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刀砍小学生”事件嫌犯:“精英人生”的落空(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7月4日 13点9分 PT
  返回列表
59977 阅读
33 评论
三联生活周刊

原标题:上海“世外”事件嫌犯:“精英人生”的落空

从嫌犯黄一川过往的人生轨迹看,他挥刀砍向无辜的上海小学生,是一个对自己有着精英预设的县城青年在现实面前受挫后,一次极端的报复。

有选择的蓄意犯罪

距离6月28日那起恶性事件已经过去了六天,在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下称“世外”)的伤口仍在作痛。位于浦北路的世外小学门口,大半条路都用一人高的黄色栅栏拦起来了,栅栏内设有专门的祭拜点,摆放着市民前来悼念遇难孩子的鲜花、玩具和零食,有卡片上写着:“愿天堂没有伤害。”

这几日,都有世外小学的同学来到现场祭奠。7月1日,几位穿着印有“我们毕业啦”天蓝色纪念衫的世外小学子来到现场,引得周围群众纷纷抹泪——有两位世外小学的同学再也不可能毕业了,他们的生命停留在了6月28日那天。

世外是上海最好的小学之一,学校分本部、境外部、PYP融合部(IBO国际文凭组织小学项目部),案发校区主要供是境外部和PYP部师生使用。校外街道干净整洁,绿荫环绕,周围多是住宅和学校,附近寸土寸金,是徐汇区知名学区。而案发当日上午,正是该校区的毕业典礼。

当天上午11时许,毕业典礼结束,黄一川看见了学校放学,但因顾忌校门口有保安巡逻,便尾随在学生后,在离校门口130米左右处持刀砍向3名学生和1名家长,后被制服。他初步交代,因在多地长期就业不顺,今年6月初来沪找工作无着,产生厌世情绪,转而萌发行凶报复社会念头。

他为何选择世外?没有人知道具体的行凶动机和过程,但几乎可以确定,行凶是有预谋的。这并不是无差别的报复社会,而是有选择的蓄意犯罪,他瞄准的是上海中上层家庭的未来一代。黄一川选择了世外,随身携带一把新买的菜刀,从10公里外的浦东廉价旅馆出发,乘坐公交车到达浦西案发现场——刻意避开了地铁安检。

而上海名校和无业游民所带的阶层标签,很快被人利用起来。案发后,一个房产中介编织的谣言在网络大规模流传,该谣言称“嫌疑人因子女被学校劝退,75万元赞助费未归还引发报复”。8名编造散布谣言的嫌疑人均受到依法查处,其中编造赞助费谣言的那位中介被刑拘。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在流出的现场视频中,黄一川在砍倒3名学生和1名家长后,被人制服,趴在地上,面部朝下。很多围观者打他、踢他,他被束缚着没有反抗,只是偶尔惨叫。一位女士在视频中怒斥:“你说你是弱势群体,那你找政府去啊,对小孩子下手算什么弱势群体!” 而当愤怒的路人纷纷质问他为什么要杀孩子,一位在现场的保安只记得他淡淡地回答一句:“因为心里不平衡”。

被托举的人生

黄一川现年29岁,老家在湖南省邵阳市绥宁县,2012年毕业于湖南科技大学建筑系。在事件余波未平,世外门口仍不时摆上祭奠鲜花时,在黄一川的老家,该案也在大街小巷被谈论。7月3日夜晚,位于县城中心处的文化广场一处路边摊上,一位摆摊妇女和食客闲聊间谈及了此案,她叹了口气,“没想到现在犯罪的都是高材生了。”——在当地,黄一川算是高学历。


黄一川母校绥宁一中(黄子懿摄)
湖南绥宁位于邵阳市西南,距市区200多公里,临近黔桂,是苗族和汉族混居地。这里属于湘西南地区,县城空气清新,面积不大,打车一般5元搞定。这里被青山绿水环绕,一条名为巫水的河流穿成而过。夜幕降临,县城的人会在巫水岸边散步、跳广场舞。


绥宁县城(黄子懿摄)
而在县城仍时而议论时,黄一川的母亲已痛心得生了病。她血压升高,心脏有恙,事发后觉得在家“过不下去了”,向单位请了长假,回到老家乡下休养身体。即使有亲戚照料,她也整日以泪洗面。“打击太大了。”黄母对本刊记者说,“我错就错在平时太娇惯他了。”

