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1983年朱德之孙被毙真相:在家中强奸多名女性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9日 5点9分 PT
  返回列表
50970 阅读
29 评论
读史12年



  严打“双刃剑”30年

  那是被后世广泛讨论、猜测甚至渲染的一场司法风暴。其影响持续至今,但诸多案件详情仍未解密。1983年由高层发动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简称:严打。这场以“从重从快”为办案方针的司法运动,对当时的法律做出了颠覆性改变,“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国家治理方式”,并对后来的司法实践产生了深远影响。

  1983年严打之后,又有1996年、2001年两次全国范围内的严打。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等三个重大决定,对刑法做了颠覆性修改,规定对流氓罪等十几种犯罪“可以在刑法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直至判处死刑”。对严打产生的问题,司法系统内部也有总结:“工作中也存在着应该纠正的问题,如对流氓罪定性不准,有的案件工作粗糙,个别区县院曾有不符合办案程序的做法和发生错案等。”

  “上午10时20分许,在多辆摩托车及警卫车的簇拥下,二十多辆刑车装载着这批行将就死的罪犯,慢慢驶过熙攘的中山路,前往刑场。朱国华被反绑双手,垂头立在第十七辆车车厢的前端,身上穿的仍是那件旧灰衬衣。他那被垂披的长发遮掩着的脸毫无表情,谁也无法知道在这人生的最后道路上,他在想些什么?”

  



  朱德家人合影,红圈圈出的为朱国华

  在北京的家中,《北京铁路局年鉴》编辑部副编审陈光中翻出他30年前的日记。时光指向了1983年9月24日,星期六。上述情节来自于这一天陈光中日记的记载。这是25岁的朱国华生命的最后一天。与日记一同翻出的,还有一张朱国华当年的照片。经过岁月的沉淀后,照片有几道折痕。在1983年严打中,朱国华以流氓罪和强奸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书称,朱国华强奸妇女8人,强奸未遂4人,玩弄妇女7人,猥亵6人。

  



  名门之后

  他的案子后来反复被人提起,是因为他的显赫身世——他是朱德的孙子。

  1980年,34岁的陈光中在天津铁路分局自动化指挥部办公室工作,负责C4计算机机组。7月的一天,他见到了来办公室报到的朱国华。朱国华担任技术员,负责办公室的打印机。陈光中对朱国华最初的印象不错。“朱国华特别礼貌,张口闭口陈师傅。一开始比较循规蹈矩,挺随和的。”据陈光中介绍,单位纪律比较松弛,到后来天热时,朱国华每天上午11点多来,到机房睡一觉就走了,因为那里有空调。陈光中记得他有次说,“朱国华你至少给点面子,你老这样迟到,我扣你奖金!”朱国华回答,“该扣你就扣吧。”

  出事前没多久,朱国华半个月没在单位露面。有次他来了,陈光中说他,“你至少请个假吧”,朱国华解释说他回老家去了,老家给他爷爷立个塑像。陈光中后来一查,根本没有那回事。在单位人的印象中,朱国华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高干子弟。陈光中回忆,“他好说大话,但为人热情,你和他聊什么都能聊。”

  



  《北京铁路局年鉴》编辑部副编审陈光中保存的朱国华照片

  陈光中描述,朱国华性格不是太外向,但很爱玩,“他滑冰技术很溜,而且从滑冰帽到紧身裤,装备齐全。朱国华会裁衣服,有时和女同事聊衣服怎么裁。”朱国华的母亲赵力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特约撰稿人周海滨采访时描述:朱国华不爱说,不怎么出去,喜欢画图,制作写字台、单人床,像个“小木匠”。

  陈光中回忆,“朱国华对女性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兴趣,老问单位谁有男朋友没,但很可惜单位没有单身女性。”但对朱国华在外面的事,单位的人也只是道听途说。“听说他不断换女朋友,但从没见他带过一个女孩子到单位来。”陈光中注意到,出事前几个月,朱国华开始收心了。有一次,朱国华告诉陈光中,说他找了个女朋友,准备结婚了。朱国华出事后,陈光中感觉很惊讶。

  1982年10月30日,陈光中在天津宁园畅观楼二楼吃饭时,看到朱国华同一个陌生人进餐。饭后几分钟,朱国华就被天津市公安和平分局的几个警察带走了。他走得匆忙,一辆刚买的“永久”牌自行车扔在了机关门口。

  判决书

  1983年9月18日,朱国华等六人被判处死刑。判决书上写着:朱国华,25岁,天津铁路分局自动化指挥部办公室技术员。同案主犯刘增祐,28岁,天津市排水管理处基建队工人。另一名主犯郑爱民,30岁,天津市工业用呢厂工人。

  判决书描述,朱国华自1978年以来与刘增祐、郑爱民等,利用举办家庭舞会,播放黄色歌曲、看裸体画报和黄色录像、请吃饭、搞对象、交朋友、找工作、调动工作、扣压物品、揭露隐私或由同伙拦截等手段,“勾引、诱骗、笼络、控制、要挟女青年,大肆进行流氓、强奸犯罪活动。他们还将自己玩弄、蹂躏的女青年,互相转让,使受害人继续受害,从而形成以朱国华为首的流氓犯罪团伙。”

