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左脑出血被开右颅,医院否认失误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18日 6点52分 PT
  返回列表
5533 阅读
5 评论
澎湃新闻

2020 年 1 月 1 日,景德镇二医院出具的两份手术记录。来源:受访者提供本文图片

2020 年 1 月 1 日,景德镇二医院出具的两份手术记录。

59 岁的章新安因急性左脑出血,被送入江西省景德镇市第二人民医院(下称 " 景德镇二医院 "),当日接受 " 左侧基底节出血血肿清除术 ",但医生先打开了他的右脑颅。手术记录记载," 核定透露 CT 确定脑内血肿在左侧基底节区,立即停止手术 "。当天,医生又将他的左脑打开,进行了脑内血肿清除术。

术后次日,章新安左侧基底节区再次大量出血,他又一次被推进了手术室,进行开颅止血。

第一次手术发生在 2020 年 1 月 1 日,先后两次手术,帮章新安捡回了一条命,但他至今未能完全清醒。

2020 年 12 月 28 日,章新安家属委托江西景德镇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并出具意见书,评定章新安脑损伤并遗留持续性植物生存状态,为一级伤残。

章新安的儿子章民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作为曾在景德镇二医院规培的医学生,他曾进入手术室陪同父亲开颅," 手术刚开始没多久,他们就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开错了,但让我别声张 "。

章民认为,手术出错造成什么影响,如何赔偿,医院应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他说一年多来,章家人不断向当地卫健委反映情况,得到的回应是 " 建议调解 "。

3 月 17 日,景德镇二医院医政科副科长黄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手术不存在 " 开错边 ",因章新安的脑出血量很大,当日手术在主刀医生评估后进行了双侧开颅,先开右脑是为减免左脑发生 " 脑膨出 " 的概率," 如果一定要给出说法和相应的赔偿,需由第三方鉴定机构来评判和决策,医院已经尽了全力 "。

对于院方解释,一业内权威专家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表示,脑血肿清除术在神经外科很普遍,通常是选择血肿距表面最近且避开重要功能区的骨瓣开颅," 肯定是哪边出血开哪边。"2020 年 11 月 4 日,景德镇卫健委受理章新安妻子信访事项的告知书 。

对于院方解释,一业内权威专家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表示,脑血肿清除术在神经外科很普遍,通常是选择血肿距表面最近且避开重要功能区的骨瓣开颅," 肯定是哪边出血开哪边。"

2020 年 11 月 4 日,景德镇卫健委受理章新安妻子信访事项的告知书 。

2020 年元旦,章新安在早餐后外出散步时突发头痛,进而呕吐昏迷,妻子陈墙花立即将他送入景德镇二医院。

章民告诉澎湃新闻,他是一名医学生,主修骨科,2017 年至 2020 年 9 月在景德镇二医院规培实习,后因考研至汕头大学而离开,因此对该院的情况相对熟悉。

章新安入院时的查体报告显示,当时他的四肢已无自主活动,右侧肢体偏瘫,颅脑 CT 提示左侧基底节区出血。同时,章新安还有高血压病(3 级),属于高危。

经当时接诊的神经外科医师诊断,章新安需马上手术止血。章民说,在进行术前谈话时,管床医生告诉了他两种方案,一种是传统开颅对血肿进行清除,另一种是采用更先进的微创手法。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章民选择了前者。

章民说,在术前谈话中,医生告知了手术可能出现的风险,但对父亲的预后总体上仍是乐观的。" 术前医生说问题不大,一般血肿去除,术后一周左右都能醒来的。" 章民称,他在医院实习时也目睹过不少类似的患者,最坏的结果也只是手术造成偏瘫的后遗症,但也能通过后期康复恢复。

2020 年 1 月 1 日当天,做完术前检查后,章新安被推入了手术室,章民作为家属也进入陪同。

景德镇二医院的手术记录显示,当天参与章新安 " 左侧基底节出血血肿清除术 " 手术的人员包括主治医师刘隆茂、管床医生罗云华、规培医师陈壮和主任医师宋波。

章民向澎湃新闻回忆,手术刚开始没多久,医师助理将他从手术室带至走廊里,称主刀医师错开了父亲的右颅," 但只开了一点点,伤口已在缝合,并将继续原手术方案,请他务必不要声张,医生说先救人要紧。" 章民说,想到手术台上等待急救的父亲,加之先前曾实习的经历,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母亲。