1989年,黄一川生于绥宁县一户公务员家庭,父母均在当地政府机关工作。这在一座贫困县里原属不错,但在黄一川11岁时,父母两人离婚。在黄母的叙述中,这是由于两人常因家务等琐事争吵,黄父爱喝酒,酒醉后时有言语肢体冲突甚至家庭暴力。

离婚后,黄一川随母亲生活。黄父为黄一川负担学费,黄母则全权负责他的饮食起居,也包括狠抓学习。黄母从小就很重视黄一川学习,他成绩也较好,从小学到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在黄母眼里,黄一川从小性格随父,内向少言,骄傲要强。虽成绩很好,但父母离异对黄一川影响很大。离婚后,黄一川更加少言,初中时一度沉迷游戏,母亲经常去网吧找他回家,但拦不住他屡次前往,“有时星期六上半天课,中午饭都没吃就到网吧去了。”


黄一川母校绥宁一中(黄子懿摄)
好在,在母亲对学习的狠抓下,黄一川基础牢固,成绩一直不错,这让黄母感到骄傲。从初一到高三,黄一川都就读于绥宁一中,高三每次月考都是年级前20名上下的水平。这也得到了黄一川高中班主任的证实。“他成绩挺好,但性格不是很大方外向,其他的倒没觉得有什么。”班主任周先忠说。

绥宁一中已是绥宁县最好的中学,但与邵阳市乃至省城长沙比,差距依然很大。每届学生700-800人,如今能上一本线在100人左右。周先忠说,当地成绩最优以及家庭条件最好的生源,都被送至外地读书了。2017年,绥宁人均可支配收入12689元,位于邵阳12个区县的11位,全省122个有统计区县排107位。

高二时,成绩不错的黄一川也曾想去外地更好的学校读书,但被黄母劝阻。除了她觉得黄一川在绥宁也能考上大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黄母的悉心包办下,黄一川缺乏生活自理能力。

“他从小到大,至少生活上没受过什么苦。”黄母平日生活节俭,2006年黄一川上高三前,黄母工资也就千把块,但衣食住行上从不亏待儿子,甚至有些娇惯溺爱。一个佐证是,黄一川偏食,不爱吃学校食堂,黄母就亲手给他准备饭菜,“不在外面和学校吃的。”黄一川则“基本没怎么进过厨房”。

高考时,黄一川发挥失常。在黄母和周先忠看来,黄一川考到湖南科技大学,并不是他的真实水平,真实水平应是一本学校(注:2012年前,湖科大为二本)。“但高考表现也很不错了。”周先忠说,这在当地已算不易。不过黄母感到,此后黄一川有些责怪她未让其出去读书。

周先忠知道黄一川父母离异,至今对黄母有印象,因为来校跟老师打交道都是她,而黄一川写家长名字却习惯写黄父的名字。网传离婚后,黄父很少照料黄一川,以致其从小性格内向、寡言且偏激。黄母叙述的有所出入:黄一川平日跟母亲生活,但周末、节假日等都会去黄父那里待上几天。黄父较少过问学习和工作,更愿陪黄一川下棋、爬山,娱乐放松。黄一川事发后,出面处理的也是黄父。

另立家庭后,黄父未再生育,黄一川为其独子。黄父同事形容黄父,沉默少言,“但是个做事的人。”本刊记者曾尝试从黄父角度了解黄一川的成长背景,但黄父以忙碌和不便为由谢绝了采访。他说,自己得知此事时正在工作,“完全不能接受,目前还处惊恐之中”。

真实世界里的屡屡碰壁

事发后,黄母对本刊记者评价黄一川的性格:要强,但不坚强,“意志力不行,经不起打击。”

至少进入大学后,黄一川曾一度尝试着展示自己的能力。据此前媒体报道,事发后,他隔壁班的一位王姓同学认出了他。该同学称,刚进大学时,黄一川曾竞选班干部落选,因故整个大学四年“一直都觉得他们班同学在针对他”,也不跟其班上同学来往。而他也很少和父母提及大学生活,因为缺乏自理能力,黄母对大学期间儿子的一个印象是“每次回家,身上都是脏兮兮的。”

