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的伊朗 会如西方所愿发生“颜色革命”吗?(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1月2日 7点25分 PT
  返回列表
15843 阅读
27 评论
侠客岛

12月28日起,伊朗多个城市爆发示威游行活动。

对于这场罕见的游行,国际社会也给予了高度关注。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异常活跃,连发6条推特称“压迫性的政权不会被永远忍受”,“是时候政变了”;加拿大政府也表示“为伊朗人民行使基本权利和平示威感到振奋”;甚至不少人认为“伊朗之春要来了”,“伊朗要颜色革命了”……

不过,相较于外界的“兴奋”,伊朗总理的表态却显得非常温和。在1月1日的电视讲话中,他呼吁冷静,并称根据宪法和公民权利,伊朗人完全有表达对政府的批评或举行示威的自由,但应以一种能改善国家状况的方式。

如此冷静和克制,着实有些出乎外界的意料。那么,这背后有什么故事吗?伊朗这场游行究竟事出何因?是否真如外界所说会引发“颜色革命”?

起因

故事要从12月10日讲起。当天伊朗总统鲁哈尼向议会提交了伊朗历2018年的年度预算。本来这种事情普通民众是不会感兴趣的,但它提到了一件对于底层百姓非常重要的事——政府补贴。

伊朗的政府补贴,类似于中国的低保,即政府每个月向每位公民发放一定数额的生活补贴。请注意是每个人,不分贫富。

这个政策是鲁哈尼的前任内贾德发明的,当时每名伊朗人每个月可以领到近50美元的补贴。虽然内贾德时期伊朗经济一塌糊涂,通胀率超过40%,但底层百姓依然对他爱得深沉。

2013年鲁哈尼上台之初,政府债台高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鲁哈尼只好“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补贴砍到了12美元左右。由于政府实在困难,在2018年的预算中,这笔费用将被彻底砍掉,只发放贫困补贴,仅符合条件的民众向政府申请才能申领。

要知道,对于富人来说,12美元可能还不够吃顿饭,但对于穷人特别是在小城镇有六七个孩子的穷人来说,这笔补贴可能就是家庭收入的全部。简单算个账,一对夫妻加6个孩子,一个月就可以领96美元,有这笔钱起码不会饿死。

鲁哈尼想要省下这笔钱,必然会动一部分人的“奶酪”。加上近期伊朗食品价格节节攀升,鸡蛋、馕等涨了近一倍。伊朗货币里亚尔对美元近三个月更是大幅贬值,市场汇率跌幅超过20%。砍掉补贴的行为,对经济形势每况日下的伊朗,无异于雪上加霜。

当然,明白人都知道,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要知道,伊朗素以管控严格闻名,哪怕是在街上放音乐跳舞警察都会过来问候你,这次能各在多地爆发大规模集会,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力量。


激化

每个人都有敌人,尤其是政客,鲁哈尼也不例外。这次的集会中,鲁哈尼的“敌人”们就显得有些“扎眼”。

12月27日,马什哈德(伊朗第二大城市)大伊玛目、星期五领拜人(伊朗顶级宗教人士)艾哈迈德·阿拉莫霍达发表公开讲话称“政府应该为人民的生活现状感到耻辱”。第二天,马什哈德首先爆发游行,多个城市跟进。而艾哈迈德另一个身份,是2017年伊朗大选中,与鲁哈尼对决的总统候选人莱希的岳父。

另一名大选落败者、前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跟进称,“今天的伊朗有4%的人可随意剥削民众的生活”。随后29日,10多个城市发生了不同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少则数十人,多则上千人。

不过,当时事态尚属可控范围,除了伊朗北部城市拉什特和上个月发生特大地震的西部城市克尔曼沙赫抗议规模较大外,其他地区抗议规模较小,德黑兰尚未发生抗议活动。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事情最后闹得有些大了。抗议的主题从抗议物价到抗议政府,又从抗议政府经济变成了抗议政府的外交政策,最后竟然变成了对抗体制。

12月30日,首都德黑兰失守了。当天德黑兰四个集会地点共聚集了近千名群众,尤其是德黑兰大学附近聚集了近300人,高唱1979年伊斯兰革命时的歌曲。有传闻,警方向人群投掷了催泪瓦斯,并用高压水枪压制人群。

夜幕降临后,全国游行开始向暴力化方向发展。社交网站推特、Instagram和Telegram(伊朗最流行的社交app)上充斥着号召大家上街的信息,一些来自外国的信息则鼓励民众流血、牺牲,有些用户甚至教授制作炸弹、燃烧弹等对抗警察的方法。

