时候一亩地才十多万元。工厂生产的衣服主要发往北京西单、王府井等各大商场,年产值以千万计。不仅如此,像方仕集团这样的老牌服装品牌厂也在那时在五连环落了户。

2008年那年,旧宫镇南小街的房租对刘小杰来说还是比在木樨园有吸引力多了,这时,刘小杰开始单干了,他将家里的哥哥和弟弟和其他亲戚,十多个人叫到北京,一起开起了家庭作坊式的服装加工厂,“每天睡4个小时,是很平常的事”,刘小杰告诉记者,订单多的时候,一个人每天可以有60件成品出货。订单主要来自大红门和动物园的衣服批发商们。

刘小杰告诉记者,做服装都是老乡带老乡,一家人一起做,互相介绍业务。刘小杰的厂里的十几个工人,都是他家亲戚,刘小杰所在的胡同里,也几乎都是安徽人。而另一胡同内则几乎都是河南人。大家为了避免竞争,也各有所长,譬如,刘小杰和他的安徽老乡们善于加工女装,而山东老乡们则偏向打底裤和袜子加工。

2011年,南小街“4·25”大火让北京市开始加快“推进工业大院‘腾笼换鸟’”工作,旧宫镇首当其冲,刘小杰一家遂南迁了7公里,退到了新建村。

由于2015年起大红门和动物园批发市场的疏解,刘小杰表示,订单下降了近一半。“30年北京巨变,温州商人却越来越边缘”,新建村一路之隔的一家大型服装企业的梅老板感叹。而在此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安徽人、两河、两湖等地人组成的集中式家庭作坊作业也随之南迁更迭。

22日,三天期限已到,两个被封锁的着火公寓逐渐被清理完成,至此,新建村内的家庭作坊式服装生产厂将彻底退出北京六环边缘,胡同里的外乡人也要正式与新建村说再见,与北京说再见了。(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外一篇