黄一川对仅拿一纸湖南科技大学文凭并不满意,想要继续往高处深造。建筑系学制五年,但在大三时,黄一川就开始准备考研,自己乘火车去了南京的东南大学——那里有全国最好的建筑系之一。黄一川在东南大学逛了校园、买了教材备战考研,黄母觉得东南大学太难考,曾劝他转考湖南或广东的学校,但黄一川未听,“他很喜欢那所学校。”

不过,至少授课老师印象中,黄一川成绩并不优异。学院副院长余翰武给黄一川上过课,他的印象中黄一川成绩中等,“不算很优秀,但也还算努力。”“在校时没什么异常,也是正常毕业了。”

在同学的视角里,黄一川有点不一样,孤僻外还有些过激。“有点反社会那种感觉。”前述王姓同学称,毕业时,黄一川给许多同学QQ留言威胁言语。而毕业后,黄一川也和多数同学断了联系,没有人知道他毕业后在做什么。事发后几小时内,如今已是学院老师的07级学生陆衍安就联系到了黄一川班上的同学,发现“毕业之后跟他都没有联系了”。

类似情节也发生在黄一川的高中。2017年五一,黄一川高中班级召开毕业十周年同学聚会,很多在外面工作的同学都回来了。同学把周先忠等老师叫上,大家围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谈论过去和未来。黄一川没有回来,“同学们也没人提到他。”周先忠说。

黄母不知道黄一川在外做些什么——从2012年8月毕业后离开家门,到2015年11月,整整三年多时间,黄一川一直漂泊在外,连春节都没有回过家门。黄母只知道,期间黄一川曾两次考研东南大学建筑系,均以失败告终。“他都是考了才给我说的,他说都是过了线,但面试没过,这个对他打击挺大。”黄母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有熟人关系。


绥宁县城(黄子懿摄)
让黄母感到欣慰的是,三年里,黄一川没有找她要过一分钱。黄母曾问过黄一川,在外立足需要买房,自己是否可以帮他每个月存点钱买房。黄一川说,自己在帮导师做事,设计图纸能有分成,有钱不愁,让黄母留着自己用。“我好高兴的。”黄母感到放心,一度以为黄一川要读研究生了。

异常始于2015年11月。黄一川三年多来第一次回家,在家待了20天左右又出去了,后在春节大年初五返家。此后,黄一川开始频繁回家了,从2015年11月到事发前,总共回了有7-8次,每次都会待上近一个月左右。

而每次回家,黄一川都“闷闷不乐的”,黄母、黄父会问他工作近况,他也不愿意多谈。此时,黄母发觉,黄一川的心理与精神开始变得压抑甚至异常。回家后,他极少外出,在家也不看电视,只把自己锁在房间内玩电脑,只有吃饭和上厕所才出来。黄一川在房间内时而大吼大叫,这让黄母十分担心儿子是否抑郁。但黄母问他什么事,黄一川也不说,反而时常因为一点小事对母发脾气。

黄母心忧黄一川,趁他上厕所、洗澡的间隙,会悄悄翻看他的包和手机。从手机记录里,黄母发现,黄一川常收到广州、深圳、上海等设计院的面试通知。“有一次面试,他不知道什么原因迟到了,这个好像对他打击挺大。”

黄母认为,黄一川这期间似乎在频繁换工作,而这也对他之后就业产生了不好影响。黄母曾劝黄一川回到省会长沙,说外面房价高,自己要晕车,去看他也不方便,但黄一川不肯。黄父亦对儿子状态表示过关注,春节期间,黄父托人在广东某设计院为黄一川谋得了一个机会,但问黄一川时,被他断然拒绝。

另一个异常是,从黄一川毕业后首次回家起,他开始花黄母的钱了。从2015年11月到事发前,黄母一共为黄一川汇出4-5万元。这些钱多数黄一川并未主动开口要,而是黄母主动汇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黄一川对母亲说自己在外买房了。