当夜,部分城市出现打砸抢烧的情况,激进的民众与军警发生冲突,更有暴力分子开始冲向政府机构,省长办公楼、检察院、环保局等被烧,宗教人士办公室被砸。

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是德黑兰的游行者推倒了美国大使馆遗址附近,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巨幅画像。要知道,最高领袖在伊朗政治体系中是神一般的存在,所有政府机构甚至公司、普通民众家都有悬挂领袖画像,平日里议论领袖就属于大不敬,更不要说推倒了。


“散沙”

那么,是否真的如一些西方国家所言,伊朗伊斯兰政权将走向终结,甚至会引发伊朗变色呢?这一断言明显有些武断了。

首先,最直观地看, 现在的游行人员基本是一盘散沙。

“阿拉伯之春”时很多国家游行者都有且只有一个明确的诉求——政权倒台。但看伊朗呢?简直不能更多元:“伊朗人已不能生活,也不快乐”、“鸡蛋太贵了”,这是抗议生活质量不高的;“鲁哈尼去死”、“鲁哈尼你的承诺呢”,这是冲着鲁哈尼的;“无耻哈梅内伊滚出伊朗”、“不要伊斯兰共和国”,这就直接冲着体制的;“阿訇应该消失”、“毛拉无耻”这是针对宗教人士的;还有“我们是雅利安人,不是阿拉伯人”、“为自己的国家寻找解决方案,而不是为叙利亚”,这是针对国家外交政策的……

这次的事件也不例外。一名伊朗作家在脸书上写道:“穷人、无业游民、没有拿到工资的工人、中下层群众还有不带头巾的妇女是这几天游行的主力”。而国际危机组织伊朗项目主任阿里认为:“考虑到缺乏领导、组织和任务,这次事件应该接近尾声了”。

事实上,尽管各地的小冲突尚未平息,但德黑兰的局势已经基本稳定。31日下午,几倍于之前的军警进入德黑兰,大量防暴装甲车及各种特种车辆在德黑兰市中心的路边待命。跨年夜,德黑兰也处于平和安详的气氛中。

外部势力介入的影响力同样有限。尽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很活跃,从国家元首到主流媒体无一不大肆渲染这次的游行,甚至呼吁各国公开支持伊朗人民。但是伊朗政府的解决办法也很简单——断网。从30日晚起,伊朗的网络就采取了限速、断网、关闭代理服务器端口、禁用推特等社交网络等手段,此招一出,外部势力只能“望洋兴叹”。


控局

更重要的是,伊朗政府有着极为强大的控局能力。

长期以来,伊斯兰政权就与枪杆子有着不可分割的利益关系。伊朗是世界上少数由军队掌握经济的国家,像石油、天然气、矿藏这些资源,都牢牢被革命卫队把控着。有数据显示,国有经济超过90%直接或间接掌握在革命卫队手中。在这种情况下,军队一定会为保卫政权斗争到底,不会出现军队哗变的情况。

除此之外,伊朗还有一只叫“巴斯基”的准军事组织,类似于我们常说的民兵。该组织约有40万常备力量,伊朗官员则宣称其战时可动员超过1千万人。他们分布于伊朗境内的所有社区,组成了强大的基层情报网和安保网。

一名久居伊朗的中国人给岛叔讲了一个故事,2009年他在大不里士(伊朗北部的一个大城市)做生意,一天一个伊朗朋友拿着猎枪说要上街示威,结果不一会就脸色惨白跑回来,手一直在哆嗦。问他怎么回事,他半天才缓过劲说军队拿机枪在街上扫射。此后一周,这个伊朗朋友没有出过家门,而且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猎枪。伊朗政府的手腕强硬可见一般。

套用一位伊朗政治观察家的话:“2009年仅德黑兰就有300万人上街抗议,都无法撼动政权,现在可能3000人都没到,能干什么?”