  



  判决书多次提及朱国华的强奸行为。比如判决书称,1979年夏,朱国华经举办家庭舞会与两名女性崔某、张某相识,尔后与刘增祐将两人骗至朱国华家,朱国华将崔强奸,强奸得以完成是“以给调动工作相要挟”。刘增祐在朱家以堵嘴等暴力手段将张某强奸。判决书称,1980年夏,朱国华还先后以交朋友、调动工作等欺骗手段,将女青年张某、刘某、张某某骗至家中强奸。判决书还称,在1978年至1980年间,朱国华还先后将女青年赵某、马某、白某、王某骗至家中企图强奸,均因被骗女青年极力反抗未得逞。

  除了“强奸”一词外,判决书还用一系列宽泛的词语来描述朱国华的行为,如“玩弄”、“猥亵”、“奸污”等。例如判决书称,截至1982年4月,朱国华还先后玩弄、奸污了女青年周某等7人,猥亵高某等6人。朱国华案中一名女性被告人为李瑞,被控告时43岁,为河北省中捷友谊农场第四服装厂聘请的服装设计师。判决书称李瑞在1981年间先后与多名男性“乱搞两性关系”。其被以流氓罪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称,除李瑞外,朱国华等9名被告人共强奸妇女15人,强奸未遂7人,玩弄奸污妇女21人,猥亵妇女26人,拦截妇女17人,共计86人。

  法庭认为,以朱国华为首犯,刘增祐、郑爱民等为主犯的流氓团伙严重危害了社会治安秩序,侵犯了妇女的人身权利,应依法予以严惩。该案予以定罪的法律依据,除了刑法,还有六届二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

  “严打快打”

  朱国华的母亲赵力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特约撰稿人周海滨采访时谈到,当时的形势是“严打快打”,“当时有人说把责任都推到国华身上,朱国华有他爷爷朱德,肯定不会难为他,国华被推到最前面,结果其余人被放,朱国华被枪毙。”

  



  1983年9月24日,朱德之孙朱国华被执行死刑

  从朱国华案的时间节点来看,1983年“严打”加速将其推向死亡。

  朱国华于1982年10月30日被捕。1983年6月30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分院向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这中间隔了八个月。天津市中级法院受理此案后,对朱国华案不公开审理。法庭于1983年9月18日下达判决,以流氓罪和强奸罪判处朱国华等六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天津市中级法院受理此案时,正值“严打”到来,形势遽变。法庭从受理到宣判,不到三个月。朱国华以没有强奸和量刑过重为由,向天津市高级法院提出上诉。天津市高级法院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认定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所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于1983年9月21日下达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从一审判决到二审判决,中间只有三天时间。

  审判朱国华的时间,正是天津严打轰轰烈烈的时间。截至当年10月1日,天津市严打判处死刑的有122人。

  最高层对朱国华案的决策过程没有解密。《康克清回忆录》中未见关于朱国华案的回忆或记载。从现有记录来看,审判朱国华期间的1983年7月21日,中共天津市委向公安、检察、司法、法院等部门领导干部传达了中央关于从重从快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的精神。

  



  “安抚民意”

  处决朱国华前,天津市高级法院发布了《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称朱国华等人的“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在被处决前三天,1983年9月21日,天津市高级法院派员来朱国华所在的单位组织了一次座谈,提出了一个问题:朱国华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

  陈光中回忆,参加座谈的人说,朱国华是一个挺不错的孩子,要求进步,工作积极,还入了团,但不久就开始走下坡路。“后来被推荐上大学,从量变到质变,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与会者称,由于领导无力,纪律松弛,使得朱国华罪恶思想恶性膨胀,走上犯罪道路。“除了内因作用,外界环境影响是不可否认的。”还有人称,“单位对朱国华关怀备至,只有照顾,没有管教,难怪越走越远。”

  “民愤”是当时判案的重要依据。处决朱国华前,天津市高级法院发布了《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称朱国华等人的“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

  



  朱德与家人及工作人员在中南海,康克清怀抱者为朱国华

  记者在天津市档案馆查阅了一件档案,名为《一些党外人士对处决朱国华的看法》。载于1983年10月14日统战简报特刊33期。该档案由一份手稿和一份打印稿组成。档案提及,天津严打期间,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民进党副主委的袁钰生与儿子产生了辩论。袁钰生的儿子提到,“头批杀40个,是因为他们爸爸官不够大,杀鸡给猴看,但猴子不怕”。当朱国华被处决后,袁钰生称“事实帮我说服了儿子”。

  档案提及,天津市工商联委员许钊将朱国华案称为“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期间全国最大的案”。许钊称,人们盯两种人,干部子弟和群众,像朱国华这样“高身份的人的子弟被枪毙了,这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了”。档案提及,天津市工商联常委董少臣谈到,人们怀疑严打是否一视同仁,“现在相信了”。档案提及,南开大学数学系教授陈受鸟发言称,处决朱国华体现了“政府打击犯罪,绝不手软”。