起初是他说,在无锡买了一栋别墅。2018年过年,黄一川又说在外谈了女友,将这个别墅卖掉,在上海徐家汇买了房,要搞装修,在银行有贷款,也欠了朋友钱。黄母怕儿子缺钱用,就主动给汇钱。2018年3月9日黄一川离家到事发前,黄母一共汇出了2万多元,频率和数量都比前些年更高。

时至今日,这位母亲仍不知黄一川是否真有在上海徐家汇买房,想让记者帮忙求证。事发后,此前一直相信儿子的她也对其说法产生了怀疑,“可能他是安慰我的,怕我担心。”而黄母不愿相信的,还有官方的通报:因生活无着产生报复社会念头,进而行凶。“他不是生活无着啊,他不缺钱用。”黄母说,5月她汇了2000多,六月又汇了2次共计4000元给。黄母目前每月工资约4000余元。

然而,黄一川似乎确在进入2018年后陷入了某种危机,手头并不宽裕。网上流传的黄一川个人信息图显示,6月7日,他从广州乘坐T170前往上海,车厢为硬座,耗时18小时。到达上海后,他入住了东明路一家廉价旅馆,旅馆主营多人间,价位从28元到上百元不等。而在此之前,他曾辗转珠海、广州等地,还在银行有过两次信贷业务记录。

这些,黄母都不知道。每一天,她都会给黄一川在微信上发个笑脸,叮嘱他在外注意身体和安全,隔几天会打个电话。每到双休日,母子俩还会约着视频。但在事发前的最后一个周日(6月25日),原本约定好的视频时间前十分钟,黄一川发来消息说当晚有事,改天再视频。

而当黄母再一次听到黄一川消息时,她完全懵掉了。6月28日,在离之前所说的上海购房地点徐家汇6公里外,对自己有过精英预设的黄一川,挥刀砍向了这座大都市里的未来精英。

