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乱搞,他染上了抗生素都对付不了的超级淋病(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4月2日 15点13分 PT
  返回列表
83763 阅读
18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话说,最近一个新闻,引起了不少英国人的注意...一个倒霉的英国小哥,跑去东南亚和一个女性发生了性关系后,感染上了淋病.... 按理说,淋病在医学上不算是会致命的病症,用点抗生素就可以搞定。但是这次之所以这个倒霉的男人上了新闻,因为他得的,是个“超级淋病” --- 一个对各种抗生素产生了抗药性的超级淋病!



一开始,医生们试图用阿奇霉素(Azithromycin)和头孢曲松钠(Ceftriaxone sodium)这两种比较常见的抗生素来治疗他的症状,可是并没有成功,然后医生不得采用一种名为厄他培南(ertapenem)的强效抗生素,才使得男子的病情得到控制

但是至于再往后,厄他培南会不会对他的病慢慢失去效果,这个就没人能说的准了。

”超级淋病“算是目前第一例普通抗生素没有办法治愈的淋病,人们在用抗生素对抗淋病的过程中,淋病细菌渐渐产生非常强的抗药性,也许这就是“超级淋病”出现的原因。

抗生素,这可能是一个大家已经比较熟知的话题....

在抗生素发明之前,人类对于细菌感染的手段极其有限,甚至于一个小感染都可能导致整个人的生命危险...

抗生素发明之后,人类仿佛有了一把对抗恶魔的上帝武器,人们不再惧怕细菌感染... 医学走上了新的台阶.....

然而,最近的数年里,因为抗生素的大面积使用,自然界已经产生了不少对抗生素抗药性的细菌。 有的甚至强大到让顶尖医生们都束手无策。

我们抗生素研发的速度,已经赶不上抗药性细菌产生的速度....

如果按这个趋势下去,我们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里,就要回到之前的那个没有抗生素可用的年代....  那个无法对抗细菌的黑暗年代.....

说到这个话题,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美国PBS公共电视台拍摄只做过的一部名为《hunting the nightmare bacteria(猎杀超级细菌)》的纪录片,片中记录了和“超级淋病”类似的关于耐抗生素超级细菌三个故事。

今天就来跟大家讲下这个片子..



1.少女Addie Rerecich的故事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Addie Rerecich是个活泼可爱的11岁姑娘。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眼睛,充满少女活力的她每天总是精力充沛,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但这一切在2011年的春天突然彻底的变了。五月的一天,Addie突然告诉妈妈Tonya,自己的屁股痛,妈妈觉得Addie是在和朋友打球的过程中受了点小伤,并没有当成大事。当天妈妈给Addie吃了些布洛芬止痛片,以为应该就没事了。



(Addie的妈妈Tonya)然而,单纯的止痛片并没有管用,疼痛没有缓解,Addie反倒在半夜疼的更厉害了,疼到几乎根本就没有睡着。有过十几年护士经验的Tonya意识到女儿情况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二天一早,便将Addie迅速送往了当地医院。

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里,Addie的情况变得越来越不乐观,发烧为疼痛都变的比之前更严重。

“我当时非常害怕,所以什么都没想就收拾东西将Addie送到另一家专治儿童疾病的大医院。”Tonya回忆到。看见情况非常紧急的Addie,医生们迅速给她注射了抗生素并且转移到了ICU加护病房,第二天一早还给Addie戴上了呼吸面罩协助呼吸。他们做了检查,初步的诊断是 -- 肺炎。



随后,她出现了败血症性休克的症状....当时医生瞬间明白了一切的原因 --- 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感染。医院称Addie很有可能是在操场玩耍中磕伤了膝盖,导致MRSA细菌进入她的体内。

Addie感染的这种球菌全名为“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糖球菌”,这是一种可以抵抗很多种抗生素的球菌,一直以来都是让很多医院头疼的问题。

然而“球菌感染”对于可怜的Addie来说还只是个开始,

Addie在被细菌感染时还出现了肺炎的症状,球菌迅速的破环了Addie的肺部,导致她没有办法正常呼吸。

医生别无选择,只能给Addie安装上体外肺部循环机ECMO。



ECMO通常使用在心脏骤停或者呼吸功能衰竭的病患身上,从脖颈的动脉和静脉处插入很粗的管子将身体里的血液抽出来,通过机器的循环来代替肺部的功能,好让病人能存活下来。“ECMO?我当时听到这个的时候只是大叫了一声,我的声音又尖又哑。不可能,不会是ECMO。” 