『编辑部的故事之2017』

中国经营报某编辑:我报郭婧婷出门采访火灾,被房东告知因不符合要求,不再租房。夜里,她和我们另个女记者张晓迪,在火灾附近旅馆住下写稿,结果凌晨这家旅馆要拆……

g
gunit
1 楼
噩梦一场
k
kcxie
2 楼
这次火灾为赶走外乡人提供了很好的藉口
z
zzlbentley
3 楼
在那租房究竟合不合法,如果合法那共党根本无权关闭,如果不合法又为何存在那么多年。 就算安全不符合规定,需要整改,那也不至于一夜之间叫人全部搬走,要整改至少,也需要一个月到三个月的时间,如果由于政府的原因,强行,关闭,那也必须支付相应的赔偿金,给予房东房客。看来在中国真的是只有王法,没有宪法,只有奴才,没有公理,
s
sigmazao
4 楼
这地方清了,这季节,这室外温度,你也找不到居所,因为都在清理。你就只能选回老家。本来也到了回家过年时候,再晚买不到票了。高价票也买不到。最重要,这时候清理,节前入户偷盗抢劫杀人犯罪率,立即大幅度下降了。捞一票过年的,没规划好,就被赶走了。
天随人意
5 楼
年近半百的老人...
天随人意
6 楼
年近半百的老人...
我是你的朋友
7 楼
这帮屁民真以为这个国家是他们的,这个首都是他们的,这个梦是他们的?!共产党打自己的脸也是啪啪啪不含糊。左棍呢?污毛狗呢?下一波就是你们了!别急。
瓜妹
8 楼
拆违建应该,仓促赶人不对
三木匠
9 楼
1.如果不“骤然降临”, 上边怪罪下来..! 2.京畿重地的指挥者,是谁的心腹..? 3.百姓不会认为不公平,因为没人认为自己是“低端”...再说了,公平是个啥物事?
f
flager
10 楼
他们真以为俺的地盘俺做主
f
flager
11 楼
为拆迁而放火?
c
coyote0499
12 楼
政策是要的不过执行有问题,要人性化管理。不管以后这种大火还会有,到时候就说政府不作为了
i
iBear
13 楼
学的川普,赶走非法移民,呵呵
f
flager
14 楼
他们有祖国,但什么都不是。
g
gunit
15 楼
把社会全搞坏了!!
蓝蓝馨
16 楼
不是国内人均收入都2万多美元了吗?怎么会有这么穷的人?
食指小动
17 楼
主要是他们没有中国护照
t
things
18 楼
中国的农民为什么这么惨,共产来了, 一张户籍就把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上城谋生还被当成“低端人口”, 冰天雪地,月黑风高被扫地出门。国民党再坏也从不敢这么做。
i
iBear
19 楼
不但人均2万,北京人还家家几套房子呢。他们是搬去另外的房子里住
一只熊
20 楼
接下来北京打算怎么办?快递的,送餐的,服务员,这些工作谁来做?
M
Mbtech
21 楼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北京人和外地人全都是中国人,三十年前出差到北京同样大小的黄鱼北京6块钱一斤,南京要18块。
r
roliepolieolie
22 楼
赵家人眼里的低等人群,赶你们走,kick you around 你又能怎样!
老大粗
23 楼
共产主义就是要消灭低端人群。消灭了低端,中端,就只有高端,这样就消灭了阶级。
火车火车
24 楼
天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狂!
走马读人
25 楼
年关将近,大家数钱, 元宵灯会,全球傻眼: 收回夺回, 千古字秘, 你能猜出, 赏君一亿。 我虽土气,士气尚全, 土气士气,再加两万。
d
delf
26 楼
早就该清了,政治文化中心就不能象自由市场一样乱哄哄,只要去过大红门、木樨园的就知道那一带有多乱。以前就发生过大火灾,如果早处理就不会再有19条人命又搭进去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利益在里面不痛下决心恐怕还会有下一场灾难,清的好
火车火车
27 楼
文革吧,还政治中心呢
d
delf
28 楼
@火车火车 发表评论于 2017-11-25 17:44:15 文革吧,还政治中心呢---------- ----你承不承认有关系吗?
喜得利
29 楼
眹的皇城,岂能容尔等小民在此撒野!
l
llarry
30 楼
革命的条件又快成熟了……
黄玫瑰888
31 楼
还是所谓社会主义效率高,有租约交房租说赶你出去就赶出去了,三天之内,呵呵。美帝的租户起码可以白住一个月的。穷人还是不要在中国了,那是权势富人的天堂
狸猫的爸
32 楼
驱赶农村人天理不容. 中国近30年的大发展,大多数农村人得到的利益很少. 他们来到城市,干着城里人不想干的活,为中国腾飞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出了事就要赶他们,这是共产党干的事吗?
K
Kaile
33 楼
故意纵火吧?
m
mirror1
34 楼
你是低端人口 我是高端人口 哈哈 新的层级定义 XX主义之新发展
学习旅
35 楼
呵呵,事实让成天叫嚣共产邪恶的反共民运情何以堪。中共早已依法抛弃极左共产意识形态,与时俱进走上了资本主义的康庄大道,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反共组织,国家领导人无一不是骑在无产阶级穷棒子头上作威作福的反共大地主大资本家。你既然口口声声反共,明明应该支持中共才对,怎么反而反对?
C
CH1034
36 楼
让“低端”人口被烧死?喷子们够可以的。
润涛阎
37 楼
司法不独立,苦难的低端人口状告无门,大冬天的说被赶走就被赶走。烧死19人,市委害怕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被追责,干脆赶走了之。赶走可以,应该给出路,妥善安置。
x
xincaige
38 楼
一言难尽 -我看北京的人口发展 北上广的发展之路,并不平坦。然而一路走来,她们引领中国的进步,突破了许多艰难险阻。其中,遇到的最大矛盾就是人口管控。 在中国,人们质疑最多的就是人口管控。中国的人口管控做得非常艰难,真心不容易,一言难尽。 北京人口发展到如此巨大的规模,累积引进了几千万的常驻和流动人口,仍然有人抱怨限制移民。 每年,规划不断地扩大,突破了环境的限制。老北京人,北京人,新北京人,都对人口膨胀怨声载道。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好,有人出来管理了。一言难尽。
明月几时有3
39 楼
这些农民工的父辈和祖父辈,为了共产党今天的作威作福,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些农民工理应得到共产党的善待才是。
y
yumidiee
40 楼
zzlbentley 发表评论于 2017-11-25 15:34:30 在那租房究竟合不合法,如果合法那共党根本无权关闭,如果不合法又为何存在那么多年。 ------ 这个就是中国特色,法律规定严格脱离实际以至于无法实行,所以实际上都是模糊处理,但有需要时就依法处理了。 很典型的,消防部门检查几乎给每个地方都发整改通知,事实上对方却无法整改,但消防部门又不继续追究,这样出了火灾就可以说自己要求整改了,没责任。