  档案提及,天津市工商联常委董少臣谈到,人们怀疑严打是否一视同仁,“现在相信了”。

  档案提及,南开大学数学系教授陈受鸟发言称,处决朱国华体现了“政府打击犯罪,绝不手软”。

h
helloguys
1 楼
一直人治,一直在风雨中摇摆、轮回,经历五千年,仍然未能进入现代文明社会。
加国红枫
2 楼
同意楼下
n
nyfan
3 楼
毛爷爷看了笑了
洛基明月
4 楼
朱国华确实生不逢时 放到现在这都不是事 “严打”其实更多体现的是人治而不是法治 但那个年代的人们至少还普遍带有一种正义感 而现在一切都要向金钱和强权低头 这个社会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了
l
loveand和平20
5 楼
只有我们西方才是最先进,最文明, 你们好幸运啊! 真羡慕你们, 怎么老是盯着落后地区的历史呢? 中文一概不看, 我只看最高端的英语新闻
r
rougeriver
6 楼
如果说一开始还只是激进知识分子闹事,到后来第五次反围剿失败,毛上台试刀,采取了历史上一切宫廷斗争之上乘之作,让那些早期的领导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至此,毛的制胜策列绑架了所有高层及其整体组织。周死前如此痛心但也没后悔,可见这组织从成立到成气候都是人为的、不惜代价的结果。毛之后,下面人互相残忍倾扎连自己受害了也表理解。一个字:惨。
O
OldPortland
7 楼
辦朱案子的公安沒有一個得到善終的。
o
oneflyingbird
8 楼
习不知道搞过多少个?
F
FCKCCP
9 楼
这在如今的中共官员里都不算事儿
B
BigAppleBoy
10 楼
朱德从长征结束后就没有了实权,从1937年一直到他死的40年里都只是挂个虚名而已
故乡的水
11 楼
还有一关键点漏了,朱国华不是康克清的亲生孙子,朱德前妻的。康克清一系亲属营救非常不得力,基本随它去了
U
US_Lion
12 楼
邓小平的主意。
w
wx3000
13 楼
他要是活在盛世就是另外一种结果
相信事实
14 楼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就是中国的公平公正。赞
一条小路
15 楼
人治社會想殺誰殺誰,有朝一日斃了習二胖也不奇怪。
j
jinhui20
16 楼
还有一关键点漏了,朱国华不是康克清的亲生孙子,朱德前妻的。康克清一系亲属营救非常不得力,基本随它去了 看懂了
在河边
17 楼
86年枪毙的胡晓阳(上海人大主任与第二书记胡立教之子),陈小蒙(上海宣传部副部长之子)事件更有名。也是舞会强奸。胡耀邦批的。 歌手张行也是那时候被抓判刑的,理由是玩弄妇女。
B
Baobao6518
18 楼
亏了,对现在的太子党来说,都不叫个事!
山地
19 楼
朱国华生错地方了,如果生在民主自由的美国那根本就不是个事。还可以当总统,比如特难普。
老寓公
20 楼
礼不下庶民, 刑不上大夫的生活。 偶尔拿一个出来严打以作宣传。
w
wang620101
21 楼
法律在中国就是个屁,现在习也是这样,把法律当儿戏。西方的法律在有钱人面前也是儿戏,在中国是看权,在西方是看钱。所以是半斤八两。
国色
22 楼
中国是个法制国家。。。“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在美国是绝对办不到的。有权的人可以付封口费了事。有钱的人可以出钱消灾。。。最典型的案列就是“辛普森杀人案”。所以美国法律就是个笑话和摆设。
w
warara
23 楼
这小子太冤枉,太概因為朱德前妻的孙子不当回事。太祖跟文工团跳交谊舞看上哪个立马带入内室谁敢说什么。
笨傻痴呆戆
24 楼
严打,实际情况是当时右派分子释放了,青海,新疆劳改农场空了
w
wang620101
25 楼
一个高中同学就是打了个架,本来是判几年的,可是他说“等我出来有你们好看的”结果因为这句话就给毙了。严打就是犯罪,是邓小平的罪行之一。邓小平最大的罪是计划生育,几乎把汉族人给灭了,还引进黑人填空。
p
pollyli
26 楼
中国是个法律国家?真逗! 严打不就是最不遵守法律的事情?法律本来是把尺子,不应该时长时短,应该任何时候都根据法律条文来执行,更不应该情绪化。那些说中国是法律国家的人知道什么是法律吗?
w
williamsteng
27 楼
我曾经看过公安部在1976年写的一个通报,1975年全国枪毙犯人12个,基本上都是杀人强奸,全国自杀5400多人。 邓小平时代,每年基本上枪毙1000多人,自杀每年30多万。
G
Gooddevil
28 楼
如果陈冠希活在那个时代早就都枪毙了
O
OctMonkey
29 楼
楼下国色山地这些五毛每天不胡说八道领狗粮估计会饿死,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