有过医护经验的妈妈知道,上了ECMO的病人,凶多吉少...情况危急的Addie不得不将这个光是听起来就觉得非常痛苦的ECMO安装在自己的身体上。。。



但是,在用ECMO保命的同时,Addie还得面对另一个非常大的风险,那就是安装ECMO这个装置的病人有很高的机率感染上其他非常可怕的细菌。不幸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从ECMO的呼吸管里,Addie又被感染了,这次则是另一个很糟糕的细菌——窄食单胞菌



情况变得更可怕了。这属于革兰氏阴性菌(G-)的一种。 有着金钟罩一样的细胞壁,抗生素很难杀死它....只有4-5种抗生素对它有效果...当时的情况,无比艰难..

他们上了一种抗生素,Addie的情况立刻有了好转,

然而刚好了一段时间,这抗生素失效了,细菌产生了抗药性,

他们只好又上另一种已知有效的抗生素,

又好转了一段时间,又随即失效...

就在这种撑一阵,不行了,换另一种抗生素再撑一阵,又不行再换的反复中,Addie撑了三个星期左右的时间。终于有一天,医院叫来了妈妈Tonya,“她体内的这种细菌已经有了泛抗药性... 我们已经用尽了我们手头所有能用的抗生素,已经没有任何一种对她有效了... ”

医院希望,Addie的妈妈能考虑签放弃治疗的协议...面对这样的感染,接下来的选项可能只有一个: 把感染的部分全部切除....而这对于当时的Addie来说,要切除的是整个双肺....这也就意味着,目前能救Addie的唯一方法就是为她移植一副新的未感染的肺。



一开始,医生表示即使移植,存活率也非常的低。她的身体状况也很难接受双肺移植的手术,有着很高的风险;但是面对坚持不懈的妈妈Tonya,医院还是为Addie安排了移植手术。





谢天谢地,这次的手术很成功,换上了新肺脏的Addie也回到了家中。和以前相比,Addie现在的生活和以前还是有些小小的不同,现在的她每天要吃两次一大把的药,还得时时刻刻注意免受细菌感染,因为目前来说,谁也没有办法保证Addie术后究竟能活多少年。



(手术两年后的妈妈和Addie)在2017年末的时候,摄制组再一次重新看望了Addie,现在的她已经17岁并且准备高中毕业了。



虽然看起来情况还都不错,但是当时的感染导致她一直以来免疫力都非常弱,再加上多年服用的抗生素和各种药物,医生告诉Addie以后不能生孩子,因为这些药物很有可能会导致出生的孩子有严重的缺陷。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Addie又是幸运的...感染上了所有抗生素都无效的细菌,她还是有机会切掉所有感染的部位,接受双肺移植,又顺利撑过了这次手术,

重新回到了生活....

谁能想到,这一切,都仅是因为当时一个小磕伤中不小心感染的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呢?

2.男生David Ricci的故事2011年6月,印度(专题)雅加尔各达,当时19岁的美国青年David Ricci正和几个好友准备去当地一家孤儿院当义工。



在去孤儿院的路上,为了走捷径,David和几个好友便跳下火车道,沿着铁轨往孤儿院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发生了。一辆飞速行驶的火车从David一行人身边开过,离铁轨还有一点距离的David没想到被高速的火车一下勾住了上衣的袖子,瞬间,被拽倒的David卷进了火车底下。

车轮当场就压断了David的一只腿,闻讯而来的人们迅速将他从火车下拉了出来。

幸运的是,当时的他还活着,只是在不停的大出血。

和他一起做义工的朋友迅速将他送往当地医院,

面对断了一条腿的David,那家医院的医生选择用刀迅速的切断了他的那条断腿。。。(是的,生切,甚至没有打麻药,只是叫周围人狠狠的按住他。。。)

24小时之内,David又被转到了另一家医院。



转到新医院的David病情开始恶化,还出现了其他的并发症。当时,他刚做完一个手术...结果第二天,医生告诉他的家人,他还要再接受一个手术..第三天,不行,我们还得再来一次手术... 就这么一天一天的, 他每天都要被推进手术室...而对此,医生只是对他的家人解释:“他的伤口发生了一些感染,我们要把那些感染的部分清理干净” 这可能只是简单的一个解释,当时他的家人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当时,有一种新的超级细菌正在全球蔓延,而David所在的印度便是这个细菌产生的第一个地方...他所在的医院,就是这种细菌的重灾区!