x
xincaige
41 楼
城市规划曙光初现 超大城市瘦身;发展新一线城市;放开二三四线城市户籍;农村分化,一部分城镇化,一部分不愿意放弃农村福利的留下来建立新农村。 曾经争吵声一片,今天外地人和本地人的矛盾实际上缓和了。随着超大城市的人口规模突破两千万,形成巨大的舆论反制,人们也意识到了不能无节制地进入超大城市。 中国的城市化管理逐渐成熟,困难仍然很多,可是我已经看到曙光。
y
yumidiee
42 楼
几时有3 发表评论于 2017-11-25 18:54:32 这些农民工的父辈和祖父辈,为了共产党今天的作威作福,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些农民工理应得到共产党的善待才是。 ----- 对共产党最忠诚的恰好是这些人,我大学中学同学入党的大多数是农家子弟,而且在微信群里经常表忠心,倒是城里出生的不鸟土共。当年在长安街英勇杀敌的也都是农家子弟。这些人估计几个月前还是喊厉害了我的国。
b
beijing1955
43 楼
北京前有大火烧死人,现在又遇城管逼的无处藏身,大冬天的要冻死人的。
x
xincaige
44 楼
随着超大和新一线人口规模的积累,对抗的声音实际上减弱了。和我们十几年前的争吵比起来,现在的争论弱多了。那时候超大的人口只有几百万。现在超大和新一的人口过亿了。 海外来自超大和新一的移民人口规模也占据了大比例。争论的力量对比更平衡,也越来越理性了。发展解决和消化了许多分歧。
低智商猪头
45 楼
知乎上讨论“低端人口”的帖子,立马被删掉了,比WXC删帖还快。记得第一个帖子说:“低端人口”以前的名字叫“无产阶级”。
x
xincaige
46 楼
这个叫法实在不妥,以前叫盲流,也是特别不尊重人。我看叫农民工和外来务工人员比较妥当,不知道为什么有人给改了。讨厌。
x
xincaige
47 楼
学习十九大 之 未来的中国 这个话题太老,我歪个楼,和大家一起学习下十九大。这次的报告据说很经典。 "从现在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划重点,五年收入翻一翻。 "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跻身创新型国家行列,美丽中国目标基本实现。"划重点,创新型国家。 "到2050年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y
yuanping
48 楼
把中国护照给警察看,告诉他们你们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屁民就是屁民的命,回老家去做屁民的梦吧,中国的“繁荣”和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s
sigmazao
49 楼
xincaige 发表评论于 2017-11-25 18:48:16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好,有人出来管理了。一言难尽。 ====================================================== 公说公有理,比普世选票强多了! 你让北上广市民投票,早就把“低端人口”“硬盘”“蝗虫”清光了。
云本无心
50 楼
屁民们就这命,和500年前没啥两样。这种屁民,给他们选票也不要的。心里很幸福,天天吼两声厉害了我的国。
M
MovingTarget
51 楼
低端人口问题的根本解决还得靠社会福利与保障制度,但是同时不能以秩序与安全为代价。 因为后两点也是人命关天的事。 光顾一头是行不通的。
M
MovingTarget
52 楼
媒体应该跟进报道一下这些人后来都去哪里了。
长剑倚天
53 楼
这次北京全市安全检查是非常有必要的,其实已经拖了很久啦。 早清理安全隐患,就不会发生这次的火灾了。 什么低端人口赶走?简直是无中生有! 让所有的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都能生活在安全中,有错吗?!
胡小海
54 楼
即使防火墙技术天下独步,也还不停有火苗串出来啊! (发自我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长剑倚天
55 楼
那是当然啊。 连鸡蛋里面都能挑出骨头,何况世界第一强国的媒体宣传工具的自由民主普世人权的称号能是白给的吗?
b
blue005
56 楼
把“低端”“屁民”赶出北京是否他们就安全了?或者说北京不允许烧死,出了北京烧死就与北京没有关系了?干脆把”低端“人群赶出中国,中国就立马变成”高端“我的国了?
学习旅
57 楼
中共支持共产主义,清理资产阶级,反共喷子上蹿下跳要推翻中共;中共反对共产主义,清理无产阶级,反共喷子还是上蹿下跳要推翻中共。你们到底是真反共还是假反共?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现在中共连无产阶级都不要了,证明红色江山已经彻底变色,反共分子应该高兴还来不及才是啊,然而怎么恰恰相反?
火车火车
58 楼
@delt 你给主子叫好,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一九十一者
59 楼
从来就没有低端人口的说法。只有疏解低端产业,控制、疏解北京人口的说法。造谣很可耻!
东四刘石匠
60 楼
当年的筒子楼也这样
a
alwayszxing
61 楼
司法系统和医院勾结,大规模活.体摘取在押弱势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牟取暴利这样的事都能做得出,赶走一些“低端”人口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呢?按照他们的标准,已经算是很“文明”了,要谢它的“不杀之恩”。
泰傻
62 楼
闭眼是美梦 睁眼是噩梦
左右三十年
63 楼
这么多的评论,居然没有八戒 维真 之流! 看来他们都去“关注”美国等西方敌对国家的人民生活了。
i
ikeller
64 楼
这么多不是北京籍的非要去北京混,把北京挤个水泄不通。只能毁了北京。都是些自私的人。
a
alwayszxing
65 楼
中共司法监狱系统和医疗系统勾结,大规模活.体摘取在押弱势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牟取暴利这样的事都能做得出,赶走一些“低端”人口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呢?按照他们的标准,已经算是很“文明”了,没有随便找个借口把他们抓起来然后从此神秘失踪,就要跪谢他们的“不杀之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