据景德镇二医院的 2020 年 1 月 1 日的手术记录记载,麻醉完成后,医师 " 取右侧改良问号切口 ",剪开硬脑膜后," 核定头颅 CT,确定脑内血肿在左侧基底节区,立即停止手术,并请示宋波主任医师,宋波主任医师上手术台,取右侧部分颞肌筋膜行硬脑膜重建修补,骨瓣回纳,颞肌皮瓣下放置引流管一根。" 该份手术记录还写道,术中如实向家属交代了手术情况。

在章新安的病例档案中,还有一份同一日的脑内血肿清除术手术记录。该记录载明,在麻醉后,医师 " 取左侧改良问号切口 ",逐层切开头皮,取出骨瓣剪开硬脑膜后,在显微镜下清除了左侧基底节血肿约 60ml。在该次手术记录末尾显示," 术毕,手术顺利 "。

院方称病情严重须双侧开颅,专家认为系误开

术后第二天,章新安的病情并未好转,复查颅脑 CT 时,发现他左侧基底节再次出现血肿。

这一次,景德镇二医院请来了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外科教授又一次为章新安进行左侧基底节区脑内血肿清除手术,同时去除左侧额颞顶区骨瓣减压。

2020 年 1 月 2 日的手术记录显示,参与第二天手术的人员有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外科教授江志群、此前参与第一日手术的主任医师宋波和景德镇二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廖荣芳。

术后,章新安被送入重症监护室。病程记录显示,宋波曾指示,患者病情仍不平稳," 予告病危 ",给予心电监测和呼吸机辅助呼吸,同时加以抗感染、止血、降颅内压、预防癫痫等支持对症治疗。

接连两次脑部手术后,章新安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十几天,其间还接受了床边局部麻下行气管切开手术加强呼吸道管理和术后行腰椎穿刺释放血性脑脊液治疗,但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没有自主意识和活动。

2020 年 1 月 17 日,因设备需要,章新安在景德镇二医院的安排下转至杭州某医院治疗。这一去就是三个多月,直到 2020 年 4 月,章新安才回到景德镇。

章民称,这次回来后,医院对他们一家人的态度发生了的变化," 他们不再承认开错颅了 "。

章民称说,目前,章新安在景德镇二医院中医康复科住院治疗,他对家人的呼喊没有回应,终日躺在床上,经常发烧到浑身滚烫。

手术后,章民和母亲多次寻找院方,希望他们能对父亲 2020 年 1 月 1 日手术中先开右颅的情况给出一个说法。

3 月 17 日,景德镇二医院医政科副科长黄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应称,章新安家属多次向医政科反映质疑手术过程,他们也多次向手术组了解情况。据调查,章新安送医时,脑部出血量已达 80ml,属特别危重的情形,为他主刀的刘隆茂医生判断须进行双侧开颅。

针对章民提出为何在术前谈话中并未交代这一手术方案,黄鑫表示,这一环节的沟通确实存在瑕疵,但手术方案本身不存在问题。黄鑫向澎湃新闻透露,执行术前谈话的罗云华医生已因家庭原因辞职离开景德镇二医院了。

黄鑫在接受采访时还解释了双侧开颅时先开右侧的原因,因章新安左脑基底层出血量较大,先开右脑可减免左脑发生 " 脑膨出 " 的概率。

针对章新安目前的康复状况,黄鑫表示,院方已经尽力,并且也积极向杭州、上海的专家咨询过," 确实是病情太严重了,只能恢复到目前的状态 "。

对于章家家属提出的三百多万元高额赔偿要求,黄鑫表示医院如一定要给出说法和相应的赔偿,需要由第三方鉴定机构来评判和决策。

3 月 17 日晚间,澎湃新闻采访了一位国内神经外科领域的权威专家,在完整阅读完章新安病例及前述三份手术记录后,该专家认为,景德镇二医院在去年元旦首次手术时确实误开了右颅,且很快发现并纠正了," 核定头颅 CT,确定脑内血肿区域,立即停止手术,请示主任医师 " 等记录即是证明。