NDM-1,它其实只是一种特殊的酶。 当细菌有了一种特殊的基因后,就可以产生这种NDM-1酶。 而这种酶,可以帮助细菌抵御几乎现在各种强力抗生素.....更可怕的是...这种基因居然可以在细菌之间传播...

它可以从一种细菌转移到另一种细菌里,直接赋予另一种细菌抵御抗生素的能力...甚至将很多之前可以对抗的细菌感染,变成了无法用抗生素对抗的超级细菌!

后来,研究人员在11种不同的细菌里都发现了这种NDM-1酶,相当于给予了这11种不同细菌完全抵御抗生素的能力...



印度街头非常脏乱差的环境成为了细菌们和NDM-1生存的温床,连大家用的水都成了这些细菌们的传播途径之一。只要有一些含有NDM-1的细菌进入了一桶水里,这水里其他的细菌也很快有了NDM-1..



为了不在这种环境下感染更多的细菌,两周后,David被送回了家乡西雅图(专题)的医院进行治疗。



当时医院的医生John在David入院之后查了他的病例...、医生发现,发现此时的David已经对几乎各种抗生素产生了多重抗药性。



随后的实验室检验里证实了医生的怀疑....

David体内很多种的细菌上都已经有了NDM-1基因,

David,把NDM-1正式带到了美国。 成了美国的第一期病例....



医生立即将David单独隔离了开来。与此同时,NDM-1正在悄无声息的散布到David腿部其他感染区域的细菌之中。。。



多达5,6种的细菌因为NDM-1变成了高抵抗力细菌分散在David腿部的伤口上,平时的强力抗生素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到了最后,医生不得不动用了一种1940年发明的远古抗生素--  粘杆菌素,一种副作用很大,毒性很强的抗生素...事后David回忆道 “我当时都能感受到这种抗生素,感受到它在我体内,就好像毒药流遍我全身一样”最后,由于毒性太大,医生最终还是停用了这种药。

最后的一种抗生素,也失效了.......

在所有抗生素都失效后,切除了成最后唯一的解决办法... 为了保命,David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眼看着医生切掉更多的腿。甚至切掉了很多没有感染的部分,希望能够彻底的清楚掉这些耐药的细菌.....终于,再又进行了几次手术后,David终于没有了感染的迹象.... 然而,他的右腿已经被切掉只剩一点点,连骨头都没有,只是一团几厘米长的肉而已....





日常的出行都需要安装定制的假肢或者坐轮椅才可以。



David目前正在华盛顿大学攻读神经科学和微生物学双学位。正是因为这段噩梦般的经历,David表示他目前很想帮助医学界推进减少抗生素使用和促进新药开发的政策。抗生素滥用使普通细菌变得有了抗体成为超级细菌,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很大的威胁。

3.国家卫生研究院的故事2000年初,美国纽约(专题)不少医院曾发现一种和NDM-1很相似的有着强大抗药性的基因,名为KPC。KPC寄宿在人体的消化系统内,和NDM-1一样,KPC是可以把抗药性传染给其他细菌的一种超强基因。当时的纽约各家医院都拿这个细菌毫无办法。十年间,究竟有多少人感染了携带KPC的细菌?又有多少人因此死亡,没有准确的数字能说得准。KPC也成了纽约各大医院的一个敏感话题,大家都不愿意在公共场合谈论它。

在这个片子拍摄的期间,美国最顶尖的医院之一,国家卫生研究院临床医学中心还是勇敢的站出来与公众讨论了这个很敏感的话题。

卫生院的医生们像大家讲述了发生在他们那里的一次KPC疫情。



2011年的一天,国家卫生研究院接收到了一位感染了KPC的女性患者。在这之前,国家卫生研究院从来没有过治疗KPC患者的经验,但是看见别的医院对KPC都无能为力,研究院的医护人员做好了一切准备,绝不能让这位患者的KPC传染给别的患者。





这位女患者也被迅速隔离了起来,为了应对KPC,整个医院上上下下启动了最高防护措施,一天洗n次手,来来回回进出也是各种全副武装。经过医院的努力,这位病人的情况得到了控制,与此同时医院的其他病人也并没有出现感染KPC的症状。四个月后,这位病人顺利出院。

一切看起来都完美的解决。可是,意想不到的情况在这个女性患者出院之后发生了.