黄子懿 张从志
z
zfyg
1 楼
黄一川选择了世外,随身携带一把新买的菜刀,从10公里外的浦东廉价旅馆出发,乘坐公交车到达浦西案发现场——刻意避开了地铁安检。 ---------------- 这事儿没啥值得讨论的 只能说明: 1)菜刀实名制管理还要继续加强; 2)人脸识别系统在提前侦察发现犯罪嫌疑人方面仍存在很大的漏洞; 3)人工智能监控系统还需要继续完善发展
z
zhichi
2 楼
可怜的孩子们。为他们心痛。
总是我
3 楼
总是我
4 楼
D
DZ1020
5 楼
如央视所倡 奋斗才能成功 我奋斗我幸福… 官方层面不停的暗示底层贱民们 你不成功是因为不努力 和国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从而撇清了国家对贫穷与不公的责任 贱民们即使有怨气也被停留在了底层空间 无疑 央妈的洗脑是成功的 让无数次报复社会屠刀对准了更加羸弱的人群 这才是底层贱民最大的悲哀
l
leslieking
6 楼
绝望的人干出这种烂事也不难理解。所以一个社会不可以对危难的人不闻不问的。
老糊涂2
7 楼
看来菜刀不仅需要实名制,还需实时跟踪。特别是对低端人员要严格限制
C
Christmas38
8 楼
看看这些关键词: 11岁时,父母离婚!---单亲家庭;成长关键期 黄父酒醉后时有家庭暴力---abused!被虐待过的 黄母眼里,从小性格随父,内向少言---北京话“蔫人出豹子” 黄母平日生活节俭,但衣食住行上从不亏待儿子,甚至有些娇惯溺爱---逆向宠惯! 远离这种人 !!!!!!
C
Christmas38
9 楼
黄一川曾竞选班干部落选,整个大学四年“一直都觉得他们班同学在针对他”, 缺乏自理能力--“每次回家,身上都是脏兮兮的。
C
Christmas38
10 楼
父母即使离婚,请善待自己的孩子! 做女人的,再恨前夫,也请在孩子前有分寸,很多时候男孩子缺乏“father role"
s
sanpablo
11 楼
菜刀把柄要裝北斗.
黄大兵
12 楼
哎,好像有暴戾父亲和慈母的人 都喜欢报复社会,譬如 希特勒。
自由之身
13 楼
Sandy Hook 中国版。有没有发现和Sandy Hook, 一模一样。单亲妈妈家庭,心里变态,枪杀小小学生泄愤。
十具
14 楼
可怕的是,这事件不是random violence,其根源和演进典型得如教科书,浅显可预测的。他不是“成功者”的对手,就向他们的娃开刀。恨他于事无补,(恨+狠+横)不是治这种病的方子。人口还是要控制,宁可不要GDP增量,优雅社会本不需要太多的这理工那科技二本大学的野心勃勃的毕业生。
P
POTPRC
15 楼
对自己有过精英预设的黄一川,挥刀砍向了这座大都市里的未来精英。 ======================================================== "未来精英"? 果然是赢在了起跑线上,难怪低端们不服了。
T
Tan7th
16 楼
党的教育失败了
w
williamsteng
17 楼
被邓小平理论害的。
a
abalawo
18 楼
显然这人大学其间已经开始精神分裂了。中国精神病医生待遇低,没有人去做。精神病人没有人管,普通老百姓沒有这方面知识。现在的情况还不如四十多年前,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什么是文疯子,什么是武疯子,那时候街道里有人管的。
s
sigmazao
19 楼
幸亏,中国搞不到重机枪和炸弹。
没落贵族
20 楼
他不是社会底层的人,只是失意的人,不是没有出路,他的事不能怪社会。
蓝靛厂
21 楼
原来推油儿之身就是这么变态的
b
beijingchina
22 楼
我上大学的80年代初,整个80年代的学生也没这样的。 这种懦夫比自杀的更懦弱。你拿比你弱小多的孩子动手,本省在身量上就不匹配。 自杀的起码不危及他人和社会
b
beijingchina
23 楼
象这样的,满门抄斩。
迷路兵
24 楼
可怜的母亲啊。几千块钱在上海能算钱吗。
十具
25 楼
楼下的一位,有与此嫌犯一样的一根筋认知框架,任何社会弊端都是“邓小平理论害的”。首先,邓小平哪来什么理论,他不过终止了LBYD反人类的倒行逆施,顺应了一下人性,拿出勇气否定自己那帮人的过去,按常理做事。然后就有了古今中外史上最大的经济奇迹,从来没有这么多人,这么快,摆脱了赤贫(absolute poverty)。80年代初的留学生发现自己可以高强度工作数周不累,都调侃吃牛肉黄油毕竟与米饭咸菜不一样。当时《人民日报》都感慨我国人均肉类消费7kg/year vs 西方70kg/year,现在中国也是接近人均70kg/year,成了公共卫生的隐患。这位湘西贫困县的母亲不也一再说,自己29岁的儿子从没吃过苦。谁想回到过去的均贫,才是地地道道的三又女干。
y
yygwlt
26 楼
贫富差距、社会不公、利益固化的问题如不加以重视,必将酿出严重的社会问题。搞不好几十年的成就都会毁于一旦。 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
1
136
27 楼
To:没落贵族 发表评论于 2018-07-04 16:37:52 他不是社会底层的人,只是失意的人,不是没有出路,他的事不能怪社会。 ============================ 他是一名大学生,绝对不是社会底层的人。感觉是教育问题。
少林商僧
28 楼
一定是喝了太多的于丹的有毒鸡汤。
o
oneflyingbird
29 楼
共产党的后代
国色
30 楼
辛亏中国禁枪,否则伤亡会更多。这人若在美国至少会杀死20多人,就像弗洛里达校园枪击案那样。
z
zzlbentley
31 楼
心理问题,中国社会环境缺乏包容,本身就容易让人产生问题,而心理疾病又不被重视,难怪
h
heehee
32 楼
凌迟吧。 满门抄斩现在不太合适了。 附带民事赔偿也是要的,赔不起破产也要赔。
学习组
33 楼
凌迟有用?中国凌迟实行了几千年,有没有造就一个安全的社会? 犯罪是社会问题,刑法不是用来报复的。挪威极右暴恐杀77人,一样只是徒刑,在条件极其良好的挪威监狱吃香喝辣,没有一个受害人家庭有任何异议。挪威一样是世界上最富裕而且最安定的国家之一,联合国评比的幸福国家排名第二,美国律师协会评比的法治指数名列世界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