事实上,在很多伊朗人眼中,“这次既不是革命,也不是政治运动,只是伊朗人民对于经济和政治停滞爆发出的不满情绪而已”。

不过,作为一个局外人,岛叔也不得不提醒伊朗,“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虽然游行会结束,但伊朗经济形势依然糟糕,而人民的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还将持续考验着当权者的能力与良心。这一点,必须重视。
w
warshipfreedom
1 楼
啊唷!又一個好端端的國家就這樣因為一小撮人亂了,好可惜[掩面][掩面]好可怕
w
warshipfreedom
2 楼
啊唷!又一個好端端的國家就這樣因為一小撮人亂了,好可惜好可怕,又是西方在暗地煽動,太恐怖了。國家的安定穩定團結好來之不易,趕緊蜷縮在刀大大的褲腳管周圍,千萬別走抗議示威的邪路。。。
l
largesammy
3 楼
果然是邪恶轴心。政府够心狠手辣。
z
zhuwuji
4 楼
像这种独裁的政权,内部固若金汤,外部一捅就破,就像中国的鸦片战争一样。
g
gameon
5 楼
乌合之众,成不了气候。 为物价引起的示威游行,政府给点甜头马上就消停。
V
Vince0803
6 楼
为什么非要说是“西方所愿”呢?
意大利通心粉
7 楼
telegram是俄罗斯的,中国资本,难道幕后老板是中俄?
亦泛其流
8 楼
明明是如“伊朗人民所愿”,非得说是“如西方所愿”。作者不可告人的龌龊内心可见一斑。
国境之南
9 楼
warshipfreedom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7:25:51 啊唷!又一個好端端的國家就這樣因為一小撮人亂了,好可惜[掩面][掩面]好可怕 =================== 伊朗民众已经忍不下去了,你那个“好端端的國家”政府罔顾人民的死活,人民迫不得已揭竿而起,这个“好可惜”?“好可怕”?难道人民饿死了也只能赞美政府?也只能对着镜头说“我很幸福”?
国境之南
10 楼
Vince0803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7:54:25 为什么非要说是“西方所愿”呢? ===================== 无非是暗示幕后黑手是西方,他们经常说“内因是决定因素,外因只有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一用到自己身上就变了,都是别人的错,“帝国主义国家亡我之心不死”,自己从来不反省自己,永远正确!
枫情华意
11 楼
美国很失望,霉汪很伤心。
中航科工六院
12 楼
Netanyahu wishes Iranian people success in their ‘noble quest for freedom’ ----------------- Vince0803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7:54:25 为什么非要说是“西方所愿”呢?
中航科工六院
13 楼
"The people of Iran are finally acting against the brutal and corrupt Iranian regime," Trump tweeted. ----------------- Vince0803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7:54:25 为什么非要说是“西方所愿”呢?
国境之南
14 楼
愿意像猪一样生活的人越来越少了,美国高不高兴,西方希不希望都不重要,who cares? 伊朗的人民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有权利决定这个国家的未来,至于一小撮人怕的要死也很正常,他们和专制独裁者们从来都是惺惺相惜的
s
starwars
15 楼
中国不如伊朗,游行示威都不允许
i
iBear
16 楼
伊朗牛气哄哄的,怎么出现这种场面。
e
elfen2299
17 楼
warshipfreedom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07:25:51 啊唷!又一個好端端的國家就這樣因為一小撮人亂了,好可惜[掩面][掩面]好可怕 ============ 朝鲜,利比亚,津巴布韦,委内瑞拉都是这些人口中“好端端”的国家,个个都是政府稳定的楷模,每个元首都有几十年执政的经验
T
Twinlight
18 楼
不是会,而是已经发生了。无非是成功不成功的问题。
农村人
19 楼
有人说了,不要对别人说三道四,哈哈。。。。侠客岛是XX日报的侠客岛
m
msm
20 楼
伊朗至少还是认可民众有游行示威的权利的. 中共邪恶政权连几个人的家庭聚会人,都会遭到拘捕. 打倒中共暴政!,
z
zzbb-bzbz
21 楼
如西方所愿的话,倒霉的肯定是伊朗老百姓
无忌哥哥
22 楼
中国人民再次体会到坚持党的领导的必要性
s
scbean
23 楼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2018-01-02 10:38:47 如西方所愿的话,倒霉的肯定是伊朗老百姓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伊朗的革命也是“西方所愿”吗?倒霉的也是伊朗老百姓啊。 即不了解历史,又无脑学习,就落你这样了。
A
ActRiot
24 楼
楼下的,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是推翻了亲美的伊朗王室,当然不是西方所愿。 但按照你的逻辑,当时也一样是伊朗人民示威游行抗议最后发展成革命,估计那时美国总统不会呼吁伊朗王室尊重伊朗人民的自由吧
A
ActRiot
25 楼
楼下的,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是推翻了亲美的伊朗王室,当然不是西方所愿。 但按照你的逻辑,当时也一样是伊朗人民示威游行抗议最后发展成革命,估计那时美国总统不会呼吁伊朗王室尊重伊朗人民的自由吧
笔名已被占用
26 楼
伊朗也就是小闹一下子 成不了气候
看客678
27 楼
要清理低端人口的补贴?习包子很有经验,让包子去伊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