在1号病人(也就是之前出院的女性)离开之后几天,国家研究院竟然在医院的另一位男患者身上发现了KPC。



研究院的医生们非常诧异,大家都不知道KPC是如何从1号病人传染给2号的。1号和2号两人更本没有任何接触。 1号病人得到了恰当的隔离。 两人使用的医疗设备也完全不同,没有接触的可能性更没有传染的可能性。

KPC究竟是怎么从1号病人跑到2号病人身上的?就在医院还在努力找寻是如何传染的时候,更闹心的事又出现了。两位,三位,四位,五位。。。医院里感染KPC的病人越来越多,KPC就这样在医院里神秘的扩散开来。一位位感染KPC的病人们病情也迅速开始恶化,原本还有作用的各种抗生素彻底失去了效果。医生们甚至尝试将4到6种抗生素结合起来也起不到任何作用。还有医生建议拿来还在研发实验阶段的抗生素尝试使用,可是在携带KPC的细菌面前,一点用都没有。很快,

这家医院KPC感染者的数量从个位数升到两位数,疫情飞速恶化。研究院隔壁的基因研究人员也闻讯赶来帮助医生们一起研究KPC。



经过多天的研究,人们发现原来KPC的潜伏期极长,在没有产生病症之前就可以传播。

也就是说,KPC有可能在你的体内,但是有可能不会发病,你不会有任何病症。 但是在这过程中,你有可能把KPC再传给别人...同时,反过来。医生都知道接触了KPC病人后要各种洗手消毒.... 而当你接触一个健康人的时候,也许KPC当时就潜伏在他的身体内,进而传染给你。眼看着疫情很有可能将要无法控制,有人建议是否要暂时关闭医院,可是卫生研究院的院长依旧选择了面对这一可怕的事实,选择了坚守阵地。



(当时的院长)既然没有办法杀死KPC,卫生研究院的医生们于是换了种思路,在控制疫情的同时开始努力寻找有没有可以切断KPC传染的方法。

他们让医院里所有的人进行KPC检查,无论是否发病。

一旦确认有KPC,就进行隔离治疗.....不过,在之前第一位女患者出院后6个月的一天,医护人员们发现。。。KPC好像消失了?没有病人再出现感染KPC的状况,这场疫情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然而,

这6个月之中,国家卫生院共计传染人数18人,死亡6人。至此,都没有人摸清到底这个KPC是通过什么传播,肢体?还是空气?没有人能说得出来。。。以上三个事例都是由不同的“超级细菌”引起,超级细菌产生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便是抗生素的滥用。



在没有抗生素的以前,很小的一个伤都能要命。自抗生素发明以来,人类看似改变了一切,但是细菌这种生物经过各种抗生素的试炼,也在不停的更新换代。2000年初期,正是革兰氏阴性菌传播最广的时候,这个经过之前各种抗生素千锤百炼的超级细菌让很多曾经研究抗生素的制药厂闻风丧胆,也因此一一退出了抗生素研发这一领域。从此,研发的速度,再赶不上新的超级细菌出来的速度....为什么药厂都不研发抗生素了?

摄制组采访了一下其中一个药厂的人...

他们表示: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滥用抗生素会导致抗药性。 所以对于一些新型抗生素来了说,医生用的范围越小越好。

而且每次使用,也都是仅仅使用几次而已....

可是对于研发一个新药物来说,公司往往要花费几亿甚至十几亿的费用,这个投入和返利绝对是不成正比的。 那么,这动则上亿的研发费用,怎么分摊在这些有限次的使用里? 

研发抗生素,似乎成了一个永远不会回本的生意....

与此同时,药厂更希望把预算花在研究诸如糖尿病,心血管病,老年痴呆,癌症等慢性病的药物上。

一旦研究出这类的新药,人们必然要长期使用,药厂就可以赚个盆满钵满....、

为啥还要去研究吃力不讨好的抗生素呢?



如今,依旧在投入资金研究抗生素的大药厂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家.... 不论是小妹妹Addie感染的革兰氏阴性菌还是美国青年David感染的NDM-1,还有研究院那次神秘的KPC疫情,包括开头提到的“超级淋病”,这些让人恐惧的超级细菌也许正是因为人类之前使用的抗生素而进化而成。聪明的人类看起来远比细菌厉害,可是要知道地球出现以后最早出现的生命就是细菌,比起适应能力和进化生存能力,细菌远超人类太多太多。



随着生产抗生素的公司越来越少,细菌的抗药性越来越强,我们好像又快回到了曾经那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

而这一切解决的方法....