该位专家还补充道,脑血肿清除术在神经外科很普遍,通常是选择血肿距表面最近且避开重要功能区的骨瓣开颅," 肯定是哪边出血开哪边,不会存在左脑出血开右颅的,院方辩称先开右颅以减免发生脑膨出概率的说法并不可靠。"

该位专家还向澎湃新闻指出,目前可见的 " 手术安全核查表 " 中仅有手术室护士和麻醉医师的两方签字,手术医师签名栏显示空白," 这意味着安全核查可能没做到位 "。

卫健委:建议家属最好找医疗调解中心、法院等机构处理

在章新安康复治疗的日子里,妻子陈墙花和弟弟章新进多次向景德镇卫健委反映情况,希望有关部门能成立专案组彻底调查。

章新进向澎湃新闻出具的文书显示,景德镇卫健委于 2020 年 11 月 4 日受理了他们的信访事项,并于 2020 年 12 于 17 日给出书面的处理答复。

该答复称,上访人反映的情况属于医疗纠纷,根据《江西省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 30 条、42 条规定,医疗纠纷调解途径有三:第一、医疗纠纷发生后,医患双方当事人可以自行协商解决,协商一致的,双方当事人达成书面和解协议。第二、患者及其近亲属或者代理人请求赔偿金额 2 万元以上的医疗纠纷,医疗机构应当告知患者及其代理人可以向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医患双方当事人申请调解,对索赔金额 2 万元以上 10 万元以下且医患双方对医疗责任存在争议的医疗纠纷,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应当委托其专家库中相关专家进行咨询;专家出局的书面咨询意见应当明确医患双方责任。对索赔金额 10 万元以上且医患双方对医疗责任存在争议的医疗纠纷,应当先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医疗损害鉴定,明确责任。鉴定应当委托医学会等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费由医患双方按照责任比例承担。第三、向法院提起诉讼。

答复的末尾还注明,如不服本办理意见,可在收到答复意见书次日起 30 日内向上级人民政府提出复查申请,逾期不申请复查的,本办理答复意见即为终结意见,如仍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投诉请求将不再受理。

章民告诉澎湃新闻,父亲自发病至今,累计产生的医药费已有 60 多万元,至今还没缴清,属于 " 索赔金额 10 万元以上且医患双方对医疗责任存在争议的医疗纠纷 ",应先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医疗损害鉴定,明确责任。

2020 年 12 月,章民委托江西景德镇司法鉴定中心对父亲进行鉴定,该机构当年 12 月 28 日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称,被鉴定人章新安脑损伤并遗留持续性植物生存状态,故评定为一级伤残。同时,他当前的护理等级为完全护理依赖,后续仍需约 4 万元的颅骨修补费用和两年内每月 1500 元的康复费用。

章民表示,父亲生病使家里失去了主心骨,他目前仍在读研求学,经济确实困难,他希望景德镇二医院能给出正式的调查结果。他表示,不排除采取法律手段为父亲维权。

前述业内专家表示,客观地说,错开右颅与章新安的恢复状况未必直接有关,但院方应当直面错误,对相关人员作出相应的处罚。

3 月 17 日,澎湃新闻致电景德镇卫健委询问信访事项处理情况,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曾去景德镇二医院进行调查,目前已给出了三条医疗纠纷协调途径(如前文所述),但鉴于 " 章新安目前仍在治疗,患者未形成一定结果,难以受理 "。

景德镇卫健委工作人员还表示,依据现行规定,医疗纠纷事件,院方是否存在过错都需要进行司法鉴定,卫健委现下能做的只有调解," 建议家属最好找到医疗调解中心、法院等机构处理 "。

(文中章民为化名)

p
phelga
1 楼
专家会说免费帮你多做了一个手术,你占便宜了
轩辕剑
2 楼
可能是第一次开错位,但立即纠正了。和现在的昏迷不醒没有因果关系。
咋啥名都被使用
3 楼
治疗中出错,医院还再去否认,无耻。 平时照顾好监管好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当有了大病去医院,就等于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别人。是人,都有出错的机率。
s
standardpoodle
4 楼
酌情陪点算了。。。 不是所有脑出血手术都能救回来的。。。
n
nyfan
5 楼
买一送一,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