一方面要依靠药厂的研究,

而另一方面,

可能还得靠我们自己。

不要滥用抗生素,

不要一点小毛病就自己随便吃抗生素,

等到我们真的没有抗生素可用的那一天再后悔,

就是真正的太晚了...
p
paladindancer
1 楼
抗生素真是人类最牛X的发明 基本上90%的病都可以治好了 甭管什么病菌 一针青霉素马上灰飞烟灭 这在古代可以说是仙药的级别 但这个技术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东东了 打不过病毒或新型细菌 期待人类发现更有效的治愈方法~
十具
2 楼
超过80%的抗生素都用在家畜、家禽、饲养的鱼上了。尽可能少吃饲养的动物吧,不是什么道义原则,吃多了可能给你antibiotic resistance。
八戒.
3 楼
这几个例子证明,并不是抗生素对细菌无效,而是伤口无法愈合,导致坏死部分不断扩大而已。如果抗生素无效,应该是细菌存在于全身了,而不可能只局限于伤口,这报道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所谓超级细菌,不过是为医生的错误找一个借口而已。最近文学城转的文章尽是这种把“绝症”往正面说的,把医生误诊或者错误治疗变成神迹或者“超级细菌”。
八戒.
4 楼
伤口不能愈合,只能是医生手术器械本身消毒不干净,或者操作违反规则,导致切开伤口再次感染。如果抗生素失效,再怎么切也不可能后来治愈,杀死细菌啊。
v
van1962
5 楼
小编喝高了吧!非要把乱搞而得的超级淋病和生活中的意外感染强扭在一起。
a
ab1999com
6 楼
没事在大陆抗生素随便开药厂一直在亏本
W
Wegmans
7 楼
八戒. 发表评论于 2018-04-02 15:33:20 这几个例子证明,并不是抗生素对细菌无效,而是伤口无法愈合,导致坏死部分不断扩大而已。如果抗生素无效,应该是细菌存在于全身了,而不可能只局限于伤口,这报道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所谓超级细菌,不过是为医生的错误找一个借口而已。最近文学城转的文章尽是这种把“绝症”往正面说的,把医生误诊或者错误治疗变成神迹或者“超级细菌”。 ------------------------------------------------------------ 二师兄,你小时候喝了不少三鹿吧!
非否
8 楼
不知道上帝有什么计划在这些超级细菌背后,或是精神稳定的天才总统背后
路边的蒲公英
9 楼
那些想去印度拜神的要三思了!
y
yzout
10 楼
西医这种用细菌解释疾病发炎的思维就是错的。发炎是人体的正常反应。靠抗生素是治标不治本。 可惜那些伪科学家们崇洋媚外,把洋人的落后医学当成仙丹,贬低甚至毁灭中医。他们是害人的罪魁祸首。
o
o,dear
11 楼
八戒无所不知。
m
manhan
12 楼
没有抗生素和现代医学的年代,人类平均寿命只有30多岁,中国也是如此。现在中国大陆人平均寿命已达63岁左右,发达国家人民平均寿命都在70多岁以上一
玉貔貅
13 楼
八戒,你不懂的东西,还是少说几句吧。 不论是口服还是注射的抗生素,都会通过血液传输到身体各个部位的。
十具
14 楼
楼下有位勇气不小啊,不过帮倒忙,恰恰踩了中医的痛脚。在有青霉素(1928)前,即便当时发达国家,平均寿命不过47. 随便一个传染病,如肺结核、伤寒等等,就是死刑,动辄半村人过期作废。城里还有一位q,一有机会就恬不知耻地说中国人寿命变长是LBYD的皇恩。
p
pylori
15 楼
Yzout 你连疾病和发炎各自概念都没搞通 就拙劣地连续几次偷换概念 说的话还不如不说
S
Sugar88
16 楼
India, a dangerous place !
S
Steven_cn
17 楼
manhan 发表评论于 2018-04-02 18:30:12 没有抗生素和现代医学的年代,人类平均寿命只有30多岁,中国也是如此。现在中国大陆人平均寿命已达63岁左右,发达国家人民平均寿命都在70多岁以上一 ============================================================== 2017年中国人平均寿命,75岁(男性74岁女性77岁 )
h
hobocs
18 楼
不知道基于鳄鱼血液的抗生素研发得如何了,那可是连艾滋病毒都可以干死一大半的终极免疫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